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專題之一:滅不待因(上)

法雲雜誌第十期

唯識專題之一

滅不待因(上)

 

前言

在如幻的緣起中,諸行皆是剎那剎那無常生滅!這是大小乘佛法的共通命題,也是趣向無我的重要觀行。然而,對於諸法「因緣和合而有」固無異議,但「生已,不待滅壞因緣,自然滅壞」卻是個相當特別的見解。中觀學者於此不見得同意,但《阿毗達磨俱舍論》廣為破立,加上大乘唯識學中《瑜伽師地論》、《顯揚聖教論》、《成唯識論》等嚴密而詳盡的論證後,「滅不待因」已有了不易推翻的理論架構。

本編輯室特以此為主題,摘錄《瑜伽師地論》及《顯揚聖教論》中相關文段,配合長老深入淺出的解說,祈能於此論題得到完整的認識,亦於無常行的止觀修習上有所裨益。

●《瑜伽師地論‧聲聞地》卷三十四(T30.473b)

甲一、標應比度

彼諸色行雖復現有剎那生滅、滅壞無常,而微細故,非現所得。故依現見增上作意,應正比度。

有情的生命體、無情的山河大地,這些內、外事。「雖復現有剎那生滅」:粗顯的滅壞無常是現有的,剎那生滅也是現有的。「而微細故,非現所得」:滅壞無常比較粗顯,我們能看見;而剎那生滅則因特別微細故,不是我們現前的知識所能得知。

怎樣才能知道有剎那生滅這件事呢?「故依現見增上作意,應正比度」:由已知去推測未知,名「比度」。於所緣境,強力或深入觀察,名「增上作意」,故應依據有現見作用的增上作意,來比度推測──既然有粗顯的敗壞,理應有微細的、不可易見的剎那生滅。

甲二、徵釋所以乙一、徵

云何比度?

怎樣用已知的粗顯敗壞相,來比度所不知的剎那生滅呢?

乙二、釋
丙一、顯正
丁一、剎那生滅

謂彼諸行,要有剎那生滅滅壞,方可得有前後變異,非如是住,得有變異。

「謂彼諸行,要有剎那生滅滅壞」:諸行,一定要有這微細的剎那生滅──生了就滅、滅了又生、生了又滅。「方可得有前後變異」:才可以有前後這種很明顯的敗壞相變現出來。「非如是住,得有變異」:不可能在顯著的變壞之前,完全沒有變化、很寧靜的安住不動,卻在忽然間有了變異而滅壞!

是故諸行,必定應有剎那生滅。

由此可推知,諸行決定有剎那生滅;不然不應忽然間就有大破壞相出現。

丁二、自然滅壞

彼彼眾緣和合有故,如是如是諸行得生。生已,不待滅壞因緣,自然滅壞。

各式各樣的因緣具足和合後,就有各式各樣的因緣所生法出現。所生法是諸行、能生的因緣也是諸行,能所都是有為法,故皆名為「行」。而諸行的生起,是待因的。

「生已,不待滅壞因緣,自然滅壞」:因緣所生法出現後即自然滅壞,這個滅壞不須假藉一個破壞的因緣出現才滅,而是自然的就滅壞了。有為法的現起,須憑藉因緣;但現起以後的消失,就不須要因緣。

丙二、簡非
丁一、標

如是所有變異因緣,能令諸行轉變生起。此是變異生起因緣,非是諸行滅壞因緣。

有人可能會不同意「諸行的滅壞不待因緣」的說法!為什麼呢?譬如大地震把房子、公路、乃至高山破壞了,這難道不是滅壞因緣嗎?怎能說是自然滅呢?下文解答這個問題。

「如是所有變異因緣,能令諸行轉變生起。此是變異生起因緣,非是諸行滅壞因緣」:譬如地震、洪水、大火、颶風等,這些都是使令諸行生起變異的因緣,能令有為法轉換成另一個形相出現,而非諸行滅壞的因緣。

丁二、徵

所以者何?

理由是什麼呢?

丁三、釋
戊一、非全不生

由彼諸行,與世現見滅壞因緣俱滅壞已,後不相似生起可得,非彼一切全不生起。

「由彼諸行,與世現見滅壞因緣」:譬如房子、高山、橋樑等諸行,與世間所現見的地震、大水、大火、大風等滅壞因緣。「俱滅壞已」:大樓倒塌了、橋樑斷了三截,而大風,或者大火、大水、地震也過去了;能滅與所滅同時都已平靜下來(滅壞)。

「後不相似生起可得」:這些事情過去以後,就有一個和以前不相似的相貌現出來。譬如,原來有一座完整的橋,現在則成一座斷成三截的橋;原來是一棟三十層的樓房,現在則為倒成平地的廢墟。所以,它不是滅除的因緣,而是另一法生起的因緣。

