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二十六

寅四初夜後夜勤修悎寤瑜伽三

本地分中聲聞地初瑜伽處出離地唯第三之三

卯一徵

復次,初夜後夜常勤修習悎寤瑜伽者:云何初夜?云何後夜?云何悎寤瑜伽?云何常勤修習悎寤瑜伽?

卯二釋三、辰一略標四、巳一初夜

言初夜者:謂夜四分中,過初一分,是夜初分。

謂夜四分中過初一分等者:夜有三時,略分為四,名夜四分。於中最初一分,名夜初分;中間二分,名夜中分;最後一分,名夜後分。此中義顯從初向後齊至中間,故名過初一分。從後向初齊至中間,故名過後一分。

巳二後夜

言後夜者:謂夜四分中,過後一分,是夜後分。

巳三悎寤瑜伽四、午一晝日分

悎寤瑜伽者:謂如說言:於晝日分,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悎寤瑜伽等者:此中經言,如下自釋應知。

午二初夜分

於初夜分,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午三中夜分

淨修心已;出住處外洗濯其足,還入住處,右脅而臥,重累其足;住光明想,正念正知,思惟起想巧便而臥。

午四夜後分

至夜後分,速疾悎寤,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巳四常勤修習悎寤瑜伽

常勤修習悎寤瑜伽者:謂如有一世尊弟子,聽聞悎寤瑜伽法已,欲樂修學,便依如是悎寤瑜伽,作如是念:我當成辦佛所聽許悎寤瑜伽。發生樂欲,精進勤劬,超越勇猛勢力發起、勇悍、剛決、不可制伏、策勵其心無間相續。

發生樂欲等者:謂於隨順瑜伽修習道中發生希慕、發生欣樂、欲有所作,是名發生樂欲。為淨障故,發勤精進,是名精進勤劬。精進有五:一、被甲精進,二、加行精進,三、不下精進,四、無動精進,五、無喜足精進。如攝事分說(陵本八十九卷四頁)。此中超越勇猛勢力發起,即彼被甲精進,謂由猛利樂欲所發起故。此中勇悍,即彼加行精進,謂隨所欲,發起堅固勇悍方便故。此中剛決,即彼不下精進,謂為證得所受諸法,不自輕懱,亦無怯懼故。此中不可制伏,即彼無動精進,謂能堪忍寒熱等苦故。此中策勵其心無間相續,即彼無喜足精進,謂於後後轉勝、轉妙諸功德性,欣求證得故。

辰二廣辨三、巳一於晝日分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二、午一徵

此中,云何於晝日分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午二釋五、未一晝日

言晝日者:謂從日出時至日沒時。

未二經行

言經行者:謂於廣長稱其度量一地方所,若往、若來相應身業。

未三宴坐

言宴坐者:謂如有一,或於大床或小繩床,或草葉座,結加趺坐,端身正願,安住背念。

結加趺坐等者:結加趺坐有五因緣,如下自釋(陵本三十卷七頁)。若策舉身令其端直,是名端身。由是其心不為惛沈睡眠之所纏擾,若令其心離諂離詐,調柔正直,是名正願。由是其心不為外境散動之所纏擾,如理作意相應之念,名為背念,棄背違逆一切黑品故。此中諸義,亦如下說。

未四障及順障法二、申一略標

所言障者:謂五種蓋。順障法者:謂能引蓋、隨順蓋法。

申二隨釋二、酉一五蓋二、戌一徵

云何五蓋?

云何五蓋等及云何順障法等者:此中貪欲蓋等及淨妙相等,皆如三摩呬多地說應知(陵本一十一卷三頁)。

戌二釋

謂貪欲蓋、瞋恚蓋、惛沈睡眠蓋、掉舉惡作蓋,及以疑蓋。

酉二順障法二、戌一徵

云何順障法?

戌二釋

謂淨妙相,瞋恚相,黑闇相,親屬、國土、不死尋思,追憶昔時笑戲喜樂承事隨念,及以三世,或於三世非理法思。

未五淨修其心二、申一由法增上二、酉一釋二、戌一別顯二、亥一於經行時二、天一問

問:於經行時,從幾障法淨修其心?云何從彼淨修其心?

天二答三、地一總標所從

答:從惛沈睡眠蓋,及能引惛沈睡眠障法,淨修其心。

地二別修方便三、玄一取光明相

為除彼故,於光明相善巧精懇,善取善思、善了善達,

於光明相善巧精懇等者:三摩呬多地說:光明有三種:一、治闇光明,二、法光明,三、依身光明(陵本十一卷六頁)。此應準知。如理作意相應,是名善巧。無倒無間、殷重加行,是名精懇。取多光明為所緣境,及於彼相如理思惟,是名善取善思。依法光明了達諸法,是名善了善達。

以有明俱心,及有光俱心,

以有明俱心等者:法光明想,是名有明俱心。治闇光明、依身光明彼相應想,是名有光俱心。

或於屏處、或於露處往返經行。

或於屏處或於露處往返經行者:經行時以有光俱心應知。

於經行時,隨緣一種淨妙境界,極善示現,勸導、讚勵、慶慰其心。謂或念佛、或法、或僧,或戒、或捨、或復念天。

於經行時隨緣一種淨妙境界等者:此以有明俱心應知。謂或念佛乃至念天, 是名隨緣一種淨妙境界。令心憶念彼諸功德,是名極善示現。安置學處,令正受行,是名勸導;令心無退,是名讚勵;令心歡喜,是名慶慰。

玄二聞思正法二、黃一舉正法

或於宣說惛沈睡眠過患相應所有正法,於此法中,為除彼故,以無量門訶責毀呰惛沈睡眠所有過失,以無量門稱揚讚歎惛沈睡眠永斷功德。所謂契經、應頌、記別、諷誦、自說、因緣、譬喻、本事、本生、方廣、希法,及以論議。

黃二習聞思

為除彼故,於此正法聽聞受持,以大音聲若讀、若誦,為他開示,思惟其義,稱量觀察。

玄三觀方隅等

或觀方隅,或瞻星月諸宿道度,或以冷水洗灑面目。

地三結明對治

由是惛沈睡眠纏蓋未生不生,已生除遣。如是方便,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亥二於宴坐時二、天一問

問:於宴坐時,從幾障法淨修其心?云何從彼淨修其心?

