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七十九

己二料簡世界二

攝決擇分中菩薩地之八

庚一結前

如是已說功德品決擇。

庚二正辨二、辛一淨穢差別二、壬一問

問:如說五種無量,謂有情界無量等。彼一切世界,當言平等平等,為有差別?

壬二答二、癸一總標二種

答:當言有差別。彼復有二種,一者、清淨,二者、不清淨。

癸二別釋清淨二、子一得清淨名

於清淨世界中,無那落迦、傍生、餓鬼可得,亦無欲界、色無色界,亦無苦受可得,純菩薩僧於中止住,是故說名清淨世界。

子二舉受生者

已入第三地菩薩,由願自在力故,於彼受生,無有異生,及非異生聲聞、獨覺,若異生菩薩得生於彼。

辛二會釋密意二、壬一問

問:若無異生菩薩,及非異生聲聞、獨覺得生彼者,何因緣故,菩薩教中作如是說:若菩薩等意願於彼,如是一切皆當往生?

壬二答三、癸一標

答:為化懈怠種類、未集善根所化眾生故,密意作如是說。

為化懈怠種類等者:攝大乘說:由唯發願,便得往生極樂世界,是為別時意趣。(攝論二卷十二頁31,141a)由是此說為化懈怠種類,令於善法勤修加行,從此漸漸堪於彼生,其義正同。

癸二徵

所以者何?

癸三釋

彼由如是蒙勸勵時,便捨懈怠,於善法中勤修加行,從此漸漸堪於彼生當得法性。應知是名此中密意。

戊十二住品二、己一辨住種別四、庚一標

復次,菩薩依四種住能成四事。

庚二徵

云何四住?

庚三列

一者、極歡喜住,二者、增上戒住,三者、增上心住,四者、增上慧住。

庚四釋二、辛一別釋四住四、壬一極歡喜住

云何極歡喜住?謂諸菩薩,隨所安住,已入清淨增上意樂地故,乃至當坐妙菩提座,於三寶所不藉他緣,意樂清淨。

壬二增上戒住

云何增上戒住?謂諸菩薩,即依如是極歡喜住,從此已上,隨所安住,具性尸羅,遠離一切慳吝犯戒,即以如是圓滿戒捨迴向無上正等菩提。

壬三增上心住

云何增上心住?謂諸菩薩,即依如是增上戒住,從此已上,隨所安住,離欲界貪,獲得靜慮及諸等至,安住慈悲,於諸眾生隨能、隨力如實正行。

壬四增上慧住二、癸一徵

云何增上慧住?

癸二釋二、子一總出體

謂諸菩薩,即依如是增上心住,從此已上,隨所安住,
漸能獲得菩提分法善巧、諸諦善巧、緣起善巧、不共法安立智善巧,出過一切聲聞、獨覺共所證智。

緣起善巧者:本地分說:緣起流轉止息相應增上慧住。謂諸菩薩如實了知能觀真實、所觀真實,及於真實諸有情類,由無智故眾苦流轉,由有智故眾苦止息。(陵本四十七卷十四頁)此應準知。

子二隨難釋二、丑一不共法安立智

即於此中,不共法安立智者,謂於菩薩藏中密意言辭智、非安立諦智,及安立諦智。

丑二共所得智

即於此中,共所得智者,謂依緣起所得證智。

辛二依成四事二、壬一徵

云何依此四住能成四事?

壬二釋四、癸一依初住

謂諸菩薩,依止初住,乃至當坐妙菩提座,終不棄捨大菩提心。

癸二依第二住

依第二住,乃至當坐妙菩提座,當來自身財寶善品運運增長。

癸三依第三住

依第三住,為欲利益諸有情故,轉諸靜慮,以大願力還生欲界,而不為彼欲纏煩惱之所染汙。

癸四依第四住

依第四住,於一切法安立通達而得善巧,為度眾生,故發誓願受於生死,因此誓願,便能積集廣大資糧。則由此住清淨為因,不待餘住,亦不由他教誡教授,速能證得如來妙智。

己二辨苦樂等四、庚一苦

問:菩薩當言以何為苦?答:眾生損惱為苦。

庚二樂

問:菩薩當言以何為樂?答:眾生饒益為樂。

庚三作意

問:菩薩當言以何作意?答:悟入所知境界邊際,及作一切利眾生事以為作意。

庚四住

問:菩薩當言以何為住?答:以無分別為住。

戊十三地品五、己一障治二、庚一所治障三、辛一標

復次,菩薩略有四上品障,若不淨除,終不堪能入菩薩地及地漸次。

辛二徵

何等為四?

辛三列

一者、於諸菩薩毗奈耶中起染汙犯;二者、毀謗大乘相應妙法;三者、未積集善根;
四者、有染愛心。

有染愛心者:謂於一切波羅蜜多諸果異熟及報恩中,心有繫縛故。

庚二能治法三、辛一標

為欲對治如是四障,復有四種淨除障法。

辛二徵

何等為四?

辛三列

一者、遍於十方諸如來所,深心懇責,發露悔過;二者、遍為利益一切十方諸有情類,勸請一切如來說法;三者、遍於十方一切有情所作功德,皆生隨喜;四者、凡所生起一切善根,皆悉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己二隨惑二、庚一總標列

復次,已入大地菩薩,有四微細難可遍知、難可除斷諸隨煩惱,彼諸菩薩應遍了知,當正除斷。何等為四?一者、法愛,二者、聲聞、獨覺相應作意,三者、味著等至,四者、眾魔事業。

庚二隨難釋

於諸相中,所有一切心動流散,當知皆是眾魔事業。

於諸相中所有一切心動流散者:乃至未得無相無功用住,於諸相中,猶為現行煩惱所動故。

己三相位二、庚一已入地相十一、辛一初地相

問:已入初地菩薩,當言何相?答:當言超過諸異生地,已入菩薩正性離生;由已入故,不名異生。
超過一切所有怖畏,得未曾得無上法故,常能安住極歡喜住。

超過一切所有怖畏者:本地分說:極歡喜住菩薩已能發起善決定心,於五怖畏皆悉除斷。謂不活畏、惡名畏、死畏、惡趣畏、處眾怯畏,名五怖畏。如彼別釋其相應知。(陵本四十七卷二十一頁)

