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卷二十三

寅二根律儀三

本地分中聲聞地初瑜伽處出離地品第三之二

卯一廣分別相三、辰一徵

云何根律儀?

辰二標

謂如有一,能善安住密護根門,防守正念,常委正念,乃至廣說。

辰三釋二、巳一依標別顯五、午一密護根門三、未一徵

云何名為密護根門?

未二釋

謂防守正念,常委正念,廣說乃至防護意根,及正修行意根律儀。

未三結

如是名為密護根門。

午二防守正念三、未一徵

云何名為防守正念?

未二釋二、申一獲正念

謂如有一,密護根門增上力故,攝受多聞、思惟、修習。由聞思修增上力故,獲得正念。

密護根門增上力故等者:此顯根為依處,與聞思修為攝受。因密護根故,聞思修慧依之得生,是名攝受多聞、思惟、修習。

申二能防守

為欲令此所得正念無忘失故,能趣證故,不失壞故。於時時中,即於多聞,若思若修,正作瑜伽,正勤修習,不息加行、不離加行。

正作瑜伽等者:如下自說瑜伽有四:一、信,二、欲,三、精進,四、方便(陵本二十八卷九頁)。當知此中,初由信故,於應得義深生信解,信應得已,於諸善法生起樂欲,是名正作瑜伽。由樂欲故,晝夜策勵,安住精勤堅固勇猛,是名正勤修習。發精進已,攝受方便,是名不息加行、不離加行。

未三結

如是由此多聞思修所集成念,於時時中,善能防守正聞思修瑜伽作用,如是名為防守正念。

午三常委正念二、未一徵

云何名為常委正念?

未二釋二、申一別辨相二、酉一標

謂於此念恆常所作、委細所作。

酉二辨

當知此中,恆常所作,名無間作;委細所作,名殷重作。

酉三結

即於如是無間所作、殷重所作,總說名為常委正念。

申二顯功能

如其所有防守正念,如是於念能不忘失;如其所有常委正念,如是即於無忘失念得任持力;即由如是功能勢力,制伏色聲香味觸法。

午四念防護意三、未一徵

云何名為念防護意?

未二釋二、申一五無間意二、酉一舉眼識

謂眼色為緣生眼識,眼識無間生分別意識;由此分別意識,於可愛色色將生染著,於不可愛色色將生憎恚。即由如是念增上力,能防護此非理分別起煩惱意,令其不生所有煩惱。

由此分別意識等者:如五識身相應地說:由眼識生,三心可得。如其次第,謂率爾心、尋求心、決定心。初是眼識,二在意識,決定心後方有染淨。此後乃有等流眼識善不善轉(陵本一卷九頁)。此說分別意識,當知即是尋求、決定二心,與眼識俱,分別眼所識色,執取相好,由是或能起貪,或能起瞋,是即染淨心中一分染心。由此眼識無間俱生分別意識,於眼所識色能起貪故,名於可愛色色將生染著。能起瞋故,名於不可愛色色將生瞋恚。為簡意識唯自所緣可愛、不可愛色法,是故說此可愛、不可愛色色。

酉二例餘識

如是耳、鼻、舌、身廣說,當知亦爾。

申二自染汙意

意法為緣生意識,即此意識,有與非理分別俱行,能起煩惱。由此意識,於可愛色法將生染著,於不可愛色法將生憎恚。亦由如是念增上力,能防護此非理分別起煩惱意,令其不生所有煩惱。

由此意識於可愛色法等者:此中意識不與眼識俱生,唯緣過去、未來可愛色事,不緣現在,是故此說可愛、不可愛色法。餘如前釋。

未三結

如是名為念防護意。

午五行平等位三、未一徵

云何名為行平等位?

未二釋

平等位者,謂或善捨、或無記捨。由彼於此非理分別起煩惱意,善防護已,正行善捨、無記捨中,由是說名行平等位。

謂或善捨或無記捨者:此中善捨,善法所攝。決擇分說:捨是無貪、無瞋、無癡,精進分故,即如是法離雜染義,建立為捨(陵本五十五卷五頁)。無記捨者:謂不苦不樂受應知。

未三結

如是名為行平等位。

巳二廣辨二相三、午一總舉二、未一能善防護三、申一徵

云何於此非理分別起煩惱意,能善防護?

申二釋二、酉一防護諸根

謂於色、聲、香、味、觸、法,不取其相、不取隨好,終不依彼發生諸惡不善尋思,令心流漏。

酉二修根律儀

若彼有時忘失念故,或由煩惱極熾盛故,雖離取相及取隨好,而復發生惡不善法,令心流漏,便修律儀。

申三結

由是二相,故能於此非理分別起煩惱意,能善防護。

未二正行平等三、申一徵

云何此意由是二相善防護已,正行善捨、或無記捨?

申二釋三、酉一標

謂即由是二種相故。

酉二徵

云何二相?

酉三釋二、戌一舉眼

謂如所說防護眼根,及正修行眼根律儀。

戌二例餘

如說眼根防護律儀,防護耳、鼻、舌、身、意根,及正修行意根律儀,當知亦爾。

申三結

由是二相,於其善捨、無記捨中,令意正行。

午二隨釋三、未一不取相及隨好二、申一別辨相二、酉一第一類二、戌一不取其相二、亥一舉眼所識色二、天一徵

云何於眼所識色中不取其相?

