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六十

子三輕重二

攝決擇分中有尋有伺等三地之三

丑一舉殺生四、寅一標

復次,由五因緣,殺生成重。

寅二徵

何等為五?

寅三列

一、由意樂,二、由方便,三、由無治,四、由邪執,五、由其事。

寅四釋二、卯一由意樂二、辰一舉重

若由猛利貪欲意樂所作,猛利瞋恚意樂所作,猛利愚癡意樂所作,名重殺生。

辰二例輕

與此相違,名輕殺生。

卯二由方便等二、辰一舉重四、巳一由方便

若有念言:我應當作、正作、已作。心便踊躍,心生歡悅;或有自作,或復勸他,於彼所作稱揚讚歎,見同法者意便欣慶,長時思量、長時蓄積怨恨心已方有所作,無間所作、殷重所作;或於一時頓殺多類;或以堅固發業因緣而行殺害;或令恐怖無所依投,方行殺害;或於孤苦、貧窮、哀慼、悲泣等者而行殺害。如是一切,由方便故,名重殺生。

巳二由無治

若唯行殺,不能日日乃至極少持一學處;或亦不能於月八日、十四、十五及半月等,受持齋戒;或亦不能於時時間惠施作福、問訊禮拜、迎送合掌和敬業等;又亦不能於時時間獲得猛利增上慚愧,悔所惡作;又不證得世間離欲,亦不證得真法現觀。如是一切,由無治故,名重殺生。

巳三由邪執二、午一隨忍他見

若諸沙門、或婆羅門,繼邪祠祀,隨忍此見,執為正法而行殺戮。由邪執故,名重殺生。

午二起餘邪見

又作是心:殺羊無罪,由彼羊等為資生故,世主所化。諸如是等依止邪見而行殺害,皆邪執故,名重殺生。

巳四由事二、午一於大身眾生

若有殺害大身眾生,此由事故,名重殺生。

午二於人或人相等

或有殺害人或人相,或父或母,及餘尊重;或有殺害歸投委信,或諸有學、或諸菩薩、或阿羅漢、或諸獨覺;或於如來作殺害意惡心出血,如來性爾不可殺故。如是一切,由其事故,名重殺生。

辰二例輕

與如上說因緣相違而殺生者,名輕殺生。

丑二例不與取等二、寅一總標二、卯一說事別

復次,當說不與取等,由其事故,輕重差別。

卯二例所餘

餘隨所應,如殺應知。

寅二別辨二、卯一舉重九、辰一不與取二、巳一由多劫盜

復次,若多劫盜,名重不與取。

巳二由劫妙好等

如是若劫盜妙好,劫盜委信,劫盜孤貧,劫盜佛法出家之眾;若入聚落而行劫盜,劫盜有學、或阿羅漢、或諸獨覺、或復僧祇、或佛靈廟所有財物。如是一切,由其事故,名重不與取。

