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業果(三)

法雲雜誌第十二期

 業果摘要與心得

《菩提道次第廣論》與《瑜伽師地論》之會通(三)

 (八)業差別

 一、體性差別 有作業有不作業 增長業不增長業 故思業不故思業

1作不作業

業因造作而成,未造作業而不成。作業是指思業,由思已所起身業語業。未作業指不思業,若未思已則不起身業語業。

2 故不故思業 若故思已所作業 若作業若增長業 非故思已所作業 因不圓具不增長

經思惟分別,思慮觀察決定,所作之業,因意樂具足且相續,力量會漸增強,此業會繼續增長。非經故意思惟所造作之業,造業之因不圓滿不具足,如前所述此類業不增長。

《俱舍論記》引《大乘成業論》所說:「一審慮思,二決定思,此論思惟思攝是思業,三動發思,此論作事思攝是思已業不說剎那等起者,此時心性不必是同。罪福二門非由彼定故。不依彼說業差別。設於彼位起同類思,如其所應二思所攝。身語二業即作事思,名思已業。」

《瑜伽論》:「一加行思。二決定思。三等起思」

3 增不增長業 不增長業計十種 自性無記夢無知 不利不數無故思
       狂亂失念非樂欲 悔所損害對治損 除此十種皆增長

(1)夢所作 (2)無知所作 (3)無故思所作 (4)不利不數(不猛利不經常)所作 (5)狂亂所作 (6)失念(偶失正念)所作 (7)非樂欲(他教唆)所作 (8)自性無記 (9)悔(後悔)所損 (10)對治所損(懺悔、修禪定、修四念處)。除此十種,其餘諸業,皆為增長業。

(一)以殺生為例,作與不作,增長與不增長否:

(1)作而不增長:無識別童稚所作;或夢所作;或不思而作;或自無意欲他逼令作;若有暫作,隨即發起猛利後悔及厭患心,懇自責備而遠離所作;持受律儀使罪微薄;尚未感果,即發起世間所有離欲之道,損傷所造業種,及修習出世間永斷之道,斷煩惱種,使永不再犯。

(2)增長而非作:為如有一,為害生故,於長夜中長時尋伺思維,雖然未以身業行造作殺生,但因此仍增長了為殺生所引的思行(與煩惱俱行)之惡業。

(3)作而增長:除作而不增長及增長而非作之外,一切殺生。

(4)非作非增長:除上述三種情況。

(二)其餘由不與取至綺語,隨其所相對應,如同殺生皆有上述(1)~(4)四種情況。

(三)於貪、瞋、邪見中,沒有(2)增長而非作的情形,因為貪瞋邪見是惡法業道,其等只有與思俱行時才會造惡業,當無思與其俱行時,不會造作。當貪瞋邪見與思俱行造惡業時,此時皆為思已而造作,也不會有(1)作而不增長(不增長業)的不思而作及他逼令作的情形。


二、引滿差別 能牽引業引異熟 能圓滿業愛非愛 能引能滿善惡業 能令受生善惡趣
       能令諸趣滿非滿 引生緣由一多業 滿業緣由眾多業 悉由輕重福非福

能牽引業能引異熟果報,能圓滿業能使領納愛與非愛。善業能牽引受生人天,惡業能牽引受生三惡趣。圓滿業能使所受生趣,壽長短及受用苦樂,圓滿或不圓滿。能牽引受生的業有幾家說法:有說一業引一生,也有說一業能引多生,也有說多業能引多生。能造成所受生之趣,受用圓滿或不圓滿業,是由多種業所致。然而不論引業或滿業果報,皆是由吾等所造的業輕重及福業與非福業所致。

《廣論》引《集論》:「頗有諸業,唯有一業牽引一生;又有諸業,唯由一業牽引多生;頗有諸業,由眾多業牽引一生;亦有諸業,由眾多業牽引多生。」

三、種類差別 順定受順不定受 異熟已熟未熟業 善不善業無記業 施戒修三福事業
       福非福業不動業 順苦樂非苦樂業 順現順生順後業 過去未來現在業


1定不定受業  由所作業定受果 或由故思造業重 作已增長順定受
        不定受果所造業 或由故思造業輕 作不增長不定受

順定受業:由思已所動發,作了且會增長之業(重業),則定會感果受業報。

順不定受業:由思已所動發,作了但不會增長之業(輕業),則不一定會感果受業報。

2順現受等業  順現法受現法果 順生受業次生果 順後受業後生果

順現法受業,指所造業重,能感得現世果報:(1)由增上意樂,造作善法或不善。(2)於諸有情所,增上慈悲或增上損惱。(3)於三寶、尊重等所,增上淨信、勝解意樂或增上憎害。(4)於父母、諸尊重等恩造之所,由增上報恩或增上背恩意樂,所作善或不善業。