天二答二、地一總標所從

答:從四障法淨修其心。謂貪欲、瞋恚、掉舉惡作、疑蓋,及能引彼法,淨修其心。

地二別修方便二、玄一於貪欲蓋二、黃一釋二、宇一舉方便二、宙一觀不淨相

為令已生貪欲纏蓋速除遣故,為令未生極遠離故,結加趺坐,端身正願,安住背念;或觀青瘀、或觀膿爛、或觀變壞、或觀胮脹、或觀食噉、或觀血塗、或觀其骨、或觀其鎖、或觀骨鎖,

或觀青瘀等者:如是一切,令於四種婬相應貪心得清淨,如下自說應知(陵本二十六卷二十一頁)。

或於隨一賢善定相作意思惟。

或於隨一賢善定相作意思惟者:此中賢善定相,如三摩呬多地釋應知(陵本十一卷二十二頁)。前說不定地,此說定地,故二差別。

宙二聞思正法二、洪一舉正法

或於宣說貪欲過患相應正法。於此法中,為斷貪欲,以無量門訶責毀呰欲貪、欲愛、欲藏、欲護、欲著過失;以無量門稱揚讚歎一切貪欲永斷功德。所謂契經、應頌、記別,乃至廣說。

以無量門訶責毀呰欲貪等者:此中欲貪、欲愛、欲藏、欲護、欲著,皆貪異名。攝異門分說:貪者,謂於受用喜樂堅著故。藏者,謂於內所攝自體中愛故。護者,謂於他相續中愛故。著者,謂著受用,無所顧惜故(陵本八十四卷十六頁)。愛有多種: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境界、若領受,遍行一切應知。

洪二習聞思

為斷貪欲,於此正法聽聞受持,言善通利、意善尋思、見善通達,即於此法,如是宴坐,如理思惟。

言善通利等者:謂大音聲若讀、若誦,是名言善通利。如所聞法思惟其義,是名意善尋思。於諸法相如實覺了,是名見善通達。

宇二明對治

由是因緣,貪欲纏蓋未生不生,已生除遣。

黃二結

如是方便,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玄二於瞋蓋等二、黃一顯差別三、宇一於瞋恚蓋二、宙一修四無量二、洪一舉慈

於瞋恚蓋法有差別者:謂如是宴坐,以慈俱心,無怨無敵、無損無惱,廣大無量,極善修習;普於一方發起勝解,具足安住。

以慈俱心等者:三摩呬多地說:現前饒益,故名慈俱。無怨者,離惡意樂故。無敵者,離現乖諍故。無惱害者,離不饒益事故。廣者,所緣廣大故。大者,利益安樂思惟最勝故。無量者,果無量故,如四大河,眾流雜處。善修習者,極純熟故。乃至廣說勝解遍滿者,是增上意樂勝解周普義。具足者,圓滿清白故。住者,所修觀行日夜專注,時專注故(陵本十二卷十二頁)。此應準知。

洪二例餘

如是第二、如是第三、如是第四,上下傍布,普遍一切無邊世界發起勝解,具足安住。

如是第二等者:此中義顯普於十方發起勝解,具足安住。初說一方,此說第二、第三、第四,是謂四方。言上下者,謂上下方。言傍布者,謂彼四維。如是安立十方差別應知。

宙二例說對治

餘如前說。

餘如前說者:前貪欲蓋作如是說:由是因緣,未生不生,已生除遣。如是方便,從順障法淨修其心。此瞋恚蓋理亦應說,故指如前,下皆準知。

宇二於掉舉惡作蓋二、宙一修九心住

於掉舉惡作蓋法有差別者:謂如是宴坐,令心內住,成辦一趣,得三摩地。

令心內住等者:如下說有九種心住,內住為初,乃至等持為後(陵本三十卷九頁)。此說令心內住,即其初相;成辦一趣,得三摩地,即後二相應知。

宙二例說對治

餘如前說。

宇三於疑蓋二、宙一別辨依處二、洪一依三世辨二、荒一遮非理思

於疑蓋法有差別者:謂如是宴坐,於過去世,非不如理作意思惟;於未來世、於現在世,非不如理作意思惟。我於過去為曾有耶?為曾無耶?我於過去為曾何有?云何曾有?我於未來為當何有?云何當有?我於現在為何所有?云何而有?今此有情從何而來?於此殞沒當往何所?於如是等不如正理作意思惟,應正遠離。

荒二舉如理思

如理思惟:去來今世,唯見有法,唯見有事;知有為有,知無為無;唯觀有因,唯觀有果;於實無事不增不益,於實有事不毀不謗。

洪二依最勝辨二、荒一舉實知

於其實有,了知實有。謂於無常、苦、空、無我一切法中,了知無常、苦、空、無我。

荒二明勝利

以能如是如理思惟,便於佛所無惑無疑,餘如前說。於法、於僧,於苦、於集,於滅、於道,於因,及因所生諸法,無惑無疑。

便於佛所無惑無疑等者:攝異門分說:於佛無智者,謂不了知如來法身及諸行相。於法無智者,謂不了知善說等相。於僧無智者,謂不了知正行等相。於苦等無智者,謂如諸經所分別相,及十六行中不了知故。於因無智者,謂於無明等諸有支中,能為行等所有因性不了知故。於因所生無智者,謂於行等諸有支中,從無明等因所生性不了知故(陵本八十四卷十九頁)。此說無惑無疑,翻彼應釋。又於佛所無惑無疑下言,餘如前說,疑是衍文。

宙二例說對治

餘如前說。

黃二辨聞思三、宇一於瞋恚蓋

又於瞋恚蓋應作是說:為斷瞋恚及瞋恚相,於此正法聽聞受持,乃至廣說。

宇二於掉舉惡作蓋

於掉舉惡作蓋應作是說:為斷掉舉惡作及順彼法,於此正法聽聞受持,乃至廣說。

宇三於疑蓋

於其疑蓋應作是說:為斷疑蓋及順彼法,於此正法聽聞受持,乃至廣說。

戌二總結

如是方便從貪欲、瞋恚、惛沈睡眠、掉舉惡作、疑蓋,及順彼法,淨修其心。是故說言: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酉二結

如是已說,由法增上,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申二由自增上及世增上二、酉一總標

復有由自增上及世增上,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復有由自增上及世增上等者:如次義顯慚愧應知。慚所慚故,是名由自增上。愧所愧故,是名由世增上。

酉二別顯二、戌一由自增上三、亥一徵

云何名為由自增上?