辰二欲邪行四、巳一於不應行

復次,行不應行中,若母母親委信他妻,或住禁戒、或苾芻尼、或勤策女、或復正學。如是一切,由其事故,名重欲邪行。

巳二於非支

非支行中,若於面門。由其事故,名重欲邪行。

巳三於非時

非時行中,若受齋戒、若胎圓滿、若有重病。由其事故,名重欲邪行。

巳四於非處

非處行中,若佛靈廟、若僧伽藍。由其事故,名重欲邪行。

辰三妄語四、巳一為誑多財等

復次,若為誑惑多取他財,若妙若勝而說妄語。由事重故,名重妄語。

巳二誑惑尊重

若於委信、若父若母,廣說如前乃至佛所而說妄語。由事重故,名重妄語。

廣說如前者:謂如前說,及餘尊重、或諸有學、或諸菩薩、或阿羅漢、或諸獨覺,如是一切應知。

巳三成辦他罪

或有妄語令他殺生,損失財物及與妻妾,此若成辦極重殺生、重不與取、重欲邪行。此由事重,名重妄語。

巳四能破壞僧

或有妄語能破壞僧,於諸妄語此最尤重。

辰四離間語二、巳一辨三、午一破壞親愛

復次,若於長時積習親愛而行破壞。此由事重,名重離間語。

午二破壞和合

或破壞他,令離善友、父母、男女,破和合僧。

午三成辦他惡

若離間語,能引殺生、或不與取、或欲邪行。如前所說道理應知。

如前所說道理應知者:謂如前說,此若成辦極重殺生、重不與取、重欲邪行故。

巳二結

如是一切,由事重故,名重離間語。

辰五麤惡語二、巳一於尊重前

復次,若於父母及餘師長發麤惡言。由事重故,名重麤惡語。

巳二妄語毀責

或以不實不真妄語,現前毀罵訶責於他。由事重故,名重麤惡語。

辰六綺語四、巳一隨妄語等

復次,凡諸綺語隨妄語等,此語輕重,如彼應知。

巳二依鬥訟等

若依鬥訟、諍競等事而發綺語,亦名為重。

巳三稱揚外論

若以染汙心,於能引無義外道典籍承誦、讚詠、廣為他說。由事重故,名重綺語。

巳四調弄尊重

若於父母、眷屬、師長調弄輕笑,現作語言不近道理。亦由事重,名重綺語。

辰七貪欲二、巳一於僧祇物

復次,若於僧祇、佛靈廟等所有財寶,起貪欲心。由事重故,名重貪欲。

巳二於勝利養

若於己德起增上慢,自謂智者,乃於國王、大臣、豪貴、所尊、師長及諸聰叡同梵行等,起增上欲,貪求利養,名重貪欲。

辰八瞋恚二、巳一損害父母等

復次,若於父母、眷屬、師長,起損害心。由事重故,名重瞋恚。

巳二損害貧苦等

又於無過、貧窮、孤苦、可傷愍者,起損害心。由事重故,名重瞋恚。

巳三損害委信等

又於誠心來歸投者及有恩所,起損害心。由事重故,名重瞋恚。

辰九邪見二、巳一謗一切門

復次,若於一切餘邪見中,諸有能謗一切邪見,此謗一切事門轉故,名重邪見。

若於一切餘邪見中等者:一切倒見,皆名邪見。於彼一切,除誹謗見,諸所有見說名為餘。此誹謗見望餘邪見,名重邪見,由彼誹謗一切實有義故。謂無施與、無愛養、無祠祀,廣說乃至謗真實事。本地分中已顯其相。(陵本八卷十四頁)如是名謗一切事門。

巳二壞真實事

又若有見,謂無世間真阿羅漢、正至、正行,乃至廣說。如是邪見,由事重故,名重邪見。

卯二例輕

除如上說所有諸事,隨其所應,與彼相違,皆名為輕。

子四增減及瑜伽二、丑一舉殺生二、寅一標列四句

復次,殺生所引不善諸業,或有是作而非增長,或有增長而非是作,或有亦作亦復增長,或有非作亦非增長。

寅二隨釋差別四、卯一作非增長

初句,謂無識別童稚所作,或夢所作,或不思而作,或自無欲他逼令作。或有暫作,續即還起猛利悔心及厭患心,懇責遠離,正受律儀,令彼微薄,未與果報,便起世間離欲之道,損彼種子;次起出世永斷之道,害彼種子令無有餘。

卯二增長非作

增長而非作者,謂如有一,為害生故,於長夜中數隨尋伺。由此因緣,彼遂增長殺生所引惡不善法,然不能作殺生之業。

卯三亦作亦增長

亦作亦增長者,謂除先所說作非增長、增長非作,所餘一切殺生業相。

卯四非作非增長

非作非增長者,謂除上爾所相。

丑二例所餘二、寅一例隨應

如是所餘不與取等乃至綺語,隨其所應,如殺應知。

寅二簡差別

於貪欲、瞋恚、邪見中,無有第二增長而非作句,於初句中無有不思而作及他逼令作,餘如前說。

子五引果二、丑一殺生業道三、寅一異熟果

復次,若於殺生親近數習多所作故,生那落迦,是名殺生異熟果。

寅二等流果

若從彼沒,來生此間人同分中,壽量短促,是名殺生等流果。

寅三增上果

於外所得器世界中,飲食果藥皆少光澤,勢力異熟及與威德並皆微劣,消變不平,生長疾病。由此因緣,無量有情未盡壽量,非時中夭,是名殺生增上果。

丑二所餘業道二、寅一指二果別

所餘業道,異熟、等流二果差別,如經應知。

所餘業道異熟等流二果差別者:謂於不與取等乃至邪見親近、修習、多修習故,生那落迦,是名彼異熟果。若從彼出,來生此間人同分中,資財匱乏,妻不貞良,多遭誹謗,親友乖離,聞違意聲,言不威肅,增猛利貪,增猛利瞋,增猛利癡,是名彼等流果。如本地分說應知。(陵本九卷一頁)

