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題

法雲雜誌第十二期

重題


大雨滂沱不止.風塵滔滔不息

時間似無法沖淡感念師父的傷痛,
回首往事,憬然赴目,不覺令人思之淒咽!

在開車去奧克蘭機場,預備前往新墨西哥州參加玅境長老第四週年的追思紀念法會途中,風雨交加的天氣,宛若訴說自己內在的心情,即使在師父圓寂四年後,依舊不能平復。


開啟童蒙.循循善誘

與玅境師父結緣,始於加州丹維爾的法雲寺。
那時我仍是學生,對於佛法的認識,只是一知半解。

記得那日下午,在位於丹維爾的SAFEWAY超市廣場內,與媽媽、弟弟在一家咖啡屋裏,靠著窗邊,品嚐著下午茶。

驀然抬頭,看見一羣居士簇擁著一位師父走進來。映入眼簾的,是一位法相端嚴、舉止安詳溫文的長者,令人印象深刻。我回過頭來對媽說:「這不是我們曾在錄影帶中看過的玅境法師嗎?」於是,媽當下掌握因緣,帶著我和弟弟,向師父自我介紹,並詢問可否到寺院拜訪師父?師父回答,他即將出國弘法,要我們一個月後,再到法雲寺。這就是我們認識玅境師父的緣起。

第一次前往拜見師父時,老人家平易近人的風格、慈悲和藹的態度,令人如沐春風,深深攝受著我們,談話內容完全不同於我原先想像的嚴肅及硬梆梆,也因此我們當下就向師父提出三皈五戒的請求。其實,那時我連五戒是什麼都不太清楚,只因覺得和這位師父很投緣。媽本以為受五戒要吃素,對我也要受戒,還有所猶豫,擔心吃素沒營養,但師父很慈悲,善巧方便地開示了三皈五戒的意義,並說受五戒並不一定要吃素,使我們能解惑釋疑。然而,當我們受完三皈五戒後,內心湧現無比法喜,自動發願從此茹素,一切就如此自然地順理成章。

初入佛門的我,如同劉姥姥進大觀園,對佛門的儀軌事項,處處充滿好奇新鮮,藉著地緣之便,得以常常親近老人家。那時年少氣盛,一切所有皆自然天成,不懂人間愁苦,每與師父見面,總是自顧自地訴說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很少涉及佛法的真諦,而師父總是細心聆聽,慈悲引導。當他得知母親年輕時,曾是一貫道信徒、對彌勒佛有信心時,就送給我們一本佛說彌勒三經;知道我好樂讀書,常會借給我經書,裡頭並有師父的親手筆記,方便我了解。對我們任何的請求,老人家總是有求必應,允諾我們參觀剃度儀式、每晚隨大眾僧參加晚課、及種種與三寶相關的活動。

老人家常用大人和小孩作譬喻,解釋一些事理讓我容易明白。現在想想,其實聖者就是大人,凡夫就像小孩。大人不會計較小孩的無知,只會更悲憫地引導他們,趣向正道,就如《法華經.譬喻品》,長者以善巧方便引誘其子,離開三界火宅。玅境師父從最真實、平易的待人接物,潛移默化地影響眾生,牽引人們獲得佛法的利益!

就這樣逐漸地激發了我想進一步學習佛法的興趣。

心行平等.導眾義利

真正用心學習佛法,是在丹維爾的法雲寺舉辦禪四十九時,
每日晚間,師父對大眾開示《解深密經.分別瑜伽品》。

那時,來自世界各地的出家眾,仰慕師父的法,齊聚於丹維爾的法雲寺參加禪四十九。小小的禪堂,擠得水洩不通。這也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這麼多僧眾。對許多初來乍到美國者,總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需處理,基於戒律,須有同伴才能私下拜訪師父,我因而常被要求同行,也因此更有機會看到師父幫助大眾成就道業之行,可謂凡有所求,皆能滿願,以平等心,慈悲待眾,令人景仰。

初開始瀏覽《分別瑜伽品》的講義,對於梵文的奢摩他、毘缽舍那,簡直是一頭霧水,總覺文縐縐的古文和佛學名相離我很遙遠。但在每晚的開示中,師父依科判,有條理的分別解說,廣解止觀相的十八門,以最簡單的方式,循序漸進地介紹了修習止觀的方法,讓我逐漸地在心中描繪出修習止觀的概括形象。