辛二第二地相

問:已入第二地菩薩,當言何相?
答:當言於毗奈耶中,法爾獲得止息一切聲聞所學自性,能於身語意業清淨現行,故能遠離諸犯戒垢。

法爾獲得止息一切聲聞所學自性者:謂增上戒住菩薩性戒具足,如是性戒與聲聞共,由是說言一切聲聞所學自性。

辛三第三地相

問:已入第三地菩薩,當言何相?
答:當言於內獲得彊盛奢摩他道,由此證得爾焰光明。

由此證得爾焰光明者:謂能證得彼智光明故。由彼所得三摩地,能為無量智光依止,故作是說。

辛四第四地相

問:已入第四地菩薩,當言何相?答:當言於內獲得彊盛毗鉢舍那道故,建立能燒煩惱智焰,由此能於如其所證一切所有菩提分法安立善巧。

辛五第五地相

問:已入第五地菩薩,當言何相?答:當言超過一切世間智故,超過一切聲聞、獨覺智故,能昇悟入不思議諦極難勝道。

辛六第六地相

問:已入第六地菩薩,當言何相?答:當言悟入甚深緣起道理故,於一切行住厭背想,於無相界多住趣向作意思惟。

辛七第七地相

問:已入第七地菩薩,當言何相?答:當言於有加行無間闕無相界作意能極遠入,於加行道已到究竟。

辛八第八地相

問:已入第八地菩薩,當言何相?答:當言於無加行無功用無相界作意得任運故,無有動搖,於一切相得自在故,住清淨地。

辛九第九地相

問:已入第九地菩薩,當言何相?答:當言於名身、句身、文身得自在故,又得無罪無量廣大慧故,又得廣大無礙解故,能悅一切眾生心故,名大法師。

辛十第十地相

問:已入第十地菩薩,當言何相?答:當言已得一切如來同大灑故,已得如雲大法身故,已得一切大神通故,亦名如來。

辛十一如來地相

問:入如來地菩薩,當言何相?答:當言即此所得法身更善清淨極成滿故,於一切種煩惱障及所知障,得永遠離清淨智見。

庚二明修位等四、辛一造修

問:於此諸地云何造修?
答:若諸菩薩住勝解行地,依於十地修十法行。

依於十地修十法行者:前說:於大乘中有十法行,能令菩薩成熟有情。如彼別列其相應知。(陵本七十四卷八頁)本地分說:若諸菩薩勝解行住,普於一切餘菩薩住及如來住,皆名發趣,未得、未淨。(陵本四十七卷十五頁)由是此說依於十地修十法行。

辛二證得

問:於此諸地云何而得?答:若諸菩薩證入菩薩正性離生,又復證得清淨意樂,
爾時頓得一切諸地。

爾時頓得一切諸地者:本地分說:後後住中支分功德,非前前住一切都無。(陵本四十八卷二十頁)由是此說頓得一切諸地。由從最初清淨勝意樂地,一切所有菩提資糧無差別故。

辛三等流

問:何等名為諸地等流?答:一切地中證得已後,所有威德諸加行道。

辛四成滿

問:於此諸地云何成滿?答:若諸菩薩,於彼諸地一一地中,經於無量百千大劫,隨所稱讚諸地威德,於此威德任運能證。

己四料簡二、庚一問

問:如說五種入正性離生,此中聲聞入正性離生,若諸菩薩入正性離生,等於法界如實通達。此二差別云何應知?

庚二答二、辛一略說法界三、壬一標

答:略說法界有二種相。

壬二列

一者、差別相,二者、自相。

壬三釋二、癸一差別相二、子一牒列

差別相者,謂常住相及寂靜相。

子二隨釋二、丑一常住相

常住相者,謂本來無生法性及無盡法性。

丑二寂靜相

寂靜相者,謂煩惱苦離繫法性。

癸二自相

言自相者,謂於相、名、分別、真如、正智所攝一切法中,由遍計所執自性故,自性不成實法無我性。

辛二能入差別二、壬一辨二、癸一聲聞二、子一通達作意別二、丑一通達二、寅一標

此中聲聞,由差別相通達法界,入正性離生,不由自相。

寅二釋

以通達彼故,由無沒想及安隱想,於法界中得寂靜想,於一切行一向發起厭背之想。

由無沒想及安隱想者:此中無沒及與安隱,當知皆是寂滅異門施設安立。不沒欲、色、無色三愛中故,名無沒想。離怖畏住所依處故,名安隱想。

丑二作意

又復不能於彼相等所攝諸法性不成實法無我性如實了知,唯即於此法界定中,由緣法界差別作意,無相心轉,非由緣彼自相作意。

子二迴向趣寂別二、丑一迴向

或復因他為其宣說法界自相,聞已一分迴向菩提聲聞,極大艱辛,然後悟入;既得入已,精勤修習。

丑二趣寂

一分一向趣寂聲聞,極大艱辛,少能悟入;而不入已,精勤修習。

癸二菩薩二、子一總顯通達作意差別二、丑一通達

若諸菩薩,俱由二相通達法界,入於菩薩正性離生。

丑二作意

入離生已,多分安住緣於法界自相作意。

子二別釋通達作意差別二、丑一徵

何以故?

丑二釋

由於法界緣差別相多作意時,速趣涅槃;故多住彼,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非正方便。

壬二結

當知雖等通達法界,由此因緣而有差別。

己五釋名三世三輪清淨

問:如說三世三輪清淨,云何三世三輪清淨?答:由遍計所執自性故,於過去、未來、現在諸法,平等平等以如實慧正觀察時,於過去、未來、現在法中,無有顧戀、希望、染著,是名三世三輪清淨。

戊十四建立品二、己一不共佛法二、庚一問

問:如先所說百四十不共佛法,餘經復說十八不共佛法,如是佛法云何安立?幾種所攝?