云何於眼所識色中不取其相等者:此顯意識不取眼識所行境相,名不取相。當知此中,言取相者,謂即意識與眼識俱,執取前說可愛、或不可愛色色,是故說言:由眼識故取所行相。眼識無間意識生故。如五識身相應地說:顯色、形色、表色,是眼識所行、眼識境界、眼識所緣,亦是意識所行、境界、所緣(陵本一卷六頁)。境相差別,如是應知。

天二釋二、地一反顯

言取相者,謂於眼識所行色中,由眼識故取所行相,是名於眼所識色中執取其相。

地二正成

若能遠離如是眼識所行境相,是名於眼所識色中不取其相。

亥二例耳所識等

如於其眼所識色中,如是於耳、鼻、舌、身、意所識法中,當知亦爾。

戌二不取隨好二、亥一舉眼所識色二、天一徵

云何於眼所識色中不取隨好?

云何於眼所識色中不取隨好等者:此顯意識不取色相所有隨好。當知此中言隨好者,謂由分別意識,於彼色相種種分別之所引發,唯是意識所行、意識境界、意識所緣。

天二釋二、地一反顯

取隨好者,謂即於眼所識色中,眼識無間俱生分別意識,執取所行境相,或能起貪、或能起瞋、或能起癡,是名於眼所識色中執取隨好。

地二正成

若能遠離此所行相,於此所緣不生意識,是名於眼所識色中不取隨好。

亥二例耳所識等

如於其眼所識色中,如是於耳、鼻、舌、身、意所識法中,當知亦爾。

酉二第二類二、戌一總標

復有餘類,執取其相執取隨好。

戌二別辨二、亥一舉眼所識色二、天一取相二、地一釋

言取相者:謂色境界在可見處,能生作意正現在前,眼見眾色。

地二結

如是名為執取其相。

天二取隨好二、地一釋

取隨好者:謂即色境在可見處,能生作意正現在前,眼見色已;然彼先時從他聞有如是如是眼所識色,即隨所聞名句文身,為其增上、為依、為住,如是士夫補特伽羅,隨其所聞,種種分別眼所識色。

地二結

如是名為執取隨好。

亥二例耳所識等

如於其眼所識色中,如是於耳、鼻、舌、身、意所識法中,當知亦爾。

申二應思擇二、酉一辨種類

又此取相及取隨好,或有由此因緣、由此依處、由此增上,發生種種惡不善法,令心流漏;或有由此因緣、由此依處、由此增上,不生種種惡不善法,令心流漏。

酉二明遠離

若於此中,執取其相,執取隨好,不如正理,由此因緣、由此依處、由此增上,發生種種惡不善法,令心流漏,彼於如是色類境界,遠離取相及取隨好。

未二惡不善法三、申一徵

云何名為惡不善法?

申二釋

謂諸貪欲,及貪所起諸身惡行、諸語惡行、諸意惡行;若諸瞋恚、若諸愚癡,及二所起諸身惡行、諸語惡行、諸意惡行。

申三結

是名種種惡不善法。

未三令心流漏三、申一徵

云何由彼令心流漏?

云何由彼令心流漏等者:謂於彼彼所緣境界生貪瞋癡,遊行流散,由是能令彼相應心亦於所緣遊行流散,是故說言:令心流漏。為顯非心意識自性雜染能生過失,故作是說。

申二釋

謂若於彼彼所緣境界,心意識生,遊行流散;即於彼彼所緣境界,與心意識種種相應,能起所有身語惡行貪瞋癡生,遊行流散。

申三結

是名由彼令心流漏。

午三結義二、未一辨差別二、申一防護諸根

如是於眼所識色中,乃至於意所識法中,執取其相及取隨好,由是發生種種雜染;彼於取相及取隨好能遠離故,便不發生種種雜染。

申二修行律儀

若由忘念,或由煩惱極熾盛故,雖獨閑居,由先所見眼所識色增上力故,或先所受耳鼻舌身意所識法增上力故,發生種種惡不善法,隨所發生而不執著,尋便斷滅、除棄、變吐,是名於彼修行律儀。

尋便斷滅除棄變吐者:令彼現行不相續故,是名斷滅。令彼諸纏不現行故,是名除棄。令彼種子不隨逐故,是名變吐。

未二辨隨應二、申一應策發二、酉一作意策發

若於其眼所識色中,應策眼根;及於其耳鼻舌身意所識法中,應策意根;即便於彼作意策發。如是策發,令不雜染。

若於其眼所識色中應策眼根等者:如下自說:復於已往或正往時,觀見眾色,於此眾色一分應觀,或有一分所不應觀。於不應觀所有眾色,當攝其眼,善護諸根,於所應觀所有眾色,應善住念而正觀察(陵本二十四卷十六頁)。此中於所識色應策眼根者:謂於一類所應觀色,如諸所有衰老朽邁上氣者身、傴僂憑杖戰掉者身、或諸疾苦重病者身,乃至廣說。又於所識色不應策發眼根者,謂於一類不應觀色,如諸妓樂戲笑歡娛,或餘遊戲所作歌舞音樂等事,乃至廣說。由應觀色令不雜染,是故應策眼根。不應觀色,能令雜染,是故不應策發眼根。由是道理,所餘諸根,於所行境,或應策發、或不應策,當知亦爾。

酉二結名防護

由是因緣,於此雜染防護眼根,廣說乃至防護意根;如是名為防護眼根,廣說乃至防護意根。

申二不應策發二、酉一遍不策發

若於其眼所識色中,不應策發所有眼根,及於其耳鼻舌身意所識法中,不應策發所有意根;即便於彼遍一切種而不策發。不策發故,令不雜染。

酉二結修律儀

由是因緣,於此雜染修根律儀。如是名為能正修行眼根律儀,廣說乃至能正修行意根律儀。

卯二出二略義二、辰一結前生後

如是應知已廣分別根律儀相。云何當知此中略義?

