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求法者不貪軀命

法雲雜誌第九期

夫求法者不貪軀命

引子

在《維摩詰所說經》中,當維摩詰居士和文殊菩薩說了一段法後,舍利弗尊者見居士家一個座位都沒有,心想:「大家要坐在什麼地方?」念頭纔動,在維摩詰居士寂而常照,照而常寂的大智慧中,知道尊者的想法,即對舍利弗尊者聞法時心有雜念,希望有座位而呵斥道:「夫求法者,不貪軀命,何況床座!」本文想就這個主題作一探討。

賢聖求法的境界

在釋迦佛的本生中曾作大國王。當時沒有三寶住世,王求佛法了不可得。此時,有一婆羅門知道佛偈,他要王用身上的肉為燈柱來供養他,王於是遍割身肉作燈柱, 燃身求偈。又如佛在過去無量劫中,求《法華經》無有懈倦;為欲滿足六波羅蜜故,「勤行布施,心無吝惜,象馬七珍國城妻子奴婢僕從、頭目髓腦、身肉手足、不惜軀命。……為於法故,捐捨國位,委政太子,擊鼓宣命,四方求法,誰能為我說大乘者,吾當終身供給走使。」以一國之尊而求法如是,非平常人也!

大菩薩的境界當然不是我們凡夫所能思議的;然而,這也從近善知識逐漸學習熏修而來。《優婆塞戒經》說:「實義菩薩者,能聽深義,樂近善友,樂供養師父母善友,樂聽如來十二部經,受持讀誦書寫思義;為法因緣,不惜身命妻子財物,其心堅固,憐愍一切……。」《華嚴經》中,文殊師利菩薩開示善財童子:「善男子! 若欲成就一切智者,應決定求真善知識。善男子!求善知識勿生疲懈,見善知識勿生厭足,於善知識所有教誨皆應隨順。於善知識善巧方便勿見過失。」《瑜伽師地論‧菩薩地》也提到:「為聞正法,不惜身命,無有資財,內外愛物,而不能捨;無有師長誓不承事;無有尊教不誓奉行;無有身苦而不誓受。若聞佛法一四句頌, 歡喜踴躍,勝得三千大千世界充滿其中大珍寶聚。聞一句法是佛所說,能引正等覺、能淨菩薩行,歡喜踴躍,勝得一切釋梵護世轉輪勝王等極尊貴位。……我若得聞如前所說一句法義,正使火坑量等三千大千世界滿中熾火,我從梵天尚投身入,況小火坑;為求佛法尚應久處大那洛迦受大苦惱,況餘小苦而不應受!」在《妙法蓮華經‧勸持品》中,藥王菩薩、大樂說菩薩等,在佛前作了誓言:「我等當起大忍力讀誦此經,持說書寫,種種供養,不惜身命。」

概括前說,菩薩或是近善知識、或是求聞正法,或由慈悲心利益眾生給施一切──只要能成就無上菩提,就能不顧一切地成辦這件事。而一般人小小一點不如意可能就受不了,要為成就某事而不惜身命全力以赴,似乎是不可能。古今賢聖求法和用功的相貌又是如何呢?如《般若經》中薩陀波崙菩薩求般若波羅蜜時:「不依世事、不惜身命、不貪利養。於空林中聞空中聲言:『善男子!汝從是東行,當得聞般若波羅蜜。行時莫念疲倦、莫念睡眠、莫念飲食、莫念晝夜、莫念寒熱如是諸事。……,應離惡知識,親近善知識……。』」

又如玄奘法師孤身到西域取經,歷十七年,歸來後譯了六百五十七部經。唐太宗題了〈大唐三藏聖教序〉,讚歎玄奘大師「超六塵而迥出,隻千古而無對。」玄奘法師等於是偷渡出境的,路途極為艱辛:「積雪晨飛,途間失地,驚砂夕起,空外迷天;萬里山川,撥煙霞而進影,百重寒暑,躡霜影而前蹤。」其辛苦非一般人所能承受。而大師求法之心誠懇殷重,一切勞苦只是增益他一心求訪正法的願行;終究沒有徒勞,在佛法中獲致了大成就。密勒日巴尊者拜馬爾巴大師為師,受盡了考驗與折磨。而密勒日巴尊者毫無二心地恭敬尊重他的上師,一心修法,也有了大成就。

