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九十五

壬三諦攝二

攝事分中契經事緣起食諦界擇攝第三之三

癸一頌標列

復次,嗢柁南曰: 如理攝集諦 得相處業障 過黑異熟等 大義後難得

癸二長行釋十二、子一如理三、丑一標智別

若於諦智增上如理及不如理不如實知,不能盡漏。與此相違,如實知故,能盡諸漏。

丑二釋智名二、寅一名不如理

當知此中,聞不正法,不為寂靜、不為調伏、不為涅槃所起諸智,名不如理。

寅二翻名如理

聽聞正法,與上相違,當知如理。

丑三辨彼類二、寅一不能盡漏二、卯一辨二、辰一出邪行三、巳一由住惡法

又於此中,住惡說法補特伽羅,於此正法佛、佛弟子真善丈夫,不樂瞻仰。於別解脫尸羅律儀、密護根門、正知而住,如是等類賢聖法中,不自調伏,不受學轉。
於諸聖諦,無聞思修照了通達。

無聞思修照了通達者:入諦現觀,名為照了,亦名通達。由盡所有、如所有故,隨其次第。應知義如前說。(陵本九十三卷二十頁)

巳二由起邪解

又即於彼諸惡說法毗奈耶中,聞不正法,起邪勝解。於不如理,生起如理顛倒妄想;於不如理,不如實知是不如理;又於聽聞正法如理,不如實知是其如理。

巳三由邪作意二、午一略二、未一辨差別

由不知故,於諸所有惡說、惡解、有縛無脫、不應思惟顛倒法中,不能解了,而故思惟。於諸所有善說、善解、有脫無縛、應可思惟無顛倒法,所謂契經及應頌等,乃至廣說,不能解了,而不思惟。如是亦名非理作意。

未二釋非理

由此作意不為寂靜、不為調伏、不為涅槃,故名非理。

午二廣二、未一出計實我

又復聽聞不正法故,
依三言事增上緣力,顯示過去、未來、現在計我品類。即由如是增上力故,於三世境起不如理作意思惟。謂於過去,分別計我或有、或無;未來、現在,當知亦爾。

依三言事增上緣力者:謂依諸行,宣說過去、未來、現在,已未與果諸所有相,名三言事。以此為緣能起分別,是名增上緣力。

未二釋其見處二、申一辨相二、酉一總標

彼既如是不如正理作意思惟,或緣所取事,或緣能取事;此不如理作意思惟,或即諸行分別有我,或離諸行分別有我。

酉二別辨二、戌一即行分別有我二、亥一辨二、天一緣所取事二、地一成常見

彼於所計得決定時,若緣所取事,分別為我,或成常見,由此見故,作是思惟:我有其我,於現法中是實是常。

地二成斷見

或成斷見,由此見故,作是思惟:我無其我,於現法中是實是常。

我無其我於現法中是實是常者:彼計死後斷滅,故作是思:我無其我,於現法中是實是常。然非不計有我,彼計若我體性一切有無,是則應無受業果異熟故。

天二緣能取事二、地一計有我見

若緣能取事,計有我見,分別為我,作是思惟:我今以我觀察於我。或謂我我先有今無,作是思惟:我今以我觀察無我。

地二計無我見

或復即緣能取之事,計無我見,於現法中,以其無我分別為我,作是思惟:我今以其無我隨觀昔曾有我。

亥二結

如是且說所取、能取差別五相,不如正理作意思惟五種見處。謂即三世所有諸行分別有我。

且說所取能取差別五相等者:前說緣所取事,分別為我,或成常見、或成斷見,有其二相;緣能取事,分別為我,或依我見、或依無我,有其三相;是名所取、能取差別五相。當知皆即三世所有諸行分別有我。

戌二離行分別有我二、亥一標非理

又復由於不如正理比度作意,離於諸行分別有我。

亥二明所計二、天一出異名六、地一能作者等作者

彼謂如是所計實我,或自能作感後有業,名能作者;或他令作,名等作者。

地二能起者等起者

或自能起現法士用,名能起者;或他令起,名等起者。

地三能生者等生者

或自己作後有業故,或他令作後有業故,感果異熟,名能生者。或自能起現士用故,或他等起現士用故,得士用果,名等生者。

地四能說者二、玄一第一義

或由自見、或由他見隨起言說,如是或由自聞覺知、或由他聞覺知隨起言說,名能說者。

玄二第二義

或於妻子及奴婢等所有家屬,隨其所應施設教敕,令住其處,如是亦復名能說者。

地五能受者等受者

或復當來業果已生,名能受者。或於現法諸士夫果已現等生,名等受者。

地六領受者及能捨續餘蘊

或於過去彼彼生中,造作種種善不善業,今於現法領受種種彼果異熟,名領受者。或有乃至壽量減盡而便夭喪,能捨此蘊,能續餘蘊。

天二結邪執

若異此者,既無有我,云何得成如上所說諸所作事。
是名第六不如正理作意思惟所攝見處。

是名第六不如正理作意思惟所攝見處者:前即諸行分別有我,說明五種見處。今離諸行分別有我,次第為論,故名第六見處。

申二釋名七、酉一名見處

如是諸見,且說皆以薩迦耶見為其自性,能生其餘薩迦耶見以為根本所有見趣,故名見處。

酉二名見稠林

由能障礙能取真實微妙慧故,名見稠林。

酉三名見曠野

損善法故,名見曠野。

酉四名見厭背

勞役他故,名見厭背。

勞役他故名見厭背者:見為根本,起惑造業,名勞役他。有多過患,為諸賢聖所厭背故,得厭背名。

酉五名見行歷

欲求、有求所行歷故,名見行歷。

酉六名見動搖

詰責他論、免脫己論而動搖故,名見動搖。

酉七名見結

能善結構後有苦故,名為見結。

辰二明生苦

習行如是諸邪行者,於現法中,未現前漏令起現前;既現前已,令依下品起其中品,令依中品起其上品。由此為因,生起當來老病死等一切苦法。

卯二結

如是當知,由於如理及不如理不實知故,造作苦諦、集諦雜染。

寅二能盡諸漏二、卯一出因緣

與此相違,聽聞正法,起正勝解。於其如理,無不如理顛倒妄想;於其如理,如實了知是其如理;廣說乃至於應思惟無顛倒法,能正思惟。

卯二明斷漏二、辰一於見斷

由此因緣,於三世行并其所取及以能取,如實隨觀無我、我所。當於聖諦入現觀時,於見所斷所有諸漏皆得解脫。

辰二於修斷二、巳一標列因緣

得此事已,於上修道所斷諸漏,為令無餘永斷滅故,精勤修習四種因緣。何等為四?一、善護身故;二、善守根故;三、善住念故;四、如先所得出世間道,以達世間出沒妙慧多修習故。

