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三十一

天三緣性緣起所緣三

本地分中聲聞地第三瑜伽處之二

地一徵

云何勤修緣起觀者,尋思六事差別所緣毗鉢舍那?

地二釋六、玄一尋思義二、黃一釋

謂依緣性緣起增上正法聽聞受持增上力故,能正了知:如是如是諸法生故,彼彼法生;如是如是諸法滅故,彼彼法滅,此中都無自在、作者、生者、化者能造諸法;亦無自性、士夫、中間能轉變者,轉變諸法。

如是如是諸法生故等者:緣起經說: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所謂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起愁歎苦憂惱,是名為純大苦蘊集。又緣起聖道經說:無明滅故,行即隨滅,乃至由生滅故,老死愁歎憂苦擾惱皆亦隨滅,如是永滅純大苦聚。此說諸法生滅,準義應知。

黃二結

若能了知如是等義,是名尋思諸緣起義。

玄二尋思事

復審思擇:十二有支,若內若外而起勝解,是名尋思諸緣起事。

十二有支若內若外者:十二支中,內處攝法,說名為內;外處攝法,說名為外。

玄三尋思相二、黃一自相

復審思擇:無明支等,前際無知、後際無知,如是廣說如前分別緣起支中,是名尋思緣起自相。

如是廣說等者:有尋有伺地中,說有緣起差別,從無明支乃至老死支,一一分別,如彼廣說應知(陵本九卷十六頁)。

黃二共相二、宇一釋三、宙一無常

復審思擇:如是一切緣生諸行,無不皆是本無今有,有已散滅,是故前後皆是無常。

本無今有有已散滅等者:如有頌言:法不能生他,亦不能自生,眾緣有故生,非故新新有。由此義顯本無今有。又有頌言:法不能滅他,亦不能自滅,眾緣有故生,生已自然滅。由此義顯有已散滅。此生無常及滅無常,說名前後皆是無常。

宙二苦

皆有生老病死法故,其性是苦。

宙三空無我

不自在故,中間士夫不可得故,性空、無我。

宇二結

是名尋思緣起共相。

玄四尋思品二、黃一釋二、宇一黑品攝

復審思擇:我若於彼無常、苦、空、無我諸行如實道理發生迷惑,便為顛倒,黑品所攝。廣說如前。

宇二白品攝

若不迷惑,便無顛倒,白品所攝,廣說如前。

黃二結

是名尋思諸緣起品。

玄五尋思時二、黃一釋

復審思擇:於過去世所得自體無正常性,如是已住;於現在世所得自體無正常性,如是今住;於未來世所得自體無正常性,如是當住。

無正常性如是已住等者:彼彼自體,於去來今一期生中相似暫住,然實剎那速滅,性是無常,是故說彼無正常性,如是已住、今住、當住。

黃二結

是名尋思諸緣起時。

玄六尋思理二、黃一觀待道理二、宇一釋二、宙一約真俗辨二、洪一標

復審思擇:唯有諸業及異熟果,其中主宰都不可得。所謂作者及與受者。唯有於法假想建立。

洪二釋

謂於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中,發起假想,施設言論,說為作者及與受者,

說為作者及與受者者:如是頌言:若壞於色身,名身亦隨滅,而言今後世,自作自受果。前後差別故,自因果攝故,作者與受者,一異不可說。由是當知此假說義。

有如是名、如是種、如是性、如是飲食、如是領受若苦若樂、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極於壽量邊際。

有如是名如是種等者:世俗言說士夫類中,略有如是八言說句:名,謂呼召假名。種,謂剎帝利等種類差別。性,謂族性,父母差別。受用飲食,或劣或勝,是名如是飲食。於現法中或時興盛住諸安樂,或時衰損住諸苦惱,是名如是領受若苦若樂。人壽分量住時差別,或住少年,或住中年,或住老年,是名如是長壽。一切異生壽無邊際,是名如是久住。阿羅漢等住最後有,壽有邊際,是名如是極於壽量邊際。

宙二約因緣辨二、洪一標列

又於此中有二種果及二種因。二種果者:一、自體果,二、受用境界果。二種因者:一、牽引因,二、生起因。

洪二隨釋二、荒一二種果二、日一自體果

自體果者:謂於今世諸異熟生六處等法。

諸異熟生六處等法者:此中等言,等取觸受。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說:若於生身六處已滿,雖是受用所依究竟,而未得名受用究竟。由因及受,方得說名受用究竟。是故應知,要須受用所依究竟,及與受用因體究竟,方得說名生身究竟。義應準知。又復此受,唯異熟生,亦名所依麤重受,與下境界受別。