辰二略辨二種二、巳一第一略義二、午一總標

此略義者,謂若能防護、若所防護、若從防護、若如防護、若正防護。如是一切總略為一,名根律儀。

午二別釋五、未一能防護二、申一徵

今於此中,誰能防護?

申二釋

謂防守正念,及所修習常委正念,是能防護。

未二所防護二、申一徵

何所防護?

申二釋

謂防護眼根,防護耳鼻舌身意根,是所防護。

未三從防護二、申一徵

從何防護?

申二釋

謂從可愛、不可愛色,廣說乃至從其可愛、不可愛法,而正防護。

未四如防護二、申一徵

如何防護?

申二釋

謂不取相、不取隨好。若依是處發生種種惡不善法,令心流漏,即於此處修行律儀。防守根故,名修律儀。如是防護。

未五正防護二、申一徵

何者正防護?

申二釋

謂由正念,防護於意,行平等位,是名正防護。

巳二第二略義二、午一總標

又略義者,謂若防護方便、若所防護事、若正防護。如是一切總略為一,名根律儀。

午二別釋三、未一防護方便三、申一徵

此中,云何防護方便?

申二釋

謂防守正念、常委正念,眼見色已不取其相,不取隨好,廣說乃至意知法已,不取其相,不取隨好。若依是處發生種種惡不善法,令心流漏,即於是處修行律儀。防守根故,名修律儀。

申三結

如是名為防護方便。

未二所防護事三、申一徵

云何名為所防護事?

申二釋

所謂眼色,乃至意法。

申三結

如是名為所防護事。

未三正防護三、申一徵

此中,云何名正防護?

申二釋

謂如說言:由其正念,防護於意,行平等位。

申三結

名正防護。

卯三辨二所攝五、辰一標

又根律儀略有二種。

辰二列

一者、思擇力所攝,二者、修習力所攝。

辰三釋二、巳一第一義二、午一思擇力所攝

思擇力所攝根律儀者:謂於境界深見過患,不能於此所有過患除遣斷滅。

午二修習力所攝

修習力所攝根律儀者:謂於境界深見過患,亦能於此所有過患除遣斷滅。

巳二第二義二、午一思擇力所攝

又由思擇力所攝根律儀故,於所緣境,令煩惱纏不復生起、不復現前;而於依附所依隨眠,不能斷除、不能永拔。

午二修習力所攝

由修習力所攝根律儀故,於所緣境,煩惱隨眠不復生起、不復現前;一切時分,依附所依所有隨眠,亦能斷除、亦能永拔。

辰四結

如是思擇力所攝根律儀、修習力所攝根律儀,有此差別,有此意趣,有此殊異。

有此差別等者:前說初義、後義二門差別,名此差別。為欲除遣、斷滅、變吐,而修律儀,名此意趣。即彼二力所攝無能、有能,名此殊異。

辰五簡

當知此中,思擇力所攝根律儀,是資糧道所攝;修習力所攝根律儀,當知墮在離欲地攝。

寅三於食知量四、卯一徵

云何名為於食知量?

卯二標

謂如有一,由正思擇食於所食,不為倡蕩、不為憍逸、不為飾好、不為端嚴,乃至廣說。

乃至廣說者:如前已說然食所食,為身安住、為暫支持、為除饑渴、為攝梵行、為斷故受、為令新受當不更生、為當存養力樂無罪安隱而住,即此廣說應知。

卯三釋二、辰一廣辨二、巳一辨六、午一由正思擇食於所食二、未一徵

云何名為由正思擇食於所食?

未二釋二、申一思擇三、酉一觀諸過患五、戌一標

正思擇者:如以妙慧等隨觀察段食過患,見過患已,深生厭惡,然後吞咽。

如以妙慧等隨觀察段食過患者:如下說有三種過患:謂受用種類過患、變異種類過患、追求種類過患。觀此一切,或觀隨一,是名等隨觀察段食過患。

戌二徵

云何名為觀見過患?

戌三列

謂即於此所食段食,或觀受用種類過患、或觀變異種類過患、或觀追求種類過患。

戌四釋三、亥一受用種類過患三、天一徵

云何受用種類過患?

云何受用種類過患者:吞咽段物,是名受用。於爾所時,有其非一可惡穢相,是名受用種類過患。

天二釋二、地一明種類

謂如有一,將欲食時,所受段食色香味觸,皆悉圓滿,甚為精妙。從此無間進至口中,牙齒咀嚼,津唾浸爛,涎液纏裹,轉入咽喉。爾時此食先曾所有悅意妙相,一切皆捨,次後轉成可惡穢相,當轉異時,狀如變吐。

地二觀過患

能食士夫補特伽羅,若正思念此位穢相,於餘未變一切精妙所受飲食,初尚不能住食欣樂,況於此位。由如是等非一相貌,漸次受用增上力故,令其飲食淨妙相沒,過患相生,不淨所攝。

天三結

是名於食受用種類所有過患。

亥二轉變種類過患三、天一徵

云何轉變種類過患?