寅二辨增上果二、卯一標說

增上果,今當說。

卯二別辨九、辰一不與取增上果

若器世間眾果尠少,果不滋長、果多朽壞、果不真實,多無雨澤,諸果乾枯,或全無果。如是一切,名不與取增上果。

辰二欲邪行增上果

若器世間多諸便穢泥糞不淨,臭處迫迮,多生不淨臭惡之物,凡諸所有皆不可樂。如是一切,名欲邪行增上果。

臭處迫迮者:攝異門分說:屎尿不淨變壞所成,故名臭處。(陵本八十四卷一頁)其義應知。

辰三妄語增上果

若器世間農作、行船、世俗事業不甚滋息,殊少便宜,多不諧偶,饒諸怖畏恐懼因緣。如是一切,是妄語增上果。

辰四離間語增上果

若器世間其地處所,丘坑間隔,險阻難行,饒諸怖畏恐懼因緣。如是一切,是離間語增上果。

辰五麤惡語增上果

若器世間其地處所,多諸株杌、荊棘、毒刺、瓦石、沙礫,枯槁無潤,無有池沼,河泉乾竭,土田鹹滷,丘陵坑險,饒諸怖畏恐懼因緣。如是一切,是麤惡語增上果。

辰六綺語增上果

若器世間所有果樹果無的當,非時結實,時不結實,生而似熟,根不堅牢,勢不久停,園林池沼多不可樂,饒諸怖畏恐懼因緣。如是一切,是綺語增上果。

辰七貪欲增上果

若器世間一切盛事,年時日夜月半月等漸漸衰微,
所有氣味唯減不增。如是一切,是貪欲增上果。

所有氣味唯減不增者:本地分說,果不充足,是貪欲增上果。(陵本九卷一頁)今此亦爾,謂彼所感果實藥草,所有氣味唯減不增故。

辰八瞋恚增上果

若器世間多諸疫癘、災橫、擾惱、怨敵、驚怖、師子、虎狼、雜惡禽獸、蟒蛇、蝮蝎、蚰蜒、百足、魍魎、藥叉、諸惡賊等。如是一切,是瞋恚增上果。

辰九邪見增上果

若器世間所有第一勝妙華果悉皆隱沒,諸不淨物乍似清淨,諸苦惱物乍似安樂,非安居所、非救護所、非歸依所。如是一切,是邪見增上果。

子六生二、丑一引經問

復次,如世尊言:殺有三種,謂貪瞋癡之所生起,乃至邪見亦復如是。此差別義,云何應知?

丑二釋差別八、寅一殺生業道三、卯一貪所生二、辰一辨四、巳一為血肉等

若為血肉等,殺害眾生。

巳二為奪財物

或作是心:殺害彼已,當奪財物。

巳三為他因緣

或受他雇、或為報恩、或友所攝、或希為友、或為衣食,奉主教命而行殺害。

巳四由利衰等二、午一舉利衰

或有謂彼能為衰損,或有謂彼能障財利,而行殺害。

午二例毀譽等

如利衰,毀譽、稱譏、苦樂,隨其所應,當知亦爾。

辰二結

如是一切,名貪所生殺生業道。

卯二瞋所生

復次,若謂彼於己樂為無義,而行殺害。或念彼於己曾為無義,或恐彼於己當為無義,或見彼於己正為無義,而行殺害;廣說乃至於九惱事,皆如是知。如是一切,名瞋所生殺生業道。

卯三癡所生二、辰一辨四、巳一為祠祀福

復次,若計為法而行殺害,謂己是餘眾生善友,彼因我殺,身壞命終當生天上。如是殺害,從癡所生。

巳二為尊長等

或作是心:為尊長故,法應殺害。或作是心:諸有誹毀天梵世主,罵婆羅門,法應殺害。如是心殺,從癡所生。

巳三由勸行殺二、午一舉成殺業

或計殺生作及增長無異熟果,為他開演勸行殺業,彼由勸故,遂行殺事。時彼勸者所得殺罪,從癡所生。

午二例餘業道

此後所說從癡所生殺業道理,諸餘業道乃至邪見,當知亦爾。

巳四妄計方便

或有妄計以其父母親愛眷屬擲置火中、斷食、投巖、棄於曠野,是真正法。

辰二結

如是一切,名癡所生殺生業道。

寅二不與取業道三、卯一貪所生二、辰一由饕餮

復次,若於他財食饕餮而取。是不與取,貪欲所生。

饕餮而取者:謂所不與、不捨、不棄而希望故。如本地分說。(陵本八卷十頁)