巳二隨釋差別四、午一善護身

善護身者,謂正安住,遠避惡象,乃至廣說如聲聞地。由遠避故,於盡諸漏無有障礙。

遠避惡象等者:聲聞地說:又如所往,如是應往。不與暴亂惡象俱行,不與暴亂眾車、惡馬、惡牛、惡狗而共同行,不入鬧叢,不蹈棘刺,不踰垣牆,不越坑塹,不墮山崖,不溺深水,不履糞穢。(陵本二十四卷十五頁)是名廣說應知。

午二善守根

善守根者,謂正安住,於諸可愛現前境界非理淨相,能正遠離,如理思惟彼不淨相。

午三善住念三、未一標

善住念者,謂住四處。

未二列

一者、安住思擇受用衣服等處;二者、安住能正除遣處靜現行惡尋思處;
三者、安住能正忍受發勤精進所生疲倦、疏惡不正淋漏等苦,他麤惡言所生諸苦,界不平等所生苦處;四者、安住於所修道依不放逸無雜住處。

精進所生疲倦疏惡不正淋漏等苦者:勤修善品,劬勞因緣,發生種種身心疲惱,名疲倦苦。住於山谷、巖穴、稻稈積等空閑室中,如是處所疏惡不正,或居樹下無覆障處,為淋漏、寒熱諸苦之所損惱,是名淋漏等苦。下說:堪能忍受發勤精進所生眾苦、諸淋漏苦、界不平苦、他麤惡言損惱等事所生眾苦。(陵本九十八卷四頁)與此義同。

未三結

由正安住如是四處,名善住念。

午四善修習

彼由如是善護身故,善守根故,善住念故,如先所得出世間道善修習故,於修所斷所有諸漏皆能解脫,及隨證得最極究竟。

子二攝二、丑一遮異說

復次,若有說言:此四聖諦唯是境界,或有其我、或有有情,緣此聖諦修諸善法。應告彼言:勿作是說。

丑二顯正義二、寅一出諦攝三、卯一標

所以者何?諸有無量世出世間善法生起,一切皆歸四聖諦攝。

卯二辨

當知諸法略有二種。一、能知智,二、所知境。

一能知智者:能知唯智,名能知智。意遮無我及無有情,故作是說。

卯三結

其能知智亦所知境,是故諸智俱行善法,無不攝在四聖諦中。

寅二廣念住三、卯一標義

彼復修習循身念故,觀品、止品所有善法,始修業地、已作辦地總得生起。

卯二辨相二、辰一略攝修念二、巳一徵

云何名為修循身念?

巳二釋二、午一明所攝二、未一住始業地

謂若有住始修業地,如理攀緣若內若外諸大種色為境正念;
或復由他愛與非愛增語、有對觸現行時,如理攀緣觸受、想、行及與諸識為境正念。

愛與非愛增語有對觸者:謂增語觸及有對觸,各有愛與非愛差別應知。

未二住已辦地

或若有住已作辦地,如理攀緣諸所造色為境正念;或復如理攀緣作意,及彼所生受、想、行、識為境正念。

午二結得名

如是一切,略攝名為修循身念。當知此念,或緣色身、或緣名身。

辰二廣釋差別二、巳一始業地攝二、午一釋二、未一生起觀品善法二、申一別徵

云何名觀?云何生起觀品善法?

申二隨釋三、酉一出觀名

謂於內外諸大種色及所餘蘊正決擇慧,說名為觀。

酉二釋修想二、戌一別辨相三、亥一於外大種修無常想

若有從初無倒修習分析聚想,於外大種,由觀劫盡,修無常想。

無倒修習分析聚想者:謂於內身如理分別,唯有色想,乃至唯有識想。不復於此總執有我,離一合想故。

亥二於內大種修不淨等想三、天一修不淨想

於內大種所合成身,由觀唯食漸漸不淨,修不淨想。

天二修無常想及與苦想

由觀從愛所生長性,及於後際老死法性,修無常想及與苦想。

由觀從愛所生長性者:謂內大種所合成身,愛為生因,由是觀察修無常想。

天三修苦無我想

若於此身,一切愚夫,不能如實了知體是無常苦故,或執為我、或執我所。即於此身,具足多聞諸聖弟子,如實知故,無有所執,是即能修苦無我想。

亥三於受等法修無常想離貪瞋癡

此無我想,由於其身唯有界想。有此想故,若復由他愛與非愛增語、有對諸觸現行。言非愛者,即是手足、杖塊等觸。彼則於此及此為緣所有受等無色諸行,正觀無常,離愛離恚,唯觀有界。心緣此身正安住故,如是亦名遠離愚癡。

由於其身唯有界想者:界謂六界。所謂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空界、識界。聲聞地說:若諸慢行補特伽羅,於界差別作意思惟,便於身中離一合想,得不淨想。無復高舉,憍慢微薄,於諸慢行,心得清淨。(陵本二十七卷三頁)

戌二結略義

如是所有分析聚想,於外大種修無常想;於內大種修不淨想,若無常想、無常苦想、苦無我想;於所生起受等諸法,依大種身修無常想,離貪瞋癡。

酉三結生善

如是觀品無量善法,始修業地,由正修習循身念故,皆得生起。

未二生起止品善法二、申一別徵

云何名止?云何生起止品善法?