云何轉變種類過患者:謂食所食,或變不淨,或生疾病,或不銷住,是名轉變種類過患。

天二釋二、地一明種類

謂此飲食既噉食已,一分銷變,至中夜分或後夜分,於其身中,便能生起養育增長血肉筋脈骨髓皮等,非一眾多種種品類諸不淨物。次後一分變成便穢,變已趣下,展轉流出。

地二觀過患三、玄一不淨可厭

由是日日數應洗淨。或手、或足、或餘支節誤觸著時,若自若他皆生厭惡。

玄二多疾病生三、黃一標

又由此緣,發生身中多種疾病。

黃二釋

所謂癰痤、乾癬、溼癬、疥癩、疽疔、上氣、疨瘶、皰漿、噦噎、乾銷、癲癇、寒熱、黃病、熱血、陰膇。

黃三結

如是等類無量疾病,由飲食故,身中生起。

玄三不銷而住

或由所食不平和故,於其身中不銷而住。

天三結

是名飲食變異種類所有過患。

亥三追求種類過患四、天一徵

云何追求種類過患?

天二標

謂於飲食追求種類有多過患。

天三列

或有積集所作過患,或有防護所作過患,或壞親愛所作過患,或無厭足所作過患,或不自在所作過患,或有惡行所作過患。

天四釋六、地一積集過患三、玄一徵

云何名為於食積集所作過患?

玄二釋二、黃一寒熱逼惱二、宇一舉為飲食

謂如有一,為食因緣,寒時為寒之所逼惱,熱時為熱之所逼惱,種種策勵劬勞勤苦。營農、牧牛、商賈、計算、書數、雕印,及餘種種工巧業處,為得未得所有飲食,或為積聚。

宇二例飲食緣

如為飲食,為飲食緣,當知亦爾。

為飲食緣者:如有頌言:田事與金銀、牛馬珠環釧、女僕增諸欲,是人所耽樂(陵本十九卷二十一頁)。如是一切,名飲食緣應知。

黃二不遂愁憂

如是策勵劬勞勤苦,方求之時,所作事業若不諧遂;由是因緣,愁憂焦惱,拊胸傷歎,悲泣迷悶,何乃我功唐捐無果?

玄三結

如是名為於食積集所作過患。

地二防護過患三、玄一徵

云何名為於食防護所作過患?

玄二釋

謂所作業若得諧遂,為護因緣,起大憂慮:勿我財寶,當為王賊之所侵奪,或火焚燒,或水漂蕩,或宿惡作當令滅壞,或現非理作業方便,當令散失,

或宿惡作等者:宿不善業為因,名宿惡作。現邪方便為緣,名現非理方便作業。

或諸非愛,或宿共財當所理奪,或即家中當生家火,由是當令財寶虧損。

或諸非愛等者:怨讐惡友,名諸非愛。若諸財物從本以來與他共有,名宿共財。由是為因,慮為他奪,是名當所理奪。

玄三結

如是名為於食防護所作過患。

地三能壞親愛過患四、玄一徵

云何於食能壞親愛所作過患?

玄二標

謂諸世間,為食因緣多起鬥諍,父子、母女、兄弟、朋友,尚為飲食,互相非毀,況非親里,為食因緣而不展轉更相鬥訟。

玄三釋

所謂大族諸婆羅門,剎帝利種,長者、居士,為食因緣迭興違諍,以其手足塊刀杖等互相加害。

玄三結

是名於食能壞親愛所作過患。

地四無有厭足過患三、玄一徵

云何於食無有厭足所作過患?

玄二釋

謂諸國王剎帝利種,位登灌頂,亦於自國王都聚落不住喜足,俱帥兵戈,互相征討。吹以貝角,扣擊鍾鼓,揮刀、槃矟、放箭、鑽矛,車馬象步交橫馳亂;種種戈仗,傷害其身,或便致死或等死苦。復有所餘如是等類。

玄三結

是名於食無有厭足所作過患。

地五不得自在過患三、玄一徵

云何因食不得自在所作過患?

玄二釋

謂如一類,為王所使,討固牢城,因遭種種極熱脂油,熱牛糞汁及鎔銅鐵而相注灑,或被戈杖傷害其身,或便致死,或等死苦。復有所餘如是等類。

玄三結

是名因食不得自在所作過患。

地六起諸惡行過患三、玄一徵

云何因食起諸惡行所作過患?