亥二釋二、天一生不執著

謂如有一,於諸蓋中隨起一種,便自了知此非善法,於所生蓋不堅執著,速疾棄捨、擯遣、變吐。

天二自起慚羞

又能自觀此所生蓋,甚可羞恥,令心染惱,令慧羸劣,是損害品。

亥三結

如是名為由自增上,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戌二由世增上三、亥一徵

云何名為由世增上,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亥二釋二、天一由訶毀

謂如有一,於諸蓋中隨一已生,或將生時,便作是念:我若生起所未生蓋,當為大師之所訶責,亦為諸天及諸有智同梵行者,以法輕毀。

天二明對治

彼由如是世增上故,未生諸蓋能令不生,已生諸蓋能速棄捨。

亥三結

如是名為由世增上,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巳二於夜中分如法寢臥二、午一略舉二、未一濯足

又為護持諸臥具故,順世儀故,盡夜初分經行、宴坐,

又為護持諸臥具故者:謂於臥具現充受用,由洗濯足能正將護,是名護持。以時濯足,隨順世間、不越世間所有軌則,名順世儀。

從順障法淨修其心。從順障法淨修心已,出住處外洗濯其足。

從順障法淨修其心者:此句疑衍。

未二寢臥

洗濯足已,還入住處,如法寢臥,為令寢臥長養大種。得增長已,長益其身,轉有勢力,轉能隨順無間常委善品加行。

如法寢臥者:謂如下說右脅而臥,重累其足應知。

午二別顯五、未一右脅而臥三、申一標二、酉一問

問:以何因緣右脅而臥?

酉二答

答:與師子王法相似故。

申二釋二、酉一問

問:何法相似?

酉二答二、戌一能發精進三、亥一舉喻

答:如師子王,一切獸中,勇悍堅猛,最為第一。

亥二合結

苾芻亦爾,於常修習悎寤瑜伽,發勤精進,勇悍堅猛,最為第一。由是因緣,與師子王臥法相似;

亥三簡非

非如其餘鬼臥、天臥、受欲者臥。由彼一切懶惰懈怠,下劣精進,勢力薄弱。

非如其餘鬼臥天臥等者:如彼一切或覆面臥、或仰面臥、或左脅臥,故說名餘。受用婬欲,名受欲者。

戌二離諸過失二、亥一顯勝利

又法應爾,如師子王右脅臥者:如是臥時,身無掉亂,念無忘失,睡不極重,不見惡夢。

亥二例相違

異此臥者,與是相違,當知具有一切過失。

申三結

是故說言:右脅而臥,重累其足。

未二住光明想巧便而臥三、申一徵

云何名為住光明想巧便而臥?

申二釋

謂於光明相善巧精懇,善取善思、善了善達,思惟諸天光明俱心,巧便而臥。由是因緣,雖復寢臥,心不惛闇。

思惟諸天光明俱心者:此中光明,唯取依身光明。思惟彼故,與彼俱行相應想生,是名思惟諸天光明俱心。

申三結

如是名為住光明想巧便而臥。

未三正念巧便而臥三、申一徵

云何正念巧便而臥?

申二釋

謂若諸法,已聞、已思、已熟修習,體性是善,能引義利,由正念故,乃至睡夢亦常隨轉;由正念故,於睡夢中亦常記憶,令彼法相分明現前,即於彼法心多隨觀;由正念故,隨其所念,或善心眠、或無記心眠。

謂若諸法已聞已思等者:此說正聞思修瑜伽作用。由此增上力故,獲得正念。此能對治不善,名體性是善。隨順正行,名能引義利。

申三結

是名正念巧便而臥。

未四正知巧便而臥三、申一徵

云何正知巧便而臥?

申二釋

謂由正念而寢臥時,若有隨一煩惱現前,染惱其心;於此煩惱現生起時,能正覺了,令不堅著,速疾棄捨,既通達已,令心轉還。

申三結

是名正知巧便而臥。

未五思惟起想巧便而臥三、申一徵

云何名為思惟起想巧便而臥?

申二釋二、酉一辨相三、戌一不住放逸

謂以精進策勵其心,然後寢臥。於寢臥時,時時覺寤,如林野鹿,不應一切縱放其心,隨順、趣向,臨入睡眠。

隨順趣向臨入睡眠者:此中睡眠,謂重睡眠,由此令心闇鈍、薄弱、懶惰、懈怠,無有堪能應時而起,是故不應縱放其心,隨順、趣向、臨入。言隨順者;謂於初位。言趣向者;謂於中位。言臨入者;謂於後位。如是差別應知。

戌二樂住加行

復作是念:我今應於諸佛所許悎寤瑜伽,一切皆當具足成辦。為成辦故,應住精勤,最極濃厚加行欲樂。

戌三起發具足

復作是念:我今為修悎寤瑜伽,應正發起勤精進住。為欲修習諸善法故,應正翹勤,離諸懶惰,起發具足;過今夜分至明清旦,倍增發起勤精進住,起發具足。

酉二略義三、戌一第一起想

當知此中,由第一思惟起想,無重睡眠,於應起時速疾能起,終不過時方乃悎寤。

戌二第二起想

由第二思惟起想,能於諸佛共所聽許師子王臥,如法而臥,無增無減。

戌三第三起想

由第三思惟起想,令善欲樂常無懈廢。雖有失念,而能後後展轉受學,令無斷絕。

申三結

如是名為思惟起想巧便而臥。

巳三至夜後分速悎寤等三、午一徵

云何至夜後分速疾悎寤,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

午二釋二、未一夜後分

夜後分者,謂夜四分中,過後一分,名夜後分。

未二速悎寤二、申一明方便

彼由如是住光明想、正念、正知、思惟起想巧便而臥,於夜中分,夜四分中,過於一分,正習睡眠。令於起時,身有堪能應時而起,非為上品惛沈睡眠纏所制伏,令將起時闇鈍、薄弱、懶惰、懈怠。

闇鈍薄弱懶惰懈怠者:心不明利,是名闇鈍。心不堅猛,是名薄弱。執取睡眠為樂、偃臥為樂、脅臥為樂,是名懶惰。性不翹勤,不具起發,是名懈怠。

申二顯堪能

由無如是闇鈍、薄弱、懶惰、懈怠,暫作意時,無有艱難,速疾能起。

午三例

從諸障法淨修心者,如前應知。

從諸障法淨修心者如前應知者:謂如前說,於經行時,從惛沈睡眠蓋,及能引惛沈睡眠障法,淨修其心;於宴坐時,從貪欲、瞋恚、掉舉惡作、疑蓋,及能引彼法,淨修其心,其相應知。

辰三略義二、巳一結前生後

如是廣辯初夜後夜常勤修習悎寤瑜伽已,復云何知此中略義?