日二受用境界果

受用境界果者:謂愛非愛業增上所起六觸所生諸受。

受用境界果者至所生諸受者:受用色等為境界時,若可愛、若不可愛,由是能生樂苦二受。當知此受,或先業起、或現緣生亦名彼果境界受。

荒二二種因二、日一辨體相二、月一牽引因三、盈一標漸次

牽引因者:謂於二果發起愚癡;愚癡為先,生福、非福及不動行;行能攝受後有之識,令生有芽。

盈二隨難釋

謂能攝受識種子故,令其展轉攝受後有名色種子、六處種子、觸受種子。為令當來生支想所攝識、名色、六處、觸、受次第生故,今先攝受彼法種子。

盈三結得名

如是一切名牽引因。

如是一切名牽引因者:有尋有伺地中,唯依淨不淨業施設牽引因,今說從無明支乃至受支,彼一切法皆名牽引因,以是能引所引緣起攝故,由此能引生、老死支異熟果故。

月二生起因二、盈一釋

生起因者:謂若領受諸無明觸所生受時,由境界愛生後有愛,及能攝受愛品、癡品所有諸取;由此勢力、由此功能,潤業種子,令其能與諸異熟果。

盈二結

如是一切名生起因。

如是一切名生起因者:有尋有伺地中,唯說愛為生起因。今從愛支乃至有支,總攝一切名生起因,以是能生緣起攝故,生、老死支苦異熟果為所生故。

日二顯增上

由此二因增上力故,便為三苦之所隨逐,招集一切純大苦蘊。

宇二結

如是名依觀待道理,尋思緣起所有道理。

黃二餘三道理二、宇一別釋

復審思擇:於是緣性緣起觀中,善修、善習、善多修習,能斷愚癡。又審思擇:如是道理,有至教量,有內現證,有比度法,亦有成立法性等義。

宇二總結

如是名依作用道理、證成道理、法爾道理尋思緣起所有道理。

地三結

是名勤修緣起觀者,尋思六事差別所緣毗鉢舍那。

天四界差別所緣三、地一徵

云何勤修界差別觀者,尋思六事差別所緣毗鉢舍那?

地二釋六、玄一尋思義三、黃一標

謂依界差別增上正法聽聞受持增上力故,能正解了一切界義。

黃二釋

謂種性義及種子義、因義、性義,是其界義。

黃三結

如是名為尋思界義。

玄二尋思事

又正尋思:地等六界內外差別,發起勝解。如是名為尋思界事。

又正尋思地等六界內外差別者:自有情數,說名為內。他有情數,說名為外。

玄三尋思相二、黃一自相

又正尋思:地為堅相,乃至風為輕動相,識為了別相,空界為虛空相、遍滿色相、無障礙相,是名尋思諸界自相。

黃二共相

又正尋思:此一切界,以要言之,皆是無常乃至無我。是名尋思諸界共相。

玄四尋思品二、黃一釋二、宇一黑品攝

又正尋思:於一合相界差別性不了知者,由界差別所合成身,發起高慢,便為顛倒,黑品所攝,廣說如前。

宇二白品攝

與上相違,便無顛倒,白品所攝,廣說如前。

黃二結

如是名為尋思界品。

玄五尋思時

又正尋思:去來今世六界為緣,得入母胎。如是名為尋思界時。

六界為緣得入母胎者:意地中說:三處現前,得入母胎,乃至廣說一切種子異熟所攝執受所依阿賴耶識和合依託(陵本一卷十七頁)。當知此中,若無產處障礙過患,是即空界為緣;若無種子障礙過患,是即地界乃至風界為緣;阿賴耶識,和合依託,是即識界為緣。

玄六尋思理二、黃一觀待道理二、宇一釋二、宙一約真俗辨

又正尋思:如草木等眾緣和合,圍繞虛空,數名為舍。如是六界為所依故,筋骨血肉眾緣和合,圍繞虛空,假想、等想施設言論,數名為身。

宙二約因緣辨

復由宿世諸業煩惱及自種子以為因緣。

宇二結

如是名依觀待道理尋思諸界差別道理。

黃二餘三道理二、宇一別釋

又正尋思:若於如是界差別觀善修、善習、善多修習,能斷憍慢。又正尋思:如是道理,有至教量,有內證智,有比度法,有成立法性、難思法性、安住法性。

宇二總結

如是名依作用道理、證成道理、法爾道理尋思諸界差別道理。

地三結

是名勤修界差別觀者,尋思六事差別所緣毗鉢舍那。

天五阿那波那念所緣三、地一徵

云何勤修阿那波那念者,尋思六事差別所緣毗鉢舍那?

地二釋六、玄一尋思義二、黃一釋

謂依入出息念增上正法聽聞受持增上力故,能正了知於入出息所緣境界,繫心了達,無忘明記,是阿那波那念義。

黃二結

如是名為尋思其義。

玄二尋思事

又正尋思:入息、出息在內可得,繫屬身故,外處攝故,內外差別。如是名為尋思其事。

玄三尋思相二、黃一自相三、宇一標

又正尋思:入息有二、出息有二。

宇二釋二、宙一入出息

若風入內,名為入息;若風出外,名為出息。

宙二彼差別

復正了知:如是為長入息、出息,如是為短入息、出息,如是息遍一切身分。

宇三結

是名尋思諸息自相。

黃二共相

又正尋思:入息滅已有出息生,出息滅已有入息生,入出息轉繫屬命根及有識身;此入出息及所依止皆是無常。是名尋思諸息共相。

玄四尋思品二、黃一釋二、宇一黑品攝

又正尋思:若於如是入息、出息不住正念,為惡尋思擾亂其心,便為顛倒,黑品所攝,是有諍法,廣說如前。

宇二白品攝

與上相違,便無顛倒,白品所攝,是無諍法,廣說如前。

黃二結

如是名為尋思其品。

玄五尋思時

又正尋思:去來今世,入出息轉繫屬身心,身心繫屬入息、出息。如是名為尋思其時。

玄六尋思理二、黃一觀待道理二、宇一釋

又正尋思:此中都無持入息者、持出息者,入息、出息繫屬於彼;唯於從因從緣所生諸行,發起假想,施設言論,說有能持入出息者。

宇二結

如是名依觀待道理尋思其理。

黃二餘三道理二、宇一別釋

又正尋思:若於如是入出息念,善修、善習、善多修習,能斷尋思。又正尋思:如是道理有至教量,有內證智,有比度法,有成立法性、難思法性、安住法性,不應思議、不應分別,唯應信解。

宇二總結

如是名依作用道理、證成道理、法爾道理尋思其理。

地三結

是名勤修阿那波那念者,尋思六事差別所緣毗鉢舍那。

亥二總結二、天一數修止觀

如是依止淨行所緣,尋思六事差別觀已,數數於內令心寂靜,數數復於如所尋思,以勝觀行審諦伺察。

天二展轉增勝

彼由奢摩他為依止故,令毗鉢舍那速得清淨;復由毗鉢舍那為依止故,令奢摩他增長廣大。

戌二指善巧所緣等

若依止善巧所緣及淨惑所緣,尋思六事差別所緣毗鉢舍那,於其自處我後當說。

若依止善巧所緣等者:依止善巧所緣,尋思六事差別所緣毗鉢舍那,不見此文。依止淨惑所緣,尋思六事差別所緣毗鉢舍那,如下依世間道了相作意中,一一分別(陵本三十三卷二頁)。今指彼故,名後當說。

巳三辨加行四、午一總標

復次,此中有九種白品所攝加行。與此相違,當知即是九種黑品所攝加行。

午二略說二、未一白品攝三、申一徵

云何名為白品所攝九種加行?