辰二由劫盜

或受他雇而行劫盜,或恩所攝、或祈後恩、或為衣食奉主教命、或為稱譽、或為安樂而行劫盜。如是一切不與取業,皆貪所生。

卯二瞋所生二、辰一由惱害

復次,若作是思:彼於我所樂行無義,廣說乃至九惱害事增上力故,而行劫盜。不必貪著彼所有財,不必希求諸餘財物。是不與取,瞋恚所生。

辰二由憎他二、巳一焚燒聚落等

或憎他故,焚燒聚落舍宅財物珍玩資具,當知彼觸瞋恚所生,盜相似罪,或更增彊。

巳二令他劫奪等

或憎彼故,令他劫奪,破散彼財。他受教命依行事時,彼能教者不與取罪,從瞋恚生。

卯三癡所生三、辰一計為尊長

復次,若作是心:為尊長故而行劫盜,是為正法。名癡所生不與取罪。

辰二計由誹毀

或作是心:若有誹毀天梵世主,罵婆羅門,法應奪彼所有財物。此不與取亦從癡生。

辰三計為祠祀

或作是心:若為祠祀、為祠祀支、為祠祀具,法應劫盜。是不與取亦從癡生。

若為祠祀等者:謂如害為正法論者,為祠祀天而行劫盜,謂為是法,計所劫物為祠祀支、為祠祀具,害彼生命,得生天故。

寅三欲邪行業道三、卯一貪所生三、辰一由自貪纏

復次,若有見聞不應行事,便不如理分別取相,遂貪欲纏之所纏縛而行非法,名貪所生欲邪行罪。

辰二由受他雇

或受他雇竊行媒嫁,由此方便行所不行,彼便獲得貪欲所生欲邪行罪。

辰三由多所為

或欲攝受朋友知識,或為衣食承主教命,或為存活希求財穀金銀珍寶,而行邪行。如是一切,名貪所生欲邪行罪。

卯二瞋所生二、辰一為報怨

復次,若作是思:彼於我所樂行無義,廣說乃至九惱害事以為依止,而行邪行。非彼先有欲纏所纏,然於相違非所行事,為報怨故勉勵而行,名瞋所生欲邪行罪。

辰二為憎他

或憎彼故,以彼妻妾令他毀辱,彼若受教行欲邪行,
便觸瞋恚所生相似欲邪行罪,或更尤重。如是一切欲邪行罪,名瞋所生。

便觸瞋恚所生相似欲邪行罪者:此欲邪行,由令他行,非自行故,由是故說觸相似罪。

卯三癡所生

復次,若作是心,母及父親,或他婦女命為邪事,若不行者便獲大罪,若行此者便獲大福。非法謂法而行邪行,名癡所生欲邪行罪。

寅四妄語等業道二、卯一舉妄語三、辰一貪所生

復次,若為利養而說妄語,或怖畏他損己財物、或為稱譽、或為安樂而說妄語。如是一切,名貪所生妄語業道。

辰二瞋所生

若有依止九惱害事而說妄語,名瞋所生妄語業道。

辰三癡所生三、巳一計為尊長等

若作是心:為諸尊長、或復為牛、或為祠具,法應妄語。如是妄語,從癡所生。

或復為牛者:謂有外道或持牛戒,計為清淨故。

巳二計違諸天等

若作是心:諸有沙門、若婆羅門,違背諸天、違梵世主、違婆羅門,於彼妄語稱順正法。如是妄語,名癡所生妄語業道。

巳三計無破僧罪

若作是計:於法法想,於毗奈耶毗奈耶想,以覆藏想妄語破僧,無有非法。如是妄語亦從癡生。

卯二例離間語等

如妄語業道,離間、麤惡二語業道,隨其所應,當知亦爾。

寅五綺語業道三、卯一貪所生

復次,若為戲樂而行綺語,或為顯己是聰叡者而行綺語,或為財利稱譽安樂而行綺語,名貪所生綺語業道。

卯二瞋所生

若有依止九惱害事而說綺語,名瞋所生綺語業道。

卯三癡所生

若有於中為求真實、為求堅固、為求出離、為求於法而行綺語,名癡所生綺語業道。

寅六貪欲業道三、卯一貪所生

復次,若有於他非怨有情財物資具,先取其相,希望追求增上力故,起如是心:凡彼所有願當屬我。又從貪愛而生貪愛,名貪所生貪欲業道。

卯二瞋所生

若於他財不計為好,但九惱事增上力故,起如是心:凡彼所有皆當屬我。又從瞋恚而生貪愛,名瞋所生貪欲業道。

卯三癡所生

若作是計:諸有欲求魯達羅天、毗瑟笯天、釋梵世主眾妙世界,注心多住獲大福祐。作如是意注心多住,名癡所生貪欲業道。

寅七瞋恚業道三、卯一貪所生

若為財利稱譽安樂,於他有情起損害心,非於彼所生怨憎想,謂彼長夜是我等怨。又從貪愛而生瞋恚,名貪所生瞋恚業道。

卯二瞋所生

復次,若九惱事增上力故,從怨對想起損害心,名瞋所生瞋恚業道。

卯三癡所生

若住此法及外道法,所有沙門、若婆羅門憎惡他見,於他見所及懷彼見沙門、婆羅門所起損害心,名癡所生瞋恚業道。

寅八邪見業道三、卯一貪所生

復次,若作是心:諸有此見撥無施與,乃至廣說彼於王等獲大供養及衣服等。即以此義增上力故,起如是見,名貪所生邪見業道。

卯二瞋所生

若作是心:有施、有受,乃至廣說如是見者違害於我,我今不應與怨同見。彼由憎恚,起如是見:無施、無受,乃至廣說。名瞋所生邪見業道。

卯三癡所生

若不如理於法思惟、籌量、觀察,由此方便所引尋伺,發起邪見,名癡所生邪見業道。

子七決擇八、丑一方便究竟四、寅一殺生等業道二、卯一舉殺生

復次,殺生業道三為方便,由瞋究竟。

卯二例麤語等

如殺業道,麤語、瞋恚業道亦爾。

寅二不與取等業道二、卯一舉不與取

不與取業道三為方便,由貪究竟。

卯二例邪行等

如不與取,邪行、貪欲業道亦爾。

寅三除邪見所餘業道

除其邪見,所餘業道三為方便,由三究竟。

寅四邪見業道

邪見業道三為方便,由癡究竟。

丑二依處四、寅二殺生等業道

復次,殺生、邪行、妄語、離間、麤語、瞋恚,此六業道有情處起。

寅二不與取等業道

不與而取、貪欲業道,資財處起。

寅三綺語業道

綺語業道,名身處起。

寅四邪見業道

邪見業道,諸行處起。

丑三不善業道成極惡等四、寅一標

復次,由三因緣,不善業道成極圓滿惡不善性。

寅二徵

何等為三?