十八不共佛法者:顯揚論中一一別列。一、如來無誤失業,二、無卒暴音,三、無忘失念,四、無不定心,五、無種種想,六、無不擇已捨。七、欲無退;如欲無退如是,八、正勤無退,九、念無退,十、等持無退,十一、慧無退,十二、解脫、解脫知見無退應知。十三、於過去世無著無礙智;如於過去如是,十四、於未來,十五、於現在無著無礙智應知。十六、如來一切身業,智為導首,隨智而行;如身業如是,十七、語業,十八、意業應知。(顯揚論四卷十頁31,499c)下答文中,依此次第一一別釋其相易了。

庚二答二、辛一安立二、壬一釋四、癸一三業清淨三、子一身業無誤二、丑一簡聲聞

答:謂阿羅漢苾芻諸漏永盡,方入聚落遊行乞食;或於一時,與諸惡象、惡馬、惡牛及惡狗等共路而行;或入稠林履踐棘圍;或齊雙足踰越坑塹;
或入如是非法舍宅,為諸母邑非理招引;

或入如是非法舍宅等者:謂若如來所制非所行處諸婬女家,如是名為非法舍宅。

或阿練若棄捨正道,行邪惡徑;

棄捨正道行邪惡徑者:本地分說:若往、若還正知而住。往所應往,非非所往,還所應還,非非所還。(陵本二十四卷十頁)與是相違,當知是名棄捨正道,行邪惡徑。

或與盜賊、師子、猛獸、豺狼、豹等共路而遊。

丑二顯如來

如是等類,諸阿羅漢所有誤失,如來於此一切永無。

子二語業無誤二、丑一簡聲聞

又阿羅漢,或於一時,遊阿練若大樹林中,迷失道路;或入空宅揚聲大叫,呼噪遠聞;或復因於習氣過失,無染汙心騫唇露齒,逌爾而笑。

丑二顯如來

如是等類,諸阿羅漢所有暴音,如來於此永無所有。

子三意業無誤四、丑一無忘失念二、寅一簡聲聞

又阿羅漢,或於一時由忘念故,於所作事而有喪失。

寅二顯如來

如來於此永無所有。

丑二無種種想二、寅一簡聲聞

又阿羅漢,於有餘依生死界中,一向發起厭背之想;於無餘依涅槃界中,一向發起寂靜之想。

寅二顯如來

如來於彼有依涅槃無差別想,安住第一平等捨故。

丑三無不定心二、寅一簡聲聞

又阿羅漢,若入等至即名為定,若出等至即不名定。

寅二顯如來

如來遍於一切位中無不定心。

丑四無不擇捨二、寅一簡聲聞

又阿羅漢,不善思擇而便棄捨利眾生事。

寅二顯如來

如是等類,如來於此不善思擇而便棄捨永無所有。

癸二未得不退二、子一簡聲聞

又阿羅漢,依所知障淨,由未得退,退失於欲、精進、念、定、慧及解脫、解脫知見。

子二顯如來

如是六種退失之法,如來永無。

癸三不共現行二、子一簡聲聞二、丑一舉身業

又阿羅漢,或於一時善身業轉,或於一時無記業轉。

丑二例語意

如於身業,語業、意業,當知亦爾。

子二顯如來二、丑一標所由

如來三業智前行故、智隨轉故,無無記業。

丑二釋差別

智所起故,名智前行;智俱行故,名智隨轉。

癸四不共智住二、子一簡聲聞

又阿羅漢,遍於三世所知事中,不能率爾作意便解,是故智見說名有著;不能一切無餘正解,是故智見說名有礙。

子二顯如來

如來遍於三世境界,率爾作意,便能正解一切所知境事差別。

壬二結

是故說此十八種名不共佛法。

辛二所攝

此中初四是無忘失法,及拔除習氣所攝;次一是大悲所攝;所餘當知是一切種妙智所攝。

己二隨好二、庚一舉異說

又復世尊於餘經中所說隨好,為令所化生淨信故,顯示於彼,然不立相。

庚二指前釋

安立諸相,如建立品已廣顯示。從此隨好,當知分出彼諸隨好。

安立諸相等者:建立品中,廣說如來三十二種大丈夫相,及與八十隨好。(陵本四十九卷七頁)從此八十隨好,當知分出餘經所說彼諸隨好。

戊十五行品二、己一略舉教授

復次,菩薩邪行應當了知;菩薩正行應當了知;菩薩正行勝利應當了知;菩薩於正行中,安立法行、平等行、善行、法住行相應當了知;菩薩能生淨信譬喻應當了知;菩薩於正行中,安立所學應當了知;於諸聲聞所學、菩薩所學,殊勝差別應當了知;於諸菩薩應所學中,善學菩薩所有世間、出世間智,利益他事應當了知;即於菩薩所教授中,聲聞所學應當了知;非善學沙門應當了知;善學沙門應當了知;住世俗律儀者應當了知;住勝義律儀者應當了知;於諸如來調伏方便應當了知;於密意語應當了知;於菩薩藏所教授中,勝解勝利應當了知。如是略舉菩薩藏中所有教授。

菩薩邪行等者:此中諸相,如下一一別釋應知。

己二廣釋差別十五、庚一邪行四、辛一徵

云何邪行?

云何邪行等者:謂諸菩薩不作應作,作不應作,是名邪行。今此略說前前為緣能引後後,如是次第有八種相。

辛二標

當知略說後後引發,有八種相。

辛三列

一者、能退智資糧邪行;二者、退智資糧故,能令忘念邪行;三者、由忘念故,能壞白法邪行;四者、白法壞故,能令非菩薩儀惡意現行邪行;五者、惡意現行故,能令難可調伏邪行;六者、難調伏故,能令行於非道邪行;七者、行非道故,能令親近不賢良邪行;八者、親近不賢良故,能令菩薩不如其義邪行。

辛四廣八、壬一能退智資糧邪行二、癸一舉退因緣

復次,菩提以慧為體,慧能引發所餘一切波羅蜜多;
是故於慧起邪行時,當知菩薩於彼菩提及能引發菩提諸法皆起邪行。

是故於慧起邪行時者:謂若依止增上慧學起諸邪行,是名於慧起邪行時。此復云何?謂如有一,離近賢聖,依近惡友,聞不正法勝解為因,不如正理思擇諸法。於諸惡欲及諸惡見喜樂受行,或於廣大所學、所得微妙法中,而自輕懱。如是名為依止增上慧學起諸邪行。如攝事分說應知。(陵本九十四卷六頁)

癸二辨四退法二、子一出能退法三、丑一略標列

有四種法,能令菩薩智資糧退。何等為四?一者、自不聽聞,二者、不令他聞,三者、為聽聞障,四者、顛倒執著而有聽聞。

丑二廣相違四、寅一標

依此能令智資糧退四種法故,於現法中、或於後法,復生四種智相違法。

寅二徵

何等為四?