申二列

一、相應加行;二、串習加行;三、不緩加行;四、無倒加行;五、應時加行;六、解了加行;七、無厭足加行;八、不捨軛加行;九、正加行。

申三釋二、酉一於初靜慮

由此九種白品所攝加行故,能令其心速疾得定,令三摩地轉更升進。

能令其心速疾得定等者:最初獲得初靜慮地近分,是名得定。於初靜慮證入根本圓滿、自在,是名轉更升進。

酉二於餘定地

又由此故,於所應往地及隨所應得,速疾能往、能得,無有稽遲。

未二黑品攝二、申一於初靜慮

黑品所攝九種加行,不能令心速疾得定,不令三摩地轉更升進。

申二於餘定地

又由此故,於所應往地及隨所應得,極大稽遲,不能速疾往趣、獲得。

於所應往地及隨所應得者:除初靜慮往趣餘靜慮地,乃至非想非非想處,是名所應往地。於地地中,證入近分及根本定,是名隨所應得。

午三廣釋二、未一白品攝二、申一釋九、酉一相應加行三、戌一徵

云何名為相應加行?

戌二釋

謂若貪行者,應於不淨安住其心;若瞋行者,應於慈愍安住其心;若癡行者,應於緣起安住其心;若憍慢行者,應於界差別安住其心;若尋思行者,應於阿那波那念安住其心;若等分行者,或薄塵行者,應隨所樂攀緣一境安住其心;勤修加行。

戌三結

如是名為相應加行。

酉二串習加行三、戌一徵

云何名為串習加行?

戌二釋二、亥一標簡

謂於奢摩他、毗鉢舍那,已曾數習乃至少分,非於一切皆初修業。

已曾數習乃至少分等者:如前說有已習行瑜伽師,謂除了相作意,於餘乃至加行究竟五作意中已善修習。又說初修業瑜伽師,謂初修業補特伽羅,安住一緣,勤修作意,乃至未得所修作意,未能觸證心一境性(陵本二十八卷十三頁)。今說數習及初修業,義應準知。若唯修習了相作意,當知說名少分。

亥二釋因

所以者何?初修業者,雖於相應所緣境界勤修加行,而有諸蓋數數現行,身心麤重。由是因緣,不能令心速疾得定。

戌三結

如是名為串習加行。

酉三不緩加行三、戌一徵

云何名為不緩加行?

戌二釋二、亥一總標

謂無間方便、殷重方便勤修觀行。

亥二別釋三、天一不樂事業

若從定出,或為乞食,或為恭敬承事師長,或為看病,或為隨順修和敬業,或為所餘如是等類諸所作事;而心於彼所作事業,不全隨順、不全趣向、不全臨入,唯有速疾令事究竟,還復精勤宴坐寂靜,修諸觀行。

天二不樂諠眾

若有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剎帝利、婆羅門等,種種異眾共相會遇,雖久雜處,現相語儀,而不相續安立言論,唯樂遠離,勤修觀行。

現相語儀者:謂問安隱吉祥,或問諸界調適,或問晝夜怡樂,示現如是相慰問語,隨世儀轉,是名現相語儀。

天三趣所應證三、地一標

又能如是勇猛精進。謂我於今定當趣證所應證得,不應慢緩。

地二徵

何以故?

地三釋二、玄一思惟無常三、黃一標

我有多種橫死因緣。

黃二列

所謂身中、或風或熱、或痰發動;或所飲食不正銷化,住在身中成宿食病;或為於外蛇蝎、蚰蜒、百足等類,諸惡毒蟲之所蜇螫;或復為人、非人等類之所驚恐;因斯夭沒。

黃三釋

於如是等諸橫死處恆常思惟,修無常想,住不放逸。

玄二期多所作

由住如是不放逸故,恆自思惟:我之壽命儻得更經七日、六日、五日、四日、三日、二日、一日、一時半時、須臾、或半須臾、或經食頃、或從入息至於出息、或從出息至於入息,乃至存活經爾所時,於佛聖教精勤作意修習瑜伽,齊爾所時,於佛聖教,我當決定多有所作。

戌三結

如是名為不緩加行。

酉四無倒加行三、戌一徵

云何名為無倒加行?

戌二釋

謂如善達修瑜伽行諸瑜伽師之所開悟,即如是學,於法、於義不顛倒取,無有我慢,亦不安住自所見取,無邪僻執,於尊教誨終不輕毀。

戌三結

如是名為無倒加行。

酉五應時加行三、戌一徵

云何名為:應時加行?

戌二釋二、亥一標列四相

謂於時時間修習止相,於時時間修習觀相,於時時間修習舉相,於時時間修習捨相。

亥二廣顯差別二、天一標

又能如實,了知其止、止相、止時;了知其觀、觀相、觀時;了知其舉、舉相、舉時;了知其捨、捨相、捨時。

天二釋四、地一止等三、玄一止

云何為止?謂九相心住。能令其心無相、無分別,寂靜、極寂靜、等住寂止,純一無雜,故名為止。

無相無分別等者:無色等相令心遽務,是名無相。無惡尋思令心躁擾,名無分別。無貪欲蓋等諸隨煩惱令心擾動,是名寂靜。離諸煩惱,住寂靜樂,名極寂靜。專注一趣,是名等住寂止。前後一味,無散亂轉,是名純一無雜。

玄二止相四、黃一徵

云何止相?

