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思念.永恆的啟示

法雲雜誌第十二期

永恆的思念.永恆的啟示

 FOREVER MISSING
師父離我們而去,雖已數年,
然思念恩師之心,卻片刻不能停下……

說到此,我內心總是因不能嚴以律己,而卻任意放逸懈怠而深感慚愧,真的是愧對師父的教誨!

說起我和師父的因緣,不能不感激觀世音菩薩。那時我初接觸佛教,在另一道場中,對那裏的氣氛感到不正常,因而非常困惑。每日裏我求觀世音菩薩:「既然我來到了佛教,我要學習真正的佛法。我要找一真正深明佛法、有修行、有道德的大善知識為師!」在此誠求之下,有緣得知師父其人。

自從歸投師父門下,由他的身教──對佛法的深刻通達所流露的智慧,及他那謙虛嚴謹、寬宏大度、慈悲恆順弟子的忍力──成就了自己,同時也潛移默化地改變了我的人生觀、改變了我。

第一次和師父接觸,就讓我了解到「什麼是應該明白的」,也破除了我的迷信。那是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從北京趕回來參加梁皇寶懺。見到師父時,請求他為我帶回來的一尊佛像及觀世音菩薩像開光。師父當時痛快的收下了,令我非常高興。法會結束,都要下山了,還沒聽到師父的音訊,我有些不安了,正在著急,師父讓性淨法師帶我去見他,一進門,見到那兩尊佛像就在桌子上。師父開門見山說:「你讓我開光,我不能開,因為我若開了就是我的了。你回去後,恭恭敬敬的求觀世音菩薩來,就是開光了。」這和我在北京所見到的,太不一樣了!

在北京,人們搶著求師父們開光,無論在那兒,凡擺在櫃檯上的佛像,都特意標明開過光的。我有一哥兒們曾告訴我,他家那尊開過光的佛像眼睛都是睜著的,所以他不敢做壞事,可非常不幸的是,到今天他的邪知邪見一點兒也沒減少!

二○○○年,法雲寺禪學院搬遷到新墨西哥州後準備打五個禪七,我也報名參加了。臨行前,打電話詢問師父,禪七期間將講哪部經時,師父答:「《維摩詰經》……。」我當下就說:「我非常的喜歡這部經!每天都能聽您講這部經,真是太好了!」而他卻說:「我們一起學習。」我想:「天下還有比師父更謙虛的嗎?!」

回想在北院山上的那段日子,是何等的快慰啊!因為每日裏都能見到師父的音容、笑貌,同時也能聆聽他的直言快語。那時雖然早起晚睡,有時一天只吃一頓,可一點兒也不覺累得慌、餓得慌,相反地精神十足。有一天,師父在講經的後邊開示:「……不要總覺得別人對不起我們。」聽到這兒,真覺得這句話是衝著我說的──因為那天我見到了一個人,老就覺得此人的為人、做事,特沒勁──當時的心境是很難用語言來形容的。我意識到自己的狹隘,感到很內疚!

下課後,不一會兒,我隨著一些法師回了南院。因為要到辦公室找人,沒進門兒呢,就大喊:「宏仁法師!」待一進門兒,幾乎嚇傻了,因為看到師父正在裏頭講電話。我那麼大嗓門兒,他肯定聽見了!我拔腿就撤,躲到回北院的車後邊,不敢探頭,怕被師父看見。後來,師父從辦公室出來,大家送他,德一法師叫了幾次讓我也出來送師父,我只好硬著頭皮出來。沒想到師父看到我不但沒沈臉,反而滿面笑容!我的心一下子踏實了,說:「師父!您今天講的特好!雖然是訶斥,但說到我心裏去了!」師父說:「是的,我們學習佛法就是要在心裏起到作用。你每天都應當讀一遍《維摩詰經》。」然後,他又對大家說道:「你們也都應當和她一樣,每天讀一遍《維摩詰經》!」從他的言辭之中,根本就沒將我與其他人分開看待。

有一次,我看他上臺階差一點兒摔倒,就去問他什麼原因。他告訴我,他的膝蓋在年輕時候摔過,但從來也沒當回事兒,現在找上門兒來了。我給拿去麝香風濕油一試,還告訴他:「這東西應該管事兒。」孰不知幾天後,我發現那瓶子仍在原處未動!我百思不得其解。後來,突然領悟到師父持戒是何等清淨,豈能為自己而犧牲其他的有情呢?!再說了「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別忘了咱師父是學緣起性空、修緣起性空、證緣起性空的呀!