寅三列

一者、無所了知,二者、眾緣闕乏,
三者、能生感癡非福,四者、顛倒。

能生感癡非福者:能生後法無明為緣非福行故。

寅四釋

自不聽聞為依止故,於現法中無所了知;不令他聞為依止故,於後法中眾緣闕乏;為聽聞障為依止故,能生後法感癡非福;顛倒執著而有聽聞為依止故,於後法中更增顛倒。

丑三隨別釋四、寅一自不聽聞

自不聽聞者,憎背法故,憎背補特伽羅故,俱憎背故。

寅二不令他聞

不令他聞者,恐他智勝故,有憍傲故,怖他輕毀故。

不令他聞等者:謂或不施其法,或不為說,是名不令他聞。如應配釋三種因緣應知。

寅三為聽聞障

為聽聞障者,誹毀於法及補特伽羅故,惡作矯亂相牽引故,不令啟請及開許故,方便毀訾能聽者故。

惡作矯亂相牽引故者:謂若非處惡作,障自聽聞;以言矯亂,障他聽聞故。

寅四顛倒執著而有聽聞

顛倒執著而聽聞者,依自惡通達領解宣說,執著善通達領解宣說故;依他善通達領解宣說,執著惡通達領解宣說故。

子二配失三慧

此中若自不聽聞、若不令他聞、若為聽聞障,如是三法,多分能令退失聞所成智資糧;顛倒執著而有聽聞,多分能令退失思修所成智資糧。

壬二能令忘念邪行三、癸一標

復次,有四種法,能令菩薩忘失正念。

癸二徵

何等為四?

癸三釋二、子一標

謂於四種補特伽羅四處迷亂。

子二列二、丑一四種補特伽羅

一、於舉罪補特伽羅,二、於教導補特伽羅,三、於欲作利益補特伽羅,四、於有德補特伽羅。

丑二四種迷亂

謂於同梵行所迷亂自過;於學現前迷亂學處;

於學現前等者:謂於大乘所應學處現前教導時,不如法義而聽受故。

於彼大乘欲勝解者、欲正行者,顯無差別、標舉分別諸過失故,發起迷亂勝解、正行;

顯無差別等者:不為顯示大乘廣大甚深道理,超諸一切聲聞、獨覺,是名顯無差別,由是迷亂大乘勝解。或復誹撥大乘正法,標舉分別彼彼過失,由是迷亂大乘正行。此中大乘勝解及與正行,如本地分力種性品廣說應知。(陵本三十八卷七頁)

於能說法補特伽羅迷亂顯彼所有密處。

迷亂顯彼所有密處者:謂顯示彼或有破戒,不住律儀故。

壬三能壞白法邪行二、癸一標

復次,有四種法,能令菩薩壞鮮白法。

癸二釋二、子一由起非處加行

謂與他競增上力故,起諸白法非處加行。

子二由有加行過失三、丑一標

雖起白法處所加行,然有三種邪行過失。

丑二列

一者、染著過失,二者、惡見過失,三者、受持過失。

丑三釋三、寅一染著過失

由二因緣,應知染著過失。
一者、邪受用故;二者、多雜處故。

邪受用故等者:由邪受用,應知染著財物過失。由多雜處,應知染著居家過失。

寅二惡見過失

由二因緣,應知惡見過失。一者、誹撥正法補特伽羅故;二者、於不正法顯示執著為正法故。

寅三受持過失

由二因緣,應知受持過失。一者、受持狹小唯不了義經故;二者、於所未聞、未曾領受諸了義經懸誹撥故。

壬四能令惡意現行邪行三、癸一標

復次,菩薩有四種非菩薩儀惡意現行。

癸二列

一者、於大師所生不信順,敬學相違惡意現行;

敬學相違惡意現行者:謂不恭敬所學故。

二者、於同梵行攝受舉罪能教誡者,如實發露己過相違惡意現行;三者、於大智福諸善法中,精進相違惡意現行;四者、於廣大甚深勝解中,能令自障清淨相違惡意現行。

癸三廣三、子一不信大師

由三種相,應知於大師所生不信順,謂於有體、尊勝、得智。

謂於有體尊勝得智者:大乘轉依,是名有體。恆作他義,是名尊勝。證大菩提,是名得智。於此一切不生敬信,是名於大師所生不信順。

子二覆藏己過

由三種相,應知不如實發露己過。一者、於彼攝受諸有情所,邪妄顯示己為尊勝,因此發起憍舉心故;二者、於能舉罪諸有情所覆所犯故;三者、於能教誡諸有情所,因彼驅擯增上力故,發穢濁心作損惱故。

子三退失精進

由二種相,應知退失於諸善法發起精進。謂於大智福諸有情所,愛著利養恭敬故,及欣樂彼故。

壬五能令難可調伏邪行二、癸一標

復次,有四種法,能令菩薩難可調伏。

癸二釋三、子一總舉

謂於正修有四種障。

子二別列

一、於聽聞執為究竟;二、於教授左謬領解;三、於尸羅不正安住,多諸惡作;四、於自見安住見取。

子三理釋四、丑一第一障

謂但聽聞心不寂靜,故於聽聞執為究竟。

丑二第二障

由於教誡顛倒分別,故於教授左謬領解。

丑三第三障

由於尸羅多作闕犯而受信施,故有惡作。

丑四第四障二、寅一標所由

與勝有情共興諍競,故於自見多住見取。

寅二隨難釋

勝有情者,謂根調伏勝及斷滅勝。

壬六能令行於非道邪行二、癸一總標列

復次,菩薩有四種於諸有情行於非道。一者、於未安立淨信有情而不為說;二者、於下乘希求大乘諸有情所,不隨所宜而有所說;
三者、於大乘希求下乘諸有情所,不順其義而有所說;