玄二釋二、黃一明惡行二、宇一舉身

謂如有一,為食因緣,造作積集身諸惡行。

宇二例餘

如身惡行,語、意亦爾。

黃二顯過患二、宇一命終憂悔

臨命終時,為諸重病苦所逼切。由先所作諸身語意種種惡行增上力故,於日後分,見有諸山、或諸山峰垂影懸覆、近覆、極覆,便作是念:我自昔來依身語意所造諸業,唯罪非福。若有其趣諸造惡者當生其中,我今定往。如是悔已,尋即捨命。

於日後分見有諸山等者:意地中說:若有先作惡不善業及增長已,彼於爾時,如日後分,或山山峰影等懸覆、遍覆、極覆。當知如是補特伽羅從明趣闇(陵本一卷十五頁),義應準知。謂日後分,彼日光明為山山峰影所障覆,如如漸次,有初中後障覆之相。若於初位,日未遍覆,但為山峰覆其少分,是名懸覆。於此位中,闇相輕微。次於中位,日已為山之所近覆,闇相轉重。乃至後位,闇相極重,故名極覆。如是從明趣闇,漸次位別,道理亦爾。

宇二墮諸惡趣

既捨命已,隨業差別生諸惡趣,謂那落迦、傍生、餓鬼。

玄三結

如是名為因食惡行所作過患。

戌五結

如是段食,於追求時有諸過患,於受用時有諸過患,於轉變時有諸過患。

酉二觀少勝利四、戌一標

又此段食有少勝利。

戌二徵

此復云何?

戌三釋

謂即此身由食而住,依食而立,非無有食。

謂即此身由食而住者:謂食與身能為任持,是名由食而住。食所建立,是名依食而立。

戌四廣二、亥一徵

云何名為有少勝利?

亥二釋二、天一總標身住

謂即如是依食住身,最極久住或經百年。若正將養,或過少分,或有未滿而便夭沒。

天二略簡差別二、地一修暫住行

若唯修此身暫住行,非為妙行;若於如是身暫時住而生喜足,非妙喜足,亦非領受飲食所作圓滿無罪功德勝利。

若唯修此身暫住行者:聞所成地說:一切有情住有三種:謂日別住、盡壽住、善法可愛生展轉住(陵本十三卷二十二頁)。當知此中言暫住者,即日別住,謂由段食增上力故。

地二修集梵行

若不唯修身暫住行,亦不唯於身暫時住而生喜足,而即依此暫時住身,修集梵行令得圓滿,乃為妙行,亦妙喜足。

若不唯修身暫住行等者:此中義顯應修善法可愛生展轉住,故說不唯修暫住行,及於暫住而生喜足。由是善法為因緣故,於現法中乃至能般涅槃,於後法中能往善趣,多有所作;是故此說修集梵行令得圓滿,乃為妙行,亦妙喜足。

又能領受飲食所作圓滿無罪功德勝利。

又能領受飲食所作圓滿無罪功德勝利者:謂如下說,為當存養力樂無罪安隱而住,食於所食應知。

酉三思擇諸相二、戌一辨二、亥一遮非所宜

應自思惟:我若與彼愚夫同分,修諸愚夫同分之行,非我所宜;我若於此下劣段食少分勝利,安住喜足,亦非我宜。

亥二顯正所宜五、天一應求出離

若於如是遍一切種段食過患,圓滿知已,以正思擇,深見過患,而求出離。

天二應念報恩

為求如是食出離故,如子肉想,食於段食。應作是念:彼諸施主,甚大艱難,積集財寶,具受廣大追求所作種種過患。由悲愍故,求勝果故,如割皮肉及以刺血滿而相惠施。我得此食,宜應如是方便受用。

由悲愍故者:謂彼施主於行者所起哀愍心故。如前已說他所哀愍應知。

謂應如法而自安處,無倒受用,報施主恩,令獲最勝大果屬大利屬大榮屬大盛。

謂應如法而自安處等者:謂若精勤修習如理作意,住沙門性、住出家性,是名如法而自安處。不染、不住、不耽、不縛、不悶、不著,亦不堅執,深見過患,了知出離,而受用之,是名無倒受用。修習如是正法行時,即是法爾報施主恩,由不虛受信施,令他生最勝福故。又由能作有情義利利益安樂,是名令它能獲大果、大利、大榮、大盛。

天三應離染汙

當隨月喻往施主家,盪滌身心,安住慙愧,遠離憍傲。

當隨月喻往施主家等者:謂往施主家時,成就威儀,軌則圓滿,不求利養,不希恭敬,是名盪滌身心。其性澄清,遠離熱惱,故喻如月。

不自高舉,不輕懱他。如自獲得所有利養,心生喜悅,如是於他所得利養,心亦喜悅。

不自高舉不輕懱他等者:由不自恃及不懱他,是故於他所得利養,如自獲得,心生喜悅。

天四應離嫌恨二、地一遮非

又應如是自持其心,往施主家。豈有出家往詣他所,要望他施非不惠施,要望他敬非不恭敬,要多非少,要妙非麤,要當速疾而非遲緩。

地二顯正

應作是心,往施主家:設不惠施,終不於彼起怨害心及瞋恚心而相嫌恨。勿我由此起怨害心及瞋恚心,增上緣力,身壞已後生諸惡趣,多受困厄。設不恭敬而非恭敬,設少非多,設麤非妙,設復遲緩而非速疾,亦不於彼起怨害心及瞋恚心而相嫌恨,如前廣說。

天五應知其量三、地一標

又我應依所食段食,發起如是如是正行,及於其量如實了達。

發起如是如是正行等者:謂如前說,以正思擇,深見過患,而求出離,乃至廣說,是名發起如是如是正行。又如下說,為身安住、為暫支持、為除饑渴、為攝梵行食於所食,乃至廣說,名於其量如實了達。謂我命根由此不滅者,此顯為身安住食於所食。又於此食不苦耽著者,此顯為暫支持食於所食。由於此中遠離自苦行邊,及與欲樂行邊,是故說言不苦耽著。纔能隨順攝受梵行者,此顯為除饑渴、為攝梵行食於所食。

地二釋

謂我命根由此不滅,又於此食不苦耽著,纔能隨順攝受梵行。

地三結

如是我今住沙門性、住出家性,受用飲食,如法清淨,遠離眾罪。

如是我今住沙門性等者:謂於是處八支聖道安立可得,名沙門性。自能出離身中所有一切惡不善法,名出家性。

戌二結

由是諸相,以正思擇食於所食。

申二所食五、酉一徵

云何所食?