寅三列

一、自性過故;二、因緣過故;三、塗染過故。

寅四釋三、卯一自性過

此中殺生所引思,乃至邪見所引彼相應思,如是一切染汙性故、不善性故,由自性過說名為惡。

殺生所引思等者:此中殺生乃至邪見,皆約起彼欲樂為論,由是為先,思業現行故。

卯二因緣過

若以猛利貪欲、瞋恚、愚癡纏所發起,即此亦名由因緣過,成重惡性、成上不善,能引增上不可愛果。

卯三塗染過二、辰一出過失三、巳一標

若到究竟,即此亦名由塗染過,成極重惡、成上不善,能引增上不可愛果。

若到究竟者:謂已成就究竟業道故。

巳二徵

何以故?

巳三釋

若有用染汙心,能引發他不可愛樂欣悅之苦,彼隨苦心威勢力故,能引發苦補特伽羅思,便觸得廣大之罪,是故名為塗染過失。

辰二喻塗染三、巳一磁石等喻二、午一標法

彼雖不發如是相心:諸能引發我之苦者,當觸大罪。然彼法爾觸於大罪。

午二喻合二、未一舉磁石

譬如磁石雖不作意:諸所有鐵來附於我。然彼法爾所有近鐵,不由功用來附磁石。此中道理,當知亦爾。

未二例日珠等

日珠等喻,亦如是知。

巳二大轉變喻二、午一標法

又於思上無別有法,彼威力生來相依附,說名塗染。
當知唯是此思轉變,由彼威力之所發起。

當知唯是此思轉變等者:謂思轉變,唯由彼染汙心威力所發起故。

午二引喻二、未一舉業威勢緣力

如四大種業威勢力所生種種堅性、濕性、煖性、動性,非大種外別有如是種種諸性,然即大種業威勢緣,如是轉變。

未二例神足加行緣力

如業威勢緣力轉變,神足加行緣力轉變,當知亦爾。

巳三惡心轉變喻二、午一舉喻

又如魔王,惑媚無量娑梨藥迦諸婆羅門長者等心,令於世尊變異暴惡。非於彼心更增別法,說名惑媚。唯除魔王加行威勢生彼諸心,令其轉變成極暴惡。

午二合法

此中道理,當知亦爾。

丑四定不定受業三、酉一略辨二種

復次,如先所說作及增長業,若先所說由五因緣成極重業,名定受業。與此相違,名不定受業。

寅二標列四業

復有四業。一、異熟定,二、時分定,三、二俱定,四、二俱不定。

寅三廣俱不定二、卯一舉無學

諸阿羅漢所有不善決定受業,或於前生所作,或於此生先異生位所作,由少輕苦之所逼惱,便名果報已熟。若已轉依,果報種子皆永斷故,一切不受。

卯二釋所以

所以者何?由佛世尊依未解脫相續,建立定受業故。

丑五二業速轉二、寅一問

問:若於一時亦牽亦搦,盜取眾生,即斷其命。當言一業,為二業耶?

寅二答三、卯一標義

答:當言二業。以速轉故,於此二業,由增上慢,謂之為一。

由增上慢謂之為一者:當知此即錯亂境界所攝,由數錯亂起增上慢故。如本地分說應知。(陵本十五卷九頁)

卯二辨釋

若謂我當牽彼,是第一思;即於盜時,復謂我當搦殺,是第二思。若時牽彼,爾時不搦;若時搦彼,爾時不牽;速疾轉故,生增上慢,謂是一時。

卯三結成

是故此中,當言二業。

丑六現法受等二、寅一辨因緣二、卯一舉起善業五、辰一標

復次,略由三因緣故,成現法受業。

辰二徵

何等為三?

辰三列

一、田廣大故;二、思廣大故;三、相續清淨故。

辰四釋三、巳一田廣大性三、午一總標

由五種相,田成廣大。

午二列釋

一、從於一切有情第一利益安樂增上意樂住起,謂慈等至。二、從於一切有情第一將護他心住起,謂無諍等持。三、從第一寂靜涅槃樂相似聖住起,謂滅盡等至。四、已得一切不善不作律儀,謂預流果。五、極清淨相續究竟,謂阿羅漢及佛為首大苾芻僧。

午三結名

如是名為田廣大性。

巳二思廣大性

若於是處,以深厚殷重清淨信心,捨清淨財,是名思廣大性。

若於是處等者:謂於有苦、有貧、無依、無怙諸有情所,名於是處。深心憐愍,殷重淨信而行惠施,名以深厚殷重清淨信心。施物清淨,是名捨清淨財。

巳三相續清淨

若前生中,於他所施衣服等物,由身語意不為障礙,亦不思量興染汙心,以無有障障彼相續,當知是名相續清淨。

若前生中等者:謂於前生他所施物不障施餘,名不為障。自亦無著,名不思量興染汙心。由是因緣,於現法中,無有施障障自相續。言施障者,略有四種。一、先未串習,二、施物尠闕,三、耽著上妙悅意財物,四、觀見當來具足財果而深欣樂。如本地分施品中說。(陵本三十九卷十四頁)今於此中,隨應當知。

