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修唯識觀(一)

法雲雜誌第十二期

如何修唯識觀

(一)
修唯識觀時,有一點困難,什麼呢?
因為依他起是有,離開依他起是沒有遍計執的,
若完全觀空了,就有點違背依他起的有;
若觀有,那就是隨順遍計執。
怎麼辦呢?
我現在說出個方法來。把遍計執和依他起分開……

(於福嚴佛學院.2002-3-8)

問:應如何於唯識學派的三自性與三無性修習如理作意?

答:你這是問修唯識觀。

我認為三無性就是解釋三自性,實在是無差別的。但是怎麼樣如理作意呢?大意是:觀遍計所執自性是沒有體性、是畢竟空寂的;依他起如夢中境、如水中月,是假有而不真實。圓成實既不是那個空、也不是那個假,而是離一切相的──說是空也可以。我們凡夫在依他起上有一切的執著,就是遍計執、就是流轉生死;若在依他起上,觀遍計執畢竟空,就悟入圓成實,得涅槃了。

大意如此,但修觀的時候可是有點問題。

若是學習《中觀論》比較簡單,可以這樣修空觀:色受想行識都是緣起的,先思惟色是緣起有,緣起有就是自性空,再思惟自性空裡色不可得;受想行識亦復如是。這個識──我們這一念分別心,也是因緣有,因緣有就是無自性。這個地方很厲害呀!

禪宗有時候的確有點《楞嚴經》的思想,就是這一念心是「常住真心」,所以「即心是佛」也容易走向《涅槃經》的思想,如果不多讀經論,就只能小小的分別而已。

現在觀識是因緣所生法,因緣所生法就是無自性,無自性就是空,空裡面識不可得,那就很難說「即心是佛」──把這個識破了,誰是佛?這樣修性空觀比較容易思惟,這樣如理作意加上奢摩他就是修觀了。

這裡還有一個意思:可以觀察色受想行識一切法都是自性空,自性空就是色受想行識不可得,但是自性空不妨礙色受想行識的宛然而有。在《中論》,龍樹菩薩依《摩訶般若波羅蜜經》說「諸佛依二諦,為眾生說法」,而唯識是說三──遍計執、依他起、圓成實。遍計執是執著一切都是真實的,若會合龍樹菩薩的意思,這就包含在二諦裡面,若觀緣起有、自性空時──執著自性有即是遍計執,這自性空就是破遍計執的部分,但他立二不說三。

 修唯識觀時,就有一點困難,什麼呢?因為依他起是有,離開依他起是沒有遍計執的,若完全觀空了,就有點違背依他起的有;若觀有,那就是隨順遍計執。怎麼辦呢?

我現在說出個方法來。把遍計執和依他起分開:觀察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山河大地,這些遍計執都是畢竟空的,無有少法可得;然後,再觀察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山河大地如幻有,就是依他起。這樣子彼此互相不妨礙,就可以觀上來了。

初開始先觀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這一切法都是心的分別、心的變現,它是沒有的,就這樣如理作意。當然,我們若沒有深入的學習唯識,很難承認一切法是心的變現。但是深入學習,通達了的確是唯心所現,達到一點沒有疑問的程度,這件事也有點難;要用一番心,長時期的思惟、閱讀《攝大乘論》、《成唯識論》、《辨中邊論》、《瑜伽師地論》等經論後,就會承認:「是的!一切法是唯心所現!」就能過這個關。這時候繼續學習唯識,生歡喜心,修唯識觀也就沒有困難。若是這一關沒有過去,還是不會同意唯心所現的。

我現在解釋一下唯心所現。

就以這個杯子為例。這個杯子是工廠的產品,不是我心變現的,那什麼理由說它是我心變現的?主張唯心變現的道理是,承認杯子是工廠生產的產品這回事;但是,經過了我的眼識、第六意識緣念的時候,因為我心裡有執著,而認為這是真實的,就這一部分來說,是我心變現的。《攝大乘論》很明顯的說這一切法都是如幻如化,不是真實的。可是當我的根識一接觸境界的時候:「真實有這一個杯子!」這個真實的杯子是我心的變現,而不是工廠生產的那個杯子,唯心變現這一部分是這樣意思。