黃二標

謂有二種。

黃三列

一、所緣相;二、因緣相。

黃四釋二、宇一所緣相二、宙一出體

所緣相者:謂奢摩他品所知事同分影像,是名所緣相。

宙二顯業

由此所緣,令心寂靜。

宇二因緣相

因緣相者:謂依奢摩他所熏習心,為令後時奢摩他定皆清淨故,修習瑜伽毗鉢舍那所有加行,是名因緣相。

依奢摩他所熏習心者:此說奢摩他品心一境性應知。

玄三止時二、黃一徵

云何止時?

黃二釋二、宇一第一義

謂心掉舉時,或恐掉舉時,是修止時。

宇二第二義

又依毗鉢舍那所熏習心,為諸尋思之所擾惱及諸事業所擾惱時,是修止時。

及諸事業所擾惱時者:謂如前說,或為乞食,或為恭敬承事師長,或為看病,或為隨順修和敬業,如是等類,名諸事業應知。

地二觀等三、玄一觀

云何為觀?謂四行、三門、六事差別所緣觀行。

玄二觀相四、黃一徵

云何觀相?

黃二標

謂有二種。

黃三列

一、所緣相;二、因緣相。

黃四釋二、宇一所緣相二、宙一出體

所緣相者:謂毗鉢舍那品所知事同分影像。

宙二顯業

由此所緣,令慧觀察。

宇二因緣相

因緣相者:謂依毗鉢舍那所熏習心,為令後時毗鉢舍那皆清淨故,修習內心奢摩他定所有加行。

玄三觀時二、黃一徵

云何觀時?

黃二釋二、宇一第一義

謂心沈沒時,或恐沈沒時,是修觀時。

宇二第二義

又依奢摩他所熏習心,先應於彼所知事境如實覺了,故於爾時是修觀時。

地三舉等三、玄一舉

云何為舉?謂由隨取一種淨妙所緣境界,顯示、勸導、慶慰其心。

玄二舉相

云何舉相?謂由淨妙所緣境界,策勵其心,及彼隨順發勤精進。

玄三舉時

云何舉時?謂心沈下時,或恐沈下時,是修舉時。

地四捨等三、玄一捨

云何為捨?謂於所緣心無染汙、心平等性,於止觀品調柔正直任運轉性,及調柔心有堪能性,令心隨與任運作用。

令心隨與任運作用者:謂心任運相續無散亂轉,此能隨順與為增上故。

玄二捨相

云何捨相?
謂由所緣令心上捨,及於所緣不發所有太過精進。

謂由所緣令心上捨者:謂由捨相為所緣時,令心安住最極寂靜,是名上捨。離諸煩惱建立名捨故。

玄三捨時

云何捨時?謂於奢摩他、毗鉢舍那品所有掉舉心已解脫,是修捨時。

戌三結

如是名為應時加行。

酉六解了加行三、戌一徵

云何名為解了加行?

戌二釋二、亥一定地諸相

謂於如是所說諸相善取、善了。善取了已,欲入定時即便能入,欲住定時即便能住,欲起定時即便能起。

亥二不定地相

或時棄捨諸三摩地所行影像,作意思惟諸不定地所有本性所緣境界。

或時棄捨諸三摩地所行影像等者:所知事相似品類,說名同分所緣,是即三摩地所行影像。自性而住,若見、若聞、若覺、若知諸所有事,是即本性所緣境界。非心起相,得本性名。

戌三結

如是名為解了加行。

酉七無厭足加行三、戌一徵

云何名為無厭足加行?

戌二釋二、亥一於勝善法

謂於善法無有厭足,修斷無廢,於展轉上展轉勝處,多住希求。

亥二於多所作

不唯獲得少小靜定,便於中路而生退屈。於餘所作,常有進求。

不唯獲得少小靜定等者:唯得最初靜慮近分,是名獲得少小靜定。爾時雖已得三摩地,然未圓滿、自在,應更進求,名餘所作。

戌三結

如是名為無厭足加行。

酉八不捨軛加行三、戌一徵

云何名為不捨軛加行?

戌二釋二、亥一舉法

謂於一切所受學處,無穿、無缺;雖見少年顏容端正可愛母邑,而不取相、不取隨好;於食平等;勤修覺寤;少事少業少諸散亂;於久所作、久所說等,能自隨憶,令他隨憶。如是等法,說名不捨軛加行。

於食平等勤修覺悟者:如前已說於食知量,是名於食平等。又說初夜後夜常勤修習悎寤瑜伽,是名勤修覺悟。

亥二顯義

由此諸法,能正隨順心一境性,不捨其軛,令心不散;不令其心馳流外境;不令其心內不調柔。

戌三結

如是名為不捨軛加行。

酉九正加行三、戌一徵

云何名正加行?

