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歸來記(完)

法雲雜誌第十一期

名山歸來記(完)

大同雲崗石窟五台山

大同雲崗石窟

1999 年 8 月 24 日晚上九點,我們全家和好友玲欣,及住在北京的方先生等一行八人,乘臥舖夜車由北京向山西出發,次晨七點抵達大同。用過早點,即由旅行社的專車載我們前往雲崗石窟去瞻禮佛像。

雲崗土質屬於砂頁岩。北魏文成帝命人在此開鑿了五十三個石窟,雕刻了五萬一千各具姿態的大小佛菩薩像,其中最主要的有二十座。我國這些數千年石雕藝術的瑰寶,由於天災人禍,以及經年累月沒有妥善保護,任其風化的結果,被毀的佛像早已不計其數,連現存的也正逐日消蝕中。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當屬二十窟的「露天大佛」和第五窟的「西壁脇侍佛」。

第二十窟是本師釋迦牟尼佛的坐姿雕像。世尊氣宇軒昂,精神飽滿,雙眼炯炯有神地注視著前方;可惜雙盤的腿和交疊的雙手都已毀壞。石窟風化嚴重之故,原在窟內的佛身,已露在窟外,後來人們就以「露天大佛」名之。第五窟的西壁侍佛雕得十分雍容高貴,臉龐現出溫馨的淺笑,那種莊嚴、清淨之美,真是難以言喻,令人目不暫捨。

十五世紀以前的雕刻家們,以渾厚、圓融、自然天成的淳熟刀法,將心目中崇高的佛菩薩像,精心創作得栩栩如生;相對於今之佛像雕塑者,不是失之精緻過俗,就是粗製濫造,完全沒有個性。像古時那種胸襟氣魄的藝術家,在急功近利的當今社會裡,猶如鳳毛麟角了。

五台山(清涼山)

託美國前總統柯林頓之福,自恆山前去五台山的公路,修整得非常平穩且現代化。導遊小姐告訴我們,柯林頓本要上五台山參訪,未料因故沒能成行,卻嘉惠了我們這些後來者。

恆山山脈的迂迴路徑上,既少樹木叢林,又不見山野人家,雖非童山濯濯,卻也僅有一層淺淺的青草皮,覆蓋著連綿起伏的山坡地;我們的旅行車就像白色的小甲蟲,在盤著身軀的綠色大蟒脊背上匍匐爬行。由於車窗外天高草低,視野極為遼闊,車行上山已經一個小時,卻少有人煙和行車,予人一種前無行人、後無來者的蒼茫之感。回首遙望來時路,因毫無障隔而條條清晰可辨。華北山上的空曠和寂靜,似乎已在預告,我即將見到的五台山,必然和其他三座佛教名山不同。

的確不一樣!上得山來,只見台懷鎮上的出家人已著夾袍,一般人也都穿著毛衣或夾克。八月底的武漢,此刻正像大火爐;北京這時也悶熱難當,然而這清涼山上卻真是令人神清氣爽!

在友誼賽館,卸下行李後,我們到鎮上飯館用午餐。一進店裡,就看見一位著棗紅袍子的出家人,坐在門口附近用餐,我沒敢打擾他。眾人圍桌坐下後,我先發言提議,在佛教聖地大家應吃素,眾等立刻欣然響應。當我們七嘴八舌與服務小姐對論餐點時,門口用餐的比丘,忽然出現在我們桌前。他含笑問我們從那裡來,並與每人結緣一條有文殊菩薩聖像的項鍊。當我抬頭仰望這位身材高大的比丘時,猛然發現他的五官很像玅境長老,只是比師父高大、年輕一些。我起身剛接過他的禮物, 還未請教法師上下,他即匆匆離去。我本想追隨出去,但眾人都在等我拿主意點菜,只好作罷。心想:若是有緣,必會相見,再問不遲!結果直到我們離去那天,坐在車上,默默與五台山告別時,突聽玲欣叫說她看見那位法師正在路上走,我急急探頭,並沒見著,頗覺遺憾!回美後,曹伯母證明了我的想法,五台山上,的確有一位法師長得像玅境長老。

當導遊告訴我,我們這次僅在台懷鎮上的寺廟禮佛不上台時,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為聽錯了……,千里迢迢來到這裡,卻一座台都不去?心裡萬分失望之餘,只怪當初沒有參與策劃(原以為到五台山,上五座台是想當然耳之事);主其事的方先生是基督徒,他或許以為到鎮上主要寺廟走走就行了,其他時間則安排我們參觀平遙古城和古民居、晉商錢莊等等。行程已定,要改不易,只好隨順因緣,把委曲「硬」吞了下去(修行不到家之故)!

