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修唯識觀(二)

法雲雜誌第十二期

如何修唯識觀

(二)
第一階段先觀察自己在虛空那裡,但是實際上自己並不在那裡。
這雖然不是正式修止觀,我倒認為這個前方便很好!
正式修唯識觀時,可分兩個次第:
先修依他起是畢竟空,然後修遍計執空。

(於法雲寺禪學院──北院.2002-1-8)

問:如何修止觀?如何修唯識觀?

答:我們學習過的《瑜伽師地論‧菩薩地》的〈真實義品〉,就是修唯識觀的方法,如果熟讀、通達裡邊的義,應該就知道怎麼修唯識觀。但是,這句話容易說,應該怎麼修?不見得會明白。我現在回答這個問題,你們看看我回答得如何。

第一階段

我先說一個修唯識觀、修《中觀論》性空觀都可以用的前方便。

麼做法呢?先到空曠的地方取空相。用我們這裡的境界而言,譬如到齋堂前邊的廣場,在這空曠地方經行,在白天沒有雲霧的時候,虛空是很明淨的,也要觀看周圍的山(不要直視太陽),取下空間的相貌,睜開眼睛取空相,然後閉著眼睛想空相,要用點心,一直到把空相取在心裡面;然後到禪堂裡,把眼睛閉上,觀想自己不在禪堂而在取的空相那個地方。事實上,身體是在禪堂,但是觀想自己在取的空相那裡──色不可得,受想行識不可得,猶如虛空──在那個空間裡沒有這個身體,無色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

初開始這樣想,會感覺不順,若是常常想就順了,到禪堂一坐:「無色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猶如虛空,無有少法可得」,立刻就能想上來。

《法華經‧序品》:「觀諸法性,無有二相,猶如虛空。」這是佛用虛空作譬喻開示我們。若直接以「照見五蘊皆空」、「色不可得,受想行識不可得」,可能不容易觀想,所以先用此做方便,對於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受想行識,一切都無的境界,就能想上來。初開始用的時間多一點,常常這樣想,也就容易了。

這是第一階段:先觀察自己在虛空那裡,但是實際上自己並不在那裡。這雖然不是正式修止觀,我倒認為這個前方便很好!

第二階段

正式修唯識觀時,可分兩個次第:唯識說三自性是依他起、遍計執、圓成實;先修依他起是畢竟空,然後修遍計執空。

是,你可能會提出這樣的問題:「依他起是有,不可以觀空。」是的,你說得對!但是《中觀論》說:「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是觀察因緣所生法沒有自性──自性空;唯識說遍計執是相無自性──相空,依他起是生無自性──自性空。「生無自性」與「因緣所生法自性空」,這兩句話道理是一樣的,所以,可以這樣觀。

初開始修觀,不可能要求一下子就成為聖人,因此要分階段修習。首先觀察依他起是因緣所生法、是自性空,因緣所生的法,沒有因緣時就沒有這件事。為什麼?因為它沒有自己的體性,所以是空的──這句話適用於一切因緣所生法。

如說這個禪堂、房子,要依靠因緣才能出現,是有;沒有因緣的時候,就沒有這件事,就是空的。又如我們的生命體──色受想行識,是因緣所生法,它的自性是空的,也就是沒有。觀察一切法的自性是空無所有的,《中觀論》所說的「空」,就是這樣;這與天台智者大師的《摩訶止觀》說的不大一樣。

在,坐在禪堂裡思惟:「自己的身體是在禪堂,但是又觀想自己在虛空那裡──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受想行識,都是空的」;也就是觀:「色是因緣所生法,沒有自性;受、想、行、識都是因緣所生法,都是無自性,猶如虛空,無有少法可得」。這樣,它就類似地契合無色受想行識的境界了。
修觀的內容,如果歸納成一句話,就是「色受想行識是因緣所生法,它的自性是空的,也就是無色受想行識」。

修止觀時,不要太簡略,應該詳細的觀察:「生命體是由色受想行識組成。色是因緣所生的,它的自性是空無所有的,空無所有中,色不可得;受也是因緣所生法,因緣所生法就是無自性的,自性是空,自性空中受不可得。……識也是因緣所生法,因緣所生法就是自性空的,自性空裡識不可得──眼識不可得、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都不可得,無所有」,把五蘊都這樣觀察一遍。這時候,觀想自己就在空那個地方,但是又沒有色受想行識在虛空那裡,無色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猶如虛空,一切空無所有;然後,把心安住於空無所有,不動。

這是第二階段,觀察色受想行識是因緣所生法,無色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依他起是空無所有的。

第三階段

三階段,修遍計執空。我們執著色受想行識是真實有的,要知道色受想行識的名、義、自性、差別都是自己心的分別。例如,色是一個「名」,是個名字叫做色。這個名所詮的色,就是「義」。色是以變礙為性,乃至識以了別為性,這是「自性」。或者說色受想行識是無常的,或者是有苦、有樂,或者說是人間的色,它是前世的業,現世的果報等等,這都是「差別」。這一切都是心的分別──由心的分別,安立了假名,這假名所詮的義是無所有的,猶如虛空;自性也是假立的,差別也是假立的,都是無所有的。把色受想行識的名、義、自性、差別配合起來,思惟都是無所有的,猶如虛空,無有少法可得。思惟完了,就讓心止在空那裡不動,修奢摩他。