戌二釋二、亥一略二、天一標義

謂於所緣數起勝解,數正除遣,是名正加行。

天二舉事

如有勤修不淨觀者,數正除遣於諸不淨作意思惟諸不淨相。由隨相行毗鉢舍那而起作意,於所緣境數數除遣,數數現前。

數正除遣於諸不淨等者:謂於不淨所緣境相數起勝解,數正除遣;既除遣已,復數作意思惟諸不淨相,為令後後勝解展轉明淨究竟轉故。義如下說。

亥二廣五、天一辨種類二、地一舉一切三、玄一標

其正除遣,復有五種。

玄二列

一、內攝其心故;二、不念作意故;三、於餘作意故;四、對治作意故;五、無相界作意故。

玄三釋五、黃一內攝其心

當知此中,由九相心住,毗鉢舍那而為上首,故名內攝其心。

黃二不念作意

由於最初背一切相,無亂安住,故名不念作意。

黃三於餘作意

由緣餘定地境,思惟餘定地,故名於餘作意。

黃四對治作意

由思惟不淨對治於淨,乃至思惟阿那波那念對治尋思,思惟虛空界對治諸色,故名對治作意。

黃五無相界作意

由於一切相不作意思惟,於無相界作意思惟,故名無相界作意。

由於一切相不作意思惟等者:三摩呬多地說:又二因緣,入無相定:一、不思惟一切相故;二、正思惟無相界故。乃至廣說(陵本十二卷九頁)。此應準釋。

地二簡取二

雖遍安立一切所緣正除遣相總有五種,然此義中,正意唯取內攝其心、不念作意。

天二修次第二、地一由不念作意二、玄一明作意

初修業者始修業時,最初全不於所緣境繫縛其心,或於不淨,或復餘處。唯作是念:我心云何得無散亂、無相、無分別,寂靜、極寂靜、無轉無動,無所希望、離諸作用、於內適悅?

我心云何得無散亂等者:此中義顯九相心住。從初內住乃至近住,即此得無散亂。調順、寂靜、最極寂靜,即此無相、無分別、寂靜、極寂靜。專注一趣,即此無轉無動。最後等持,即此無所希望、離諸作用。三摩地中適悅相應,是名於內適悅。

玄二明除遣

如是精勤,於所生起一切外相無所思惟,不念作意;即由如是不念作意,除遣所緣。

地二由內攝其心二、玄一明行境三、黃一標

彼於其中修習瑜伽,攝受適悅。復行有相、有分別不淨等境。

黃二徵

云何而行?

黃三釋

謂由隨相行、隨尋思行、隨伺察行毗鉢舍那,行彼境界,而非一向精勤修習毗鉢舍那。還捨觀相,復於所緣思惟止行。

玄二明除遣二、黃一第一義三、宇一標

由是因緣,彼於爾時,於所緣境不捨、不取。

宇二釋

由於所緣止行轉故,不名為捨;即於所緣不作相故,無分別故,不名為取。

宇三結

即由如是內攝其心,除遣所緣。

黃二第二義

又於其中不取觀相故,於緣無亂;取止行故,而復緣於所知事相。

天三顯得失三、地一辨相二、玄一失

若於所緣唯數勝解,不數除遣;即不令彼所有勝解,後後明淨究竟而轉,不能往趣乃至現觀所知境事。

玄二得

由數勝解、數除遣故,後後勝解展轉明淨究竟而轉,亦能往趣乃至現觀所知境事。

地二引喻二、玄一得

譬如世間畫師弟子,初習畫業,先從師所受所學樣。諦觀諦觀,作彼形相;作已作已,尋即除毀;既除毀已,尋復更作。如如除毀,數數更作,如是如是後後形相轉明、轉淨究竟顯現如是正學,經歷多時,世共推許為大畫師,或墮師數。

玄二失

若不數除所作形相,即於其上數數重畫,便於形相永無明淨究竟顯期。

地三合法

此中道理,當知亦爾。

天四顯隨應二、地一標義

若於此境起勝解已,定於此境復正除遣;非於此境正除遣已,定於此境復起勝解。

地二舉事二、玄一定正除遣二、黃一舉狹小境

於狹小境起勝解已,即於狹小而正除遣。

黃二例廣大等

廣大、無量,當知亦爾。

玄二不定勝解二、黃一舉狹小境

於狹小境正除遣已,或於狹小復起勝解,或於廣大復起勝解,或於無量復起勝解。

黃二例廣大等

於其廣大及於無量,當知亦爾。

於其廣大及於無量當知亦爾者:謂於廣大、或於無量正除遣已,非定於此復起勝解。例狹小境,知此亦爾。

天五辨顯現二、地一色法

若諸色法所有相貌影像顯現,當知是麤,變化相似。

地二無色法

諸無色法假名為先,如所領受增上力故,影像顯現。

諸無色法假名為先等者:諸有色法相貌可取同分影像,當知是麤。無色不爾,唯由語言之所呼召,方可顯了,是故此說假名為先,影像顯現。由諸無色名蘊攝故。

戌三結

如是一切名正加行。

申二結

如是九種白品加行,於奢摩他、毗鉢舍那,當知隨順。

未二黑品攝

與是相違九種加行,於奢摩他、毗鉢舍那,當知違逆。

午四總結

如是黑品、白品差別建立加行,有十八種。如是名為心一境性。

辰二障清淨處二、巳一徵

云何淨障?

巳二釋二、午一別辨相四、未一標

謂即如是正修加行諸瑜伽師,由四因緣,能令其心淨除諸障。

未二徵

何等為四?

未三列

一、遍知自性故;二、遍知因緣故;三、遍知過患故;四、修習對治故。

未四釋四、申一遍知自性五、酉一徵

云何遍知諸障自性?

酉二標

謂能遍知障有四種。

酉三列

一、怯弱障;二、蓋覆障;三、尋思障;四、自舉障。

酉四釋四、戌一怯弱障

怯弱障者:謂於出離及於遠離勤修行時,所有染汙思慕、不樂、希望、憂惱。

染汙思慕等者:謂與在家及出家眾樂相雜住,若未會遇,思慕欲見,是名思慕。不樂遠離寂靜而住,是名不樂。廣大希欲,不知喜足,是名希望。於妙五欲若求不得,得已復失,心生愁慼,是名憂惱。如是一切,染汙相攝,故說為障。

戌二蓋覆障

蓋覆障者:謂貪欲等五蓋。

戌三尋思障

尋思障者:謂欲尋思等染汙尋思。

戌四自舉障

自舉障者:
謂於少分下劣智見安隱住中,而自高舉,謂我能得,餘則不爾。乃至廣說,如前應知。

乃至廣說如前應知者:前說樂自恃舉毗鉢舍那障,有多差別。謂如有一,作是思惟:我生高族,淨信出家,非為下劣,諸餘苾芻則不如是,由此因緣,自高自舉,陵懱於他,乃至廣說(陵本二十五卷十三頁)。今指彼義,故說如前。

酉五結

是名遍知諸障自性。

申二遍知因緣二、酉一徵

云何遍知諸障因緣?