申二隨釋四、酉一出所依

謂由修習循身念故,以觀為依,如理修止。

酉二釋止名

又言止者,謂於其內正安住心。

酉三辨善法二、戌一舉種種五、亥一正修忍慈

止品善法者,謂得如是正思擇力攀緣鋸喻沙門教授,於怨家所正修忍辱,又即緣彼無倒修慈。

攀緣鋸喻沙門教授者:謂彼沙門教授漸次方便,轉上轉勝,能令解脫,故喻如鋸。

亥二尸羅清淨

既由忍慈所攝受故,戒得清淨。

亥三無悔歡喜乃至得三摩地

觀戒淨故,作是思惟:我今已於大師聖教微有所作。由是因緣,無所憂悔;無憂悔故,深生歡喜;廣說乃至得三摩地。

亥四修四支攝不放逸行二、天一未善清淨

彼於爾時,由靜定心,乃至獲得第四靜慮。此三摩地行拘執故,未能雙運無功用轉,未善清淨。

天二令善清淨

為欲令其善清淨故,修如前說四支所攝不放逸行,發勤精進,無有怯弱,乃至廣說。彼於後時,第四靜慮清淨鮮白。

修如前說四支所攝不放逸行者:前說:由四支故,具足遠離名善具足。何等為四?一者、無第二而住,二者、處邊際臥具,三者、其身遠離,四者、其心遠離。謂於居家所生諸相尋思、貪欲、瞋恚悉皆遠離,依不放逸防守其心。(陵本八十五卷二十頁)是名四支所攝不放逸行。復說:又由五相發勤精進,速證通慧。謂有勢力者,由被甲精進故。有精進者,由加行精進故。有勇悍者,由於廣大法中無怯劣精進故。有堅猛者,由寒熱、蚊蝱等所不能動精進故。有不捨善軛者,由於下劣無喜足精進故。此說發勤精進,無有怯弱,乃至廣說,準彼應知。

亥五引妙捨等二、天一念生厭恥

若復為其靜定愛味漂轉其心,不能於定正捨而住,於滅涅槃不觀寂靜,彼乃依佛、或法、或僧深生厭恥。作是念言:我依如來大師佛寶,法毗奈耶善說法寶,無倒修習善行僧寶,為無所得,非有所得;是其惡得,非為善得。於薩迦耶愛藏而住,於滅涅槃不觀寂靜。

天二住觀寂靜

彼由內心善調柔故,纔生厭恥,便能安住引沙門義平等妙捨,於滅涅槃能觀寂靜。

戌二攝略義

生起如是止品善法,所謂忍、慈、尸羅清淨、無悔、歡喜,廣說乃至得三摩地四支所攝不放逸行,引沙門義平等善捨,觀滅涅槃寂靜功德。

酉四明所作

彼於爾時,由二因緣多有所作。一、由其妙慧,於大師教為盡諸漏,能淨修治第四靜慮故;二、於薩迦耶,心增上捨故。

午二結

齊此名為始修業地究竟成滿。

巳二已辦地攝二、午一舉善法二、未一別辨相二、申一觀色無色

從是已後,於所修習不生喜足,為欲趣入已作辦地,修循身念。觀造色身如草木泥,及彼所生餘非色法,以如實慧通達緣起,能隨趣入如實諦智。

申二起厭患等

既得入已,依上修道,於去來今諸根境界,能起厭患,乃至解脫,能如實知我已解脫。

能起厭患等者:此說智果漸次應知。行擇攝說:云何厭?謂有對治現前故,起厭逆想,令諸煩惱不復現行。云何離欲?謂由修習厭心故,雖於對治不作意思惟,然於一切染愛事境貪不現行,此由伏斷增上力故。云何解脫?謂即於此伏斷對治多修習故,永拔隨眠。乃至廣說。(陵本八十五卷十一頁)如是應知諸差別義。

未二攝略義

如是名為已作辦地修循身念所生善法。謂觀色身如草木泥想,如是觀察無色諸法,真實妙慧通達緣起,能隨趣入四聖諦智。於修道中,能起厭患、離欲、解脫、解脫知見。

午二名已辦二、未一顯究竟

齊是名為於大師教,以其妙慧,所應作事皆已作訖。所以者何?一切自義皆已究竟,從此已後更無所作,非於作已復須分別。

未二簡退失

若有作已餘時退失,當更有作,此作雖作,非畢竟作。如諸異生,以世間道而得解脫。

卯三明攝

此中若先始修業地有漏善法,若後所有已作辦地無漏善法,如是一切隨其所應,當知皆入四聖諦攝。

子三集諦二、丑一有差別相三、寅一標別

復次,由四因緣,應正了知集諦所攝百八愛行。一、由內外差別故;二、由所依差別故;三、由自性差別故;四、由時分差別故。

寅二隨釋四、丑一內外差別

云何名為內外差別?謂由內外六處為依,起諸愛行。

卯二所依差別二、辰一徵

云何名為所依差別?

辰二釋三、巳一標

謂愛依止五種我慢。

巳二徵

何等名為五種我慢?

巳三釋二、午一總標我慢

謂於我見未永斷故,得有如是我慢現行,於其六處計我起慢。

午二別列五種三、未一思我如昔及不如昔

乃至未為衰老所損,諸行相似相續而轉,作是思惟:是我如昔。
彼若復為衰老所損。

彼若復為衰老所損者:此下疑有脫文。應言:諸行不相似轉,作是思惟:我不如昔。義乃圓滿。五種慢中,此為第二。是我如昔,是第一相。我今美妙,是第三相。我非美妙,是第四相。我今變異,是第五相。并此第二,故成五種。

未二思我美妙及非美妙二、申一辨成就

或於一時成就好色,或於一時成就惡色;或於一時成就大力、安樂、辯才,或於一時乃至無辯。

申二出思惟

彼若成就好色、大力、安樂、辯時,作是思惟:我今美妙。若違於此,作是思惟:我非美妙。

未三思我變異

若為衰老所損敗時,作是思惟:我今變異。

卯三自性差別二、辰一徵

云何名為自性差別?