不順其義而有所說者:謂若違越菩薩法教,宣說一向厭離生死、棄捨利益諸有情事,由是因緣,令彼有情捨勝取劣,說名行於非道。

四者、於住禁戒、不住禁戒貪愛朋黨,不平等說。

癸二隨難釋二、子一安住禁戒

由三種相,當知是名安住禁戒。
一者、事業無愆故;二者、尸羅無闕故;三者、恭敬所學故。

事業無愆故者:本地分中聲聞地說:軌則圓滿,謂如有一,或於威儀路,或於所作事,或於善品加行處所,成就軌則。隨順世間,不越世間;隨順毗奈耶,不越毗奈耶。(陵本二十二卷三頁)此應準釋。

子二不住禁戒

由二種相,當知是名不住禁戒。一者、尸羅闕故;二者、不恭敬所學故。

壬七能令親近不賢良邪行

復次,菩薩由親近不賢良故,退失四事。
一者、退失於乘;二者、退失利益有情加行;三者、退失聖教;四者、退失無間修諸善法。

退失於乘者:本地分說:諸菩薩乘與七大性共相應故,說名大乘。(陵本四十六卷十八頁)彼不相應,說名退失。

壬八能令不如其義邪行三、癸一標

復次,有四種菩薩不如其義。

癸二列

一者、任持正法,二者、住阿練若,三者、勤修福業,四者、管御大眾。

癸三釋四、子一欲求信伏

謂諸菩薩欲令信伏,雖任持正法,亦不如義,非如其義。

子二為求聲譽

若諸菩薩為求聲譽,雖住阿練若,亦不如義,非如其義。

子三欲求染果

若諸菩薩心專繫著有染之果,雖勤修福業,亦不如義,非如其義。

子四欲求供事名稱

若諸菩薩心專繫著供事名稱,雖管御大眾,亦不如義,非如其義。

庚二正行三、辛一徵

復次,云何正行?

辛二標

謂與上相違,離別過失宣說對治。當知後後之所引發八種行相,是名正行。

與上相違等者:謂與上說邪行相違,是名正行。由此宣說邪行過失因緣,能正對治別別過失故。

辛三釋八、壬一宣說令智退失因緣四、癸一自不聽聞

謂說由自不聞令智退失,此何因緣?由於正法補特伽羅不恭敬所顯故。
由此毀犯;設不毀犯,亦無勝解,是故退失。

由此毀犯等者:謂不恭敬正法補特伽羅,由此毀犯菩薩所應學處,是名由此毀犯。設不毀犯,由自不聞,亦於現法無所了知,名無勝解。

癸二不令他聞

又說由不令聞令智退失,此何因緣?由欲令他信伏所顯故。
由此毀犯;設不毀犯,迴向邪法,是故退失。

迴向邪法者:謂由不令他聞,不作有情一切義利,違越菩薩最初發心,是名迴向邪法。

癸三為聽聞障

又說由為聞障令智退失,此何因緣?由不欲、不聞、不持所顯故。由此毀犯;設不毀犯,懈怠懶惰,是故退失。

癸四顛倒執著而有聽聞

又說由邪執著而有聽聞令智退失,此何因緣?由於修行不見功德,但聞言說為究竟所顯故。由此毀犯;設不毀犯,智不成實,是故退失。

壬二宣說令念忘失因緣四、癸一迷亂自過

復說由於舉罪者所迷亂自過,令念忘失,此何因緣?由於重事中怖畏衰損,於輕事中怖畏訶責,而設妄語所顯故。
由此毀犯,由業障故有所忘失;設不毀犯,由犯障故而有忘失。

由業障故有所忘失等者:故思所造諸尤重業,能障正道,令不生起,是名業障。由是因緣,令於多聞思修所集成念不能防守,故有忘失。無此業障,名不毀犯,但由妄語有愆犯故,說名犯障。

癸二迷亂學處

又說由迷亂學處,令念忘失,此何因緣?
由非自性隨轉虛妄見曲所顯故。由此毀犯,由業障故有所忘失;設不毀犯,由犯障故而有忘失。

由非自性隨轉等者:謂於教導補特伽羅,不如法義隨自在轉,名非自性隨轉;由邪解行住自見取,是名虛妄見曲所顯。

癸三迷亂大乘勝解正行

又說由於大乘迷亂勝解、正行,令念忘失,此何因緣?由於菩薩不生恭敬,隱覆實德所顯故。由此毀犯,由業障故有所忘失;設不毀犯,由犯障故而有忘失。

癸四迷亂顯隱密處

又說由迷亂顯隱密處,令念忘失,此何因緣?由欲令於大乘不生樂欲所顯故。由此毀犯,由業障故而有忘失;設不毀犯,由犯障故而有忘失。

壬三宣說壞鮮白法因緣四、癸一由非處加行

復說由非處加行壞鮮白法,此何因緣?
由樂己利狹小,不轉下乘聽聞,心不謙下所顯故。由此毀犯,由不能得所未獲得諸鮮白法,於所聽受生賒緩故,於已得退。

不轉下乘聽聞者:謂不轉捨聽聞餘乘下劣法故。

癸二由愛染過失

又說由染愛過失壞鮮白法,此何因緣?
由於正在家所得利養不生喜足,矯誑等法有希望所顯故。

矯誑等法有希望所顯故者:由於所得利養不生喜足,或復求多,或求精妙,名有希望。由是有矯、有誑、有諂、有詐,多隨煩惱染汙相續,不能正證心一境性。義如三摩呬多地決擇中說。(陵本六十二卷一頁)

由此毀犯,由不聽聞所未聞法,多諸事業輕躁散亂,於三摩地不能證得。

由不聽聞所未聞法等者:前說:由二因緣,應知染著過失。謂邪受用及多雜處,如次配釋二句應知。謂邪受用外欲塵故,於受用法無有堪能,是故此說不聞所未聞法。由多雜處,是故此說多諸事業輕躁散亂。

