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懷恩師「五時」說法

法雲雜誌第十一期

述懷恩師「五時」說法

泣露千般草吟風一樣松(寒山禪詩)

師一生「平等觀諸法,慈悲救世間。」(弘公集經偈)為累積波羅蜜,捨頭目腦髓亦甘心。這是孤寂自來去,獨坐大雄峯之十地法雲大菩薩的寫照:無量劫以甘露淨法,隨眾生性演暢大乘妙法,如同孤峯蒼松,於炎夏依長風予人無盡自在清涼。今老松雖凋於歲寒,然其平等大悲法流與佛同在,永恆!永恆!法爾如是。撿生於濁世,幸逢善士,依循明燈,邁向古仙人道,其道跡次第如下:

一、第一時--如獅子吼

一九九一年,撿於一道場夏安居,學淨人法,為求出離。一日隨同尼師大德前往埔里佛光寺,聽聞長老說法。是時,法堂已座無虛席,只得走廊站立。忽聞磬聲,眾等低頭避開。出於好奇,撿大膽睜眼,凝視這位來自美國的大和尚。剎那間,長者清淨莊嚴幢相已嵌入內心深處。 師當時六十歲左右,精神矍鑠,慈眉善目,智慧深邃,一眼到底,毫無矯飾。這是教證淨化後的秋水澄潭,何用文字?光落言詮?無聲的人格特質,清澈如荒漠甘泉,襲我心脾。

「諸佛菩薩慈悲,住持法師慈悲。今天是吉祥的日子,我們共同學習《坐禪法要》……。」那鏗鏘有力中帶有無量悲心的柔輭妙音,如佛無畏說法,雷鼓動山川,能令外道驚愧,天魔懾懼,這摧邪顯正,上弘下化之獅子大吼,雷音貫耳,撿頓時睡夢大醒,聞未曾有……。

由於此次法會因緣,撿依師所詮釋《童蒙止觀》之道次第,遠離憒鬧,閒居蘭若靜處,息諸緣務,親近善士,學戒、修習止觀。初步了知:三學互為增上,互為攝濟,『依戒定慧,由聞思修,入無生法忍』。師由淺入深明白詳述:如何依善法「欲」勇猛「精進」;以般若「巧慧」安住正「念」;用「坐中修」、「歷緣對境修」,調身、心、息,呵「五欲」,棄「五蓋」……;最後以天台三觀「證果」:先從假入空修二諦觀,成就一切智;次依空入假修平等觀,成就道種智;再修中道第一義觀,成就一切種智。如是流入薩婆若海,行如來行,入如來室,著如來衣,坐如來座,入佛境界。

二、第二時──如優曇缽羅華

一九九三年, 師於埔里正覺精舍二夏演《法華》,如優曇缽羅華,時一現耳。妙法稀有!妙說亦稀有!我等宿福深厚,如一眼之龜值浮木孔,得渡大海,實為至難!而此時師之德相妙行,如經中所說,眼色皎潔如青紺蓮華葉,齒白齊密常有光明,唇色赤好如頻婆果……巧說諸法,言辭柔輭,悅可眾心。以慈修身,善入佛慧,得陀羅尼,樂說辯才……。 師傾竭多年禮《法華懺》、背《法華經》之精髓,揉合般若、唯識、天台等甚深妙慧,自然流入於講經說法中。其梵音幽遠,如同《大智度論》所言,佛具五音說法--(一)甚深如雷;(二)清澈遠聞,聞者悅樂;(三)入心敬愛;(四)諦了易解;(五)聽者無厭。

說法期間,有以「大乘非佛說」問難者, 師慈悲詳釋,並指出《法華經》就是佛為教導回小向大說的。此經〈從地湧出品〉中云:「此諸眾生始見我身,聞我所說,即皆信受,入如來慧;除先修習學小乘者。如是之人,我今亦令得聞是經,入於佛慧」。所以五千增上慢四眾,雖執小退席,然於他日善根成熟,必有得度因緣。多年後, 師更以《大乘莊嚴經論.成宗品》中,八種原因成立「大乘是佛說」,說明沒有大乘就沒有人成佛,既無人成佛,誰來宣說小乘佛法呢?所以,小乘是由大乘而來的。