酉二釋二、戌一初障二、亥一標

謂能遍知初怯弱障,有六因緣。

亥二列

一、由先業增上力故,或由疾病所擾惱故,其身羸劣;二、太過加行;三、不修加行;四、初修加行;五、煩惱熾盛;六、於遠離猶未串習。

戌二餘障二、亥一總標因緣

遍知蓋覆、尋思、自舉障因緣者:謂於隨順蓋覆、尋思,及自舉障處所法中,非理作意多分串習,是名蓋覆、尋思、自舉障之因緣。

亥二別釋作意五、天一隨順貪欲蓋

若不作意思惟不淨,而於淨相作意思惟,是名此中非理作意。

天二隨順瞋恚蓋

若不作意思惟慈愍,而於瞋相作意思惟,是名此中非理作意。

天三隨順惛沈睡眠蓋

若不作意思惟明相,而於闇相作意思惟,是名此中非理作意。

天四隨順掉舉惡作蓋

若不作意思惟奢摩他相,而於親屬、國土、不死,昔所曾更歡娛、戲笑、承奉等事諸惡尋思作意思惟,是名此中非理作意。

天五隨順疑蓋

若不作意思惟緣性緣起,而於三世諸行計我、我所,不如理想作意思惟,是名此中非理作意。

申三遍知過患三、酉一徵

云何遍知諸障過患?

酉二釋

謂遍了知此障有故,於其四種未證不證,已證退失,

於其四種未證不證等者:此中四種,謂四靜慮應知。

敗壞瑜伽所有加行,有染汙住、有苦惱住,自毀、毀他,身壞命終生諸惡趣。

敗壞瑜伽所有加行等者:初夜後夜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是名瑜伽所有加行。未能斷除欲所引喜、欲所引憂、不善所引喜、不善所引憂、不善所引捨,是名有染汙住。未能修習歡喜、安樂及三摩地,是名有苦惱住。

酉三結

是名遍知諸障過患。

申四修習對治三、酉一徵

云何名為修習對治?

酉二釋二、戌一初障二、亥一總對治

謂諸怯弱,總用隨念以為對治。由隨念作意慶悅其心,令諸怯弱已生除遣,未生不生。

亥二別對治四、天一由精進平等通達

其身羸劣、太過加行、初修加行,用於精進平等通達以為對治。

用於精進平等通達以為對治者:發勤精進,不緩不急,平等雙運,是名平等精進。若於種種止、舉、捨相,入、住、出相,能善了知、能無忘失、能善通達,無間修作、殷重修作,是名通達眾相相應精進。義如菩薩地說(陵本四十二卷二十頁)。由是當知,其身羸劣,太過加行,用平等精進以為對治;初修加行,用於通達眾相相應精進以為對治。

天二由恭敬聽聞請問

不修加行,用恭敬聽聞、勤加請問以為對治。

天三由淨行所緣加行

煩惱熾盛,用不淨等所緣加行以為對治。

天四由思擇方便

若未串習,即用如是思擇方便,以為對治。謂我昔於遠離不串習故,今於修習遠離生起怯弱;我若於今不習遠離,於當來世定復如是。故我今者應正思擇,於其遠離捨不喜樂,修習喜樂。

戌二餘障

餘蓋覆等非理作意,用彼相違如理作意以為對治。

酉三結

應知是名修習對治。

午二顯略義二、未一辨四、申一自性

又遍了知諸障自性,是能障礙、是能染汙、是黑品攝、是應遠離。

申二因緣

能遍了知如是諸障遠離因緣,方可遠離,故應尋求諸障因緣。

申三過患

能遍了知於應遠離不遠離者有何過患,故應尋求諸障過患。

申四對治

既遠離已,更復尋思:如是諸障,云何來世當得不生?故應尋求修習對治。

未二結

由是因緣,能令其心淨除諸障。

卯二總顯二、辰一長行三、巳一止觀品類二、午一眾多

當如此中,由隨順教有眾多故,毗鉢舍那亦有眾多;毗鉢舍那有眾多故,令奢摩他亦有眾多。

由隨順教有眾多故等者:如前已說,或樂淨行、或樂善巧、或樂令心解脫諸漏,於相稱緣安住其心(陵本二十六卷十六頁)。即於其中,不淨所緣,乃至苦諦、集諦、滅諦、道諦,名隨順教;眾相相稱,名有眾多。依此種種尋思六事差別所緣,是故說言毗鉢舍那亦有眾多。

午二無量

又復即此毗鉢舍,那由所知境無邊際故,當知其量亦無邊際。謂由三門及六種事,一一無邊品類差別。

巳二展轉修習三、午一令增廣

悟入道理正修行者,如如毗鉢舍那串習清淨增上力故,增長廣大;如是如是能生身心所有輕安奢摩他品,當知亦得增長廣大。

悟入道理正修行者者:謂瑜伽師,於緣無倒安住其心,隨應解了所知境界,如實無倒能遍了知,是名悟入道理正修行者。

午二令轉盛

如如身心獲得輕安,如是如是於其所緣心一境性轉復增長;如如於緣心一境性轉復增長,如是如是轉復獲得身心輕安。

午三得轉依

心一境性、身心輕安,如是二法展轉相依展轉相屬。身心輕安、心一境性,如是二法若得轉依,方乃究竟。得轉依故,於所知事現量智生。

得轉依故等者:謂由修習止、舉、捨相為因緣故,一切麤重悉皆息滅。隨得觸證所依清淨,名得轉依;隨得觸證所緣清淨,名於所知事現量智生。

巳三止觀究竟二、午一明分齊二、未一舉不淨觀二、申一問

問:齊何當言究竟獲得不淨觀耶?乃至齊何當言究竟獲得阿那波那念耶?