「非彼一切全不生起」:地水火風並非把這些諸行滅盡,令彼一切完全不生起、什麼都沒有了,它還是繼續有不同的形相存在。《披尋記》云:

由彼諸行至全不生起者:謂世現見水所漂爛、火所焚燒、風所鼓燥為因緣故,諸行滅壞,便謂彼為滅壞因緣,然不應爾。由彼諸行前相續滅,俱時復有後相續生。譬如有物,火焚燒時,若遇水緣,火相便滅,有水相生。此即彼物火界緣闕,火自然滅,非水能滅。由是應說,火為彼物後變生因,非滅壞因。若許滅壞,應無後不相似生起可得;然有可得,故不應理。《顯揚》頌云:「非水火風滅,以俱起滅故,彼相應滅已,餘變異生因」。彼長行釋,其義應知(十四卷十六頁)。

「謂世現見水所漂爛、火所焚燒、風所鼓燥為因緣故,諸行滅壞,便謂彼為滅壞因緣,然不應爾」:世間人見到大水、大火、大風一來,諸行就滅壞了,就認為水火風是滅壞因緣。但依現見增上作意言之,不應如此!理由為何?「由彼諸行前相續滅,俱時復有後相續生」:彼諸行在災難來了以後,原本的相貌雖然沒有了,但同時還有不相似的形相繼續存在,沒有全滅!所以,不能說它是滅的因緣,只是轉變生起的因緣而已。

「譬如有物,火焚燒時,若遇水緣,火相便滅,有水相生」:譬如房子起火,若用水澆灌,火就滅了,而有水的相貌出現。「此即彼物火界緣闕,火自然滅,非水能滅」:此乃因房子繼續燃燒之因緣不具足,火就自己滅了,不是水能令火滅。增上作意觀察:火是剎那剎那滅的,沒有水來,火也是滅的;所以說火自然滅,非水能滅。水未來時,前一剎那的火有引起後一剎那的火生起之功能;若水來時,前剎那火不能引起後剎那火。如是觀之,水能令火不起,不能滅火也。若某一種燃料(譬如汽油),水不能影響它,則亦不能令火不起。

「由是應說,火為彼物後變生因,非滅壞因」:所以應該說,火是令房子轉變生起的因緣,而非滅壞的因。「若許滅壞,應無後不相似生起可得」:若認為火是滅壞的因緣,則後來那個不相似之事,應該是不存在的,那才叫做滅。「然有可得,故不應理」:但之後還繼續有不相似的事物存在,沒有完全滅,所以說火是滅壞因緣,是不合道理的,它只是轉變生起的因緣而已。

《顯揚聖教論》頌云:「非水火風滅,以俱起滅故,彼相應滅已,餘變異生因」:大水、大火、大風能破壞我們居住的大環境,但它不是滅壞因緣。因為它只是把原來我們感覺滿意的形相破壞了而已,之後,還有不同於以前的事物出現。水火風是後來不同形相生起的因緣,而非滅盡因緣。

但其中有個問題,諸行為什麼會這樣?若由諸行的根本言之,就是因為心是剎那生、剎那滅的關係。世間上一切諸行,無非是由心習氣增上力故得生起──身體(正報)是心的變現,山河大地等(依報)也是心的變現;心剎那生滅故,一切諸行亦剎那生滅。故《顯揚》云:「彼一切行是心果故;其性纔生,離滅因緣,自然滅壞。」(T31.548c)

戊二、或全不生
己一、標

或有諸行既滅壞已,一切生起,全不可得。

前科「非全不生」,是正說佛法的思想;本科「或全不生」則是釋疑難。

「或有諸行既滅壞已,一切生起,全不可得」:或者也有這種情形:彼諸行滅壞以後,再也沒有遺餘、完全都消滅了。這是標,下面解釋。

己二、釋
庚一、舉事

如煎水等,最後一切皆悉銷盡。災火焚燒器世間已,都無灰燼,乃至餘影亦不可得。彼亦因緣,後後展轉,漸滅盡故,最後一切,都無所有。

這裡舉了兩個例子:第一、就像鍋中有水,用火燒之,鍋裡的水逐漸減少,最後燒乾了,一滴水不剩。第二、如壞劫時,大火焚燒世間,待燒完後,連灰燼乃至剩餘的影子都不可得,完全滅了。

前面以「非全不生」為由,否認水火風等是滅因。現在舉此二例是「全不生」,有人即以此難問:「這樣,應該可以說是有滅因了吧?」

庚二、顯義

不由其火,作如是事。

以下論主回答。「不由其火,作如是事」:水沒了、世界沒了,並非火令它滅。鍋裡的水燒盡了,實在是水存在的因緣沒了,水就乾了。而水的形相雖然沒了,卻變成蒸氣,亦非完全滅盡;故火是蒸氣生起的因緣,而非水的滅因。火燒器世間,亦復如是。雖然世界的形相不見了,但實在是變成了微塵,散佈在虛空裡,還是繼續存有的。 

丁四、結

是故變異,由前所說八種因緣,令變生起,自然滅壞。

所以,諸行的變異,是由前所說八種因緣──積時貯畜、他所損害、受用虧損、時節變異、火所焚燒、水所漂爛、風所鼓燥、異緣會遇,令變化生起。這是變異生起的因緣,而不是滅壞的因緣。諸行的滅壞不待因緣,是自然滅壞的!