辰五結

若有於此三種因緣一切具足,當知彼業定現法受,亦於生受、亦於後受。

卯二例起不善業

若有與此相違三種因緣起不善業,當知亦成定現法受。

寅二喻道理三、卯一出差別

或有所生一剎那業,唯現法受;或有所生一剎那業,亦現法受、亦於生受;或有所生一剎那業,三時皆受。

卯二引譬喻三、辰一縷繫華喻

譬如一縷其量微小,能持一華,一繫華已勢力便盡,不復能繫;復有一縷能持二華,再繫華已勢力便盡;復有一縷能持多華,多繫華已其力方盡。

辰二水流喻

又如流水其性微小,流經一步勢力便盡;有第二水其性稍大,流經兩步勢力方盡;有第三水其性廣大,流經多步勢力乃盡。

辰三酢滴喻

又如酢滴其性淡薄,唯能酢彼一滴之水,不能酢多;有第二滴其性稍嚴,酢二滴水,不能酢多;有餘酢滴其性更嚴,乃至能酢眾多滴水。

卯三結當知

此中諸業差別道理,當知亦爾。

丑七繫及離繫二、寅一總標界繫

復次,十種不善業道唯欲界繫,亦唯能感欲界異熟,多於惡趣,少於善趣。

寅二別辨離繫二、卯一於惡趣業二、辰一永斷

又惡趣業,預流果時皆已斷盡。

辰二暫伏

若諸異生世間離欲,或復生上,一切皆伏而未永斷。

卯二於欲繫業二、辰一聲聞畢竟斷

若不還果身猶住此,或復上生,及阿羅漢,諸不善業皆畢竟斷。

辰二菩薩畢竟斷

若已證入清淨增上意樂地菩薩,一切不善業皆畢竟斷。此但由不忘念力所制持故,非由煩惱得離繫故。

丑八業及業道三、寅一思

復次,思是業,非業道。

寅二身語業

殺生乃至綺語,亦業亦業道。

寅三意業

貪、恚、邪見,業道非業。

癸二略不說餘

此諸業道餘決擇文,更不復現。

壬二嗢柁南結

後嗢柁南曰: 自性相略廣 方便與輕重 增減及瑜伽 引果生決擇

庚三生雜染三、辛一結前生後

如是已說業道決擇。生雜染決擇,我今當說。

辛二二門決擇二、壬一約補特伽羅辨二、癸一明生類二、子一總標

如先所說生雜染義,當知此生略有十一。

子二列釋

一、一向樂生,謂一分諸天。

謂一分諸天者:謂有色界下三靜慮諸天應知。

二、一向苦生,謂諸那落迦。
三、苦樂雜生,謂一分諸天、人、鬼、傍生。

謂一分諸天人鬼傍生者:此中諸天,謂欲界六天應知。

四、不苦不樂生,謂一分諸天。

謂一分諸天者:謂有色界第四靜慮,及無色界諸天應知。

五、一向不清淨生,謂欲界異生。

一向不清淨生者:謂生欲界處不清淨,及彼異生身不清淨,是名一向不清淨生。

六、一向清淨生,謂已證得自在菩薩。

一向清淨生等者:謂無加行無功用無相住菩薩,得十自在,名已證得自在菩薩。受生多在大梵天王,處清淨、身清淨故,名一向清淨生。

七、清淨、不清淨生,謂色無色界異生。

清淨不清淨生等者:色無色界處名清淨,彼異生身名不清淨,非一向故,名清淨、不清淨生。

八、不清淨、清淨處生,謂在欲界般涅槃法、有暇處生。九、清淨、不清淨處生,謂生色無色界異生。十、不清淨、不清淨處生,謂生欲界異生不般涅槃法,設般涅槃法無暇處生。十一、清淨、清淨處生。謂生色無色界,非異生,諸有學者。

不清淨清淨處生等者:顯揚論說:不清淨處、不清淨身等差別。謂或有處不清淨,身清淨,謂欲界無難處生。或有處清淨,非身清淨,謂色無色界異生。或有處不清淨,身不清淨,謂欲界有難處生。或有處清淨,身清淨,謂色無色界已見諦者。(顯揚論十八卷十六頁31,572b)與此四種分別義同,如次應知。

癸二顯雜染四、子一由攝受二、丑一舉經問

復次,經言:汝等長夜增羯吒斯,恆受血滴。何等名為羯吒斯耶?

丑二依義答二、寅一釋名

所謂貪愛。貪愛之言,與羯吒斯名差別也。

寅二明攝

此言顯示攝受集諦。恆受血滴,攝受苦諦。

子二由狂亂三、丑一標

復次,婆羅門喻經中,世尊依生雜染說如是言:有五非狂,如狂所作。

丑二徵

何等為五?