申二答二、酉一已得究竟三、戌一不淨顯現

答:以要言之,修觀行者於不淨觀正加行中,親近、修習、多修習故。若行、若住雖有種種境界現前,雖復觀察所有眾相,

親近修習多修習故者:攝事分說:謂於此中,由正修習聞所成慧,說名親近;由正修習思所成慧,能入修故,說名修習;由正修習修所成慧,名多修習。又由修習了相作意,故名親近;唯除加行究竟作意。由正修習諸餘作意,故名修習。修習加行究竟作意,名多修習。是名第二三種差別(陵本八十六卷十七頁)。此應準釋。

而住自性,不由加行,多分不淨行相顯現,非諸淨相。

而住自性者:謂於不淨法性,其心自然安住愛樂故。

戌二不順貪欲

由於不淨善修習故,於能隨順貪欲纏處法,心不趣入、心不愛樂、心不信解,安住於捨,深生厭逆。

心不趣入等者:三摩呬多地說:云何於諸欲中心不趣入?謂於彼處不見勝功德故。云何不美?謂於彼處喜悅不生故。云何不住?謂於彼處不樂受用為欣悅故。云何無有勝解?謂於彼處不樂取著不如理相故。云何等住於捨?謂行平等位,於平等位中心遊觀故。何故為厭?謂由於彼深見過患,棄背為性。此復三種:謂無常故、苦故、變壞法故(陵本十一卷十二頁)。此中諸義,隨應準知。

戌三自能了知

當於爾時,修觀行者應自了知:我今已得不淨觀,我今已得所修果。齊此名為於不淨觀已得究竟。

酉二未得究竟

與此相違,當知名為未得究竟。

未二例慈愍等二、申一例同

如不淨觀,如是慈愍、緣性緣起、界差別、阿那波那念念,當知亦爾。

申二顯別四、酉一於慈愍

於中差別者:謂多分慈心行相顯現,非瞋恚相。於能隨順瞋恚纏處法,心不趣入,乃至廣說。

酉二於緣性緣起

多分無常、苦、空、無我行相顯現,非彼常、樂、身見俱行愚癡行相。於能隨順愚癡纏處法,心不趣入,乃至廣說。

酉三於界差別

多分種種界性、非一界性身聚差別相想顯現,非身聚想。於能隨順憍慢纏處法,心不趣入,乃至廣說。

酉四於阿那波那念

多分內寂靜想、奢摩他想顯現,非戲論想。於能隨順尋思纏處法,心不趣入,乃至廣說。

午二明平等二、未一問

問:齊何當言奢摩他、毗鉢舍那二種和合平等俱轉,由此說名雙運轉道?

未二答二、申一釋二、酉一出所緣

答:若有獲得九相心住中第九相心住,謂三摩呬多。彼用如是圓滿三摩地為所依止,於法觀中修增上慧。

酉二顯俱轉

彼於爾時,由法觀故,任運轉道,無功用轉,不由加行,毗鉢舍那清淨鮮白,隨奢摩他調柔攝受,如奢摩他道攝受而轉。齊此名為奢摩他、毗鉢舍那二種和合平等俱轉。

彼於爾時由法觀故等者:謂於圓滿三摩地,得無加行、無功用任運轉道,於爾所時,觀察諸法離諸染汙自在而轉,由是說言毗鉢舍那清淨鮮白。

申二結

由此名為奢摩他、毗鉢舍那雙運轉道。

辰二嗢柁南三、巳一觀行差別

中嗢柁南曰:  相尋思伺察  隨行有三門  義事相品時  理六事差別

巳二加行差別

  初相應加行  次串習無緩  無顛倒應時  解了無厭足  不棄捨善軛  最後正加行  是九應當知  有二品差別

巳三淨障差別

  知自性因緣  見彼諸過患  正修習對治  令障得清淨

寅四修作意處二、卯一徵

云何修作意?

卯二釋二、辰一最初應修四作意念四、巳一標

謂初修業者始修業時,於如是所安立普遍相中,由一境性及淨諸障,離邪加行,學正加行。

於如是所安立普遍相中者:前說五處,如應安立:謂護養定資糧處、遠離處、心一境性處、障清淨處、修作意處(陵本三十卷五頁)。如是一切,名普遍相。

彼應最初作如是念:我今為證心一境性及斷喜樂,當勤修習四種作意。

為證心一境性及斷喜樂者:謂為觸證於斷喜樂心一境性,義如下釋。由說世間衰損、興盛一切皆是可厭患法,是故當應喜樂於斷,名斷喜樂。

巳二徵

何等為四?

巳三列

一、調練心作意;二、滋潤心作意;三、生輕安作意;四、淨智見作意。

巳四釋二、午一辨體相二、未一略四、申一調練心作意

云何調練心作意?謂由此作意,於可厭患法令心厭離,是名調練心作意。

申二滋潤心作意

云何滋潤心作意?謂由此作意,於可欣尚法令心欣樂,是名滋潤心作意。

申三生輕安作意三、酉一徵

云何生輕安作意?

酉二釋

謂由此作意,於時時間,於可厭法令心厭離;於時時間,於可欣法令心欣樂;已安住內寂靜、無相、無分別中,一境念轉。由是因緣,對治一切身心麤重,能令一切身心適悅,生起一切身心輕安。

酉三結

是名生輕安作意。

申四淨智見作意

云何淨智見作意?謂由此作意,於時時間,即用如是內心寂靜為所依止,由內靜心數數加行,於法觀中修增上慧,是名淨智見作意。

未二廣二、申一可厭患法三、酉一標

彼修行者:於時時間,於可厭法令心厭離;如是於漏及漏處法,能令其心生熱、等熱,生厭、等厭。

如是於漏及漏處法等者:漏,謂煩惱。諸有漏事順生煩惱,名漏處法。燒惱於心及遍燒惱,名熱、等熱。於如是法深見過患,心生棄背,是名為厭。此復三種:謂無常故、苦故、變壞法故,是名等厭。

酉二徵

何等名為可厭患處?

