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語

法雲雜誌第十一期

寄語

在那二○○三年四月十七日

  傳來一個重大 憾人心絃的消息

  您是先去西方極樂世界

    為我們作前方便了吧

-慟遠行-

也不知道為何這次會在您要臨去台灣,有人發動而爭相地勸您打消外出的念頭,但又不知道您為何要那麼的堅持,不改變主意!

說好了,這一段停課的時間是要讓您休息的!或許您認為諸多事情已經安排了,或許您認為選擇在這兒離開,會有我們的牽絆。走得太令人意外,太讓人驚愕了!好像您還沒有覺察到,我們還需要被呵護?我們還在踉踉蹌蹌地學習走著那正知見的步伐!

一方面要打點所有的資生、一方面又不辭勞苦地栽培我們的正知見,種種的艱辛,看在眼裏,羽翼未豐的我們,能分擔什麼事呢?只能用有限的智慧,盡量的學習著!

這一段時日,您老是掛在口裏,說隨時歡迎死的到來!但我們未深以為意,如今這震憾仍不能已。現在您是解脫了,平日要我們提起正念、向道上會,如是教示也如是行持,唯法為親但又隨順眾生,這一直是您現的菩薩相貌。

看見過您很多次的隨機教導,但您從不會採取讓人受不了的法式,這次不知道為什麼破例了?想過我們的措手不及嗎?想過芸芸眾生的渴求善知識嗎?走後的瑞相是早在預料之中,可是好像還有許許多多的遺憾,非唯以這臨別的安詳示笑輕易就取代過的!心中強烈地思惟,如果這一次的事沒有發生,那眾生該是多麼地有福份!

您常常地為我們設想很多很多的事,但「善知識難遇」的這事兒,是您一時的疏忽而沒有著想到的是嗎?辦了佛學院,領我們進了正法之門檻。雖然愚昧,但您還是以證法有望來鼓勵!依據聖言,絲毫不苟的身教之,言教之!受益是良多,可是還不夠呢?明燈頓失的痛,您能知嗎?

您選擇了離苦之後,所遺留下來的,我們還需要說服自己,繼續地摸索學習成長!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這從以前您的言教身教與現今驟然的示現,我們會一直銘記在心裏的深處,會一直鐫刻於腦海的最底。

您老是惦念漢傳佛教的不能興盛,皆出自佛教徒的不自用功,棄置那浩瀚的十二部經於藏經樓上餵蟲子。現在您好像也暫不管這件事兒似的,但我們從您那兒接來的思想,已然根深蒂固了!盡這一期的果報,盡己微薄的心力,一路做去,但也要像您一樣,當想放時,亦是義無反顧!知道不應賭氣,但當中許許多多的缺憾,何處宣去?若是做得不對、想得不對,身為阿闍黎的您,應該也還有教導的責任,等您回來以後,可如昔的給弟子一些言教吧?!您──還肯嗎?

當作您遠行去,很久很久也不想回來好了!在那二千零三年四月十七日知道的一個重大消息!

-默哀思-

又聽說決定了回來的日期,但形式是大有不同。以前去接機,可以提出有別於平日在課堂上的問題,輕鬆自在地得到您的答案。現在好像不那麼回事了!但知道再也不用顧慮您旅途勞頓的事了!

自我地誇獎一下,您不在了,但我們應該還算乖吧!這幾天,比平常多安排了讀念《金剛經》,也照您教導的,依文做觀,儘量儘量地往您規定的標準做去。您說這是轉凡成聖的法門,不要只是「唸」,要加上如理作意的,是「念」!會記住的!

知道您要以不同的形式與我們見面,我們也準備好了,在迎回您之前,大家再重聽一次您宣說的〈舍利品〉,我們雖然程度還不夠,但會努力地試著去做!「若滿閻浮提佛舍利作一分、般若波羅蜜經卷作一分;二分之中我寧取般若波羅蜜經卷!」由您平日的教示,所以選擇的恭敬是強烈地要求著自己,如是如是行……「以是舍利從般若波羅蜜中生,般若波羅蜜修熏故,是舍利得供養恭敬尊重讚歎。」所以,決定會恭敬那不同形式的您,但更會繼續依教奉行!

-奮行持-

自佛學院開辦以來,您常說若真實肯用功,三年就可以證無生法忍!慢慢地感覺到您少說了,但還是常常地鼓勵,要多靜坐,現在可以坐三十分鐘,就可以坐一個鐘頭、兩個鐘頭、四個鐘頭、八個鐘頭!

我知道,您終於瞭解末法時代鈍根的眾生,是如此之不堪了!可是,您還是願意花您的寶貴時間在我們身上。其實,最有條件完成更高的成就──是您!但我們所做的卻反其道而行──讓您花了那麼多那麼多的心血,應該是我們護持您的。辛苦七年,好不容易我們取得一致的同意,護您專修一年,可是您卻又不跟我們商量的改變主意!情何能堪?