另外,《攝大乘論》有一個譬喻也容易令我們理解。在那裡有根繩子,因為光線不好,我看成是一條蛇。這在唯識的理論上看,認為的那條蛇是心變現的,根本沒有蛇,只是繩子;繩子是依他起,蛇是遍計執,把依他起和遍計執分開──說遍計執這一方面是心變現的。從這個譬喻可以理解:我們認為所看見的一切都是真實的這一部分是「蛇」,是畢竟空寂,是沒有的。這樣說,就有兩個杯子,一是工廠生產的杯子,是依他起;我所執著的這個杯子,就是遍計執。但是,我沒有看見兩個,只是一個杯子嘛!所以看見的是遍計執。

修唯識觀的時候,第一層先要知道:認為是真實的這一部分是你心的變現,不是真實的,它是完全沒有的,只有工廠生產的那個杯子是如幻如化的。這樣,如理作意觀察我執著的這一切法都是畢竟空寂,無有少法可得。
剩下的這個依他起,我認為它和《中論》觀「因緣所生法是自性空」是無差別的,並非執著依他起為真實有,而是不真實的如幻有。

我們沒有成就奢摩他的人,大家看見的境界都差不多,都認為是真的;而得未到地定、初禪的人,面對一切法時就和我們沒得定的人不一樣──有些事情我們完全看不見;若得到初禪、二禪、三禪、四禪了,有些肉眼看不見的,他們能看見。其中的差別就是因為我們沒得定,心的力量小,若是得到禪定,心就有力量。心有力量會有什麼事情呢?就是他心一想就能變出一個事情來,令我們沒得定的人也能看見。

《大毘婆沙論》說到,有一個婦人有六個兒子,全死了,這位母親因而瘋狂了,沒穿衣服到處亂跑。這時候,佛的大智慧知道這個人可以度化,於是叫阿難尊者給她衣服穿,她一看見佛就正常了。佛有這個威力!因為六個兒子都死了,她心裡憂愁得很厲害,任何佛法都聽不進去;忽然間六個兒子都出現在她面前,於是乎她心裡歡喜了,佛這時候為她說苦集滅道,這個女人得須陀洹果,而後這六個兒子也消失了。這六個人從那兒來?怎麼又消失了?就是佛的心力變現的。

我說這故事的意思是:道力高深的人就有這個力量,他心念一動,就能變現出六個人;他的心再一轉變,這六個人就沒有了。從這個地方看出什麼事情呢?就是我們看見的有,未必是有。譬如夢見有人請吃飯,吃得很香,但夢醒了,肚子還是空的。飯香、肚子飽從那來?都是由分別心而來,不是真實的。

現在可以分出兩類:第一類就是完全沒有體質,但有個相。譬如婦人的六個兒子,都已經埋葬了,現在佛能為她變現出來,這六個兒子完全沒有體但有個相,這個相隨時都可以沒有的。或者我現在內心想這裡有大蓮花,也可以想上來,若不想就沒有蓮花;蓮花也是有個相,但是沒有體。第二類有相也有體質的,就是依他起。就譬如我們這個身體,它有體質、有相,這是業力的變現,是有。這兩種都可以說「沒有」:第一個是沒有體;第二個也可以說沒有,但它還是有體性的。

遍計執和依他起有點差別。遍計執的一切法是沒有體性的;依他起法是有體性,但是假有而非真,是由業力轉變成的果報。譬如說:這個人現在是男人,他都用男人的立場見聞、思想、說話,但死後由業力的轉變成為女人。雖然前一生是男人,但這一生她會用女人的立場來面對一切事情。怎麼回事呢?這是業力。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的現起,後面有業力控制,這是依他起。如果只是你內心的分別,若不分別就沒有了;而業的力量很大,當業力使令你心裡作如是分別的時候,若這個業力沒有停下來,這件事一定還是存在的,因此依他起和遍計執不一樣。