巳二正顯略義三、午一明所作事四、未一標

謂常勤修習悎寤瑜伽所有士夫補特伽羅,略有四種正所作事。

未二徵

何等為四?

未三列

一者、乃至悎寤,常不捨離所修善品,無間常委修善法中,勇猛精進。二者、以時而臥,不以非時。三者、無染汙心而習睡眠,非染汙心。四者、以時悎寤,起不過時。

未四結

是名四種常勤修習悎寤瑜伽所有士夫補特伽羅正所作事。

午二配所宣說三、未一標

依此四種正所作事,諸佛世尊為聲聞眾宣說修習悎寤瑜伽。

未二徵

云何宣說?

未三配四、申一第一正所作事二、酉一舉說

謂若說言:於晝日分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於初夜分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由此言故,宣說第一正所作事。

酉二釋義

謂乃至悎寤,常不捨離所修善品,無間常委修善法中,勇猛精進。

申二第二正所作事二、酉一舉說

若復說言:出住處外洗濯其足,還入住處,右脅而臥,重累其足。由此言故,宣說第二正所作事。

酉二釋義

謂以時而臥,不以非時。

申三第三正所作事二、酉一舉說

若復說言:住光明想、正念、正知、思惟起想巧便而臥。由此言故,宣說第三正所作事。

酉二釋義

謂無染汙心而習睡眠,非染汙心。

申四第四正所作事二、酉一舉說

若復說言:於夜後分速疾悎寤,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由此言故,宣說第四正所作事。

酉二釋義

謂以時悎寤,起不過時。

午三隨難別釋二、未一標二種緣二、申一無染心眠

此中,所說住光明想、正念、正知、思惟起想巧便臥者,顯由二緣,無染汙心而習睡眠,非染汙心。謂由正念,及由正知。

申二以時悎寤

復由二緣以時悎寤,起不過時。謂由住光明想,及由思惟起想。

未二釋其所以二、申一無染心眠

此復云何?由正念故,於善所緣攝斂而臥。由正知故,於善所緣若心退失,起諸煩惱,即便速疾能正了知。如是名為由二緣故,無染汙心而習睡眠,非染汙心。

申二以時悎寤

由住光明想,及思惟起想,無重睡眠,非睡眠纏能遠隨逐。如是名為由二緣故,以時悎寤,起不過時。

卯三結

如是宣說常勤修習悎寤瑜伽所有略義,及前所說廣辯釋義。總說名為初夜後夜常勤修習悎寤瑜伽。

寅五正知而住四、卯一徵

云何名為正知而住?

卯二列

謂如有一,若往、若還正知而住,若覩、若瞻正知而住,若屈、若伸正知而住,持僧伽胝及以衣缽正知而住,若食、若飲、若噉、若嘗正知而住,若行、若住、若坐、若臥正知而住,於悎寤時正知而住,若語、若默正知而住,解勞睡時正知而住。

卯三釋二、辰一廣分別二、巳一別辨其相六、午一若往若還正知而住三、未一徵

若往、若還正知住者:云何為往?云何為還?云何往還正知而住?

未二釋三、申一往

所言往者:謂如有一,往詣聚落,往聚落間;往詣家屬,往家屬間;往詣道場,往道場間。

申二還

所言還者:謂如有一,從聚落還,聚落間還;從家屬還,家屬間還;從道場還,道場間還。

申三正知住二、酉一明正知二、戌一釋四、亥一於自往還

所言往還正知住者:謂於自往,正知我往;及於自還,正知我還。

謂於自往正知我往等者:謂於自身若往、若還,由正知力,不隨雜染心轉,必令自心隨我勢力自在而轉,是名正知我往我還。

亥二於應往還

於所應往及非所往,能正了知;於所應還及非所還,能正了知。

於所應往及非所往等者:如下說言:或有居家我所應往:謂剎帝利大族姓家、或婆羅門大族姓家、或諸居士大族姓家、或僚佐家、或饒財家、或長者家、或商主家。又如說言:或有居家我不應往。何等居家?謂唱令家,或酤酒家,或婬女家,或國王家,或旃荼羅、羯恥那家;或復有家一向誹謗,不可迴轉。此說於所應往及非所往,準彼應釋。還至本處,名所應還;與此相違,名非所還。

亥三於往還時

於應往時及非往時,能正了知;於應還時及非還時,能正了知。

於應往時及非往時者:如下說言:又有居家我雖應往,不應太早太晚而往。若施主家有遽務時,亦不應往,若戲樂時、若有營構嚴飾事時、若為世間弊穢法時、若忿競時,亦不應往。如是一切,名非往時;與此相違,名應往時。

亥四於如往還

於其如是如是應往及不應往,能正了知;於其如是如是應還及不應還,能正了知。

於其如是如是應往及不應往者:如下說言:又如所往,如是應往,乃至廣說。所受施物應知其量,是名如是如是應往。與此相違,名不應往。

戌二結

是名正知。

酉二顯住相

彼由成就此正知故,自知而往,自知而還;往所應往,非非所往,還所應還,非非所還;以時往還,不以非時;如其色類動止軌則、禮式、威儀,應往應還,如是而往,如是而還。

彼由成就此正知故等者:此中略顯前所說義。言自知而往,自知而還者,此顯於往還事。言往所應往至非非所還者,此顯於往還處。言以時往還,不以非時者,此顯於往還時。言如其色類至如是而還者,此顯如量、如理、如其品類而有往還。如是所顯略義差別,餘皆準知。此中色類,謂出家補特伽羅剃除鬚髮、捨俗形好、著壞色衣應知。修所成地說:於下劣形相應善觀察,能生精勤如理作意,乃得名為出家之想及沙門想故。

未三結

如是名為若往、若還正知而住。

午二若覩若瞻正知而住三、未一徵

若覩、若瞻正知住者:云何為覩?云何為瞻?云何覩瞻正知而住?

