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法雲雜誌第十一期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玅境師父走了。一天夜裡醒來,忽然想起多年前在丹維爾法雲寺的一幕。師父歡喜的來到我的面前說道:「張燕春皈依了!」燕春是我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念書時認識的朋友,因緣際會,經過幾年她在我之後也搬到加州灣區,居住東灣。那是十幾年前的事了,由於當時我前往東灣拉法葉的法王寺聽玅境師父講經,於是她也前來聽經。直到師父往生,我與燕春提起往事,我才知道,她是聽經五年後才皈依的,而她原本是虔誠的天主教徒。

在玅境師父往生後的一個夜裡,我突然回憶起這一幕。我記得,師父當時忽然來到我的面前,他的表情是多麼的歡喜,他知道燕春是我的朋友,他特地把這件事情告訴我。然而,我當時的表情十分淡然,我心裡想著:燕春皈依是她的因緣,這件事與我其實沒有什麼關係,師父又何必特地來告訴我。在玅境師父往生後的這個夜裡,這一幕忽然從我心裡浮現,當時師父的神態是多麼的喜悅,而我的表情相形之下是多麼的冷漠。

多少年過去了,在這個師父往生後的夜裡,這一幕突然從我的心底裡出現,而我的心情只是無比的難過,當時,我應該懷著感恩的心情,對師父說一聲:「謝謝師父。」然而,我當時冷漠的表情,師父一定感覺到了,一向溫和仁慈一句重話不說的師父把頭微微一低就走開了。

事隔多年,師父往生了,我與燕春談起這段往事,燕春告訴我,這些年來,如果缺少了佛法,她將難以度過許多人生的困難。但是,我再也沒有機會對師父說一聲當年應說而未說的:「謝謝!」而我真正難過的是,這麼多年來,其實在許多事情上面,我一直不曾體會師父的心境。而師父是一位非常內斂的人,他從來不會替自己辯解,不會多說些什麼話。

在大覺蓮社為師父誦完三時繫念,離開以前,我站在玄關,再看看師父那張放大的照片。我忽然發現,師父在照片裡的那雙眼睛,流動著慈悲的光芒,這眼神是多麼的活啊!這是一對大愛的眼睛,是一對包容的眼睛。而師父好像也在凝眸望我,不論我挪動到那個方向,師父的那雙眼睛都是同樣地凝視著我。

認識師父十幾年來,我從來沒有注意他有一對這樣的眼睛。師父往生後,我曾經在心裡默默想著:「師父,您做了許多事是我一直不曾瞭解的。現在您走了,我為您念經迴向。其實,是希望您能將我心中剩餘的結解開。」在這個剎那,我彷彿從師父這對永遠活著的眼眸裡找到了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