癸三由惡見過失

又說由惡見過失壞鮮白法,此何因緣?
由懷惡意瞻視於他,於諸聲聞、大乘所學其心顛倒所顯故。由此毀犯,由不正行獲得衰損,由誑惑他獲得衰損。

由懷惡意瞻視於他者:前說:由二因緣,應知惡見過失。一者、誹撥正法補特伽羅故;二者、於不正法顯示執著為正法故。如次配釋二句應知。

癸四由受持過失

又說由受持過失壞鮮白法,此何因緣?
由於如來智意趣中起等覺慢所顯故。

由於如來智意趣中等者:謂於如來妙智所說了義、不了義經差別意趣不如實知,起等覺慢故。於有差別執無差別,名等覺慢。

由此毀犯,由謗正法獲得衰損,由於如來智意趣中邪稱量故,獲得衰損。

由謗正法獲得衰損等者:前說:由二因緣,應知受持過失。一者、受持狹小唯不了義經故;二者、於所未聞、未曾領受諸了義經懸誹撥故。逆次配釋二句應知。

壬四宣說惡意現行因緣四、癸一由不敬學

復說由於所學不甚恭敬故,惡意現行,此何因緣?由於所犯不發露、不陳悔、不除惡作所顯故。
由此現行,由於所緣有散亂故,行不明了。

由於所緣有散亂故等者:謂諸菩薩所應學處,此名所緣。心不安住,名有散亂。由是因緣,行彼境界意識不明了轉,是名行不明了。

癸二由覆己過

又說由不如實顯己過故,惡意現行,此何因緣?
由於身財有所顧戀,樂非諦語所顯故。

樂非諦語所顯故者:謂若宣說不虛妄義,唯有一諦,是名諦語。與此相違,名非諦語。

由此現行,由於聖教有散亂故,行不明了。

由於聖教有散亂故者:此說聖教,謂即諦語。樂非諦語,名有散亂。

癸三由不精進

又說由於精進懈怠因緣,惡意現行,此何因緣?由無堪忍所顯故。由此現行,由於眾苦不能堪忍,於諸善法有散亂故,行不明了。

癸四由障不淨

又說由障淨因緣,惡意現行,此何因緣?由於大乘無增上意樂勝解所顯故。
由此現行,於廣大乘有散亂故,行不明了。

於廣大乘有散亂故者:前說:若諸菩薩捨於大乘相應作意,墮在聲聞、獨覺相應諸作意中,當知是名作意散動。(陵本七十七卷十五頁)此應準釋。

壬五宣說難可調伏因緣四、癸一執唯聽聞

復說由唯聽聞究竟修障,難可調伏,此何因緣?由唯觀見免脫難論勝利聽聞所顯故。由此毀犯,矯誑顯示持法善友。

癸二謬解教授

又說由於教授左解修障,難可調伏,此何因緣?由不堪受教,堅持所犯,不敬教授所顯故。由此毀犯,矯誑顯示住阿練若善友。

癸三不住尸羅

又說由於尸羅不堅安住惡作修障,難可調伏,此何因緣?由於所學不甚恭敬,虛受信施所顯故。由此毀犯,矯誑顯示勤修福業善友。

癸四住自見取

又說由於自見安住見取修障,難可調伏,此何因緣?由於清淨波羅蜜多諸菩薩所不生恭敬、不欲瞻仰、不欲親近、不欲聽聞、不隨法行所顯故。由此毀犯,矯誑顯示御眾善友。

壬六宣說行於非道因緣

復說由不宣說、不隨宣說、不順義說、不平等說行於非道,

由不宣說等者:前說:菩薩有四種於諸有情行於非道。此說四義,如次配屬應知。

此何因緣?由前後宣說厭倦不平等心,於所宣說不知方便,下乘勝解有染愛心,教誡徒眾加行所顯故。

前後宣說厭倦不平等心等者:此說因緣亦有四種,如次配屬前說四種行於非道應知。

由此毀犯,由善根不圓滿故,由不攝受廣大善根故,由棄捨廣大善根故,生非福故,誑惑所化諸有情類。

由此毀犯等者:此說毀犯亦有四種,如次配屬前說四種行於非道,是彼果故。

壬七宣說退失四事因緣

復說由四種親近不賢良故,退失四事,此何因緣?
由慳吝、少聞、不善入聖教、於佛語言不聽聞所顯故。

由慳吝少聞等者:辯中邊說,不慳有三障。一、不尊重正法,二、尊重名譽利養恭敬,三、於諸有情心無悲愍。由是當知此慳吝義。餘少聞等,其義易了。

由此毀犯,不修善根故,怖畏生死苦故,於利他事不能作故,狹小善根故,於諸法中有疑惑故,而有退失。

由此毀犯等者:此說毀犯,略有五義。初義是總,謂由慳吝、少聞等為因緣,總說不修善根。餘義是別,如次配釋前說退失四事。謂退失於乘,退失利益有情加行,退失聖教,退失無間修諸善法應知。

壬八宣說不如其義因緣

復說由於四種菩薩欲求信伏、欲求聲譽、欲求染果、欲求供養承事名稱,是諸菩薩不如其義,此何因緣?
由與我愛俱,於微細罪不見怖畏;與其無我非勝解俱,不顧他利,於生死涅槃一向觀見過失功德;於現法中樂相雜住;於當來世欣樂富貴,攝受財法所顯故。由此毀犯,矯現自身能正持法乃至御眾。

由與我愛俱等者:此說因緣,略有四種。一、由與我愛俱,於微細罪不見怖畏,此配屬前欲求信伏。二、與其無我非勝解俱,不顧他利,於生死涅槃一向觀見過失功德,此配屬前欲求聲譽。三、於現法中樂相雜住,此配屬前欲求供養承事名稱。四、於當來世欣樂富貴,攝受財法,此配屬前欲求染果。與其無我非勝解俱者,謂與大乘法無我理無勝解故。餘文易知。

庚三正行勝利四、辛一徵

復次,云何正行勝利?

