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好弟子相

法雲雜誌第十一期

做個好弟子相

我與 師父的緣份非常淺,

但是他的每句話卻是那麼清晰。

這種經驗是很奇特的。

能與師父結上緣,還得感激在 2000 年一起去西藏之旅所結識的詹思誠夫婦。第一次結緣,是他倆通知我,老人家來菩提學會講《入中論》。雖然那時無福聽聞佛法,不過第一天晚上讓我趕得到現場,親眼目睹大法師的莊嚴,心中有一股說不上來的感動。幾天後聽說為了修建禪堂需要經費,覺得自己不成才,但是如果可以貢獻一點力量幫助有心人成道,是再好不過的事。心念才一起,就馬上有了因緣,能夠把本準備去「中國絲路」的旅費做了件有意義的事。也就是這個因緣,正式與師父會面。

當時的對話仍是那麼清晰~

師父:「能這樣布施是聰明人。」

「慚愧,我沒想布施這件事,只想自己不成才,不如幫助別人成就。對了,我有個問題,六祖好像不提念佛法門?」

師父:「可能當時沒有人把所有經文讀給他聽。你喜歡讀《六祖壇經》嗎?」

「不好意思,我把它當文學一樣地讀。不過因為這個原因,我請了本《金剛經》來讀。」

師父:「你喜歡嗎?」

「非常歡喜,心裡說不出來的舒暢,看世界好像不太一樣了。」

師父笑著問:「怎麼不一樣法?」

「別的不說,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這首偈讓我沒有亂跟著人家去信奇奇怪怪的教。」

師父慈祥地微笑著:「還有呢?」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想到這句,就不太跟別人爭。對了,讀完《金剛經》,突然想到台灣公共汽車後面的一句話是這麼有意思。」

師父:「哪句話?」

「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師父:「什麼?」

「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師父笑了。我大膽地繼續說:「真的!別看它八個字,幫了我好多忙,讓我沒落入複雜的人際關係裡。還有《六祖壇經》裡面,管不了那麼多,我就管一句好了。」

師父開心地笑著問:「你管哪句?」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很多人與事,因為管著這句,就少跟人家囉唆。沒有開始,哪來的是非?」

師父:「你平常讀什麼經書嗎?」

「沒有特意,我只知道念佛法門。說到這念佛,《六祖壇經》裡有一句口念心行,心口相應,對於念佛是有什麼意思嗎?」

師父露出慈悲相:「念佛是好,但要多讀經文,不只讀小本《阿彌陀經》,還一定要讀大本《阿彌陀經》。我看你喜歡讀經書,我建議你讀《摩訶般若波羅蜜經》, 每天挑一句,不斷地思惟。另外每天要讀《大智度論》,可以讀多、也可以讀少,有時間就盡量多讀。如果你認真地做,三年後你的智慧一定有所改變。」

說到這裡,師父用午齋。大家圍坐著,我身旁來了一位資深佛友,我調皮地說:「怎麼敢當?」

師父望了我一眼說:「你過去生一定是學佛人,今生呢?」

「我呀!現在什麼都還不是。我騎在門檻上,看看門裡的人,也看看門外的人,等我看清楚了再說。」

師父:「阿彌陀佛!」

第二次與師父對話,是在法雲寺南院,參加禪八十中的一星期期間,給他老人家打了電話,請求三皈五戒。當我告訴他老人家:「哎呀!不必等三年了,我現在就心服口服,甘心情願地從門檻上爬下來往門裡走。」師父非常慈悲地特別從北院來南院,我由衷地慶幸能拜師父為師。

第三次的對話,是師父來灣區講〈舍利品〉的時候。每個人都可以提問,於是我問了一個關於夢境的問題。短短數日內我天天珍惜機會,晚上認真地聽講經,白天一定抽空陪在他身旁,沒敢開口,覺得坐在旁邊聽他老人家回答別人的問題就很滿足。最後一天,他正眼望著我,突然問:「你有沒有讀經?」我點點頭,也老實地回答:「讀的不多。」他很嚴肅地字字清楚地對我說:「要多讀經論!」

他老人家回去以後,過了幾天,有法師來電告訴我:「師父說,楊蔚雲有點小聰明,但是沒得說,要她一定要多讀經論。」

雖然心裡很難過也很遺憾我與師父的緣份是這麼少,與師父的對話更是少,但卻是那麼深刻有力。「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為了報師恩,一定要做好「弟子相」。一般的父母親為了幫孩子找老師學東西時,通常都會先觀察老師所教出來的學生素質。當我的新學生來時,他們的父母親告訴我,因為見到我所教出來的學生相當有水準,所以認為我這個中文老師一定很不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如果我們希望師父法緣不斷,最好的護持方式還是要做好「弟子相」。今天或許我們留不住師父,可能也是我們沒有確切地做好「弟子相」,師父這次示寂的身教意義很深,值得我們大家深思熟慮。

因此,當下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老實去做師父交待的功課。每天專心地聽師父講法,做個口念心行,心念口行的好「弟子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