順生受業,將於下一世感受果報。順後受業,將於第三世或以後成熟受果報。

3已熟未熟業  異熟已熟已與果 異熟未熟未與果

指所造業感果的狀態。異熟已熟是業已感果(果位),異熟未熟是業尚未感果,仍在因位。

4善等性業  善業因緣無三毒 不善三毒為因緣 無記非無非三毒

善業是以無貪、無瞋、無癡為因緣業。不善業是以貪、瞋、癡為因緣業。

無記業是:非以無貪、無瞋、無癡為因緣,亦非以貪、瞋、癡為因緣業。

5施等性業 施性業等諸體性 無貪瞋癡為因緣 無貪瞋癡思俱行 清淨等起思俱行
      動身發語捨施物 施物受者為依處 自性由思所起捨 動發施物身語業
      戒性因緣無三毒 清淨等起思俱行 自性律儀身語等 有情非情為依處
      性因緣無三毒 等起思俱引定思 自性定地四無量 依無苦樂等有情

施戒修三善業之體性皆有四種相貌,包括因緣、等起(起心動念之意樂)、依處、自性。

施性業以無貪無瞋無癡為因緣。以無貪無瞋無癡與思俱行,能捨所施物,能起身語業之動發思為等起。以所施物及受者為所依止處。由思所發起能捨所施物之身業語業為其自性。

戒性業亦以無貪無瞋無癡為因緣,以無三毒與思俱行能起身語業之思為等起,以律儀所攝身語等業(聲聞戒攝身語業,菩薩戒攝身語意業)為其自性,以有情非有情數物為所依處。

修性業以三摩地(即無貪無瞋無癡)為因緣,以無三毒與引發禪定之思俱行為清淨等起,以三摩地(定地)為其自性,以四無量心普緣十方有情為所依處。於此僅列無苦無樂有情類,應修慈三昧。有情類包括無苦無樂、有苦、有樂,此處未列有苦、有樂,所以置等言。

6福非福等業 福業感趣善異熟 順於五趣受善業 非福惡趣感異熟 順於五趣受不善
       不動色無色異熟 順色無色受善業

福業謂感得善趣異熟(正報、引業),及順五趣受善業(別報、滿業)。非福業謂感得惡趣異熟,及順五趣受不善業(滿業)。不動業謂感得色無色界異熟,及順色無色界受善業(滿業)。

7順樂受等業  福三靜慮順樂受 非福感得順苦受 阿耶異熟四靜慮 感順不苦不樂受

順樂受業:包括福業及順前三靜慮受之不動業。順苦受業:指非福業。順不苦不樂受業:指能感得一切處之阿賴耶識異熟業,及第四靜慮以上不動業。

8去來今業  住習氣位過去業 已與果或未與果 現法異熟已與果 順生順後未與果
       未生未滅未來業 無明為緣得現行 簡別現在未生業 簡別過去未滅業
       造思未滅現在業 已造已思未謝滅

過去業屬於習氣的狀態,就是種子的狀態,若於現法成熟稱為已與果,若於後法成熟(順生受或順後受)稱為未與果。未來業就是未生未滅業。現在業就是已造已思,尚未謝滅業。

種類差別尚有律儀所攝業,不律儀所攝業,非律儀非不律儀所攝業;欲繫業,色繫業,無色繫業;學業,無學業,非學非無學業;見所斷業,修所斷業,無斷業;黑黑異熟業,白白異熟業,黑白黑白異熟業,非黑非白無異熟業能盡諸業;曲業,穢業,濁業,清淨業,寂靜業等。不一一敘述。

(九)業過患

能為自害自損害 能為他害損害他 能損自他能俱害 能生現法後法罪
此生順後受惡果 身心憂苦彼所生

惡業的過患能損害自己,也損害他人,甚至自他皆損害。不但此生受惡果,下一生及後世亦會受到惡果之損害,身心的種種禍害與憂愁苦惱,皆是由造作諸不善業所產生。

三、應行

正行進止  了知惡業諸過患 當思正行進止理 晝夜觀察身語意 校對正法符順否
      常持正念清淨意 勿令三毒隨機入 應遮惡行十不善 雖僅意樂莫現行
      應多修習靜息心 修感無罪喜樂因 講說聞修非珍貴 恆長修持佛所讚
      安樂放逸惡趣門 非欲果熟淚覆面 然須忍受無所遁 如是之業應速遮
      感無罪喜樂果 如是之業應勤修