辰二釋四、巳一出二愛

謂此五種我慢為依,發起有愛及無有愛。

巳二辨三品二、午一明有愛別

又彼有愛,軟中上品差別而轉。

午二簡無有愛

於其無有,由審思擇方能起愛,非由意樂任運而住。是故於中,無有三品差別建立。

巳三釋愛相三、午一軟有愛二、未一出體

當知此中,軟有愛者,謂於當來願我當有,即於六處願我當有。

未二辨相四、申一願即如是

即如是類願我當有,於同類生有希求故。

申二願異如是

異如是類願我當有,於異類生有希求故。

申三願如今有

若先自體是可愛者,願彼相應,故造善業,作是思惟:願我當有如是種類,如今所有。

申四願異今有

若先自體不可愛者,願彼離隔,故造善業,作是思惟:願我當有如是種類,異今所有。

午二中有愛三、未一出體

中有愛者,謂於無有不生希欲,為治彼故,願我得有,即於六處願我得有。

未二辨相

如前所說,即如是類願我得有,異如是類願我得有。

未三結名

如是一切,應知皆名中品有愛。

午三上有愛

上有愛者,謂即如是行相差別,作是念言:願我定有。
猛利思求四種相愛,應知說名上品有愛。

猛利思求四種相愛者:前說愛行有四種相。一、於當來,二、於六處,三、即如是類,四、異如是類。今此亦爾。起是行相,願我定有,由是說言猛利思求四種相愛。

巳四廣差別二、午一依內處別

此三種愛自性差別,由有所依內處別故,說十八種愛行差別。

午二依外處別三、未一例同

於其外處,當知亦爾。

未二顯別二、申一舉計我所

此差別者,謂如於彼內六處中計我起慢,如是於色,計為我所而起於慢,謂於此色我自在轉;如是乃至於諸法中,計為我所而起於慢,謂於此法我自在轉。

申二指餘隨應

餘隨所應,如前應知。

未三合結

如是十八,并前愛行,合說總有三十六種愛行差別。

卯四時分差別

云何名為時分差別?謂即如是三十六行,各有過去、未來、現在三世差別。

寅三總結

如是名為由四因緣有差別故,愛行合有一百八種。

丑二無差別相二、寅一總出愛相

又於此中無差別相,凡諸所有染汙希求,皆名為愛。

寅二廣其異名十一、卯一名因

又即此愛集諦攝故,說名為因。

卯二名流潤

津潤性故,順生死流而漂轉故,名為流潤。

卯三名著境

於諸境界執著性故,名為著境。

卯四名癰根

能與生已依五取蘊如癰病等所有眾苦為因緣故,說名癰根。

卯五名流溢

難制伏故,說名流溢。

卯六名纖繳

微細現行魔所縛故,說名纖繳。

卯七名條斡

上至有頂高標出故,說名條斡。

卯八名枯竭

令無飽故,說名枯竭。

卯九名礙名覆

又即如是所說相愛,纏眾生故,說名為礙;由隨眠故,說名為覆。

卯十名上聳名發起

即由如是纏及隨眠,成上品故,說名上聳;成其中品及軟品故,說名發起。

卯十一名冥闇等三、辰一釋說三、巳一冥闇

若欲界愛,於所知境令迷惑故,說為冥闇。

巳二昏昧

若色界愛,於所知境令迷惑故,說為昏昧。

巳三翳瞙

若無色愛,於所知境令迷惑故,說為翳瞙。

辰二舉喻

如有三人,第一盲瞽,第二閉目,第三翳瞙微覆其眼。此中第一全無所見;第二少分似有所見;第三雖見,眼不淨故,不覩真色。

辰三合法

如是三愛,隨其次第,冥闇、昏昧及與翳瞙,當知亦爾。

子四得三、丑一諦證得二、寅一標列

復次,由五種相轉法輪者,當知名為善轉法輪。一者、世尊為菩薩時,為得所得所緣境界;二者、為得所得方便;三者、證得自所應得;四者、得已,樹他相續,令於自證深生信解;五者、令他於他所證深生信解。

寅二隨釋五、卯一所緣境

當知此中,所緣境者,謂四聖諦。
此四聖諦安立體相,如前應知。

此四聖諦安立體相如前應知者:謂如前說:當知諸法略有二種,一、能知智,二、所知境。其能知智亦所知境,是故諸智俱行善法,無不攝在四聖諦中。其義應知。

若略若廣,如聲聞地。

若略若廣如聲聞地者:本地分說:出世間道淨惑所緣復有四種。一、苦聖諦,二、集聖諦,三、滅聖諦,四、道聖諦,乃至廣說。(陵本二十七卷十八頁)是名為略。又決擇分問答分別。(陵本六十七卷十四頁)是名為廣。