未二釋三、申一覩

所言覩者:謂於如前所列諸事,若往、若還,先無覺慧、先無功用、先無欲樂,於其中間眼見眾色,是名為覩。

謂於如前所列諸事等者:前說聚落、家屬、道場,是名所列諸事。眼見眾色,不由覺慧、功用、欲樂之所發起,是名先無覺慧先、無功用、先無欲樂。

申二瞻

所言瞻者:謂於如前所列諸事,若往、若還,覺慧為先、功用為先、欲樂為先,眼見眾色。謂或諸王、或諸王等、或諸僚佐、或諸黎庶,或婆羅門、或諸居士,或饒財寶長者、商主,或餘外物房舍、屋宇、殿堂、廊廟,或餘世間眾雜妙事。觀見此等,是名為瞻。

申三正知住二、酉一明正知

若復於此,覩瞻自相,能正了知;

若復於此覩瞻自相者:前說眾色,當知唯是假相有法,依顯形色而假立故,彼顯形色是其自相。

於所應覩,於所應瞻,能正了知;於應覩時,於應瞻時,能正了知;如所應覩,如所應瞻,能正了知;是名正知。

於所應覩於所應瞻者:如下說有一分應觀,一分不應觀色應知。

酉二顯住相

彼由成就此正知故,自知而覩,自知而瞻;覩所應覩,瞻所應瞻;於應覩時,於應瞻時,而正瞻覩;如所應覩,如所應瞻,如是而覩,如是而瞻。

未三結

如是名為若覩、若瞻正知而住。

午三若屈若伸正知而住三、未一徵

若屈、若伸正知住者:云何為屈?云何為伸?云何名為若屈、若伸正知而住?

未二釋二、申一屈伸

謂彼如是覩時、瞻時,若往為先、若還為先,或屈伸足、或屈伸臂、或屈伸手,或復屈伸隨一支節,是名屈伸。

申二正知住二、酉一明正知

若於屈伸所有自相,能正了知;若所屈伸,能正了知;若屈伸時,能正了知;若如是屈及如是伸,能正了知;是名正知。

若於屈伸所有自相等者:此中自相,謂即表色。如意地說應知(陵本一卷六頁)。若手、若足、若臂、若復隨一支節,名所屈伸。如下說言:不應搖身、搖臂、搖頭,乃至不應放縱一切身分應知。

酉二顯住相

彼由成就此正知故,於屈於伸,自知而屈、自知而伸;於所應屈,於所應伸,而屈而伸;於應屈時,於應伸時,而屈而伸;如所應屈,如所應伸,如是而屈,如是而伸。

未三結

如是名為若屈、若伸正知而住。

午四持僧伽胝及以衣缽正知而住三、未一徵

持僧伽胝及以衣缽正知住者:云何持僧伽胝?云何持衣?云何持缽?云何持僧伽胝及以衣缽正知而住?

未二釋二、申一持僧伽胝及以衣缽三、酉一持僧伽胝二、戌一僧伽胝

謂有大衣,或六十條、或九條等、或兩重剌,名僧伽胝。

戌二持

被服受用,能正將護,說名為持。

酉二持衣二、戌一衣

若有中衣,若有下衣,

若有中衣若有下衣者:如下說言,但持三衣:一、僧伽胝,二、嗢怛羅僧伽,三、安怛婆參(陵本二十五卷二十頁)。此說大衣、中衣、下衣,如次即彼三衣應知。

或持為衣,或有長衣,或應作淨,或已作淨。如是一切說名為衣。

或持為衣等者:前說三衣,名持為衣。貯蓄餘衣,是名長衣。如是一切總名為衣。於如是衣佛所開許,應白羯磨,或復已白,名應作淨,或已作淨。

戌二持

被服受用,能正將護,說名為持。

酉三持缽二、戌一缽

若堪受持或鐵、或瓦乞食應器,說名為缽。

戌二持

現充受用,能正將護,說名為持。

申二正知住二、酉一明正知

若於如是或僧伽胝、或衣、或缽所有自相,能正了知;於所應持或僧伽胝、或衣、或缽或淨不淨,能正了知;若於此時或僧伽胝、或衣、或缽已持應持,能正了知;若於如是或僧伽胝、或衣、或缽應如是持,能正了知;是名正知。

或淨不淨能正了知者:謂若習近增諸善法,減不善法,是名為淨;與此相違,當知不淨。如下說言,不應開紐、不軒、不磔,亦不褰張而被法服,乃至廣說不應置缽在雜穢處、若坑澗處、若崖岸處,其義應知。

酉二顯住相

彼由成就此正知故,於所應持或僧伽胝、或衣、或缽,自知而持;於所應持,於應持時,而能正持;如所應持,如是而持。

未三結

如是名為持僧伽胝及以衣缽正知而住。

午五若食若飲若噉若嘗正知而住三、未一徵

若食、若飲、若噉、若嘗正知住者:云何為食?云何為飲?云何為噉?云何為嘗?云何若食、若飲、若噉、若嘗正知而住?

未二釋三、申一食二、酉一標列

謂諸所有受用飲食,總名為食。此復二種:一、噉,二、嘗。

酉二別辨二、戌一噉三、亥一徵

云何為噉?

亥二列

謂噉餅麨、或飯、或糜、或羹、或臛,或有所餘造作轉變可噉可食,能持生命。

或有餘造作轉變等者:謂若餅麨、或飯、或糜、或羹、或臛,及餘可噉可食一切品類,當知唯是假相有法,非常言論所攝,謂由加行故及轉變故。如思所成地說(陵本十六卷四頁)。此說造作轉變,準彼應釋。

亥三結

如是等類皆名為噉,亦名為食。

戌二嘗三、亥一徵

云何為嘗?

亥二列

謂嘗乳、酪、生酥、熟酥、油、蜜,沙糖、魚、肉、醯、鮓,或新果實,或有種種咀嚼品類。

亥三結

如是一切總名為嘗,亦名為食。

申二飲二、酉一徵

云何為飲?

