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雲雷音

法雲雜誌第九期

法雲雷音

山雲禪寺(Mountain Cloud Zen Center),座落在 Santa Fe 城邊小山中的一座日本禪中心,應該是院長最早在新墨西哥州對西方人士弘法的地方。兩年多前,院長尚在 Taos 為男眾尋覓合適之道場時,就曾因在此處下榻之因緣,為禪中心的學員作過一次開示。也因為聽聞開示後的法喜,推動著禪中心的幹事“大鬍子 Bill ”每隔一段時間便來拜訪院長,請教坐禪的問題及請求院長再次的說法。

Santa Fe 和 Taos 附近有很多佛教徒,南傳、藏傳、日本禪,各種流派幾乎都融冶在一起。而其中許多人對坐禪有著相當濃厚的興趣。現在又多了一股漢傳大乘佛法的洪流匯入其中──禪學院的遷來,使令他們相當興奮。

現狀中當然也有一些問題。這些星散的團體多數由在家的佛教居士領導;少數由僧人指領導的,也只是巡迴式的短期留駐。這些歡喜習禪的人渴望正確的指導。

因此院長在山雲寺的開示中,曾深切地提出一個嚴肅的問題:「如何能夠知道別人所教的法門是正確的?」這問題非常尖銳,但也非常重要。因為這關係著每一個行者善根的成長。這不是僅憑外表行為是否有道德就能判斷的,因為外道得禪定者也有高超俗表、甚至有神通的,但所闡揚的是正法和真理嗎?院長強調要「以法為師」、「以法為鑑」。一定要多學習經論,依正確的法門修行。之後,院長應彼所求,贈予中心一座觀音菩薩坐像,並對安座儀式及祈請文作了指導。

禪中心負責人幾次請求講經,因此院長又依《瑜伽師地論.修所成地》之相關內容,為他們作了為題「定慧資糧」的精闢開示。並為以「話頭禪」及「參公案」為修禪方法者提示了應注意之事項。開示後,禪中心的禪師(曾是天主教神父)Pat Hawk Roshi 與院長並對「現代佛教在西方的傳揚」交換了彼此看法;院長並鼓勵西方年輕人發願學習中文,成為本土的譯師,將珍貴的佛法寶藏介紹給渴望正法的修行者。

另外在 Taos,有一名為「道師山淨眾會」Taos Mountain Sangha 的佛教團體,是某跨越中西部的大型團體的聯盟者之一。指導老師是曾於南傳、藏傳受法的 Marcia Rose 女士,她已修學佛法三十餘年,並在世界各地鼓勵禪修。禪學院遷移 Taos 後,她多次帶領學生來訪。院長曾應其請求在彼處的禪中心做過題為「慈悲與空慧」的開示,其中分析小乘的慈悲與大乘的無盡大悲,比較小乘與大乘空觀之不同, 並特別講述了唯識的空義。這於西方人士而言是極不易聽到的,頗令與會者印象深刻且法喜充滿。

之後,院長並應請前往禪中心週末的坐禪集會,為與會者教示「學禪者應具五法」;將學禪者應具足之條件──聞、 厭、願、覺、勤,作了明確的闡述。指出若不具此道次第,則禪將極難成就;亦特別對如何觀察世間苦集及過患,做了發人深省的開示。若不能發起出離之願,則易滿足、而停留於坐禪的寧靜與輕安的覺受中,但這並不能引領你向於解脫,未來世中的生死大苦仍無從解決。因此一定要成就禪定中的無我觀慧,入於聖流。院長鮮明地對比了凡聖的苦樂差異,喚起人們欲證聖道、向於涅槃大安樂處的願心。

Rose 與院長多次的會談中,曾分析美國佛教有著優厚條件:各種佛教流派及大德都在西方弘法,沒有古代時空地域的不便。使令佛教在西方呈現兼容並蓄的相貌,沒有以前彼此間的尖銳對立與衝突。相對的,大量佛教類書籍也良莠不齊,令人難以揀擇真偽。

因此我們也了解到西方學佛者遭遇之困難,其中特別是重要經論的譯著不足,而講解甚深空義的書籍更是少而難解。由學習經論而得到佛法正見殊為不易,更何以依憑來正確地指導修行?加上多數的修行者不能過嚴守戒律的出家生活,使令指導者在教義及修行上難以深入;多數演繹成為西方化的、現代化的、居家生活化的佛法,由此也擁有廣大的信眾。成為這樣的現狀,是令人生喜、抑或生憂呢?

Rose 以南傳禪為主,對龍樹菩薩也很崇敬,可惜英譯的《中觀論》不易了解。她想進一步了解大乘空觀,因此多次拜訪南院,向院長請法。院長選取了《摩訶般若波羅蜜經.集散品》為依,宣暢空義。西方雖已有英譯的《般若經》本,可惜尚無英譯《大智度論》,在學習上難以會義。院長依中譯經本講解,援《智度論》為釋,深入淺出地解說大乘空義,比較大小乘空觀因行及現觀聖果的差別,並特別對修觀行中的實際問題給予指導與釋疑。

道師城數次有藏傳仁波切弘法。Albuquerque 新噶當派的「釋迦牟尼中心」幹事二人,及 Taos 北方的白教中心 Lama Chodrak,皆曾率學生多人拜會院長。院長並了解了藏傳佛教在本州之弘傳狀況及交換了法義上的一些看法。

今後,禪學院計劃在道師城每月定期舉辦禪坐及講經活動。希望這出於深山中的法雲,能澍大法雨,發梵雷音,滋潤眾生善根,啟悟有情向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