卯二得方便二、辰一總標

得方便者,謂即於此四聖諦中,三周正轉十二相智。

辰二別釋三、巳一最初轉二、午一出菩薩

最初轉者,謂昔菩薩入現觀時,如實了知是苦聖諦,廣說乃至是道聖諦。

午二辨智相

於中所有現量聖智,能斷見道所斷煩惱,爾時說名生聖慧眼。即此由依去來今世,有差別故,如其次第,名智、明、覺。

巳二第二轉二、午一出有學

第二轉者,謂是有學,以其妙慧如實通達,我當於後猶有所作,應當遍知未知苦諦,應當永斷未斷集諦,應當作證未證滅諦,應當修習未修道諦。

午二例智相

如是亦有四種行相,如前應知。

如是亦有四種行相如前應知者:謂聖慧眼及智、明、覺四種行相,義如前說。應知斷煩惱故,去來今世有差別故。

巳三第三轉二、午一出無學

第三轉者,謂是無學,已得盡智、無生智故,言所應作我皆已作。

午二釋智相二、未一例同

如是亦有四種行相,如前應知。

未二顯別

此差別者,謂前二轉四種行相,是其有學真聖慧眼;最後一轉,是其無學真聖慧眼。

卯三得所得

得所得者,謂得無上正等菩提。

卯四令他於自深生信解

樹他相續,令於自證生信解者,謂如長老阿若憍陳,從世尊所聞正法已,最初悟解四聖諦法,
又答問言:我已解法。從此已後,如前所說究竟行相,

如前所說究竟行相者:謂如前說:已得盡智、無生智故,言所應作我皆已作。是即無學究竟行相。

五皆證得阿羅漢果,生解脫處。

五皆證得阿羅漢果者:謂阿若憍陳等五人皆證無學果故。

卯五令他於他深生信解二、辰一轉隨轉法

最後令他於他所證生信解者,謂如長老阿若憍陳,起世間心:我已解法。如來知已,起世間心:阿若憍陳已解我法。地神知已,舉聲傳告,經於剎那、瞬息、須臾,其聲展轉乃至梵世。

辰二釋名輪等

當知世尊轉所解法,置於阿若憍陳身中,此復隨轉置餘身中,彼復隨轉置餘身中。以是展轉、隨轉義故,說名為輪。正見等法所成性故,說名法輪。如來、應供是梵增語,彼所轉故,亦名梵輪。

丑二諦瑜伽二、寅一標列

復次,於四聖諦未入現觀,能入現觀,當知略有四種瑜伽。謂為證得所未得法,淨信增上,發生厚欲;厚欲增上,精進熾然;熾然精進,有善方便。

寅二隨釋四、卯一淨信

言淨信者,謂正信解。

卯二厚欲

所言欲者,謂欲所得。

卯三精進

精進如前,略有五種。有勢、有勤、有勇、堅猛、不捨其軛。

卯四方便二、辰一出彼二法

善方便者,謂為修習不放逸故,無忘失相,說名為念。於諸放逸所有過患了別智相,說名正知。

辰二名不放逸

此二所攝,名不放逸。於諸染法防守心故,常能修習諸善法故。

丑三諦建立二、寅一喻諦相

復次,苦諦如諸疾病;集諦如起病因;滅諦如病生已,而得除愈;道諦如病除已,令後不生。

寅二釋邊際二、卯一出因緣

諸有病者,詣良醫所,但應尋求爾所正法。諸有良醫,亦但應授爾所正法。是故更無第五聖諦。

卯二明宣說

諸佛如來拔大愛箭無上良醫,亦但宣說爾所正法。

子五相二、丑一舉十過患二、寅一標

復次,背聖諦智、不成現觀,諸有沙門、若婆羅門,當知略有十相過患。

寅二列

謂有勝義諸沙門等,意不許彼為沙門等;言亦不數為沙門等;於諸後有生等眾苦,皆未解脫;於諸惡趣亦未解脫;堪能棄捨正所學處;不堪能證諸出世間過人勝法,所謂聖道、道果涅槃;向善趣故,堪能尋訪除學無學餘外福田;於超苦苦更不還果,無所堪能;
於現法中究竟悟解、解脫一切有餘依苦,無所堪能。

於現法中究竟悟解者:此中無所堪能,說有二相。謂住於此,不能趣入正性離生,是名於現法中究竟悟解,無所堪能。或復不能得般涅槃,是名於現法中解脫一切有餘依苦,無所堪能。

丑二翻十功德

與此相違,當知即是不背諦智、成就現觀,所有沙門、若婆羅門十相功德。

子六處二、丑一總標

復次,趣向諦智樂正覺者,應當了知依四聖諦增上緣力,得所依處、得、得方便。

丑二別釋三、寅一得依處

應知是處,於善說法毗奈耶中淨信出家,名得依處。

寅二得

若四沙門果所攝受聲聞菩提、若諸獨覺所有菩提、若諸如來無上菩提,如是三種,當知名得。

寅三得方便二、卯一釋名

如前所說三周正轉,隨其次第智、見、現觀,名得方便。

卯二辨位二、辰一第一義三、巳一智位

應知於入諦現觀時,如實了知是苦聖諦,乃至廣說是道聖諦,說名智位。

巳二見位

從此已後,於諸諦中復有所作,應當遍知,廣說乃至應當修習。由此觀故,說名見位。

巳三現觀位

於無學地,如實解了我已遍知,我已永斷,我已作證,我已修習,名現觀位。

辰二第二義三、巳一智位

復有差別。謂諸無學盡、無生智所攝一切極解脫智,說名智位。

巳二見位

即此無學極解脫智所引正見,說名見位。

巳三現觀位

從預流果乃至究竟,當知所有一切學慧,名現觀位。

子七業二、丑一總標

復次,應知諦智略有六種作業及相。

略有六種作業及相者:依下自釋,作業及相有二三種,故成六種。初三種者,一、能滅眾苦,二、能破大闇,三、能證不退。後三種者,一、自善決定,二、漸次集成,三、與喜樂俱。如判應知。

丑二別辨二、寅一初三業相三、卯一辨三種三、辰一能滅眾苦三、巳一滅苦前行

謂此諦智是能永滅眾苦前行,如日將出,先現明相。

巳二正盡眾苦

正盡苦者,謂初見諦所斷眾苦。

巳三作苦邊際

作苦邊者,謂阿羅漢所斷眾苦。

辰二能破大闇

又此諦智是能對治大無明闇,如日光明能破世間所有大闇。

辰三能證不退

又如有一,已證諦智,永斷三結。從此無間,由失念故,暫為欲貪、瞋恚所染。彼於爾時,依不放逸入初靜慮,由觸諦智,得不還果。如是漸次,雖入非想非非想定,而與外凡有其差別,由已證得不退法故。