您說「四念處」不是局限的,真正通達四念處也就能通達佛法,不可只是偏囿於文字;是的!佛涅槃後,佛教徒都要以四念處為依止!您也常舉經論為佐證,修行非得依恃文字學習,成就一定得仗止觀力輔。

現在明確地知道:只是持戒、只是唸佛、或唯枯坐,這些都是內法中的門外漢!但如果不是您,不知道如今是否也還是懵懵懂懂?是躲過了危機?!也是從您那兒得來的消息,也從經論中印證的如此觀念。這長久的佛教衰相,原因是顯現了,但多少人正視?可也不應氣餒的,就從我們繼續地盡力好了!從聞思修得無生法忍,這修學的內容,就是戒定慧,現在只能夠自己往如此的方向去努力;如何讓所有的佛徒都知道,最佳人選的您,如今斯事,那應該改善的這件事又可能要延後了!

從以前,老聽您謙虛地說「自己是鈍根人」,但也會說您自出家以來,「不空過光陰」!也說「不要只聽我玅境說」、「不要隨別人的舌頭轉」!明顯地訓釋:要栽培自行披讀藏經的能力、加強靜坐的善根、培養止觀的力道!「若定力增強,可以直接向佛菩薩請示的,那就不同於凡夫境界了!」

又常強調:「不要只修止,而不修觀」,要我們在日常生活就能運用,聖言量是真實不虛、是可以斷煩惱的!要修無我觀,這樣人與人之間的紛爭就會少一點。也教我們不要跟人家結惡緣,修行的時候,障礙會少一點。要多拜懺,消去罪業,修止觀方不會有障礙。修學佛法是要斷煩惱的,所以您會認為出家人是思想工作者!是除煩惱的清潔工作者!

種種的影像話語,一次迴盪、再次迴盪、不停的迴盪,肯定的是──您也是如此這般地做;肯定的是──我們要繼續地這樣修持!

可是,「師父!最近可不可以稍為放一下假?」因為突遇如此情境,還須要一些時間調一調!但知道──不能太久,且請您放心,不會離軌的!也還記得您說過:「出家人是沒有星期日的!」

-止尋覓-

您說了,這次到台灣您儘量的不勞神,您會多多寂靜住,而且您會自己當自己的主人。想都沒想到,是這個樣子的寂靜住!

十幾個人抵不住您的堅持,您不說而已是嗎?這麼樣地沒有商量的餘地!我們程度太差了,差到有多少人在夢裏面都得到消息了,還未提高警覺,是智慧不足、是福報不夠?!

您說這是經驗:即使來來往往,只要心不多向外攀緣,就不會那麼累!對著一群試圖留住您的後學,您還是同於平日課堂的教誨!

因為您的決定,也有了一個不改變的心情:在這不長不短七年多的時間,曾經親覲的正知正見善知識,雖然「他」暫不再示現言教,但在教誨中,知道還有許許多多的法寶聖言,未學習。不想、也不必再無主地急尋而亂求依附!那經律論是一切佛教徒的善知識,您也常作如是說,這修行法門的依繩,不可以逕越度!

自今以去,乃至盡未來際,習學三藏不停息!

-不顯異-

由長年的日積月累的實力,您對於經論的詮釋,顯現出與眾不同之見地。慢慢自己亦試遊於浩瀚之法海,常常驚歎於您學習三藏之精深暨沈潛的力道!更貴能以深入淺出之言語示教,易發人深省並受益匪淺。這溫和而又震憾引導善根的教法,將也被您的離去影響了!身為釋迦佛子,只能於佛法傳承的無力影現,而闇神傷。

您說學習一個三年、兩個三年…是不夠的。自己曾想欲發奮繼續地厚植學力,待階段性成長後,能於跟前再恭詢法義,但時不我與,機未曾待,一切已然遲!

接受了!接受如此的離去,接受這般的教示,接受如是知見,接受因緣轉變。未曾有一法不被無常吞的!說服自己接受!應該這樣的。

您平日的教誨,如同您讚歎章安尊者記敘智者大師生平時,不將死後成為山神的關雲長皈依三寶的事情記錄進去,而獨到地認為這是正確的作法,因為您覺得智者大師的偉大,非如平常,不須假餘人而襯托。

如今,您暫時離開芸芸眾生;所留下的風範,亦讓我們從平易樸實中,窺見到您的不同常眾,您的行相與種種同事、利攝,無疑的是菩薩行徑!但,憾只憾在我們還未能站穩呢,而您毫不遲疑地就去了。學習了四緣生諸法,更無第五緣;知道是有因緣及一分的增上緣!凡事皆須自力自強,不單由馳騁文章之心境能表爾!

盡未來,除了學習,還是學習,心不願「無主」!請您放心,太陽終究會出來的!

 

又三個年頭悄然流逝了,回憶當時的悸動!

在心深處仍然堅持的那個原則

是無力沈甸、是默然清晰、唯一肯定還是這道次第

志同者道合者,應還向前走去

~莫疑莫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