於二夏親臨座下,熏習「開示悟入佛之知見」的妙法,對一代時教有了深一層的了解,但尚未能專心於行門,於是有禮座請益的念頭。就解夏時, 師於埔里近郊四處參訪的機會,在某精舍稽首請師教授教誡。 師示以背誦《法華經》及靜坐為日課,撿依教奉行,日日夜夜,除作務外,行住坐臥皆神遊於《法華經》中。期間,某日撿出小車禍,是夜夢見滿天皆是琉璃白光,光中現出金色阿彌陀佛三十二相,佛光剔透,照耀我身……。撿於強烈白光中驚醒,深歎背誦《法華》不可思議,功不唐捐。今撿雖不再背誦,但當怯弱時、懈怠時、病時、熱惱時,《法華》妙偈即時浮現……,可謂「佛無戲言,師不妄語」! 師常道:「我玅境沒有話,這都是佛菩薩的話!」

三、第三時--妙轉止觀輪

師畢生深究大乘般若、唯識空有教義,更提倡止觀法門,以四念處調伏煩惱。一九九五年師為實踐推動四念處禪修,特於美國加州舉辦禪四十九天,撿有緣參與二個禪七。禪七中,白天靜坐,晚上聆聽師講演《解深密經.分別瑜伽品》,正是解行並進,剋期取證的最好時機。然而撿由於持誦《法華》,常於靜坐中時而修止觀、時而背經,一心二用,異常忙亂。小參請示,師曰:「必須取捨,專一修習,或背經、或修止觀皆可。」撿躊躇二天,決定放棄背經,專心修四念處,如是數數修習,作意思惟,令心正行安住,努力依息明靜而住,不昏沈、掉舉修「止」,以自身不淨修「觀」。一日、二日、三日……,時而一閉眼全是《法華經》文,時而數息一半,掉入經偈,無法專注修止觀。再次小參請益, 師曰:「心如是生時,即有如是影像顯現。你長期背經,對經文已有堅固力量的勝解,所以心生即經文顯現。若能將緣所緣境的心,依佛所說修止觀之聖言,有堅固信解的力量,很明白地認識所緣境的相貌而安住在所緣境上,所緣境才能明白顯現不失。如此專心一境不昏沈、掉舉,令身心輕安則成就奢摩他。若於奢摩他定境中,將修觀之所緣境,正思擇、最極思擇,周遍尋思、伺察,勝解、捨離;捨離、勝解……,成就毗缽舍那。」

「指不自指,刀不自割;花香,人醜……,皆是吾人內心的分別。唯識觀是假想觀,是勝解觀。其能緣、所緣,能觀、所觀,皆是內心分別而已。所以定中所觀之境,是能觀之心所變現出來的。這定境不離心,唯心所現的虛妄無相,就是《金剛經》中所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可謂由唯識空契入般若空。如是數數修習大乘四念處,則可成就無我的無漏智慧」, 師如是說。

師一一分析四念處的妙法,苦口婆心告知學子,修四念處是出家人本分事,是佛最後的教誡--依四念處而住。

四、第四時--無盡燈相續

一九九七年春天,某個午后黃昏,踩著彩霞在山頂遨遊,天地入胸臆,在無限的時空交錯中,與大自然綢繆相揉,游於無窮,寓於無境……,撿終於來到心嚮往之「美國加州法雲佛學院」。

第一次聆聽師教授《瑜伽師地論》的夜晚,吾與明月共徘徊。心是興奮!是喜悅!是悸動!是讚歎!是期待!是憂悲苦惱!多味雜陳,共傾天地。

「星垂平野闊」,仰天面對垂手可得的滿天星斗,大大小小、閃閃爍爍、生生滅滅,與城郊燈火相映無盡至海際。憶起《維摩詰經》:「無盡燈者,譬如一燈然百千燈,冥者皆明,明終不盡……。」這不是師之心境嗎?

在悠悠天地間,在奇峰嶮谷之分水嶺上,在冥玄幽深,森羅萬象的夜色中,撿清楚見聞,那渾化如鑄,層層深厚,華滋邃密的山頭,幾棵蒼松如風雲羅漢,似水月菩薩,發出古今聖賢皆孤寂的平靜安詳妙音。一日, 師告知購買這塊地請示觀世音菩薩時,夜夢此山頂不停地轉動,並有一群出家人在誦戒。 師認為有僧團在誦戒,代表這是清淨的地方,是三寶常住處;山頭不停轉動,或許是「鐵打叢林流水僧」吧!於是決定買下來,成立了佛學院。撿常夜遊山頭,在黑墨中,浩渺無邊的天籟寂寞,在太空中盪漾運動,這無始無終的「大音希聲」,如靜止的流水,流入我的心靈,轉動轉動……,突然現出這樣的偈頌:

玅境獨坐大雄峯 境玅夜聽萬壑松

如來無盡燈相續 正法轉動法雲中

承啟如來正法的大乘法輪,正在此處轉動,不停地轉動下去,無窮無盡,「譬如一燈然百千燈,冥者皆明,明終不盡……」。

在這裏,撿體會世尊時代教授弟子的「佛學院」生活,如同佛親自講述,不明白的可以馬上請問。最重要的是每日的禪坐及每週的一日禪,那是印證解門的最好體驗。

某次一日禪傍晚,撿又上山經行。突然間風沙走石,天色巨變,颯颯寒風上蒼穹,青濛濛。心靈筆墨如泉湧出,心追手摹,虛空咄咄,灰黑中,山中有眼,眼見山色縱橫高低,紆徐迤邐,蹲跳起伏,峻厲峭拔……;須臾間,由朦朧進入夢幻,神遊太虛,這業習令撿目盲。之後每次禪坐,眼一閉皆是筆墨心境,山中有我耶?筆墨有我耶?小參請益, 師曰:「你是藝術家啊!很好,把觀察入微於大自然的心轉成無常想、無我想,就好了嗎!現在正學習《瑜伽師地論》十六種不如理作意,你讀它二十遍試試;將來讀〈聲聞地〉時,也讀它二十遍。此論是禪修入聖道者之道次第,你有敏銳觀察力,將現在的心,念念轉向聖言量,不與過去習性相應,久而久之,當有所不同。」撿慚愧至極!藏識熏種的世俗業習,筆墨因緣,浸潤於身心中已不可分離。所以當根境相觸時,能緣之心,第一念一定生起心追手摹的習性反應。學習佛法之後,若常與「無常、苦、空、無我」之正法相應,待堅固勝解力成就時,念念必能道上會。 師常如是教導。

五、第五時--親現無常無我

蔥蔥鬱鬱,古木參天的獅山荼毘場,正是油桐華開,似雪飄逸的季節。天空灰濛微雨,雨絲加上油桐華落,令撿思緒漫遊於一片沉寂的雪白落盡中。揉搓悵然眼眸, 用心遠觀,矗立蒼翠林中之古老煙囪,火苗跳躍,煙霧繚繞,一縷輕煙入雲霄──那是恩師嗎?此生此世永難再見。循著煙跡,師最後的沉重背影,歷歷浮現……。

二○○二年秋月, 師於台中清涼寺主持禪修一個月,並講演《瑜伽論.修所成地》。每天午后,撿愁望「為法忘驅,不憚老之將至的菩薩背影」,那不忍大乘聖教衰,不忍無量眾生苦,安受苦忍登法壇的恩師啊!

師以「諸法空為座」,以「畢竟空為舍」,這般孤寂菩薩的心境,我等凡夫難思量。撿在多次請益中, 師常語帶玄機,欲言又止。從未重話訓示撿的恩師,那日語重心長地說:「不要得少為足,應該再進修用功幾年。」善言猶在耳際, 師已乘風而去,怎不惆悵!再見面, 師已靈光湛湛,泯然空寂,心智透脫無滯,滿面紅潤微笑以對,永絕言語,安詳示化於台灣大湖法雲禪寺涅槃堂。

涅槃堂前,緇素四眾頂禮膜拜,絡繹不絕,念佛梵音此起彼落。撿內心隨之沸騰震盪,耳邊響起師之絕唱:「色是我耶?受想行識是我耶?原來臭皮囊如聚沫、如水泡、如芭蕉……,五蘊性空,無我、無我所。世間一切因緣生法,皆是我們的虛妄分別心所現,與本質相似而無其真實義的。謂於無義唯有識中,似義顯現」。

彷彿親覲師與人無諍、剝皮為紙、刺血為墨、難行能行、難忍能忍的本生譚。父母所生身皆會無常毀壞,但依之成就的無漏法身則永恆常在。如舍利弗尊者入涅槃後,均提沙彌帶其舍利遺骨、衣缽等至佛處,阿難聽聞,心生苦惱,佛開示:「舍利弗的五分法身滅盡了嗎?」吾視師之與諸佛菩薩五分法身、無漏功德一樣,不生不滅,畢竟空寂,究竟清淨,只是有漏因果的身心息滅而已。相信不久將來, 師定乘願再來相續大乘法輪的轉動,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