台懷鎮是五座台頂環繞的腹地中心。大小寺院群集、彼此緊鄰,為其特色之一;顯教和藏傳佛教有些分立、有些合而為一,是特色之二。我對藏傳佛教一點不熟,所以進入寺中,許多聖像都不認得。最失禮的是,在十方堂的時候,一位年輕喇嘛給我們每人一條哈達;這種禮儀我們不懂,接下後,不知該怎麼辦。趁大家與住持說話的當兒,我小心翼翼一條條折好,放進皮包中。事後才知道,應該獻給我們面前的住持,請他加持。幸好他不見怪,還贈送我們每人一尊鍍金文殊菩薩像。

塔院寺藻瓶型的大白塔中,供有佛舍利。據說佛滅度後,得八萬四千個舍利子,百餘年後印度阿育王用五金七寶,鑄八萬四千座小塔,每座塔內藏一顆舍利子,遍布閻浮提。五台山上的這座小塔,名「慈壽塔」,是中國十九座中的一座,今藏在大白塔腹內。

在各大殿內禮完佛後,我們跟著導遊上了塔院寺東面的山海樓。在樓上憑欄遠眺,附近寺廟建築一一盡收眼底。忽然我聽到管理山海樓的比丘,用我熟悉的鄉音和人交談,令我感到親切。四川離山西不近,我忍不住猜測:是什麼原因令他捨近求遠,不在峨嵋山,卻跋山涉水來到五台山修行?這位比丘個子十分瘦小,年已半百, 但聲音十分清亮。我向他合十請安,並問是否川籍?他說是的。我又問:「您出家多久了?」他頗有興味地看了看我,然後像唱歌一樣反問我:「出家?你先告訴我,什麼叫家?出什麼家?」我一聽,知道他話中有深意,不能用世間法「家」的定義作答,可是出世間法我又只是一知半解,所以竟一時語塞,不知如何以對,心中十分羞慚。還好法師慈悲,見導遊和家人們均在不遠處等我歸隊,沒再追問下去,給我一個下台階說:「你好好想一想。」這次「考試」算是給我一個教訓,返美後,比以前更用功。尤其去年年底,在好友齡謙帶領之下,開始研讀《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以後,對出世間法的脈絡,總算明白了許多。

一條禁止通車、路人密集的街心,有一個形容憔悴,頭髮蓬亂,衣服沾滿污垢的老乞丐,坐在黃土地上,伸手向人乞討。路上不乏善心人士解囊;我隨喜布施的當兒,忽然他抓住我的手,塞了二顆冰糖給我,我當時錯愕了一下,心想:「怎麼會這樣?」他不給倒好,給了我,捏在手中,成了燙手山芋,不知怎麼是好!回頭看見後來的女施主,竟若無其事地吃了;但,我卻做不到。就算不髒,我也未必會吃,更何況他真是滿身灰土塵垢!偏偏我又無法鼓足勇氣丟掉,因為自己知道,「丟掉」這樣的舉動,會使心中生起藐視他人的罪惡感。於是,我就拿在手中,走了好大一段路,心裡依然猶豫不決,不知該如何通過這一天中的第二次考試。過了一會兒,突然一個念頭生起,讓我為自己齷齪的想法感到愧咎--這位乞者以冰糖表示對我真誠的謝意,我卻嫌他髒;他的一片真心是清淨的,我嫌棄的心才是污垢的。 誰垢、誰淨豈有一定標準?當我正在琢磨的時候,《般若心經》中的句子一時躍上心頭:「……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雖然諸法空相不垢不淨的勝義,當時未必全然明白,但是字面上要我們去除執著的意思,仍能知道大概。我心安地把糖放進口裡,不再自苦。

