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與追思

法雲雜誌第十二期

懷念與追思

……驚恐的感受,不斷壓下眼眶中的淚水。
世界恍若停止了轉動,大地幽幽無息,
手握方向盤,思緒茫然縹緲。……

車子飛馳在高速公路上,心中沒有了初夏的悠閒,苗栗丘陵山巒中,點綴著遍野的白色油桐花,卻絲毫拉升不起我置身林野間的興致,每每想起慈悲的玅境師父圓寂,驚恐的感受,不斷壓下眼眶中的淚水。世界恍若停止了轉動,大地幽幽無息,手握方向盤,思緒茫然縹緲。

到了大湖法雲禪寺的涅槃堂,看到恩師的法體,頓時心裡澎湃、激盪,不能自已。頂禮磕頭,撫摸著玻璃櫃外罩,除了輕聲喊著:「師父、師父……」,又能說什麼呢?淚眼模糊看著師父,師父安詳又安詳、依舊好自莊嚴,依然帶著慈愛的微笑,他老人家好像含笑地說:「謝謝你們來看我呀!大家辛苦了!」

這一段日子,將師父法相供在佛桌香爐旁,常常看著師父的相片,回不過神來,依然不敢相信師父真的走了。憶起往日:每每期盼師父回台時,能來家中小憩片刻,接受供養。有次臨齋之時,師父問:「何居士,今天有沒有辣椒菜呀?」

大家異口同聲:「有,有,都是辣椒菜!但是都不辣!」

師父開心的笑問:「既是辣椒菜,為什麼不辣呢?」

「師父,我們要保養您的嗓子呀!」

「喔──!是這樣子的──!」師父不疾不徐的說著。

「但是師父,我們蒸了各式小饅頭、花捲呢!趕快請先嚐嚐看!」

「喔──好!好!午供後,大家一齊都來嚐嚐看呀──!」

望著兩大桌子的菜,老人家和悅地說:「這麼多菜呀!要做多少辰光呀──!」

「師父呀,我們已經準備了三天三夜了!」(哄堂笑聲四起)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樣多麻煩呀──!」

「不敢當,不敢當──!」師父客氣的對大家拱拱手。

「不麻煩,不麻煩──!」大家夥兒學著師父的口吻笑著回答。

還有的弟子說:「想請,都請不到師父呢!」

師父聽到了又拱拱手說:「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師父每次與我們小聚,都如同一家人似地親切,令人打心眼裏地歡喜自在。

若有在家弟子恭請師父灑淨或開光等事宜,師父總不厭其煩的滿大家願;若有寺院或社團恭請師父講法,他更是不拂眾意地應允;或是弟子們各別請法時,得到的答覆,每個人都如獲至寶!

目視師父的慈容,聆聽著循循善誘,讓我們都更加珍惜、歡喜每次供養師父的美好時光!在師父講完法後,跪送老人家離去時,心中也總是洋溢著感恩與法喜充滿!

歸依師父近二十年了,這些年來與師父往返的請益書信,如今都成為我的最佳善知識;每隔若干時日,拿出信簡反覆閱讀,更加深深警惕自己──不可浪費光陰。

師父雖已圓寂,但他一生所講之法卻沒有因此滅去!師父含笑走了,我們也應該自悲痛中甦醒過來,秉持師父的教導,一如師父住世般地護持法雲寺禪學院,護持師父的心願:「弘揚漢傳佛學正法。」

我想,這是弟子該做的本份,也是真正懷念師父的行動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