修四正勤  已作諸善令增長 未作之善令其生 已作諸惡令其斷 未作之惡令不生
      造不善須對治 追悔往昔所造惡 損芽壞種壞其緣 四力淨修為方便

對治方便  1能破力:除宿惡業由懺悔 劫奪罪性業功用

往昔及無始所造諸不善業,應多修習懺悔對治,使不善所造之業,損芽壞種,使其遇緣不發,或減輕不善業力,重罪輕報。

      2拔除力:誦經持咒恆供養 銷滅罪性業功用 勤修善法斷煩惱

誦經持咒,勤修止觀、三十七道品,斷煩惱,勤修善法,以法供養三寶。

      3遮止力:防非止惡除諸障 根除罪性業功用

以身遠離、心遠離、持戒清淨,勤修善法根除罪性,防護未來。

      4依止力:勤修皈依菩提心 防護異熟業功用

依止三寶,勤修皈依及發願菩提心,行菩提心,可防護異熟。

觀惡所淨  不足為證外淨相 應細觀察內淨相 煩惱是否日漸清 心念是否已轉變
      惡淨之理無定準 然待悔修所用力 力之大小勢猛否 四力對治圓具否
      修習相續恆促門 悉為傷種損其力 追悔防護傷因種 雖遇餘緣難異熟
      邪見瞋恚摧善根 因緣同理亦如是 先業感至異熟位 懺悔已遲難盡除
      當於因位造作時 速予悔除能令盡 無間重罪難悔除 然其懺悔非虛功
      犯雖還出根本罪 此生不得登初地 聖者微罪大怖畏 寧為命捨不故轉

若由懺悔或修習善法,僅觀由外界所顯示之清淨相或瑞相,以顯罪染之清淨,是不足為證的。應仔細觀察內心,煩惱是否日漸微薄而清淨,心念是否已轉變,方為正途。若所犯為無間業重罪,雖然不能完全悔除,但懺悔對治可以減輕重業之業力。

《廣論》引《瑜伽論.菩薩地》:「犯根本罪,雖可重受菩薩律儀而能還出,然於此生,決定不能獲得初地。」《廣論》引《攝研磨經》:「由近惡友故,造作如今誹謗正法之罪,於七年中,…… 一日三時,於罪悔罪,後乃清淨,其後至少須經十劫,始能得忍。」

《廣論》:「由追悔防護所得之清淨,與從最初無罪染之清淨,有大差別。故無餘清淨之義,謂是能感非悅意果無餘永淨,但起道證等極為遙遠,故應勵力令初無犯。故聖者於微小罪,雖為命故,不故知轉。若懺悔淨除與初無犯二無差別,則無須如是行,即如世間,亦可現見傷手足等,雖可治療,然終不如初未傷損。」

四、結語

若說眾多應理言 義利微劣放逸轉 雖知微少正法義 義利殊勝正行捨
正觀緣起善惡業 成辦義利根本依 深入思惟諸因緣 令起深忍恆定解
發起意樂希後世 後世為主現為次 心力生起令堅固 須勤勵力常修習
業果明鏡置心中 鑑別善惡求無犯 常薰三學及三慧 依身先求增上生

聞思所學正法與身語所作應力求一致,靠修行與串習,雖是知易而行難,亦應努力行持。若能講說眾多如法道理,卻行持放逸,其所得之義利微薄而下劣。若雖了知少許正法義理,卻能努力如法行持及知所取捨,其所得之義利必然殊勝。其中關鍵在於法義是否真正入心,吾等之內心是否真正轉變,意樂是否能如法而轉,舊有不好之習性是否有決心革除?若仍常隨舊有之習性而轉,則所學正法必不堅固,且易退失。於現世若未能善守持戒律,下一世必難得人身。

若能正確的觀察成辦後世義利之根本,建立深忍之信心,深入思惟善惡業由因緣所生,於此應起深忍信,及恆長堅固之定解。了解及能明確的鑑別善惡因緣果報,應發起以希求後世為主,安住現法為次之意樂。為能得到更好的增上生,吾等應善為把握難得已得之人身,珍惜暇滿之時,執持守護戒律。為使此心力生起堅固,除了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之外,更應以聞思修及戒定慧,布施精進等善法恆常薰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