酉二標

謂四種食。

酉三列

一者、段食,二者、觸食,三者、意等思食,四者、識食。

酉四簡

今此義中,意說段食。

酉五廣二、戌一名段食

此復云何?謂餅、麨、飯、羹、臛、糜、粥、酥油、糖、蜜、魚、肉、葅鮓、乳、酪、生酥、薑、鹽、酢等種種品類,和雜為摶,段段吞食,故名段食。

戌二食異名

所言食者,所謂餐、噉、咀嚼,吞咽、嘗、啜、飲等,名之差別。

午二不為倡蕩二、未一徵

云何名為不為倡蕩?

未二釋二、申一舉為倡蕩二、酉一辨相

謂如有一,樂受欲者,為受諸欲食於所食。彼作是思:我食所食,令身飽滿、令身充悅。過日晚時至於夜分,當與姝妙嚴飾女人,共為嬉戲,歡娛受樂,倡掉縱逸。

酉二釋名

言倡蕩者,於此聖法毗奈耶中說:受欲者欲貪所引、婬逸所引所有諸惡不善尋思。由此食噉所食噉時,令其諸根皆悉掉舉,令意躁擾,令意不安,令意不靜。若為此事食所食者,名為倡蕩食於所食。

令意躁擾等者:欲等尋思擾亂其心,是名令意躁擾。非理分別,不住於捨,是名令意不安。煩惱猛盛,令心流漏,是名令意不靜。

申二例名不為

諸有多聞聖弟子眾,以思擇力,深見過患,善知出離,而食所食;非如前說諸受欲者食於所食;是故名為不為倡蕩。

午三不為憍逸等二、未一徵

云何名為不為憍逸、不為飾好、不為端嚴?

未二釋二、申一舉為憍逸等三、酉一總標

謂如有一,樂受欲者,為受諸欲食於所食。

酉二別辨二、戌一憍逸二、亥一辨相

彼作是思:我今宜應多食所食、飽食所食;隨力隨能食噉肥膩,增房補益,色香味具精妙飲食。過今夜分至於明日,於角武事當有力能。所謂按摩、拍毱、托石、跳躑、蹴蹋,攘臂、扼腕、揮戈、擊劍、伏弩、控弦、投輪、擲索,依如是等諸角武事,當得勇健,膚體充實,長夜無病,久時少壯,不速衰老,壽命長遠,能多噉食,數數食已能正銷化,除諸疾患。

亥二結義

如是為於無病憍逸、少壯憍逸、長壽憍逸而食所食。

戌二飾好端嚴二、亥一釋二、天一辨相

既角武已,復作是思:我應沐浴。便以種種清淨香水沐浴其身;沐浴身已,梳理其髮;梳理髮已,種種妙香用塗其身;既塗身已復,以種種上妙衣服、種種華鬘、種種嚴具莊飾其身。

天二釋名

此中,沐浴、理髮、塗香,名為飾好;既飾好已,復以種種上妙衣服、花鬘、嚴具莊飾其身,名為端嚴。

亥二結

如是總名為飾好故、為端嚴故食於所食。

酉三結顯

彼既如是憍逸、飾好、身端嚴已,於日中分或日後分,臨欲食時,饑渴並至。於諸飲食極生希欲、極欣、極樂,不見過患,不知出離,隨得隨食。復為數數倡蕩、憍逸、飾好、端嚴,多食多飲,令身充悅。

於諸飲食極生希欲等者:此中極生希欲,謂於未得諸飲食時。極欣,謂於已得未受用時。極樂,謂於已得正受用時。

申二翻例不為二、酉一例非

諸有多聞聖弟子眾,以思擇力,深見過患,善知出離,而食所食;非如前說諸受欲者食於所食。

酉二顯正

唯作是念:我今習近所不應習、所應斷食,為欲永斷如是食故。

唯作是念等者:謂如前說,為憍逸故、為飾好故、為端嚴故食於所食,是名所不應習、所應斷食,諸有多聞聖弟子眾,為欲永斷如是所食,是故厭離、惡賤、驚恐,而作是念。

午四為身安住二、未一徵

云何名為為身安住食於所食?

未二釋二、申一名安住

謂飲食已壽命得存,非不飲食壽命存故,名身安住。

申二顯所為

我今受此所有飲食,壽命得存,當不夭沒;由是因緣,身得安住,能修正行,永斷諸食。

永斷諸食者:前說諸受欲者食於所食,或為倡蕩、或為憍逸、或為飾好、或為端嚴,如是皆墮欲樂行邊,能壞梵行、能障梵行,能令種種諸惡不善尋思現行,永斷如是食故,是名永斷諸食。

午五為暫支持二、未一徵

云何名為為暫支持食於所食?