大眾僧們聽了師父深入淺出的佛法講解,都受益良多,法喜充滿。尤其師父在靜坐上詳盡的指導,令人有更進一步的認識。玅境師父始終提倡要深入經藏學習,以佛陀的聖言量為依止,學習止觀,才不會有所偏頗,因為定慧是修行聖道的兩翼,二者相輔相成,才能有力量調伏煩惱,從而得到真實的法益。

有許多僧眾在禪四十九後,繼續留下來,跟隨師父學習,這也拉起了日後成立佛學院的序幕。

法雲法雨.成佛之道

一九九六年玅境師父於加州創立法雲寺佛學院,
開啟了培育僧才、續佛慧命的新頁章。

由於家住丹維爾,承蒙師父的允諾,可就近到男眾佛學院──那時的南院旁聽。因為好奇心的驅使,雖然自己只是一位初學者,但也參加了回講,上課也更格外地專心。師父從「四念住」為開端,先為我們奠定靜坐思惟的基礎,加以數息及不淨觀的介紹,乃至到《瑜伽師地論》,有系統的為大眾說明修學佛法的次第,給予求聖道者明確的指引。

回憶初聽講《瑜伽師地論》,自己曾有很大的震撼與感動,作者彌勒菩薩是如何細膩,觀察分析人的起心動念,佛法的博大精深,實令人歎為觀止。慢慢地感覺到從前所讀種種世俗典籍,與佛法相比,宛若糟糠;佛學的真實義,在於破除世相的虛妄性,讓人在動盪不安、無常變化的世俗裏,得有依靠。倘若無師父的弘揚倡導,又怎能開闊視野?

隨著佛學院的開辦,陸續有不少人遠道而來,隨著他老人家學習,也有不少人更因此剃度於師父門下,依止他老人家修行。法雲寺佛學院肩負著修學聖道、培育講經弘法人才的使命。

師父佛學院的風格,與眾不同──樸質無華,解行並重。走進道場,看到大眾僧不是聽經聞法,就是靜坐經行,寮房內常可見一具具骨人或骨人圖,作為修習不淨觀之用。道場裏沒有功德箱,但有許多大乘典籍及發人省思的佛偈;沒有舉辦經懺法會的熱鬧,卻蕩漾著行者修道的肅穆與寧靜。

二○○○年,師父更捨加州的便利豐饒,全面遷移學院到偏僻深山的新墨西哥州。其所做一切,皆為塑造一更利於禪修的環境,隔絕世俗紛擾,領眾於止觀修禪上,更上一層樓。其悲願悠悠、用心深切,凸顯法雲寺的修學道風,猶似一股清流,滑過五濁惡世的紅塵當中。

 悲念眾生.為法忘軀

二○○三年四月十七日,電話鈴聲,
震驚了所有教眾信徒──玅境師父示寂於臺灣!

接到消息時,腦中一片空白,悲傷之情滲入心扉,難以接受此事實。痛大德隕歿,善知識遠離,然羽毛尚未豐翼,從今往後將何所依怙?

如今才恍然明白,為何師父那次在離美赴臺前,在電話中勸導我長達一個多小時,他列舉許多例子,苦口婆心,告訴我世間之事皆為敗壞苦惱相,唯有放下,出家修行聖道,才是殊勝安穩之路。而學院人才濟濟,建議我可以和大眾互相切磋學習。在電話這一頭的我愣住了,實在不知如何回答,因為親近師父這麼久,也未曾聽他如此直接提及出家之事,心想:「待五月到學院拜見他老人家時,再稟明也不遲」,萬萬沒想到那卻是最後的教誨。

因緣不把握,稍縱即逝,悔之晚矣!現今老大傷悲,於紅塵裏忙忙碌碌,人間聚散離合,世事興衰起伏,雖衣食無憂,卻心不踏實,怎不令人苦惱不安?此時即使有心修行學佛,總是俗務纏身,因而荒廢倦怠,如老象溺泥,不能自出。日子一天天溜過,再回首恐已百年身,何能不憂懼!如《遺教經》中言:「無為空死,後致有悔!」


行文至此,願自我惕勵並與眾共勉,
希望不負師一生辛勞弘法度眾、鞠躬盡瘁昌隆佛法之志行。
今生有幸,得遇明師,感恩老人家提攜教誨,
昔日之殷切叮嚀,言猶在耳。
願與時競,精進修行,微報師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