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心裡的師父

法雲雜誌第十二期

弟子心裡的師父

恩師離去,每位同學都捨不得,
唯有將傷心化為力量,依師所教,努力修習……

在師父的眾多弟子中,相信安智是最頑皮的一個!

十多年前,師父叫安智出家,安智答說:「時機未到。」但私底下一直在觀察。密宗的拜師法,師弟雙方要彼此觀察五年,而安智對師父觀察了十多年,知道師父是真正的修行人,師父所發的大願不只是嘴巴講講,而是一點一滴實踐的。

師父說:「不是理光頭、穿袈裟就是出家。欲得聖道一定要學習經論,如果不懂經教,不能修止觀、時時如理作意,與一般在家人並無差別。」因此,師父發願辦佛學院栽培僧才,安智覺得師父言行一致,所以入學了。安智曾對師父說:「弟子讀三年就要離開了。」在當時,安智覺得已經明白佛學,入學算是深造吧。入學後才知道自己明白的只不過是皮毛,如同井底之蛙,以少為多,真是汗顏。

在學院作息中,同學們除了學習師父講授的課、早晚課誦、修止觀外,還要上戒律課、法義輔導課等。每星期除了一日禪外,其餘六天都要上課,學習的生活很忙碌。禪寺的同學個個都非常能幹,除了讀書又要輪組,其中,也有什麼都不會的同學,如今無論是輪到那一個組別,都不是問題了。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都各有所長,同學輪組做執事,分工合作,有如大家庭;若有人生病,大家也會互相照顧。

師父很關心同學,希望每個學生保養好身體,多用功,因此對同學們的衣食住行很留心,只要有心想來學院學習佛法的同學,師父供應一切的食住。禪學院也有醫療室,以方便同學們自我照顧,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有心求法的學生專心向佛法上用功。同學們的學歷都很高,有醫生、護士、博士、大學生等,而安智是水平最差的一個,很感激師父慈悲,收下我這個學生。禪學院中有幾位輔導老師,是師父的高徒,她們都有師父之風範,深入佛理、辯才無礙,實是為人師表之人才,難怪師父要她們指導我們。所謂明師出高徒,但也是靠她們努力學習不懈怠,才會有今天的成果,希望她們能繼續領導同學們學習。

師父希望學生明白佛法的道理後,落實在日常生活中,調伏煩惱,要同學們時時留意自己的起心動念,思惟經教的道理,常靜坐,修四念住;如果不修四念住觀,就無法調伏煩惱、得解脫。止很重要,觀也很重要,如果沒有止,觀亦不易修持。師父認為,除了修四念住學習清淨心,也應求生阿彌陀佛國土,如果今生不能證得無生法忍,到了阿彌陀佛淨土,繼續地修四念住,見佛悟無生,才不會退轉。所以每天晚課都誦持《阿彌陀經》,待晚課結束後,就靜坐修止觀,而最重要的是要不間斷地修學。

本來安智感覺與阿彌陀佛是沒有緣的,其實並不是無緣,而是受到其他人影響了──以為什麼都不用學,一句「阿彌陀佛」就可以往生極樂世界,頑皮的我不能接受,懷疑因果在哪裡?安智不相信臨終沒有正念,能往生淨土。曾有一位同學念佛念到一心不亂,但境界來時,她很煩惱的說:「念佛念到行住坐臥不念而念,與人談話亦在念,但是煩惱來時就唸不出來。入學後,聽師父講課,運用對治的方法後,跟以前不一樣了。」 她說,很幸運遇到一位好師父,又提到師父對她說:「光口唸佛是不行的,一定還要努力學習經教」,如此鼓勵她繼續念佛及學習經教。師父講得很對,即使到了西方都要繼續修持,為什麼在這裡不好好修習呢?