古代高僧修行的相貌如此。現代的印順老法師在著作中敘述自己的心境:「對佛法的真義來說,我不是順應的,是自發的去尋求、去了解、去發現、去貫通、化為自己不可分的部分。我在這方面的主動性,也許比那些權力顯赫者的努力,並不遜色。但我這裡,沒有權力的爭奪,沒有貪染,也沒有瞋恨,而有的只是法喜無量。隨著自己夙緣所可能的,盡著所能盡的努力。」他一生是這樣深入經藏,遊心法海的。

我們是否能尊崇古今典範,起而仿傚?頻頻聽說許多法師最初決志出家時,受家人親友留難,甚至被綁、被關。而這些法師用盡方法──或絕食、或跳窗而出、或離家出走……;總之,就是一定要出家。而出家以後,各人因緣不同,是否真能專心辦道、深入經藏,在心中建立佛法的正知正見?想起當初不顧一切地出家,希望成就大功德報父母恩;而出家後,若不能如其初衷地修學佛法,就是不圓滿了。

反躬自省‧發起精進

世間也有很多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情形。例如:有些學生為了得高分,或為了避免不及格,明知違反校規也要在考試時作弊。又如生意人,絕對不放過有利可圖的機會,用盡心力日夜籌劃,找各種門路,一心一意地賺錢。也有人為了省些稅金,不顧後果地鑽法律漏洞逃稅。又有體育健將,不怕一切辛苦地訓練自己,不顧自身健康,冒著可能坐牢、在體壇永被除名的危險,違法用藥,只是為了破紀錄、拿金牌。

當然,人心也並非完全如此負面;歷史上不乏忠臣為國為君而捨身家性命的典故。發生在我們周遭的事情中,也常看見救人之善蹟。例如路人救溺;又如見義勇為的人衝進火災現場,搶救困在火宅中的老弱婦孺;又如捐血、捐贈器官救護病患等義行。而人間至情──父母對兒女之關懷,更是沒有條件、不望回報的。記得小時候幾次半夜發高燒卻不哭不鬧、睡得香甜;母親半夜起身為我蓋被子,發現我高燒不退,連夜抱著我去看醫師。當時雖不懂事,但隱約還記得,母親不忍我病痛,幾次把我抱在懷裡,在我耳邊說:「把病給我吧!你快好起來!」每想到此,深感父母對兒女之關愛,常是置個人死生於度外,若不成就聖道,何能報答父母深恩於萬一!

出家修學聖道,如果能像忠臣之為國為君、父母之保護兒女,甚至如野心人士之追求榮華富貴、名聞利養一樣,未達目的、絕不終止。能拿出這樣的心力,成就聖道應非難事;而難就難在該放下的放不下,不能一心也就不容易成功了。

精進無已‧除世貪憂

凡夫皆是有所求、有所欲的,而不論做任何事情,一定要努力才有成功的希望;世間事業如此,欲修學出世間的聖道,徹底改變無始以來顛倒的思想、清淨自己的身口意,無疑地更需要一心勤精進,才能除世間貪憂。一切眾生病本,是攀緣三界;不知一切境界虛妄不實,在如夢幻化中追逐,撞得頭破血流,卻還覺得很有成就感,這是個大病。佛法是良藥,佛菩薩是大醫王:「善療眾病,應病與藥,令得服行。」我們還是凡夫,煩惱病很重,當然要抓對藥方,老老實實地吃藥,把病治好。誰希望老是病歪歪的呢?三界如火宅,何堪留戀!佛菩薩既已開示離苦得樂的法門,我們即應精勤不懈地用功。經論上常說「不惜身命」這句話,然而心力也要用對地方。我們沒有擇法眼,在用功的過程中,應親近善知識,聽聞正法,隨時調整自己、如法修行。願一切所作皆以涅槃為上首!當法善財童子,常隨佛學,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