辛二標

此亦四種,後後應知。

此亦四種後後應知等者:後後勝利,前前為依,如是次第說有四種,如文可知。

辛三列

如是正行菩薩,能積集福智資糧故;以此為依,障清淨故;以此為依,於一切門集成白法故;以此為依,起一切種利益有情加行故,又能生長無量福故。

辛四廣四、壬一能集資糧

復有四法,能令積集福智資糧。
一者、依此正行供養承事諸佛如來;二者、聞清淨;三者、思清淨;四者、修清淨。

依此正行供養等者:此中正行供養,如本地分供養品說。(陵本四十四卷五頁)聞清淨等,如本地分力種性品中,說有求聞正法、於法正思、於法正修,其相應知。(陵本三十八卷十四頁)

壬二能令障淨

復有四法,能令障淨。一者、於乘自然無動;二者、於諸有情遠離不行因緣;三者、遠離邪行因緣;四者、遠離不圓滿正行因緣。

復有四法能令障淨等者:謂諸菩薩,不捨無上正等覺願為依、為住,於大乘中修奢摩他、毗鉢舍那,是名於乘自然無動。住一切種饒益有情戒,是名於諸有情遠離不行因緣。住律儀戒,是名遠離邪行因緣。住攝善法戒,是名遠離不圓滿正行因緣。

壬三能集白法

復有四法,能令一切門集成白法。一者、修修所成,二者、成熟有情即彼所成,三者、堪忍難事即彼所成,四者、聞思無厭即彼所成。

能令一切門集成白法者:此中白法,謂即六種波羅蜜多。本地分中,說有一切門戒,乃至一切門慧,由是當知一切門義。修習靜慮,是名為修。靜慮波羅蜜多,名修所成。成熟有情,施、戒所攝,彼二波羅蜜多,名彼所成。堪忍難事,難行忍攝,即忍波羅蜜多,名彼所成。聞思無厭,慧資糧攝,即慧波羅蜜多,名彼所成。

壬四能利有情

復有四法,能令作一切種利有情事。謂於四處濟拔有情。一者、於疑惑猶豫處,二者、於極穢惡趣顛墜處,三者、於下乘信解處,四者、於憎背聖教瞋恚心處。

庚四正行行相三、辛一徵

復次,云何菩薩於正行中現在轉時,猶得如是功德勝利?

辛二列

謂具法行、平等行、善行、法住行相。

辛三釋四、壬一具足法行二、癸一徵

云何菩薩具於法行?此何行相?

癸二釋二、子一釋得名

謂諸菩薩,凡所修行不越正法,是故名為具足法行。

子二釋行相

當知此行有五行相。
一者、於不饒益樂行惡行諸有情所,欲令入善攝受哀愍故;

於不饒益樂行惡行等者:彼諸有情樂行惡行,由是因緣,當墮惡趣,生大憂苦,名不饒益。菩薩於彼應發大心,攝彼一切皆為眷屬,作一切種利益安樂饒益之事,是名攝受哀愍,為欲令彼出不善處,安置善處故。

二者、於住種姓外緣闕乏諸有情所,勸令發起菩提心故;
三者、於波羅蜜多殊勝中,自了知故;

於波羅蜜多殊勝者:謂彼波羅蜜多所有善法,由二因緣說名殊勝。一者、廣大,二者、無染。如本地分釋相應知。(陵本四十三卷十九頁)

四者、於尊重處,發起恭敬禮拜加行故;
五者、於諸外道怨敵有情,安住聖教無傾動故。

安住聖教無傾動故者:謂於大乘所得勝利不可引奪,由是不為外道之所傾動;及於有情平等大悲,由是不為怨敵之所傾動。

壬二具平等行二、癸一徵

云何菩薩具平等行?此何行相?

癸二釋二、子一釋得名

謂諸菩薩,遍於一切利眾生事平等修行,是故說名具平等行。

子二釋行相

當知此行有八行相。一者、於諸有情平等親愛故;
二者、於諸有情以無染汙、無差別身、無差別世、無差別求親愛之心,平等慰喻故;

於諸有情以無染汙等者:由於有情平等親愛,是名於彼心無染汙。於諸有情,不分別彼怨親中品,是名無差別身。不分別彼去來今世,是名無差別世。不分別彼欲求、有求及梵行求,是名無差別求。菩薩恆時遠離顰蹙,先發善言,舒顏平視,含笑為先,或問安隱吉祥,或問諸界調適,或問晝夜怡樂,或命前進善來,以是等相慰問有情,隨世儀轉,等無差別,是名平等慰喻。

三者、捨諸憒鬧,舒顏和悅,於已受擔平等能運故;

於已受擔平等能運者:謂諸菩薩如法御眾,方便饒益故。

四者、於未受擔平等能取故;

於未受擔平等能取者:謂諸菩薩性好攝受諸有情類故。

五者、於一切苦平等堪忍故;六者、於無量調伏方便平等能求故;
七者、展轉更互平等正語堪忍語故;八者、一切善根平等迴向大菩提故。

展轉更互平等正語堪忍語故者:此說菩薩一切愛語,名堪忍語。於諸有情欲作饒益展轉更互等無差別,常樂宣說悅可意語、諦語、法語、引攝義語故。

壬三具於善行二、癸一徵

云何菩薩具於善行?此何行相?

癸二釋二、子一釋得名

謂諸菩薩,於內成熟諸佛法故,於外成熟諸有情故,修行善行,是故說名具於善行。

子二釋行相

當知此行有七行相。一者、無所依止而惠施故;二者、無所依止而持戒故;
三者、由哀愍心而修忍故;四者、非於少分修精進故;

非於少分修精進故者:謂諸菩薩,於內成熟自諸佛法,不於所有少分下劣差別證中而生喜足,不求上進故。

五者、為作利益諸有情處修靜慮故;六者、見不相應修妙慧故;
七者、成熟方便善巧故。

成熟方便善巧故者:前六行相,謂六波羅蜜多。今此第七,謂四攝事。總名成熟方便善巧。

壬四具於法住二、癸一徵

云何菩薩具於法住?此何行相?