酉二列

謂沙糖汁、或石蜜汁、或飯漿飲、或鑽酪飲、或酢為飲、或抨酪飲,乃至於水,總名為飲。

申三正知住二、酉一明正知

若於如是若食、若飲、若噉、若嘗所有自相,能正了知;若於一切所食、所飲、所噉、所嘗,能正了知;若於爾時應食、應飲、應噉、應嘗,能正了知;若於如是應食、應飲、應噉、應嘗,能正了知;是名正知。

酉二顯住相

彼由成就此正知故,於自所有若食、若飲、若噉、若嘗,自知而食,自知而飲,自知而噉,自知而嘗;於所應食,於所應飲,於所應噉,於所應嘗,正食、正飲、正噉、正嘗;應時而食,應時而飲,應時而噉,應時而嘗;如所應食乃至如所應嘗,如是而食乃至如是而嘗。

未三結

如是名為若食、若飲、若噉、若嘗正知而住。

午六若行若住廣說乃至若解勞睡正知而住三、未一徵

若行、若住,廣說乃至若解勞睡正知住者:云何為行?云何為住?云何為坐?云何為臥?云何悎寤?云何為語?云何為默?云何名為解於勞睡?云何於行,廣說乃至於解勞睡正知而住?

未二釋九、申一行

謂如有一,於經行處來往經行,或復往詣同法者所,或涉道路。如是等類,說名為行。

申二住

復如有一,住經行處,住諸同法阿遮利耶、鄔波拖耶,及諸尊長、等尊長前。如是等類,說名為住。

申三坐

復如有一,或於大床、或小繩床、或草葉座、或諸敷具、或尼師檀,結加趺坐,端身正願,安住背念。如是等類,說名為坐。

申四臥

復如有一,出住處外洗濯其足,還入住處,或於大床、或小繩床、或草葉座,或阿練若、或在樹下、或空閑室,右脅而臥,重疊其足。如是等類,說名為臥。

申五悎寤

復如有一,於晝日分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於初夜分、於後夜分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說名悎寤。

申六語二、酉一列三、戌一讀誦法教

復如有一,常勤修習如是悎寤,於未受法正受正習,令得究竟。所謂契經、應頌、記別,廣說如前。即於如是已所受法,言善通利,謂大音聲若讀、若誦。

戌二為他開示

或復為他廣說開示。

戌三慶慰勸勵

於時時間與諸有智同梵行者,或餘在家諸賢善者,語言談論,共相慶慰,為欲勸勵及求資具。

於時時間至及求資具者:此中共相慶慰,謂於有智同梵行者。為欲勸勵及求資具,謂於在家諸賢善者。如是差別應知。

酉二結

如是等類,說名為語。

申七默二、酉一列二、戌一思惟

復如有一,隨先所聞、隨先所習言善通利究竟諸法,獨處空閑,思惟其義,籌量觀察。

戌二修習二、亥一止

或處靜室,令心內住、等住、安住,及與近住、調伏、寂靜、最極寂靜、一趣、等持;

或處靜室至修瑜伽行者:此中止觀,名瑜伽行。令心內住乃至等持,是名止行,此即九種心住。四種毗缽舍那,是名觀行。如下自釋應知。

亥二觀

或復於彼毗缽舍那,修瑜伽行。

酉二結

如是等類,說名為默。

申八勞睡

復如有一,於其熱分極炎暑時,或為熱逼、或為劬勞,便生疲倦,非時惛寐,樂著睡眠,是名勞睡。

申九正知住二、酉一明正知二、戌一釋四、亥一於行等相

若復於行,廣說乃至於解勞睡所有自相,能正了知;

亥二於應行等

於所應行,乃至於所應解勞睡,能正了知;

亥三於行等時

於應行時,乃至於應解勞睡時,能正了知。

亥四於如行等

如所應行,乃至如所應解勞睡,能正了知。

戌二結

是名正知。

酉二顯住相

彼由成就此正知故,於其自行乃至於其自解勞睡,正知而行乃至正知而解勞睡;若所應行乃至若所應解勞睡;即於彼行乃至於彼解於勞睡;若時應行乃至若時應解勞睡;即此時行乃至此時解於勞睡;如所應行乃至如所應解勞睡;如是而行乃至如是而解勞睡。

未三結

如是名為於行、於住、於坐、於臥、於其悎寤、於語、於默、於解勞睡正知而住。

巳二總顯次第及所為事二、午一徵

復次,如是正知而住,云何次第?為顯何事?

午二釋二、未一辨次第二、申一釋六、酉一往還三、戌一於所應往及非所往二、亥一於村邑等

謂如有一,依止如是村邑、聚落、亭邏而住,作是思惟:我今應往如是村邑、聚落、亭邏巡行乞食。如是乞已,出還本處。

亥二於諸居家二、天一不應往三、地一標

又於如是村邑等中,或有居家我不應往。

地二徵

何等居家?