到五台山之前,我在香港拜訪了引我入門的廖鳳門女士。她剛自九華山歸來,聽說我要去五台山,再三告訴我,一定要去普壽寺參訪。

抵達普壽寺時,比丘尼們剛自外出坡回來,在前庭廣場上聽住持如瑞法師慈母般的諄諄開示。她叮嚀大家要效法一代名尼通願法師,清高淡雅、不貪名聞利養、依教奉行、慈悲救世、度眾不倦的精神。雖然天空飄下牛毛細雨,出家眾卻聽得入了神似的紋絲兒不動。解散後,他們歡歡喜喜地提水、拿抹布,清洗房舍。這裡宛如一個快樂的大家庭。

普壽寺比丘尼佛學院設備齊全,例如設有完備的醫務室,並有專人負責照顧三百多名學僧的健康;他們上課分低、中、高不同年級逐漸增進;而僧院走廊上張貼的壁報,內容活潑且有深度,字體、插圖也都特具功力,學僧中人才濟濟。

如瑞法師知道我自美歸來,又是玅境法師的弟子,特別要我將一幀文殊菩薩聖像呈給長老,並極其希望他能撥冗到普壽寺親授法乳。

這一年,他們才購下寺旁的一大塊地,準備擴充校舍。據表妹後來告訴我,學院的建築大都是比丘尼們自己動手協助完成的。在五台山上能見到這麼一座以華嚴為宗、戒律為行、淨土為歸,體制完備的比丘尼佛學院,我為之欣喜,並獻上真誠的祝福。

我們下榻的友誼賽館門外,有一座巨碑,上有「觀仰天大佛處」,每次行經那裡,都不明白所以。我和玲欣曾站在碑旁,東南西北張望了幾圈,不曾看見大佛。導遊知道附近有座山像臥佛,是近年才發現的;但她也不清楚確實位置在那兒。直到我們見到普化寺住持--妙生法師後,再到巨碑旁,就一眼看到臥佛亙古以來就躺在那裡,我們心粗所以不見。據說仰天大佛過去一直為人所知,古籍均有記載,只是近人失其所在,多少年來,五台山上遍尋不著。

自普化寺的剪報中得知,一九九六年妙生法師欲重建靈峰寺(唐時建,毀於文革),到古寺遺址勘望,沒想到無意中抬頭發現清水河對岸,綿延起伏的青山,竟是一尊頭朝北的仰天臥佛──「歷歷旋螺髮,長長眼睫毛,天庭飽滿,地閣方圓,鼻隆唇豐,身體修長,隻臂安置胸前,頭枕普化寺,腳抵南山腰,無比莊嚴,渾然天成,極為壯觀。」

妙生法師與我們相約,次晨六點四十分在靈峰寺遺址相見。友誼賽館就在靈峰寺比鄰,我們準時到達,順著妙生法師手指的方向,面前的那座棋向山脈,在天色微明中,像極了臥佛的側面翦影。一切正如剪報中所形容地那麼貼切,尤其是頭部肉髻和眼睫處的睫毛,更是十分清晰。妙生法師所說一點不差地,準六點四十五分,陽光奇妙地自肉髻心射出第一道光芒。隨著分秒增加,肉髻上的光線愈來愈多、愈來愈強,最後終至萬丈光芒,肉眼已無法逼視。若非親見,真是難以相信這不可思議的殊勝景觀。

回程,我們往太原的方向下山。窗外藍天如洗,坡上碧草如茵。突然我看到遠方有一大片白色地毯緩緩移動。正納悶時,車子已繞到它前面,這才看清是幾百隻雪白綿羊,在牧人的指揮下,摩肩接踵地慢慢移動。藍天、碧草、白羊,再加上暖和的陽光、清新的空氣,一切都是那麼地悠然美好。

半年以後,報載:遊客到山西五台山旅遊時,「白天看廟,晚上睡覺」的現狀有望得到改變。當地政府正在籌建一個集表演、影展、娛樂、保健、餐飲、購物為一體的大型旅遊中心,進一步改善當地的旅遊環境,滿足旅客「行、遊、住、食、購、娛」多方面之需求。

 「清涼山」,顧名思義就是要助人把塵世熱惱放下,來此得身心清涼,偏有人想把山下的染污送上山來。為什麼不能讓清涼山名符其實呢?我心裡有說不出來的深沈無奈和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