卯二結廣大

如是諦智有廣大用、有廣大果。

卯三隨難釋二、辰一總名集法

此中所有過去諸行說名已生,現在諸行說名正生,未來諸行說名當生,如是一切總名集法。

辰二總名滅法

即此一切,由無常滅,或有已滅、或有向滅、或有當滅,總名滅法。

寅二後三業相三、卯一自善決定二、辰一別辨相三、巳一不為他轉

又於諦智已證得者,如大石樓已善雕飾,八方猛風不能傾動,一切異論不能移轉。

巳二不視他面

所有悟解不假他緣。不視他面,彼將何說我當聽受。

巳三不觀他口

不觀他口,適出語已,尋我聽聞、思惟、籌量、審諦觀察。

辰二隨難釋

諸他沙門、婆羅門者,當知即是諸外道輩。

諸他沙門婆羅門者:此隨釋前不視他面、不觀他口,二種他義。

卯二漸次集成二、辰一標簡

又即一切四聖諦智漸次集成,名諦現觀,非隨闕一。

辰二舉喻二、巳一喻受用

此諦現觀猶如餚饌,諸聖弟子無上慧命皆依此活,如受欲者食用餚饌。

巳二喻圓滿

苦等諦智闕餘三智,如睒彌葉。
當知餘似娑羅枝葉,四聖諦智漸次集成一切圓滿。

當知餘似娑羅枝葉者:娑羅枝葉,義喻漸次集成一切圓滿。望隨闕一,名為餘故。

卯三與喜樂俱二、辰一別顯其相二、巳一令極輕安

又諸諦智與喜樂俱,覺真義故,能令身心極輕安故,名諦現觀。

巳二超越二苦

生那落迦中略有二苦。一、燒然苦,二、治罰苦。由闕諦智,獲斯二苦;此無量生猛利大苦,由聖諦智皆能超越。

辰二讚勵應得

如是諦智,假使因其燒然、治罰猛利大苦,於現法中一身滅壞而可得者,應生踊躍歡喜忍受。縱毀百身尚應歡喜,況乃唯一。

子八障二、丑一明能除斷二、寅一標列障礙

復次,若有為修聖諦現觀,當知略有四種障礙。何等為四?一者、不信,二者、上慢,三者、待時,四者、放逸。

寅二別釋斷除四、卯一於不信二、辰一廣三種

言不信者,復有三種。一、於諦現觀不生信解;二、於僧善行不生信解;三、於佛菩提不生信解。

辰二釋能治三、巳一於初不信

為欲斷除初不信故,世尊自引現量所證聖諦現觀,告諸弟子言:我已於四聖諦理得現觀故,證覺無上正等菩提。

巳二於第二不信

為欲斷除第二不信,故復說言:我昔與汝輩,長世久流轉,由未正思惟、覺悟於真諦。我今與汝等,由正見通達;以通達為因,盡生死流轉。彼因緣盡故,自今無後有,唯餘最後身,住持令不滅。

巳三於第三不信二、午一出彼疑

第三不信,於佛菩提如是相轉:謂若沙門喬答摩種是一切智,何故有問一類能記,一類不記?

午二明除斷二、未一引佛說

為欲斷除如是不信,故復說言:我所覺法無量無邊,譬如大地諸草木葉;為他說者少不足言,譬如手中升攝波葉;多分能引無義利故,少分能引有義利故。

未二釋不記

當知此中,非不知故而不記別,但由能引無義利故而不記別。

卯二於上慢二、辰一明依處

言上慢者,謂即於彼諦現觀中起增上慢。

辰二顯難斷二、巳一舉譬喻

為欲斷除如是上慢,故復說言:如人在遠以箭射箭,筈筈無遺,甚為希有。或復一毛析為百分,以毛毛,端端不落;以極細故,是事復難。通達聖諦轉難於彼。

巳二釋所以

所以者何?由即以其能取作意,還即通達能取作意,如是方有能緣、所緣平等平等無漏智生,通達諦理,是故此事最細最難。箭射箭筈、毛毛端則不如是。

卯三於待時

言待時者,謂於所作推待後時。為欲斷滅如是待時,故世尊說:無墜人身甚為難得。復引盲龜以況其事。

卯四於放逸二、辰一釋彼相三、巳一略標舉

云何放逸?謂略而言,若邪思惟、若邪尋思、若邪戲論,是名放逸。

巳二隨別釋三、午一邪思惟三、未一標得名

當知若於不應思處而彊思惟,名邪思惟。

不應思處而彊思惟等者:聲聞地說:遠離六種不應思處。謂思議我、思議有情、思議世間、思議有情業、思議果異熟、思議靜慮者靜慮境界、思議諸佛諸佛境界。(陵本二十五卷八頁)由是此中,亦說有六彊思惟相。如前處處皆已廣說應知。

未二釋其相二、申一舉不應思處

謂或思惟:我於過去世為曾有耶?乃至廣說。於未來世,於內猶豫:我為是誰?誰當是我?今此有情從何而來?於是沒已當往何所?或思世間,謂世間常,乃至廣說。如是或謂世間有邊,乃至廣說。或思有情,謂命即身,乃至廣說。或思有情業果異熟,謂妄思惟此作此受,乃至廣說。或復思惟諸靜慮者靜慮境界,或思諸佛諸佛境界,如來滅後若有若無,乃至廣說。

申二釋不應思惟

彼由世俗、勝義善巧,於是一切二因緣故,不應思惟。一、非思惟所緣境故;二、由其事無所有故。若有思求非思境事,或有思求無所有事,如是一切皆無所得,唯有令心轉增迷亂。

二因緣故不應思惟等者:前說六種不應思處,除我、有情,所餘諸處,名非思惟所緣境事。我及有情,名無所有事。如是略攝一切應知。

未三出過患

若於此中不如正理彊思惟者,雖有一類,由宿因力,或起厭離,或起厭離相應作意,緣實境界,於其中間暫爾現行,
而復於彼見為過患,生不實想。如是思惟世間等法,能引無義。

而復於彼見為過患生不實想者:前說由宿因力,於彼不應思處或能厭離,或起厭離相應作意,彼所緣境,名之為事。然由不如正理彊思惟故,而復於彼所緣境界不了真實,見為過患,顛倒思惟,生不實想。