地三列

謂唱令家,或酤酒家,或婬女家,或國王家,或旃荼羅、羯恥那家;或復有家,一向誹謗,不可迴轉。

謂唱令家等者:此顯五種非所行處。如前戒律儀中已說應知(陵本二十二卷四頁)。

天二應往二、地一標

或有居家我所應往。

地二列

謂剎帝利大族姓家、或婆羅門大族姓家、或諸居士大族姓家、或僚佐家、或饒財家、或長者家、或商主家。

戌二於應往時及不應往

又有居家我雖應往,不應太早太晚而往。若施主家有遽務時,亦不應往;若戲樂時、若有營構嚴飾事時、若為世間弊穢法時、若忿競時,亦不應往。

若為世間弊穢法時者:謂欲邪行名弊穢法應知

戌三於如所往及非所應二、亥一往村邑等

又如所往,如是應往。不與暴亂惡象俱行,不與暴亂眾車、惡馬、惡牛、惡狗而共同行,不入鬧叢,不蹈棘刺,不踰垣牆,不越坑壍,不墮山岸,不溺深水,不履糞穢。

亥二往施主家二、天一應隨月喻

應隨月喻往施主家,具足慙愧,遠離憍傲,盪滌身心,不求利養,不希恭敬,如自獲得所有利養,心生喜悅,如是於他所得利養,心亦喜悅,不自高舉,不輕懱他,心懷哀愍。

不自高舉不輕懱他心懷哀愍者:此顯喜悅他得利養由三因緣應知。

天二應自持心四、地一於非所宜

又應如是自持其心,往施主家。豈有出家往詣他所,要望他施非不惠施;廣說乃至要當速疾而非遲緩。

廣說乃至要當速疾等者:此中廣說,謂要望他敬非不恭敬,要多非少,要妙非麤;如前於食知量中已說應知。

地二於應知量

又作是心:我於今假往施主家,所受施物應知其量。

地三於邪追求

又我不應利養因緣,矯詐虛誑、現惑亂相、以利求利。

矯詐虛誑等者:謂依矯詐、或邪妄語、或假現相、或苦研逼、或利求利,種種狀相,而從他所非法希求所有衣服、飲食、臥具、病緣醫藥諸資生具。如前戒律儀中釋相應知。

地四於染受用

得利養已,無染、無愛,亦不耽嗜、饕餮、迷悶、堅執、湎著而受用之。

酉二覩瞻二、戌一標

復於已往或正往時,觀見眾色,於此眾色一分應觀,或有一分所不應觀。於不應觀所有眾色,當攝其眼,善護諸根;於所應觀所有眾色,應善住念而正觀察。

於不應觀所有眾色等者:謂所觀色若令發生種種雜染,此不應觀。於如是色,不應策發所有眼根,是名當攝其眼。不取其相及與隨好,防守正念,修根律儀,是名善護諸根。若所觀色令不雜染,此所應觀,於如是色,應策眼根,安住正念,審諦觀察,為令於色離喜貪故。

戌二釋二、亥一不應觀色三、天一徵

何色類色所不應觀?

天二釋

謂諸妓樂戲笑歡娛;或餘遊戲所作歌舞音樂等事;如是復有母邑殊勝,幼少盛年,美妙形色;或復有餘所見眾色,能壞梵行、能障梵行、能令種種諸惡不善尋思現行。

天二結

如是色類所有眾色,不應觀視。

亥二所應觀色三、天一徵

何色類色是所應觀?

天二釋三、地一老相

謂諸所有衰老朽邁上氣者身、傴僂憑杖戰掉者身。

地二病相

或諸疾苦重病者身,腳腫、手腫、腹腫、面腫、膚色萎黃、瘡癬、疥癩、眾苦逼迫、身形委頓,身形洪爛、諸根闇鈍。

地三死相二、玄一朽穢不淨

或有夭喪,死經一日、或經二日、或經七日,被諸烏鵲、餓狗、鵄鷲、狐狼,野干,種種暴惡傍生禽獸之所食噉。

玄二他生愁等

或命終已,出置高床,上施幰帳,前後大眾或哀或哭,以其灰土塵坌身髮,生愁、生、苦生悲、生怨、生憂、生惱。

天三結

如是等類所有眾色,我應觀察。觀是眾色,能順梵行、能攝梵行、能令諸善尋思現行。

酉三屈伸

不應搖身、搖臂,搖頭、跳躑,攜手、叉腰,竦肩入施主家,不應輒坐所不許座,不應不審觀座而坐,不應放縱一切身分,不應翹足、不應交足、不太狹足、不太廣足,端嚴而坐。

酉四衣缽二、戌一持衣

不應開紐、不軒、不磔,亦不褰張而被法服;所服法衣並皆齊整,不高、不下、不如象鼻;非如多羅樹間房穗、非如龍首、非如豆摶而被法服。

戌二持缽

不應持缽預就其食,不應持缽在飲食上;不應置缽在雜穢處、若坑澗處、若崖岸處。

酉五飲食

又應次第受用飲食。不應以飯覆羹臛上,不以羹臛覆其飯上,不應饕餮受諸飲食,不應嫌恨受諸飲食,不太麤食、不太細食。不應圓摶食、不應舐手、不應舐缽,不振手食、不振足食,不應齧斷而食其食。

不應嫌恨受諸飲食者:謂如前說,往施主家,設不惠施,終不於彼起怨害心及瞋恚心,而相嫌恨。乃至廣說(陵本二十三卷十一頁)。義應準知。

酉六行等五、戌一經行三、亥一標處所

從施主家還歸住處,於晝夜分,在自別人所經行處往反經行;非於他處、非不委處、非不恣處、非不與處而輒經行。

在自別人所經行處等者:於自所居住處,自院、自房,稱其廣長度量一地方所而習經行,不共於他,名自別人所經行處。如是經行,非於他所住處,是名非於他處。非地方所不稱度量,是名非不委處。若往、若來非不恣意,是名非不恣處。非為僧分所不許與,是名非不與處。

亥二遮時位

非身劬勞、非身疲倦、非心掉舉所制伏時而習經行。

亥三顯習相

為修善品、為善思惟,內攝諸根、心不外亂而習經行;不太馳速、不太躁動,亦非一向專事往來而習經行;時時進步、時時停住而習經行。

戌二宴坐

如是於自所居住處、自院自房自別人處、僧分與處、非於他處、非不委處、非不恣處習經行已。復於大床,或小繩床,或草葉座,或尼師壇,或阿練若、樹下、塚間、或空閑室,結加趺坐,端身正願,安住背念,而習宴坐。

戌三寢寤

於夜中分如法寢息,於晝日分及夜初分,修諸善品不應太急。如是寢時,應如前說,住光明想、正念、正知、思惟起想,於夜後分速疾悎寤。

戌四語默二、亥一第一義二、天一語

或於語論,或於讀誦,勤修加行。

天二默二、地一遠離無義

或為修斷,閑居宴默思惟法時,應當遠離順世典籍,綺字、綺句、綺飾文詞,能引無義,不能令證神通等覺、究竟涅槃。

不能令證神通等覺者:此中神通,意說漏盡智通。覺,即智差別名。等言,等取餘諸聖功德應知。

地二法隨法行

復於如來所說正法,最極甚深、相似甚深空性相應,隨順緣性及諸緣起,殷重無間善攝善受,令堅、令住、令無失壞,為成正行,不為利養恭敬稱譽。又於是法言善通利、慧善觀察,於諠雜眾不樂習近、不樂多業、不樂多言,於時時間安住正念。