安智覺得師父教導有方,雙管齊下,一邊學、一邊實習,當煩惱來時,要如理作意,思惟法義實際應用。師父教導安智每天念大悲咒二十一遍,從二○○二年的禪八十開始到現在,除受大戒期間外,每天都拜大悲懺。安智努力用功,依教奉行,真是受益無窮。

安智未信佛前,身體很多毛病,手常會發抖,講話沒氣,行路時氣力不足,腳步沈重,本來對佛法沒有什麼認知,因為身體不好才開始學靜坐。第一次參加師父所辦的禪七時,第一天師父說,打坐前先念大悲咒,希望大家平安。當時我想:「我是來打坐,又不是來念咒,念什麼大悲咒?有什麼平不平安的?真是浪費時間!」當時心裡一直打不善念妄想,但禪七已開始,只好隨眾,咒語念完後開始打坐。禪堂內很清潔,但是偏偏有一隻蒼蠅在我面前飛來飛去,我把牠趕走,牠又立刻飛回來,整個早上都是如此,到了下午情況更糟,甚至連鼻子內也不放過。當時我心裡想:「牠怎麼不飛去碰別人,只飛來碰我?那我怎麼打坐呢?我到底做錯、說錯了什麼?」 我一直想:「沒有啊!只是早上念咒時,我心有不甘,覺得念咒浪費我的時間,可能就是這樣吧?」 當下立刻懺悔:「請佛菩薩多多原諒,我不應該這樣想,請莫見怪,對不起!」 講完之後,感覺蒼蠅不見了,於是方能安心靜坐。回想當時,認識到起心動念真的很重要,佛菩薩很慈善,不會責怪我們,也許是護法神對我的提醒吧!安智並不迷信,是相信!

最近照了 X 光片,醫生說我腦中有一塊肉瘤。這位家庭醫生很有經驗,有一顆很慈祥、關懷病患的心,又介紹我看另一位專科醫生。當時安智祈求觀音菩薩:「安智願力未了,希望觀音菩薩滿我所願,祈求我複診時,醫生檢查出腦中並無肉瘤……。」法師送我去看醫生,醫生說:「沒事,很正常。」還說我的一隻眼睛應該看不見東西的,「你還能看見,自我行醫以來,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直說奇怪。同一天,為同樣的問題看另一位眼科醫生,醫生翻閱醫書也找不到這樣的前例,又是說奇怪。

我想,可能就是重罪輕報吧!大悲懺法中說:「誦持大悲神咒,於現在生中一切所求,若不果遂者,不得為大悲心陀羅尼也。」佛菩薩真是沒有妄語的!很感恩佛菩薩常常照顧這個無知的我。所以安智發願要學觀音菩薩,要把所學的佛法用在日常生活中,盡力學習四正勤、四無量心,盡未來際,直到成就觀世音菩薩的功德。

師父所教之課,安智雖然學得不好,但亦很用心去做,否則學佛沒有用處,並且自己也不希望只是形相出家。特別是師父教導我們要思惟法義──「唯識無義」、「名事互為客,其性應尋思」、「如理作意」……。而另一句座右銘是「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安智也感到很受用。

安智也尊敬師父不用老規矩排弟子法名的作法,對外來的同學一視同仁,沒有分別是不是自己收受的弟子;也從來沒有說「我教你們」,他常常表示:「大家都是同時學習,如果玅境有講錯,請大家提出來討論。」他老人家謙和仁慈的態度,如佛再來。最後他入滅了,亦不忘示現身教,好像對我們說:這就是無常、苦、空、無我,明天不知能起床否,不要浪費光陰!

恩師離去,每位同學都捨不得,唯有將傷心化為力量,依師所教,努力修習,如能得到無生法忍,弘揚釋迦聖教,令正法種,發芽開花,播遍世界各地,如此,師父一定會感到非常安慰,這應該是報恩最好之禮物了!安智覺得師父都在身邊,勉勵弟子上進──這又是遍計所執了,是嗎,師父?希望恩師早日乘願再來,度化眾生。


玅師弘願法雲中  法界現前度情眾
恩及學人成法器  師恩佛恩兩般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