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雨化作散華來

法雲雜誌第十一期

淚雨化作散華來

值上人圓寂二週年之際,重新觀看二年前追思讚頌大典的紀錄片,

眼中仍舊是與諸山長老再同泛淚水。

是不捨,更是感念上人發心辦學要成就僧眾修學聖道之悲願。

在感傷氣氛中,昔日大典中一幕散華的情景再度清晰浮上心頭……

起龕發引前往荼毘場時,四眾弟子們沿途或跪或合掌相送,時見有淚流滿面或號啕大哭者,氣氛是哀肅又極其凝重的。突然,路旁人群中有位中年女居士快步走出, 她一手捧著一個竹籃子,另一手則捧起竹籃中一大把一大把的鮮花,灑向上人的靈龕;她一再奮力地向上揚灑著鮮花,唯恐花散得不夠多。她臉上沒有淚水,有的只是景仰與恭敬,在眾人的淚雨中,唯她有似欣喜之讚嘆。是的,不應再有淚水,應該像她一般令淚雨化成散華,化成對一代善知識宣揚依聖言量修學聖道的正知正見與其謙淨慈悲德行的讚嘆。

消失的是必朽的身體,然上人慈悲教化眾生的悲智精神則永存在每個弟子心中,他的教化未曾中斷。在此,願舉數則當年在佛學院中上人言行之風範,雖是片段之浮光掠影,希有「一花一世界」之意趣。

在與上人交談中, 上人多數時會說:「也好」。第一學期快結束時,自己心中不禁有疑問:為什麼都說「也好」,而不是「好」或「很好」?當面向上人請示時, 上人笑笑答:「我內心不是那麼同意就說也好,反正也不是不如法……大概是百分之三十的同意度吧!」原來,多數時上人不忍向提議者說NO,總是順他人之意而說「也好!也好!」上人正如《華嚴經》中云:「調伏己情,守護他意」,即使面對的是他的弟子們。

有法師在課堂上公然呈上紙條問道:「為什麼佛學院中沒有做……沒有……應該要……應該要做……」上人看了摸摸頭哈哈大笑答道:「哎呀!看來我缺點還真多啊……。我們出家人可能同時有十件事或甚至一百件事應該要做,但是,出家人有一件事是最重要的,最首先要做的,那就是學習調伏自己的煩惱,學習如何清淨自己。」上人念茲在茲的唯以調伏自己的煩惱為首要,其他事項上的表徵,則是可有可無的,隨緣行之。因此,自身及學院的風格皆樸實無華。

為了籌得購置佛學院的資金,有法師提議回台灣在北、中、南同時各舉辦一場大法會:「這樣籌錢較快,院長也不用太辛苦……。」上人答:「辦大法會需要勞動很多人,勞師動眾的,很辛苦啊……。」不願別人辛苦, 上人自己則在學生們放寒暑假休息時,更忙碌地應邀到國內外的佛學院或學佛團體開示。他對在家、出家弟子們唯一的要求是──「好好的栽培自己……好好栽培般若波羅蜜的善根,這是見佛的因緣」。《般若經》云:「隨爾所時,般若波羅蜜在世,當知爾所時,有佛在世說法。」○五年四月「般若專案」法寶的問世,即是上人依此真實聖教住世的理念而產生。

初學佛者遇任何事情都會變成是問題,是紛爭,大小事都需要上人仲裁。 上人總會說:「這件事,我們再想想……佛說……佛會如何處理呢?……應該注意調伏內心的煩惱,要符合聖道,心情才真快樂!」上人對雙方無半句訶責重話,也沒表示一己之私見,只是引經論中之佛語以期化解問題。示現的是「無我心調柔」的典範, 上人有的是不捨眾生的慈悲與信心。

第一學期課堂上, 上人語重心長地說:「我看你們好像都很自在,沒什麼事啊!」同學們互相對望,心想:「有什麼事?」不明白上人話中之義。 上人接著說:「成就了聖道的聖人還很忙啊!還有無量無邊的功德未成就,仍是要繼續深修止、觀,學習佛法……。」同學們仍是不明白,心想:「我們不是安份地待在學院中學習經論、靜坐嗎?」時至今日,當年的初發心者,是否體會、懂得了上人的憂心?!

上人肯定小乘佛法的出離、解脫;而更讚嘆大乘行者在解脫的基礎上,發心盡未來際地修學以期廣度有情。因此上人總是一再叮嚀:「要先能修學聖道清淨自己, 才是真莊嚴,才能真正莊嚴佛法,振興佛教!」而這也是弟子們不敢或忘的共同修學目標。《華嚴經》云:「設於念念中,供養無量佛,未知真實法,不名為供養」,而何為「真實法」?若不經長時期深入學習經論,如理思惟觀察深修止觀,是無法明白悟入的!「未知真實法」則無有聖道,無以名為報佛恩、真供養。

上人圓寂後,弟子們仍依法每週定時共聚學習《瑜伽師地論》、回講、討論法義及靜坐。但願已聽聞、正聽聞、當聽聞上人教化的佛弟子們,皆能追隨上人的理念──深入學習經論,具備正知見;修習止觀,清淨自己以莊嚴佛法。

期望上人修學聖道的道風

台灣得以延續。

 

願以此行願為散華,

感念、供養一代宣揚聖教的善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