玅境老和尚追思會紀實

法雲雜誌第十一期

玅境老和尚追思會紀實

一代大德玅境老和尚突於四月十七日奄然示寂於台灣。

噩耗傳來,震驚教內四眾,如聞晴天霹靂,悲痛莫名。

老和尚戒行高潔,德學兼優,終身以弘法為家務,利生為事業,

專志竭力,培育人才,是佛教內擎天寶柱,不可多得的一位導師。

灣區眾多寺廟、教內師友,及四眾弟子,

為表示對老和尚的追思,

特於四月二十日下午三時卅分,假大覺蓮社舉行三時繫念佛事一堂,

紀念這位一生為法勞苦功高的大德。

這是由陳福賢居士執筆,為舉行玅老追思會,向廣大佛教同仁所發出的通告。的確如文中所說:「噩耗傳來,震驚教內四眾,如聞晴天霹靂。」陳居士說出大家對這突如其來的大事的反應。

四月十七日早晨,淨苑的電話響起,葉居士接罷電話,神情黯然地告訴我:「玅境法師走了!」「什麼?」我失聲問。自此刻起,不斷的電話鈴聲傳達著不可置信的事實,只能接受。我眼前浮起玅公法師那端嚴睿智的聲音笑貌、他親自帶我參觀的那滿室法寶經籍、那不辭遠涉重洋投師求法的一群男女青年佛子……。法師!您弘法利生,願力宏深,佛學院育才事業前途尚遠,怎可遽爾云逝?眾生福薄,何其遺憾!

原來大覺蓮社創立初期,曾深承玅老和尚支持,此刻葉居士一心祇想怎樣盡一些心力,崇德報恩。她拿起電話,首先向佛教界長老輩通報消息:「玅境老和尚在台灣圓寂了,老人家一生為法忘軀,是一位廣受欽敬的法師。現在,大家要不要出來有所表示,紀念追思?如果大家有意用什麼方式舉行,大覺蓮社不敢後人,一定盡力支持。」玅老的皈依弟子慈福社主持人楊泳漢醫師,更在此時積極相互關切商量。

就這樣,她從三藩市而聖荷西而屋崙,包括灣區眾多寺廟,以及玅老的一些教內師友、四眾弟子,甚至連夏威夷的法慧法師,凡想得起來的都徵詢到了。(除少數法師外出不值)大多數都獲得贊同答覆。

得到長輩的指導,商定舉行一堂三時繫念佛事,作為追思法會。這時第一件要辦的是迅速廣泛通知社會大眾。葉居士電請陳福賢居士執筆,草擬新聞稿預備登報,讓大眾能及時參與。經過陳居士、楊醫師等推敲定稿,已是晚上十時左右。本應將所有參加追思法會的寺廟一一列名,但顧慮到新聞稿不宜太佔篇幅,改用「灣區」兩字涵蓋。時間實在太過逼迫,沒有把握新聞能在廿日以前上報,於是一面商託報社朋友幫忙,一面把新聞稿傳真給一些朋友,託代向寺廟或熟人分發,爭取時效。靠玅老的德望,新聞稿十八日上午送出,居然十九日就登了出來,因此讓一部份佛教同仁確是自報端得到消息,適時前來。

十九日,大覺蓮社正在舉行印順導師九八華誕慶典。午齋中,葉居士向大家說起十多年前往事:「大覺蓮社剛成立不久,地方狹窄,玅老起初是來講《金剛經》,後來又開講《維摩詰所說經》達三年之久,當大覺遷來現在的新址時,玅老見到這裡交通方便,殿堂寬敞,是個適宜弘法的道場,萬分高興,鼓勵我過戶後馬上開始講經。我說:『師父!下禮拜才能辦過戶手續,這裡像廢墟一所,還得花些時間清潔才行哩!』慈悲的玅老竟說他可以來幫忙清理。老人家弘法的熱情實在令人衷心欽佩。師父對大覺的支持深恩,我永不忘記。」她哽咽得說不下去了。

廿日下午,楊泳漢醫師為祝壽慶典說《成佛之道》簡介,本定在四時結束,今天提前一小時,好讓三時繫念登場。當我們聽完演講,起身撤除大殿的聽眾座椅時,才發現隔壁餐廳中早已擁滿人潮,都沉重相對,默然無聲。

追思境老和尚法會的通告,貼在大覺蓮社大門口;另一張告白:本日所有收入完全交予法雲寺。

大覺蓮社大殿上,排開五長列的長桌,橙黃色的桌披在燈下發散著柔光,寧靜肅穆,左右桌上各豎著一個指示牌──玅老弟子席位,來賓席位。當玅老的弟子們依次出列拈香禮拜時,果然秩序井然。

三時繫念儀式中,每一時都唱誦懺悔偈,由弟子代表三人出列跪拜。第一輪楊醫生、楊行憲居士、黃居士;第二輪趙昭明居士、高秀聰居士、梁居士;第三輪柯聖斌居士、周玉英居士、劉居士。法會由大悲院住持如修老法師主法領導,同時有法雨精舍宏覺法師,慈恩寺聖雄法師,光壽寺頓陽法師、道菩法師,法華寺了淨老法師師徒,廬山精舍顯光法師師徒,觀音寺曇慈法師等諸位參加,如法圓滿。今天緇素信眾來者約一百七八十人,其餘流動出入者無法計算。

曲終人散,回顧寥然花香燈影,大覺何言。「聚如浮沫散如雲!」玅公法師!我今稽首願遙知:

 

塵勞迥脫今朝去,笑指歸程常寂光。

二○○三年四月廿二日

謹記於大覺淨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