甲三、結定無常

如是比度作意力故,由滅壞行,於彼諸行剎那生滅、滅壞無常,而得決定。

最後結定無常。「如是比度作意力故」:如前所說,由已知諸行前後的變異,推測比度有未知的剎那生滅;這不是虛妄分別,而是在奢摩他裡,依據佛菩薩的聖言量,作如理觀察的力量。「由滅壞行,於彼諸行剎那生滅、滅壞無常,而得決定」:由於隨順前面所說的這個「滅壞行」的道理去觀察,對於諸行剎那生滅、滅壞無常的道理,應該是肯定而沒有疑惑了。

●《顯揚聖教論‧成無常品》(T31.549a)

甲一、釋自然滅壞
乙一、顯義
丙一、徵

論曰:「問:彼諸行自然滅壞道理,云何應知?」

「行」者,心在境界上轉名行,能行、所行,一切有為法是名諸行。怎樣才能知道諸行不待因緣、自然滅壞的呢?

丙二、標

答:「由四種因緣。」

頌曰:生因相違故,無住滅兩因,自然住常過,當知任運滅。

這是總標;以下長行對照偈頌來解釋。

丙三、釋
丁一、非生因能滅

論曰:非彼生因,能滅諸行,生滅兩種,互相違故。

頌曰:「生因相違故」。生因為何?由無而有叫做「生」。令一法生起的因緣,名為「生因」。現在討論法為何會滅?「非彼生因,能滅諸行」:諸行的「滅」,不是「生因」生起的。「生滅兩種,互相違故」:因為生因和滅因的性質是相違的;若是生就不會滅,若是滅就不會生。所以,「滅」不是由「生因」造成的。

丁二、無住因令住

論曰:又無住因,令諸行住,若必有者,應成常住;行既不住,何用滅因。

頌曰:「無住滅兩因」。「生因」不能使令法滅,誰令它滅呢?現在再研究「住因」。長行釋云:「又無住因,令諸行住」:諸行的相續存在叫做「住」;怎麼會住呢?有人說:有一種力量能令有為法住而不壞,故名為「住因」。無著菩薩說「無住因」,即是說沒有能令諸行住的因。為什麼呢?「若必有者」:假設主張決定有一個住因。「應成常住」:世間上一切諸行,應該是常住不變的了。「行既不住」:諸行既然都是無常變化的,就表示沒有住因。

當然,人總是希望常住──做總統的總要想盡辨法,希望在這個位子上坐的穩穩當當;但任期到了就是要下台。就算以前做皇帝的沒有任期,但也可能有人來打倒你;或者沒人來推翻你,但終究有一天死亡了,沒有萬歲萬萬歲──常住的事。

若主張有「住因」,那諸行應該是常住的;此如前已破。「行既不住,何用滅因」:而諸行既然不能常住,又何必用「滅」來滅它呢?因為它本來就不是常住的,就不須要多此一舉的來滅它。譬如,總統任期一到,不必另外罷免他,就自然下台了,故云「何用滅因?」

丁三、滅因不可得

又餘滅因,性不可得。

若除此生因、住因之外,有其他的「滅因」能滅,這個道理也不能成立。因為若仔細觀察,「餘滅因」的體性是不可得的。

丁四、亦非自然住

若行生已,自然住者,彼應常住,則成大過。

頌曰:「自然住常過」。「若行生已,自然住者」:若彼諸行一旦現起後,就自然地住下去。「彼應常住」:它即應常住不變,永久地存在。「則成大過」:若是這樣,就有很大的過失。

譬如:有些人造罪墮地獄,此後就永久在地獄受苦嗎?做了功德生到天上,就永久在天上享樂嗎?這樣說就有很大的過失!因為一個人可能積集很多功德,但也做種種罪過之事,並因此罪業下了地獄。若因此常在地獄,他所做的善法就沒有辦法發生作用;反之,做了功德就永久在天上,則以前的罪業也沒有辦法發生作用了,這是不合道理的。

所以,一切都是無常的!天福享盡後,也可能因過去的罪業下墮地獄,罪業償完也可能因過去的善業上昇人天。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才是公平的,這樣說就沒有過失。

丙四、結

如是,有住、滅因、及自然住,並有過故,當知諸行任運壞滅。

頌曰:「當知任運滅」。這是總結上文。說生因能滅,或有住因、滅因、自然住等,這樣的說法皆有過失,都是不合道理的。「當知諸行任運壞滅」:一切諸行應該是不待因緣就自然壞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