這地方就可以按照《攝大乘論》、或者〈真實義品〉說的文句思惟,不要像自己寫文章似的,而是完全按照經論現成的文句背──如何是證悟遍計執空、證悟依他起是空、證悟圓成實性的境界,這樣的思惟。思惟完了,一定要寂靜住,也就是以空為所緣境,安住在那裡。

開始,不要觀察色受想行識是如幻有,而完全觀察它是空的。這樣修一個時期,稍微有力量了,看見有人來,立刻正憶念:「這是假的、是空無所有,本性是無色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這空的境界立刻能現前!即使看見狗乃至看見女人,也同樣的──無色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不可得,而能在心裡現出空相來。

續這樣修,久了自己就會知道,有一點力量;自在不自在,自己也會知道。現在有人讚歎:「呀!你真好,很了不起!……」你不要隨他的讚歎去,能立刻地觀察名、義、自性、差別都是我的虛妄分別,它的體性都是畢竟空寂的,猶如虛空。常常這樣修,這個難關就過去了,別人讚歎你,心不會隨著歡喜;罵你、毀辱你,也不在乎;即使正在罵你、讚歎你的時候,空觀還能現前,那就是有一點功夫了啊!若是用功修行的時候,別人一讚歎,空觀不能現前,那表示力量還不夠。對所有虛妄分別的境界、一切法都應做如是觀。

也可以分出次第就是:先不觀察圓成實性,而先觀依他起、遍計執是畢竟空的。等到自己感覺到有點力量,對這些虛妄境界心不動了,這時候再觀依他起是如幻有。依他起是如幻有的境界,心裡不分別、不執著它是真實有;若執著依他起為真實有,就是遍計執了。

觀察依他起是如幻有、不真實──有而不實,初開始可能會有點困難:「我明明看到這裡有棟房子、那裡有隻老虎,怎麼說不真實呢?」這裡,我舉個例子。比如得到未到地定的人,入定時,會感覺到身體沒有了;實際上睜開眼睛看,身體還在──你看!這個身體是有而又沒有,當到達那個程度的時候,它就不是真實有了。

結  勸:

初開始不要貪多,可以先把修四尋思、四如實智那段文背下來,按前面分第一、第二、第三階段這樣修,時間久了就有作用。常常這樣觀察、思惟,用虛空作所緣境,就能超越虛妄分別的境界,而把「有」這一關通過去了。
的大智慧,把凡夫的境界看得清清楚楚。有的人修止觀很容易,有的人就是有困難,所以佛在正式修止觀之前,先安立「五停心」作為前方便。貪欲心特別強、瞋心很大,想修止觀有困難,所以先修不淨觀、先修慈悲觀;高慢心強的人,修無我觀;散亂心太重,修數息觀。修五停心把這些障礙破除了,心裡平靜,正式修止觀就容易相應,就有希望得無生法忍。

這非要拿出時間來,把世間上名聞利養、榮華富貴的事兒都丟到大海 去!專心這樣思惟、修行,就成!它就不難。若能專心修一百天,就很不錯了啊!到那時候,你會有信心:「是!我能得無生法忍!」若真能放下、真實這麼修,佛菩薩也會幫助的。《維摩詰所說經‧佛國品》說:「大智本行皆悉成就,諸佛威神之所建立。」這看出來,若好好用功修行,佛菩薩的威神會加被你、幫助你的。

人說:「念阿彌陀佛,佛菩薩會加被,修其他的法門都要靠自力。」這句話不對!其他的法門,佛菩薩也是會幫助的。佛菩薩知道眾生初開始修行難哪!怎麼會不幫助呢?若自己用功修行,就會感覺到佛菩薩的幫助。譬如現在修《大品般若經》說的:「前際空、後際空、中際亦空,常性空,無不性空時。」觀的時候感覺到困難,但是,忽然間通過去了。為什麼呢?就是佛菩薩加被的緣故。並不是等到你程度高,佛菩薩才加被,初開始佛菩薩不加被,不是的!初開始佛菩薩就會加被,所以才能感覺到由困難而變為容易。
常常修止觀能滅罪!一般說念阿彌陀佛能滅罪,照本念念《金剛經》、《大般若經》、《華嚴經》的文,也能滅罪。現在修止觀是思惟呀,那是超過聞慧的。初開始修止觀屬於思慧,是因為奢摩他尚未成就,等到成就奢摩他,修止觀就屬於修慧,臨近得無生法忍了!

經律論是我們的老師,要相信經律論!以前聽說「達摩禪師」,就以為只是禪師,其實他是唯識學者,也還可能學習過《瑜伽師地論》的呀,所以特別地歡喜唯識觀;因此,他告訴二祖慧可大師:「吾觀震旦所有經教,惟《楞伽》四卷可以印心」,意思就是叫他學習《楞伽經》,修唯識觀。我們若不學《楞伽經》就不知道這件事。

若歡喜修唯識觀,是不能離開經論的──《攝大乘論》、《真實義品》、《楞伽經》、《解深密經》,這都是唯識的經論,不可不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