丑三釋五、寅一第一非狂如狂所作

一、解支節者。謂更有餘活命方便,而樂分析所有支節以自活命。是名第一非狂如狂所作。

寅二第二非狂如狂所作

二、慳貪者。謂慳貪所蔽,慳貪因緣所獲財寶,不食不施,唯除命終,欻然虛棄大寶庫藏。是名第二非狂如狂所作。

寅三第三非狂如狂所作

三、樂生天者。謂更有餘身語意攝種種妙行生天方便,而樂妄執投火、溺水、顛墜高崖自害身命作生天因。是名第三非狂如狂所作。

寅四第四非狂如狂所作

四、樂解脫者。謂更有餘八支聖道解脫方便,而樂妄執自逼自惱種種苦行作解脫因。是名第四非狂如狂所作。

寅五第五非狂如狂所作二、卯一標義

五、傷悼死者。謂依傷悼亡者因緣,種種哀歎剺攫其身,坌灰拔髮,斷食自毀,欲令亡者還復如故。是名第五非狂如狂所作。

卯二引頌

復說頌曰: 世間無決定 顛倒謂為我 父母及妻孥 兄弟親友等 曾母轉為妻 妻復為兒婦 兒婦轉為婢 或作怨家妻 曾父轉為子 子復為怨敵 怨敵復為奴 或為僕隸等 曾王轉為臣 臣復為貧匱 或閭邑下賤 為世所輕鄙 曾作婆羅門 展轉為三姓 或復旃荼羅 及補羯娑等 於無量百千 那庾多往返 為父復為子 及怨家等身 如幻士眾中 示種種形類 異生處流轉 現多身亦爾 煩惱業緣因 令種種諸行 數數而積集 如幻化所起 雖遭是眾幻 然無智所覆 常於諸行中 樂著曾無厭 既自幻惑已 坌灰泣傷歎 於不應憂悲 橫生諸悲惱 離假名親屬 種種自憂悲 棄捐正法行 舉手而號泣 癡憍慢所亂 數行諸放逸 如是等種類 廣說遍應知

子三由衰退

復次,鬥諍劫中有四過失。謂壽量衰退、安樂衰退、功德衰退、一切世間盛事衰退。

子四由互不相數二、丑一標

復次,鬥諍劫中諸有情類,略於八處互不相數。

丑二列

一、不數正法,二、不數名聞,三、不數宗族,四、不數可愍,五、不數善友,六、不數有德,七、不數有恩,八、不數親友。

壬二約法辨三、癸一十二有支二、子一標列五由二、丑一問

問:先說生雜染中,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此無明等十二支差別義,云何應知?

丑二答

答:略由五相。一、由相故;二、由自性故;三、由業故;四、由法故;五、由因果故。

子二釋差別義二、丑一舉無明支五、寅一無明相

問:何等為無明相?答:貪、瞋、慢相是無明相,計我我所相、無慚無愧相、多放逸相、性羸鈍相、饒睡眠相、心愁慼相、種種惡業現行等相,是無明相。

寅二無明自性、卯一問

問:何等是無明自性?

卯二答三、辰一指總顯別

答:自性總相,如前已說。

自性總相如前已說者:謂如前說:無明,於所知真實覺悟能覆、能障,心所為性。(陵本五十八卷四頁)此應準知。

自性差別,今當顯示。

辰二列其種類

謂或有隨眠無明,或有覺悟無明,或有煩惱共行無明,或有不共獨行無明,或有蔽覆心性無明,或有發業無明,
或有不染汙無明,或有離羞恥無明,或有堅固無明。

或有堅固無明等者:謂彼無明自性堅固,乃至諸佛亦不能拔故。

辰三隨釋後一

謂無般涅槃法者所有無明。

寅三無明業二、卯一問

問:何等為無明業?

卯二答三、辰一由迷惑二、巳一舉於不見義

答:於不現見義而生迷惑,是無明業。

巳二例於現見義等

如是於現見義、劣義、中義、勝義、利益義、不利益義、真義、邪義、因義、果義而生迷惑,是無明業。

辰二由不了二、巳一標列

又有十種愚癡有情,遍攝愚癡諸有情類。一、闕減愚癡,二、狂亂愚癡,三、散亂愚癡,四、自性愚癡,五、執著愚癡,六、迷亂愚癡,七、堅固愚癡,八、增上愚癡,九、無所了別愚癡,十、現見愚癡。

巳二隨釋十、午一闕減愚癡

闕減愚癡者,謂如有一,或闕於眼、或闕於耳,於眼所識色、耳所識聲一切境界皆不領解,是故愚癡。

午二狂亂愚癡

狂亂愚癡者,謂如有一,或遭逼迫、或遭大苦、或遭重病、或痛所切、或復顛癇令心狂亂,由此不了善作、惡作,是故愚癡。

午三散亂愚癡

散亂愚癡者,謂如有一,心散異境,不能了餘善作、惡作,是故愚癡。

午四自性愚癡

自性愚癡者,謂如有一,於生死中無始以來,自性不了苦集滅道、眾生無我、法無我等,是故愚癡。

午五執著愚癡

執著愚癡者,謂如有一,墮外道中,彼於身見、身見為本諸見趣中不能解了,是故愚癡。

午六迷亂愚癡

迷亂愚癡者,謂如有一,
或名想亂、或形量亂、或色相亂、或業用亂,於亂處法不能解了,是故愚癡。

或名想亂等者:本地分說錯亂境界,或想錯亂、或形錯亂、或顯錯亂、或業錯亂。如彼別釋應知。(陵本十五卷九頁)