未二釋二、申一舉二存養三、酉一標列

謂略說有二種存養:一、有艱難存養;二、無艱難存養。

酉二辨相二、戌一有艱難存養三、亥一徵

云何名為有艱難存養?

亥二釋三、天一有苦

謂受如是所有飲食,數增饑羸,困苦重病。

天二有染

或以非法追求飲食,非以正法。

或以非法追求飲食等者:此中非法,謂如前說,或依矯詐、或邪妄語、或假現相、或苦研逼、或利求利種種狀相應知(陵本二十二卷十頁)。

得已,染愛、耽嗜、饕餮、迷悶、堅執、湎著受用。

得已染愛等者:樂著受用,是名染愛。喜樂堅著,是名耽嗜。希求更得,是名饕餮。不觀得失,是名迷悶。攝為己有,不能捨離,是名堅執。耽樂受用,無所顧惜,是名湎著。

天三有障

或有食已,令身沈重,無所堪能,不任修斷;或有食已,令心遲鈍,不速得定;或有食已,令入出息,來往艱難,或有食已,令心數為惛沈睡眠之所纏擾。

亥三結

如是名為有艱難存養。

戌二無艱難存養三、亥一徵

云何名為無艱難存養?

亥二釋三、天一無苦

謂受如是所有飲食,令無饑羸,無有困苦及以重病。

天二無染

或以正法追求飲食,不以非法;既獲得已,不染、不愛,亦不耽嗜、饕餮、迷悶、堅執、湎著而受用之。

天三無障

如是受用,身無沈重,有所堪能,堪任修斷,令心速疾得三摩地,令入出息無有艱難,令心不為惛沈睡眠之所纏擾。

亥三結

如是名為無艱難存養。

酉三料簡

若由有艱難存養,壽命得存,身得安住,此名有罪亦有染污。若由無艱難存養,壽命得存身得安住,此名無罪亦無染污。

申二名暫支持

諸有多聞聖弟子眾,遠離有罪有染存養,習近無罪無染存養,由是故說為暫支持。

午六為除饑渴等二、未一牒前總標二、申一問

問:云何習近如前所說無罪無染所有存養,以自存活?

申二答

答:若受飲食,為除饑渴、為攝梵行、為斷故受、為令新受當不更生、為當存養力樂無罪安隱而住,如是習近無罪無染所有存養,而自存活。

未二隨標別釋五、申一為除饑渴三、酉一徵

云何名為為除饑渴受諸飲食?

酉二釋

謂至食時,多生饑渴,氣力虛羸,希望飲食。為欲息此饑渴纏逼、氣力虛羸,知量而食。如是食已,令於非時不為饑羸之所纏逼,謂於日晚,或於夜分,乃至明日未至食時。

酉三結

如是名為為除饑渴受諸飲食。

申二為攝梵行三、酉一徵

云何名為為攝梵行受諸飲食?

酉二釋

謂如其量受諸飲食,由是因緣,修善品者,或於現法、或於此日,飲食已後,身無沈重有所堪能,堪任修斷;令心速疾得三摩地,令入出息無有艱難,令心不為惛沈睡眠之所纏擾。由是速疾有力有能,得所未得、觸所未觸、證所未證。

酉三結

如是名為為攝梵行受諸飲食。

申三為斷故受三、酉一徵

云何名為為斷故受受諸飲食?

酉二釋二、戌一出故受

謂如有一,由過去世食不知量、食所匪宜、不銷而食;由是因緣,於其身中,生起種種身諸疾病,所謂疥癩、皰漿、瘶等,如前廣說。由此種種疾病因緣,發生身中極重猛利熾然苦惱不可意受。

所謂疥癩皰漿瘶等如前廣說者:如前轉變種類過患中說,說有多種疾病應知(陵本二十三卷八頁)。

戌二明為斷

為欲息除如是疾病,及為息除從此因緣所生苦受,習近種種良醫所說饒益所宜隨順醫藥,及受種種悅意飲食。由此能斷已生疾病,及彼因緣所生苦受。

酉三結

如是名為為斷故受受諸飲食。

申四為令新受當不更生三、酉一徵

云何名為為令新受當不更生受諸飲食?

酉二釋

謂如有一,由現在世安樂無病、氣力具足,不非量食、不食匪宜、亦非不銷而更重食,令於未來食住身中成不銷病,或於身中當生隨一身諸疾病:所謂疥癩、皰漿、瘶等,如前廣說。由是因緣,當生身中,如前所說種種苦受,餘如前說。

酉三結

如是名為為令新受當不更生,受諸飲食。

申五為當存養力樂無罪安隱而住二、酉一徵

云何名為為當存養力樂無罪安隱而住,受諸飲食?

酉二釋五、戌一存養

謂飲食已,壽命得存,是名存養。

戌二力

若除饑羸,是名為力。

戌三樂

若斷故受,新受不生,是名為樂。

戌四無罪

若以正法追求飲食,不染、不愛,乃至廣說而受用之,是名無罪。

戌五安隱而住

若受食已,身無沈重,有所堪能,堪任修斷,如前廣說,如是名為安隱而住。

堪任修斷如前廣說者:謂如前說,令心速疾得三摩地,令入出息無有艱難,令心不為惛沈睡眠之所纏擾應知。

巳二結

是故說言:由正思擇食於所食,不為倡蕩、不為憍逸、不為飾好、不為端嚴,乃至廣說。是名廣辯於食知量。

辰二略義二、巳一徵

云何應知此中略義?