復於如來所說正法等者:如下說言,緣性緣起所緣,唯有諸法能引諸法,無有作者及以受者,是名空性相應。依此義說最極甚深。又緣起支,雖實無常、苦、空、無我,而有彼相相似顯現,如有尋有伺地釋(陵本十卷十六頁)。依此義說相似甚深。

亥二第二義二、天一語二、地一談論慶慰

與諸有智同梵行者,語言談論,共相慶慰,樂興請問,樂求諸善,無違諍心。

地二為他說法

言詞稱量、言詞合理、言詞正直、言詞寂靜,樂勤為他宣說正法。

言詞稱量等者:義無違逆,是名稱量。譬喻相應,是名合理。言無雜亂,是名正直。言不勝聽,是名寂靜。

天二默二、地一思惟

又應宴默,於惡不善所有尋思,不樂尋思;又於非理所有諸法,不樂思惟。

地二修習

於自所證,離增上慢;於少下劣差別證中,不生喜足;於上所證中無退屈;善能遠離不應思處,時時修習止觀瑜伽,樂斷樂修,無間修習、殷重修習。

善能遠離不應思處等者:不應思處略有九種:一、我,二、有情,三、世界,四、業報,五、靜慮者境界,六、諸佛境界,七、十四不可記事,八、非正法,九、一切煩惱之所引攝。如顯揚說(顯論十七卷七頁)。若有思議如是等事,當能引三種過失:一、起心亂過失,二、生非福過失,三、不得善過失。由是說言不應思處。言止觀瑜伽者,四瑜伽中方便所攝應知。

戌五解勞睡三、亥一出因緣

又於熱分極炎暑時,勇猛策勵,發勤精進,隨作一種所應作事,勞倦因緣,遂於非時發起惛睡。

亥二明所為

為此義故,暫應寢息,欲令惛睡疾疾除遣,勿經久時,損減善品、障礙善品。

亥三舉方便

於寢息時,或關閉門,或令苾芻在傍看守,或毗奈耶隱密軌則,以衣蔽身,在深隱處須臾寢息,令諸勞睡皆悉除遣。

申二結

如是名為正知而住先後次第。謂依行時及依住時。

未二辨知住二、申一辨二、酉一正知

又於善品先未趣入,心興加行如理作意俱行妙慧,說名正知。

酉二住

即此正知,行時、住時,一切成辦無所減少,如是名為正知而住。

申二配二、酉一行時

當知此中,若往、若還、若覩、若瞻、若屈、若伸、持僧伽胝及以衣缽、若食、若飲、若噉、若嘗正知而住,由是名為於村邑等如法行時正知而住。

酉二住時

若行、若住、若坐、若臥、若習悎寤、若語、若默、若解勞睡正知而住,由是名為於其住處如法住時正知而住。

辰二顯略義三、巳一結前生後

如是應知已廣分別正知而住。復云何知此中略義?

巳二總標別釋二、午一標

謂於行時有五種業,於其住時有五種業,行時、住時正知而住有四種業,如是名為正知而住所有略義。

午二釋三、未一行時五業四、申一徵

云何行時有五種業?

申二列

一者、身業;二者、眼業;三者、一切支節業;四者、衣缽業;五者、飲食業。

申三結

如是名為行時五業。

申四配五、酉一身業

謂若說言:若往、若還。此言顯示行時身業。

酉二眼業

若復說言:若覩、若瞻。此言顯示行時眼業。

酉三一切支節業

若復說言:若屈、若伸。此言顯示行時一切支節業。

酉四衣缽業

若復說言:持僧伽胝及以衣缽。此言顯示行時衣缽業。

酉五飲食業

若復說言:若食、若飲、若噉、若嘗。此言顯示行時飲食業。

未二住時五業四、申一徵

云何名為住時五業?

申二列

一者、身業;二者、語業;三者、意業;四者、晝業;五者、夜業。

申三配五、酉一身業

謂若說言:若行、若住、若坐。此言顯示住時身業。

酉二語業

若復說言:若語。此言顯示住時語業。

酉三意業

若復說言:若臥、若默、若解勞睡。此言顯示住時意業。

若臥若默等者:前說:住光明想、正念、正知、思惟起想,是臥所攝。又說:於惡不善所有尋思,不樂尋思,乃至樂斷樂修,無間修習、殷重修習,是默所攝。又意地說:眠夢是彼意識勝所作業。依此義說,顯示住時意業。

酉四晝等業

若復說言:若習悎寤。此言顯示住時晝業、夜業,身業、語業。

若復說言若習悎寤等者:習悎寤中說:於晝日分,及於初後夜分,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此即顯示住時晝業、夜業。即彼經行,顯示身業。又說:於經行時,以大音聲若讀、若誦,所聽聞法,是即顯示住時語業。

酉五夜業

又若臥者,此言顯示住時夜業。

申四結

當知是名住時五業。

未三正知四業二、申一徵

云何名為行時、住時正知而住所有四業?

行時住時正知而住所有四業等者:前說行時有五種業,即依彼業安住正念、不放逸住,是名行時正知而住所有二業。如是住時正知而住二業亦爾,由是總說行時、住時正知而住有四種業。

申二釋三、酉一舉四業

謂初依彼行業、住業起如是業,即於彼業安守正念,不放逸住。當知此業,正念所攝、不放逸攝。

酉二明正知

若於是事、是處、是時,如量、如理、如其品類所應作者,即於此事、此處、此時,如量、如理、如其品類正知而作。

若於是事是處是時等者:前說若往、若還,乃至若解勞睡,是名為事。即於是事能順梵行、能攝梵行、能令諸善尋思現行,是名為處。以時往還,乃至廣說若解勞睡,是名為時。無有增減,是名為量。與義相應,是名為理。諸相差別,是名品類。依廣分別,隨應可知。

酉三顯勝利

彼由如是正知作故,於現法中無罪無犯,無有惡作,無變無悔;於當來世亦無有罪,身壞死後不墮惡趣,不生一切那落迦中。

無變無悔者:不為受等變壞其心,是名無變。臨命終時不生憂悔,是名無悔。

巳三總結略義

為得未得,積習資糧。如是名為正知而住所有略義。

卯四結

前廣分別,今此略義,一切總名正知而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