癸二釋二、子一釋得名

謂諸菩薩,非但追求以為究竟,非但讀誦以為究竟,非但宣說以為究竟,非但尋思以為究竟,而於內心勝奢摩他正修習中,發勤方便,平等修習,是故說名具於法住。

非但追求以為究竟等者:本地分說:菩薩應求正法,應說正法,應修正行法隨法行。(陵本三十八卷七頁)如彼廣釋應知。此說追求乃至正修習義。

子二釋行相三、丑一標

當知此住有十二行相。

丑二列二、寅一具八功德

一者、於住禁戒、不住禁戒能教授中,無分別故;

於住禁戒不住禁戒能教授中者:本地分說:菩薩欲從善友聽聞法時,於說法師壞戒不作異意。謂不作心:此是破戒,不住律儀,我今不應從彼聽法。(陵本四十四卷九頁)由是應知此所說義。

二者、以此為依,恭敬領受所教授故;三者、以此為依,身遠離故;四者、以此為依,心遠離故;五者、以此為依,越聲聞乘相應作意,大乘相應作意思惟故;
六者、以此為依,不捨遠離軛,與諸有情共止住故,及與所餘共止住故;

不捨遠離軛等者:此顯菩薩二種攝受。一、於有情攝取攝受,二、於有情增上攝受。攝取攝受者,謂諸菩薩正御徒眾,由是此說不捨遠離軛,與諸有情同共止住。增上攝受者,謂諸菩薩或為家主,攝受父母、妻子、奴婢、僮僕、作使;或為國王,攝受一切所統僚庶;由是此說及與所餘同共止住。

七者、以此為依,領受清淨世間智大福資糧威德修果故;八者、於世間智不知喜足,尋求修治出世智故。

領受清淨世間智等者:此顯菩薩法威力應知。本地分說:云何法威力?謂布施威力乃至般若威力。此布施等諸法威力,應知一一略有四相。一者、斷所對治相,二者、資糧成熟相,三者、饒益自他相,四者、與當來果相。(陵本三十七卷十四頁)由是此說智福資糧威德修果。一一差別,隨應當悉。

寅二斷四過失

又清淨智者,斷四種過失,管御大眾故。
一者、不能堪忍觸惱過失;

不能堪忍觸惱過失者:謂不堪忍問難,而生憤發故。

二者、不決定說教授過失;

不決定說教授過失者:謂於義未解了者,不能開悟令解故;已解了者,不能轉令明淨故;生起疑惑者,不能隨為除斷故。

三者、不如其言所作過失;

不如其言所作過失者:謂自以善殷勤勸導,數數教授教誡於他,而自於善不能受學故。

四者、有染愛心過失。

有染愛心過失者:謂於徒眾希求承事恭敬供養故。

丑三結

如是四種及前八種,合有十二行相。

庚五生信譬喻三、辛一徵

復次,云何菩薩能生淨信所有譬喻?

辛二喻十九、壬一大地喻二、癸一簡取

謂諸菩薩,從初發心初中後時,作諸眾生引發善根所依止故,普於一切若怨、若恩,心無所著,猶如大地。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大地中庸而轉,眾生依之自施功力,方得存活。

壬二大水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生長善根,淨信歡喜,能滋潤故,猶如大水。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大水,與諸稼穡成熟相違。

壬三大火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為欲成熟諸善根故,於可厭法深生厭患,能燒煉故,猶如大火。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大火,與諸佛土集會相違。

非如大火與諸佛土集會相違者:謂彼火災壞世間時,無有如來於中現成正覺故。

壬四大風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能令善根已成熟者,引發、聚集、解脫、觸得,由能發起正教授故,譬如大風。

引發聚集解脫觸得者: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名引發。令無量眾皆來集會,是名聚集。當知此二意說菩薩。令漏永盡,是名解脫。令證現觀,是名觸得。當知此二意說聲聞。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大風,能引發已終歸滅盡。

壬五朗月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令自白法轉增盛故,猶如朗月。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朗月,但於白分光明照曜,非於黑分。

壬六日輪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其相平等,於黑白分一切法中,智普照故,猶如日輪。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日輪,怖羅怙捉即便旋轉。

壬七師子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一切趣中,終不怖畏煩惱所執而旋轉故,譬如師子。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師子,怯於大擔。

壬八調龍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能擔一切大苦擔故,如善調龍。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龍象,若遭利衰、軟非軟語、若樂若苦,則為愛恚之所塗染。

若遭利衰等者:當知此顯善調龍象方便差別。而諸菩薩不為世間八法所染,與彼有別,故遮非之。

壬九紅運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於諸世法,不為愛恚所塗染故,如紅蓮華。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紅蓮,斷其莖已不復生長。

壬十大樹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雖伏煩惱,由善根力之所任持,於生死中復生長故,猶如大樹根未損壞。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大樹,其根後時定當損壞。

壬十一大海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所有善根,迴向涅槃大菩提故,譬如眾流趣入大海。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眾流,趣入大海即成海性。

非如眾流趣入大海即成海性者:義顯菩薩所證大乘轉依不可思議,有無、一異不可記別故。

壬十二蘇迷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依止涅槃及大菩提諸善根力而遊戲故,猶如諸天依蘇迷住。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諸天住蘇迷盧,於自事中專行放逸,多受快樂。

壬十三大王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方便般若所攝持故,成辦一切佛所作故,譬如群臣所輔大王。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群臣所輔大王,為自利益守護國人。

壬十四大雲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不顧己利攝護眾生,猶如大雲。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大雲,不能畢竟成辦稼穡。

壬十五輪王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畢竟生長菩提分法,如轉輪王出現於世。

如轉輪王出現於世者:謂如輪王出現世時,餘一切眾皆順化故。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輪王,無有第二大丈夫眾。

壬十六末尼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解脫平等,善根所生多同出現,如末尼寶。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末尼寶珠,與迦理沙般拏極不相似。

壬十七諸天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入無漏界,所作平等、受樂等故,譬如已入雜林諸天。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非如已入雜林諸天,煩惱增長,當來顛墜。

壬十八伏毒喻二、癸一簡取

然諸菩薩伏諸煩惱,無顛墜故,所有煩惱如呪術等所伏諸毒。

癸二遮非

而諸菩薩所有煩惱,非如呪等所伏諸毒,唯不為害,更無餘德。

壬十九糞穢喻

然諸菩薩由自煩惱,能作一切眾生利益,故此煩惱如大城中諸糞穢聚。

然諸菩薩由自煩惱等者:謂諸菩薩由伏煩惱,不斷彼種,不捨生死,能作一切眾生利益故。

辛三結

如是菩薩所有功德,麤同世間共所知事,故得為喻;而此功德由殊勝故,無有譬喻。是故當知,菩薩功德,一切譬喻所不能及。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七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