巳二釋三、午一第一略義二、未一標

謂若所受食,若如是食,當知總名此中略義。

未二釋二、申一所受食二、酉一徵

何者所食?

酉二配

謂諸段食。即餅、麨、飯、羹、臛、糜、粥,如前廣說。

申二如是食二、酉一徵

云何而食?

酉二配

謂正思擇食於所食,不為倡蕩、不為憍逸、不為飾好、不為端嚴,乃至廣說。

午二第二略義二、未一標

復次,應知此中略義,謂為攝受對治,為遠離欲樂行邊,為遠離自苦行邊,為攝受梵行,受諸飲食。

未二釋四、申一為攝受對治二、酉一徵

云何為攝受對治受諸飲食?

酉二配

謂如說言:由正思擇食於所食。

申二為遠離欲樂行邊二、酉一徵

云何為遠離欲樂行邊受諸飲食?

酉二配

謂如說言:不為倡蕩、不為憍逸、不為飾好、不為端嚴,食於所食。

申三為遠離自苦行邊二、酉一徵

云何為遠離自苦行邊受諸飲食?

酉二配

謂如說言:為除饑渴、為斷故受、為令新受當不更生、為當存養若力若樂食於所食。

申四為攝受梵行二、酉一徵

云何為攝受梵行受諸飲食?

酉二配

謂如說言:為攝梵行、為得無罪安隱而住食於所食。

午三第三略義三、未一標

復次,應知此中略義,謂有二種。

未二列

一、無所食,二、有所食。

未三釋二、申一別辨相二、酉一無所食

無所食者:謂一切種都無所食;無所食故,即便夭沒。

酉二有所食三、戌一標列

有所食者,有其二種,一、平等食,二、不平等食。

戌二別辨二、亥一平等食

平等食者:謂非極少食、非極多食、非不宜食、非不消食、非染汙食。

亥二不平等食

不平等食者:謂或極少食、或極多食、或不宜食、或不消食、或染汙食。

戌三料簡二、亥一辨二、天一受用平等所食四、地一非極少食

當知此中,由平等食非極少食,令身饑羸未生不生,已生斷滅。

地二非極多食

由平等食非極多食,身無沈重,有所堪能,堪任修斷,如前廣說。

地三非不宜食及不消食

由平等食非不宜食、非不消食,能斷故受,不生新受;由是因緣,當得存養,若力若樂。

地四非染汙食

由平等食非染汙食,當得無罪安隱而住。

天二遠離不平等食四、地一極少食

由極少食,雖存壽命而有饑羸,亦少存活。

地二極多食

由極多食,如極重擔鎮壓其身,不能以時所食消變。

地三不消食及不宜食二、玄一不消食

由不消食,或住身中成不消病,或生隨一身諸病苦。

玄二不宜食二、黃一例

如不消食,由不宜食,當知亦爾。

黃二簡

此不宜食有差別者,謂於身中集諸過患,由此復觸極重病苦。

地四染汙食

由染汙食,非法追求諸飲食已,有染有愛,耽嗜、饕餮,如前廣說而受用之。

亥二結

由此受用平等所食,及以遠離不平等食,故說於食平等所作。

申二顯諸句三、酉一總標

即此於食平等所作,廣以諸句宣示開顯,所謂說言:由正思擇食於所食,不為倡蕩、不為憍逸、不為飾好、不為端嚴,如前廣說。

酉二別配二、戌一遮都無所食

此中說言:由正思擇食於所食,不為倡蕩、不為憍逸、不為飾好、不為端嚴,為身安住、為暫支持,由此遮止都無所食。

戌二遮不平等食三、亥一標

若復說言:為除饑渴、為攝梵行,廣說乃至安隱而住。由此遮止不平等食。

亥二徵

云何遮止不平等食?

亥三釋二、天一遮三、地一所食極少

謂若說言:為除饑渴,由此遮止所食極少。

地二所食極多

若復說言:為攝梵行,由此遮止所食極多。

地三不消而食食所匪宜

若復說言:為斷故受、為令新受當不更生。由此遮止不消而食、食所匪宜。

天二顯三、地一不極少食不極多食

若復說言:為當存養、為當得力。由此顯示不極少食、不極多食。

地二消已而食及食所宜

若復說言:為當得樂,由此顯示消已而食,及食所宜。

地三無染汙食三、玄一標

若復說言:為當無罪安隱而住。由此顯示無染汙食。

玄二徵

所以者何?

玄三釋二、黃一反顯二、宇一染汙有罪

若以非法追求飲食,得已染愛,如前廣說而受用之,名染汙食,亦名有罪。

宇二不安隱住

若於善品勤修習者,於住空閑瑜伽作意、受持、讀誦、思惟義中,由彼諸惡不善尋思,令心流漏,令心相續,隨順、趣向、臨入而轉,由是因緣,不安隱住。

黃二別廣二、宇一總標

此安隱住,復有二種。

宇二列釋

一者、遠離所食極多,由是因緣,身無沈重,有所堪能,堪任修斷,如前廣說。二者、於食不生味著,由是因緣,遠離諸惡尋思擾動不安隱住。

酉三總結

是故如此一切諸句,皆為宣示開顯於食平等所作。

卯四結

如是名為廣略宣說於食知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