午二邪尋思

邪尋思者,當知即是欲等尋思。

午三邪戲論

邪戲論者,復有六種。謂顛倒戲論、唐捐戲論、諍競戲論、於他分別勝劣戲論、分別工巧養命戲論、耽染世間財食戲論。

巳三總結名

如是一切,總名放逸。

辰二明斷除

為欲斷除此放逸故,如來親自為教誨者,為堪受化補特伽羅,聞已速能斷諸放逸。

丑二廣由任持二、寅一標列

世尊弟子,為斷如是聖諦現觀四種障礙,由三行相任持聖諦。何等為三?一、由聞慧任持其文,二、由思慧任持其義,三、由修慧任持其證。

寅二隨釋二、卯一由聞思慧二、辰一別釋其相

此中聞慧如其所聞,能正任持是苦聖諦,乃至廣說。又由思慧任持其義,謂諸聖者知其是諦,故名聖諦。

辰二料簡諦名二、巳一總明二種

當知此中,由二緣故,得名為諦。一、法性故,由真實義說名為諦。二、勝解故,由即於此真實義中起諦勝解,說名為諦。

巳二別釋聖諦

一切愚夫,但由法性得名為諦,非勝解故。若諸聖者,俱由二種得名為諦,故偏說此名為聖諦。

卯二由修慧

又由修慧,於諸諦中獲得內證現量諦智,亦得證淨。由是因緣,於諸諦實遠離疑惑。諦智、證淨更互相依,若處有一,必有第二。

子九過三、丑一標

復次,若有沙門、或婆羅門,於聖諦智而未相應,於諸聖諦未成現觀,當知略有四種過患。

丑二徵

何等為四?

丑三釋四、寅一惡趣過患

謂於能往下分惡趣生本行中,深起愛樂,造作增長彼相應業,由此顛墜生惡趣坑。

能往下分惡趣生本行者:此中下分,所謂欲界最下劣故。生為根本諸有為法,名生本行。

寅二欲纏過患

又於欲纏人天兩趣,眾多煩惱常所燒煮生本行中,深起愛樂,造作增長彼相應業。由此因緣,既生彼已,大生熱惱常所燒然。

寅三色無色纏過患

又於此上色無色纏所有相應,
如前所說無明昏闇及諸翳瞙生本行中,

如前所說無明昏闇等者:謂如前說:若色界愛,於所知境令迷惑故,說為昏昧。若無色愛,於所知境令迷惑故,說為翳瞙。如次配釋色無色纏應知。

廣說乃至墮於生闇。

廣說乃至墮於生闇者:謂如前說:深起愛樂,造作增長彼相應業。是名廣說應知。

寅四妄見黑闇過患二、卯一標墮界

又由退失受用境界、涅槃道故,於其中間,如生三種世界中間,墮在三種妄見黑闇。一者、常見,二者、斷見,三者、現法涅槃見。由是因緣,墜墮三界,生黑闇處。

卯二顯應知

攝受如是自妄見故,邪無明闇所覆障故,
不如實觀如前五支所攝受斷。由是因緣,應知如實顯示諸諦。

如前五支所攝受斷者:思所成地說:云何復名永斷五支?謂阿羅漢苾芻,於五處所不復能犯,乃至廣說。(陵本十九卷十七頁)今指彼義,故作是說。

子十黑異熟等二、丑一辨造業三、寅一黑黑異熟業

復次,或有一類,於諸聖諦不得善巧,造作增長黑黑異熟業已,能感那落迦、傍生、鬼趣。由此業故,譬如擲杖,根墮那落迦,中墮傍生趣,端墮餓鬼界。

寅二黑白黑白異熟業

如是一類,造作增長黑白黑白異熟業已,由此雜業,譬如擲杖,或墮惡趣不清淨處,或墮善趣少清淨處。

寅三白白異熟業

如是一類,造作增長白白異熟業已,由此業故,生在五趣生死諸業所隨逐處。壽盡、業盡,即還從彼色無色界沒已退墮。五趣生死如五輻輪,旋轉不住。

丑二明教說二、寅一辨差別二、卯一說世間道

若有為他說世間道,乃至雖能上昇有頂,當知此說,非第一義令上昇教。何以故?如是上昇非畢竟故。

卯二說聖諦教

若諸如來所說聖諦相應言教,當知此教,是第一義令上昇教。何以故?如是上昇是畢竟故。

寅二簡聰慧二、卯一非第一義

又若由得諸世俗智乃至有頂名聰慧者,非第一義說名聰慧,
如前說故。

如前說故者:謂如前說:非畢竟故。

卯二是第一義

若由諦智名聰慧者,是第一義名為聰慧,如前說故。

如前說故者:謂如前說:是畢竟故。

子十一大義二、丑一喻諦智二、寅一有差別喻

復次,於其四種聖諦智中,初聖諦智能入聖諦漸次現觀,譬如本足;第二諦智,譬如牆壁;第三諦智,如下層級;第四諦智,如上寶臺。

寅二無差別喻二、卯一如四階隥

又即如是四聖諦智,如四階隥,能令上昇大智慧殿。

卯二如四桄梯

又即如是四聖諦智,如四桄梯,能令隥上解脫寂滅。

丑二辨現觀三、寅一出魔障二、卯一彼令隨轉

當知此中,有三種愛,譬如三槍,諸惡魔羅執持撓攪生死大海,令彼受生諸有情類隨而迴轉。

卯二不隨彼轉

如是三種魔羅愛槍,不能令彼三種有情隨而迴轉。一者、勁銳,即是預流。二者、處中,即餘有學。三者、逆流,道行圓滿,隨其所欲皆能造作。

寅二明盡苦二、卯一辨餘斷二、辰一舉慢苦

已見聖諦補特伽羅,永斷所有慢所作苦、慢所成苦,
由是因緣,諸苦少在,多分已斷。謂諸有學及阿羅漢。

謂諸有學及阿羅漢者:如下自釋:有學,最極七生人天苦在,諸惡趣苦皆已越度。若諸無學,唯有現法所依苦在,餘一切苦皆已越度。由是當知,有學及阿羅漢,諸苦少在,多分已斷。