    師父歡喜好讀書之人,只要有人想讀書,他絕對全力地成全。我雖然不是好讀書之類,但我永遠不會忘記他的幫助。有一天,打電話告訴他,我複印了《中觀論頌》,對八不中道的道理尚能明白,但越往後就像是讀天書一樣,腦袋都快暈了,希望師父能幫我找一本兒印順法師講解有關中觀的書籍。他說要打電話到臺灣,看能不能給寄一本兒來。我不願意讓師父為我花錢,他說打電話花不了什麼錢,又說:「明天我回南院看看再說。」到了第三天,我就收到師父以快遞方式寄來的《中觀論頌講記》。這是一位什麼樣的師父啊!連我的同事們都知道我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好師父!

看了印老的講記後,沒幾天,我又打電話:「師父!印順法師真的是有大智慧!我讀了講記,明白龍樹菩薩在說什麼了,而且對緣起性空的道理,更理解了。師父,難怪您這麼推崇印順老和尚,他真的是有大智慧呀!」師父回答:「是的!是的!」

後來給寄張支票酬謝,並隨之附上一張字條,告訴師父:「我要做一個明明白白的佛弟子!」儘管當時只是腦子一熱而說出的話,但師父回信:「這句話太偉大了,希望你能成功。」師父的鼓勵,到今天還會令我激動。但是,事實上我非但一點兒沒明白,反而還在迷惘之中。師父對我該是何等的失望啊!我的業障實在是太重了!

    我在師父面前是無拘無束,想說啥就說啥的,有時說話太不客氣,一般人接受不了,可師父從來也沒跟我說過任何重話。有一回,我勸他別為弟子們操心了:「您這麼辛苦,可弟子們卻不懂得珍惜,您何必呢?乾脆別管他們算了,您找個地方清清淨淨的了生死去,得了!」師父說:「臺灣有一居士給我寄來一封信,他也這麼勸我。我老了,該退位了,要讓給年輕人鍛練著弘法了。」我說:「師父!我從心裏願意您長久住世弘法,但我看您整天的這麼辛辛苦苦地跑來跑去,而徒弟們卻不知道感恩。您別跑了。擱誰老這麼跑,受得了嗎?」師父說:「是的,我不跑了,但佛學院放假的時候我還跑!」

事實上,他一天也沒好好的休息過。他和我說過:「佛弟子,除了佛法之外,什麼都不知道。」我曾說他對世間法的閱歷太不行了,所以總讓人騙,他也接受。我一介凡夫,豈能理解師父的心境呢!

師父的待人接物,即便是任何人都終身難忘。

記得那年我們到山上,我先生住在山門外的那棟房子。每日裏,我們同幾位法師爬山鍛練身體,然後到大寮洗菜、幫忙。見我會烙芝麻燒餅,師父讓我教法師們。臨離開的前一天,早齋過後,我先生留下幫忙包餃子,致使午齋時,沒能在齋堂過堂。晚上,向師父告別時,他問我:「午齋時為何沒見到他?」先生回答:「留在大寮包餃子。」師父聽後上前一步,雙手握住我先生的手,感謝他為大眾僧服務。那種真心的流露,沒有絲毫的做作,是那麼樣的真誠親切!向師父頂禮告別時,心裏非常難過,因為我實在不願意離開,說:「此次一別,何時再能見?」師父沒說什麼。後來,我們都走出寮房了,他仍然站在門前望著我們。