所以,修唯識觀的時候,若初開始觀察一切法是內心的變現,是沒有體性、是畢竟空的,這就把依他起的有也觀空了,也不合道理。於是只好分開──先觀一切法都是畢竟空寂的,遍計執是沒有的;然後再觀一切法是如幻有、緣起有,都是如幻如化的。

我剛才說,依他起的緣起法和《大智度論》說的一切法是一樣的。怎麼知道呢?《攝大乘論》說:「自然自體無,自性不堅住,如執取不有,應許無自性」,從這個頌文上可以了解這件事。

依他起是自然無、自體無、自性不堅住。什麼叫做「自然無」呢?就是沒有因緣的時候就沒有這件事,《中論》、《大智度論》說緣起法也是這樣。什麼叫「自性空」?沒有因緣就沒有這件事,這就是自性空。唯識說依他起也是如此,沒有因緣的時候,沒有這件事。

「自體無」是指過去的事情已經滅了,現在完全沒有這件事。「自然無」是未來的事情,沒有因緣就沒有這件事,也就是自性空的意思。「自性不堅住」指現在的一切法是存在,但是不堅住,剎那剎那的生滅變化。所以,這一切如幻如化的依他起法,可以觀察是自性空,但同時也是因緣有,那這樣講和《大智度論》、《中觀論》的「因緣所生法自性空」──自性空而緣起有,緣起有而自性空,並無差別。

所以,修唯識觀可以分兩次:第一次觀察遍計執的一切法都是自性空,依他起是如幻有,一空、一有;然後再專一的觀察依他起的一切法是自性空、是緣起有。你能夠觀察遍計執是自性空,依他起也是自性空,就見到圓成實性,得聖道了。我的解釋就是這樣。

此外,我們初開始觀一切法空總感覺到彆扭、有點困難,觀不到空。所以可以另外有個方法──就是在外面的空地,比如說,這裡兩面都有高山圍繞,前面是一同寺,你觀當中的虛空相,把空相取在心裡,睜開眼睛看這空相,然後閉上眼睛,再睜開眼睛看,經過多少次的訓練,把空相取在心裡面了。這時候你到屋裡坐,身體是在屋裡面,但是你心裡想身體還是在外邊這空的境界裡住。

你這樣經過了一個時期,若一想,虛空相就能現前,也就是觀察得比較自在一點了。然後,觀察色──這個身體的色是因緣有,因緣有就是自性空,自性空裡色不可得,這個色不可得的境界猶如虛空,而你正觀察自己在虛空那裡,猶如虛空,和那個空就契合了。這時候,這個空就有點不同了,原來只是思惟虛空的空,現在你觀察一切緣起法是自性空,自性空裡一切法不可得,這是理性的空。理性的空,以外面的虛空作譬喻,使初習者容易契合,原先觀空觀不上來的困難就解決了。

色可以這樣觀,受想行識也是這樣觀。受也是因緣有,因緣有是自性空,自性空裡受不可得;想、行、識──識也是因緣有,因緣有就是自性空,自性空裡識不可得。這個「空」就是諸法如──如來者即諸法如義,這和「即心是佛」的說法不一樣。以上就是修唯識觀把觀空的障礙取消的方法。

而唯識觀如理作意就是:首先觀察我執著這些因緣所生法,認為都是真實的這一部分是畢竟空寂的,觀察這一切法不可得,都是自性空的,猶如虛空。第二次再觀察依他起是因緣所有,是自性空,也是猶如虛空,在空裡面一切法不可得。你常常這樣觀!《解深密經》說:修一切法空觀,當無分別智現前的時候,一切諸行皆不顯現,那就是證悟第一義諦了。

「三自性、三無自性怎麼樣如理作意」這個問題,我就是這麼解釋,如果講得不對,我可以再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