辰二例餘苦

如慢所作、所成眾苦,如是諸愛身語意業貪瞋癡等所生眾苦,當知一切皆少分在,多分已斷。

卯二顯譬喻三、辰一喻慢苦

譬如礫石及大雪山。如是諸慢所作、所成所有眾苦,若餘若斷,當知亦爾。

辰二喻愛苦三、巳一無色愛

如大池沼其水盈滿,於中沾引二滴、三滴,依大池沼水尚甚多。如是無色愛所生苦,若餘若斷,當知亦爾。

巳二色界愛

如大陂湖,餘如前說。如是色界愛所生苦,若餘若斷,當知亦爾。

餘如前說者:謂如前說:其水盈滿,於中沾引二滴、三滴,乃至廣說水尚甚多。

巳三欲界愛

又如大海,餘如前說。如是欲界愛所生苦,若餘若斷,當知亦爾。

辰三喻業等苦

又大雪山,若諸金山,若蘇迷盧及大地喻,又有六種礫石之喻,又泥團喻,餘如前說。如是身業、語業、意業貪瞋癡等所生眾苦,若餘若斷,當知亦爾。

寅三結義利二、卯一標

如是多苦已遠離故,少苦在故,當知聖諦如實現觀有大義利。

卯二辨二、辰一有學

謂諸有學,最極七生人天苦在,諸惡趣苦皆已越度。

辰二無學

若諸無學,唯有現法所依苦在,餘一切苦皆已越度。

子十二難得四、丑一入現觀身難得

復次,若住是身入諦現觀,當知此身最為難得。

丑二見聖諦眼難得

又聖明眼見諦有學轉甚難得。

丑三三所成慧難得三、寅一標三種

又聞思修所成妙慧亦為難得。

寅二配行相

由此慧故,於善說法毗奈耶中,
如其次第,解了、勝了及以決了。

如其次第解了勝了等者:謂由聞慧名為解了,思慧名為勝了,修慧名決了故。

寅三釋差別

於解了時,能審分別;於勝了時,能生勝解;於決了時,於法入證。

丑四善資糧等難得二、寅一標列種種三、卯一善資糧法

又諦現觀所有資糧善有漏法亦為難得,謂於父母識恩養等諸善業道。

卯二有暇圓滿

有暇圓滿亦為難得。

卯三正見等法二、辰一舉初世間

又有世間初正見等,乃至解脫智為後邊十種正法,亦為難得。

辰二例通諸聖

如是諸法,即是有學、即是無學。

寅二隨釋其相三、卯一善資糧攝七、辰一善識父母恩養

當知此中,善知恩養所有士夫補特伽羅,如實了知一切父母皆應孝養。如是知已,於其父母勤修孝養,是名善識父母恩養。

辰二善知沙門若婆羅門

又樂己利所有士夫補特伽羅,於他有德一切沙門及婆羅門,如實了知是福田已,如其所應勤修供養,是名善知所有沙門、若婆羅門。

辰三善御家長等二、巳一辨二、午一善御家長

又無貪惰所有士夫補特伽羅,於諸妻子及奴婢等一切親屬,如實了知彼既以我為室為歸,我若有樂,彼亦隨樂;我若有苦,彼亦隨苦。如是知已,於時時間,正以飲食、衣服給賜,復以病緣醫藥攝受。

午二善能造作自他義利

於彼義利自然勇勵而為施造,非於一切求彼憶念。稟性忠平,好等分布,亦不婬佚損費財寶。
不於非處生毗奈耶,亦不非處而興憤發。於諸耆長及尊重處,正善隨轉。

不於非處生毗奈耶者:謂不非理呵責治罰故。

巳二結

如是名為善御家長,善能造作自他義利。

辰四於此世罪深見怖畏

諸所施為皆以正法,不以非法。於現法中他作惡行,深見過失,謂或殺、或縛、或罰、或退、或被譏毀;正思擇已,終不現行。如是名為於此世罪深見怖畏。

辰五於他世罪深見怖畏

又正觀見造惡行已,於其後世感惡趣苦,及感所餘匱乏等苦;正思擇已,終不現行。如是名為於他世罪深見怖畏。

辰六惠施作福等二、巳一辨二、午一惠施作福

又時時間能正受學施福業事,造作種種差別福行。所謂看病、事佛法僧、躬為執當,如是等類名作福行。

午二受齋學戒

於一日夜乃至盡壽,所有尸羅能正受學。

巳二結

如是總名惠施作福、受齋學戒。

辰七諸善業道

十業道者,謂二三等差別宣說,乃至為令由聞思慧,於彼相應所有作意正多修習。

謂二三等差別宣說者:處擇攝中嗢柁南曰:五二與十三,四業為最後。(陵本九十卷一頁)名於彼業差別宣說應知。

卯二有暇圓滿

又諸有情生惡趣已,難可解脫;生善趣已,速疾乖離。當知是名有暇圓滿甚為難得。

卯三正見等法二、辰一舉正見二、巳一辨生起

又見諦故,無有差別正見生起。於過去世名已生起,於現在世名今生起,於未來世名當生起。如前所說若習、若修、若多修習,其義應知。

巳二簡差別

若世間正見,應隨防護;若有學正見并其斷果,應隨觸證;若無學正見并自離繫果,應隨作證。

辰二例餘法

如說正見,如是乃至解脫智,應知亦爾。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九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