師父知道我在感情上是脆弱的,對師父那種勝過父母的思念,難以停歇。有次我夢見帶他去醫院看病,一打電話,得知他血壓高,問:「怎麼回事兒?」他說:「不能過於辛苦。」可我們都知道他不能不辛苦!因為他心裏根本就沒有自己,唯有如何深入佛法、培養人才。為了這個願望,他會不辭辛苦的!今年(2007)回大陸,我見到昔日來佛學院學習的賢空法師和海輪法師時,海輪法師還對我說到:「現在像老法師那樣將全部精力放在培養人才上的人有幾個呀?!」這是真切的讚歎!

師父向來對大家所問的問題,都是掰開了、揉碎了,深入淺出的講解。記得那天我問「四緣生諸法,更無第五緣」時,他以大白菜及阿羅漢前念滅、後念不生的道理作說明,使令我對此頌有更清晰的理解。我和智禪時常談起師父講經說法,無不是引經據論的嚴謹態度,又所引用的小故事──像師父說的,猶如做菜時撒的鹽──讓大眾覺得生動有趣,故凡是聽過他講法的佛弟子,都從此擱不下他所宣講的法音了。

現在,大陸許多佛弟子們也開始學習師父所講的《法華經》、《瑜伽師地論》等等,尤其是剛剛畢業的那些博士生法師們,對師父講的法更是如饑似渴。在大陸,幾乎每個省份都有佛學院,但弘法人才非常的短缺!大多數寺院裏,又非常的混亂,致使歸依多年的佛弟子,連佛法的概念都含糊不清,無可奈何。剛出家的小沙彌,師父不教學《四分律》、佛教的經律論,卻學儒家的東西,而還認為先學做人很重要。

「觀諸法性,無有二相,猶如虛空」──師父對我最後的教誡是讓我多觀第一義諦。然而,慚愧的是我沒有努力地按照師父的話用功。師父走後,我一直練嘴皮子功夫,這些師父都知道。師父說過多次:「佛弟子不用功修學止觀,多少年過去了,也還是平平常常的!還是舊家風!」想到此,感覺我的業障太深了!我沒有理由找藉口不修行,雖然在大陸那樣雜亂的大環境裏修行,的確是不容易,但我根本忘卻了「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教導。在大陸十個月的日子裏,我對如幻如化的世間法的執著,已感心力交瘁而心灰意冷,所以懈怠放逸了。不,應該說,我是根本的倒退了!!

雖然,我每天都試圖背《金剛經》、讀印老講的《攝大乘論》,並向佛菩薩、師父懺悔發願:「不再做生死凡夫,不願再待在這醜惡的五濁惡世!」可是那無休止的噪音和煩悶的空氣,使我打不起精神用功修行。

這些年來,曾經在師父的循循善誘下,栽培了一丁點兒善根。我也在試著努力改變自己──希望有一天能像師父那樣的精勤好學、智慧深廣,恰似那樣的寬厚、慈悲、有忍力、有耐心,並且謙虛真誠,還希望有一天能幫師父弘揚佛法。而事實上呢,師父說的真對:「凡夫是醜陋的!」弟子我不爭氣是醜陋的!現在我從大陸回美國了,一切都成過去了,即便如此,我還要向師父說真心話:「我寧可下地獄受大苦,仍然要聽聞佛法!我曾經讓您失望很多次,但總會有讓您感到安慰的那一天。您就等著吧!」

古人言:「人去要留三」──留德、留言、留名。師父雖離去,但他的品德、他智慧的言說、他的洪名永垂千古,作為我們的法身父母。相信所有的弟子與我一樣,對師父都將是──永恆的思念、永恆的啟示!


一代大德升極樂  千萬人天生景仰
翹盼恩師早得道  重返娑婆度有情
吾願早去西方界  見佛聞法悟無生
助師弘化佛教法  四諦緣起性空觀
無量眾生皆離苦  得大究竟涅槃樂
待至龍華相會遇  世界淨土同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