午七堅固愚癡

堅固愚癡者,謂如有一,畢竟無有般涅槃法,所有愚癡自性堅固,乃至諸佛亦不能拔。

午八增上愚癡

增上愚癡者,謂如有一,常恆無間習諸邪行,又邪行因所生眾苦之所逼切,雖知雖見,而故奔趣樂著嬉戲;或復貪等行者,亦是增上愚癡。

午九無所解了愚癡

無所解了愚癡者,謂如有一,不聞不思不修習故,於法於義不能解了,是故愚癡。

午十現見愚癡

現見愚癡者,謂如有一,現見諸行皆悉無常,而起常想;現見皆苦,而起樂想;現見不淨,而起淨想;現見無我,而起我想;現見病法、老法、死法,起安隱想,無逼惱想。

辰三由能障二、巳一標

又此無明,於五處所能為障礙。

巳二列

一、能障礙真實智喜,二、能障礙煩惱滅得,三、能障礙聖道成滿,四、能障礙往於善趣,五、能障礙世間現法諸吉祥事。

寅四無明法二、卯一問

問:何等名無明法?

卯二答二、辰一約補特伽羅辨二、巳一辨相三、午一由隨眠

答:或有由無明故,墮無明趣,說名愚癡;非癡所嬈,不為癡垢,非癡所媚。謂住隨眠無明。

午二由纏

或有愚癡,為癡所嬈,不為癡垢,非癡所媚。謂由纏所攝無明。

午三由發業二、未一生羞恥

或有愚癡,為癡所嬈,為癡所垢,非癡所媚。謂由發業無明發惡業已,於此惡行而生羞恥。

未二無羞恥

或有愚癡,為癡所嬈,為癡所垢,為癡所媚。謂因無明發起種種惡不善業,於此惡行無有羞恥。

巳二料簡

此中由前三種,說名愚癡,墮無明趣,不名癡人。由後一種,說名癡人。

辰二約三界辨

或有闇法無明,謂在欲界;或有昧法無明,謂在色界;或有翳法無明,謂在無色界。

寅五無明因果二、卯一問

問:何等名無明因果?

卯二答二、辰一指因

答:因,如本地分已說。

因如本地分已說者:本地分說:無明以不如理作意為因故。(陵本十卷六頁)

辰二顯果二、巳一迷後有

果,謂一切後有支。

巳二迷諸諦二、午一標

又於真如及諸諦義不能解了,或復猶豫,或即於此生邪決定。

或即於此生邪決定者:本地分說:於因無知云何?謂起不如理分別,或計無因,或計自在、世性、士夫、中間等不平等因所有無知。如於因無知,於從因所生諸行亦爾。(陵本九卷十七頁)今顯彼義,名邪決定應知。

午二釋

謂於諦理或增、或減,顛倒執著無常等故;或由增上慢故;或由自輕懱故。

謂於諦理或增或減等者:此中說有三種因緣,如次釋前所說三義。由於諦理或增、或減,顛倒執著無常、苦、空、無我,故於真如及諸諦義不能解了。由增上慢,於所證中顛倒思惟,故於所證心生猶豫。由自輕懱,下劣性故,不依自智,故即於此生邪決定,或執無因、或執不平等因。

丑二略不說餘

餘有支決擇文,更不復現。

癸二識等生因二、子一舉經難

復次,如世尊言:眼為因,色為緣,眼識得生;乃至身為因,觸為緣,身識得生。又說:觸為受緣。又說:能生作意為因,生所生識。此中非眼等是眼識等生因,亦非觸是受生因,非能生作意是所生識生因,由彼諸法各自種子為生因故。何故此中,說眼等為眼識等因?

子二釋義答二、丑一依引發因說三、寅一標簡

當知此依俱有依攝引發因說,非生起因。

寅二釋因

所以者何?由俱有眼等根為依止故,眼等諸識彼彼境轉,非無依止。如是由俱有觸為依止故,有諸受轉;由俱有能生作意為依止故,所生識轉,非無依止。

寅三結成

是故世尊於此諸處,依俱有依所攝引發因說,非生起因。

丑二依助伴因說三、寅一標

或依助伴因說。

寅二徵

何以故?

寅三釋二、卯一遮已滅眼等

非已滅眼能為已生眼識所依,耳等亦爾。

卯二遮已滅觸等

非已滅觸能為已生受所依止,亦非已滅能生作意能為已生所生識依。

癸三緣起次第二、子一標列

復次,緣起次第略有四種。一、牽引次第,二、生起次第,三、受用境界次第,四、受用苦次第。

子二隨釋四、丑一牽引次第

無明緣行、行緣識,是牽引次第。

丑二生起次第

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是生起次第。

丑三受用境界次第

六處緣觸、觸緣受,是生起已受用境界次第。

丑四受用苦次第

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是受用苦次第。

辛三略不說餘

於此處所餘決擇文,更不復現。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第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