酉三釋二、戌一標

略有四種可厭患處。

戌二列

謂自衰損及他衰損,現在會遇正現前時,如理作意數思惟故,成可厭處。若自興盛及他興盛,過去盡滅離變壞時,如理作意數思惟故,成可厭處。

申二可欣尚法三、酉一標

即彼行者,於時時間,於可欣法令心欣樂;如是於彼生欣樂故,能令其心極成津潤,融適澄淨。

酉二徵

何等名為可欣尚處?

酉三釋三、戌一標

略有三種可欣尚處。

戌二列

一者、三寶;二者、學處清淨、尸羅清淨;三者、於自所證差別,深生信解,心無怯弱。

戌三釋三、亥一於三寶所三、天一徵

云何隨念三寶,令心欣樂?

天二釋二、地一念差別三、玄一佛寶

謂作是念:我今善得如是大利,謂蒙如來應正等覺為我大師。

玄二法寶

我今善得如是大利,謂善說法毗奈耶中,我得出家。

玄三僧寶

我今善得如是大利,謂我與諸具戒、具德、忍辱、柔和、成賢善法同梵行者,共為法侶。

地二欣當得

我今當得賢善命終、賢善殞歿,當得賢善趣於後世。

我今當得賢善命終等者:意地中說:清淨解脫死者,名調善死(陵本一卷十五頁)。與此義同。又此亦名調伏死。攝事分說:謂於現在世已調已伏,無有隨眠而命終已,未來自體不復生起,亦不攝取有隨眠行。不攝取彼以為因故,解脫生等眾苦差別,亦復解脫貪等大縛(陵本八十五卷十六頁)。此說賢善趣於後世,其義應知。

天三結

如是名為隨念三寶,令心欣樂。

亥二於學處等二、天一徵

云何隨念學處清淨、尸羅清淨,令心欣樂?

天二釋二、地一顯隨念二、玄一釋

謂作是念:我今善得如是大利。謂於如來應正等覺大師、善說法毗柰耶、善修正行聲聞眾中,我得與彼同梵行者,同戒、同學,同修慈仁身語意業、同其所見、同所受用。

我得與彼同梵行者同戒同學等者:此說六種可愛樂法應知。謂同修慈仁身語意業,及與同戒、同見、同所受用。

玄二結

如是名為隨念學處清淨、尸羅清淨,令心欣樂。

地二釋欣樂

謂無悔為先,發生歡喜。

亥三於證差別二、天一徵

云何於自所證差別,深生信解,心無怯弱處,令心欣樂?

天二釋二、地一信有堪能二、玄一釋

謂作是念:我今有力、有所堪能,尸羅清淨,堪為法器。得與如是同梵行者同清淨戒,得與有智正至善士同其所見,我有堪能精勤修習如是正行。於現法中,能得未得、能觸未觸、能證未證。由是令心生大歡喜。

我今有力有所堪能等者:如下自說,有力、有能安住世尊所制學處,其義應知。

玄二結

如是名為於自所證差別,深生信解,心無怯弱處,令心欣樂。

地二信後所證

又由前後勇猛精進,已得安住所證差別;由隨念此,復於後時所證差別,深生信解,令心欣樂,是名異門。

午二明修習三、未一辨相二、申一得安住二、酉一釋

彼修行者,於可厭法調練其心,於能隨順諸漏處法有厭患故,令心不向,違逆、棄背、離隔而住;於可欣法悅潤其心,於出、於離所生諸法有親愛故,令心趣向,附著、喜樂、和合而住。

於出於離所生諸法等者:如說三寶,學處清淨、尸羅清淨,及自所證差別,如是一切,名於出離及所生法應知。

酉二結

如是彼心由厭、由欣二種行相,背諸黑品,向諸白品,易脫而轉。

背諸黑品向諸白品易脫而轉者:謂心長夜愛樂雜染,今得轉變,令清淨故。

申二能升進

其心如是背諸黑品,由調練心作意故。向諸白品,由滋潤心作意故。於時時間,依奢摩他內攝持心,由生輕安作意故。於時時間,於法思擇、最極思擇、周遍尋思、周遍伺察,由淨智見作意故。如是彼心,於時時間,為奢摩他、毗鉢舍那之所攝受,堪能與彼一切行相、一切功德作攝受因,經歷彼彼日夜、剎那、臘縛、須臾,逮得升進。

未二舉喻二、申一令堪任

譬如黠慧鍛金銀師,或彼弟子,於時時間燒鍊金銀,令其棄捨一切垢穢;於時時間投清冷水,令於彼彼莊嚴具業,有所堪任,調柔隨順。

申二成所作

於是黠慧鍛金銀師,或彼弟子,以其相似妙工巧智,善了知已,用作業具,隨其所樂莊嚴具中,種種轉變。

未三合法二、申一為得堪任

如是勤修瑜伽行者,為令其心棄背貪等一切垢穢,及令棄背染汙憂惱,於可厭法深生厭離;為令趣向所有清淨善品喜樂,於可欣法發生欣樂。

申二隨樂成辦

於是行者,隨於彼彼欲自安立,或奢摩他品、或毗鉢舍那品,即於彼彼能善親附,能善和合,無轉無動;隨其所樂種種義中,如所信解,皆能成辦。

隨其所樂種種義中者:此種種義,謂即前說淨行所緣、善巧所緣、淨惑所緣應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