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實踐篇

法雲雜誌第九期

佛學問答四篇-生活實踐篇

問:在家居士應如何調伏淫欲?

答:還是要修不淨觀。但其中還有一個問題──你若觀察你所愛的人,不淨觀不能現起;而欲心生起,不淨觀就修不來。那怎麼辦呢?先觀察自己是不淨,這樣子漸漸觀,不淨的智慧增強了,然後再觀所愛的人是不淨,就能觀上來了。在家居士若不願意修不淨觀就不能棄捨愛。你現在有心離欲修不淨觀,如果有恆心、努力不懈怠,不淨觀能修成功,就能調伏淫欲,不障礙聖道的修習了。

問:法師曾說修習四念處可以除掉貪瞋癡的毒,但在家人俗務繁忙,只能利用零碎的時間修習四念處,如何用心?

答:是的,的確如此!在家人要做事,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只能利用零碎的空檔修學四念處。但既有心修習四念處,不須要用電子計算機,你心裡重新地想一想,是不是決定認為修學佛法、能得聖道是值得的?相對於求世間榮華富貴這件事,它的價值如何?你重新地審諦觀察。如果認為修學聖道的價值,確實勝過世間的富樂, 就算暫時不能出家──我姑且這麼建議──你用四個鐘頭在社會上做事,另外也拿出四個鐘頭來修四念處的聖道。如果因緣具足,最好完全放下,出家專心修學四念處,也可以迴向淨土。如果一天內只用零碎的時間來用功──這時候拿半個鐘頭,那時候拿一刻鐘,這樣是不行的,你很難有成就!

問:「學佛三年佛在天邊!」這誠然是古德對後世學者之警語,而佛子應如何策發自己不生退心?

答:不生退心要修無常觀。怎麼樣建立自己堅強的信心,勇猛地精進呢?深入地學習佛法,增長智慧了,則對生死緣起認識深刻,容易生厭離心。但此事一般人多數辦不到;不要說在家居士,連出家的法師也多數得少為足,不願意深入地廣學佛法──「我現在能講、能寫就好了,何必那麼辛苦!」如此,對佛法的信心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

如何有無常觀?如果醫生告訴你,你得了癌症,頂多還有三十天的壽命;如此則有無常觀了。「我就要死了,世間的一切都沒有我的份了。」有了這樣的覺悟時,不放下也得放下,就能真心誠懇勇猛地念佛,堅決地求生阿彌陀佛國。此無常觀力量甚大。

假設我們學習佛法得到了警覺,不須要得癌症就能有這樣的無常觀,也一樣能發出勇猛心,精進不退。如果不修無常觀,覺得自己還能有一百年的壽命──「不要緊嘛!我現在先看看花花世界,享受九十年以後再說。」那勇猛心當然發不起來,也就與佛距離得很遠了。

問:經中所言諸天、阿修羅、地獄、餓鬼等境界,為何人類的肉眼見不到?要修到何種程度才能見到?

答:人類肉眼的功能很小,所以看不見;有天眼就可以見到。得天眼通必須先有禪定的功夫;但有禪定未必就有天眼通。得了禪定之後──至少是初禪以上,還要進一步修天眼通,成功了才看得見。

問:日常生活中如何才能過得自在?

答:心裡沒有煩惱就自在;心裡有煩惱就不自在。怎麼能夠沒有煩惱呢?要修四念處!修四念處能調伏煩惱。觀身不淨,愛欲心自然會逐漸的輕微,逐漸的沒有了;觀一切法空、無我無我所,自然是不住色生心、不住色聲香味觸法生心。若你心裡能常觀一切法空,覓心了不可得時,還會有煩惱嗎?那有煩惱可得呢?自然是自在了!

問:常感覺人生的路走得很孤獨;如何能一個人不結婚,心中不會感覺孤獨?

答:「感覺孤獨」這句話,明白一點說就是有欲的關係;有欲而未結婚就感覺到孤獨,沒有欲時,就不覺得孤獨。欲界的人──地面上的、乃至欲界天的天人,都是有欲的,都怕孤獨。但是色界天上的人離欲了,沒有結婚的須要,他們都是一個人獨住的,沒有孤獨的感覺;所以,應該學習離欲。 其次,如何能不結婚,又心中不會感覺孤獨?你要與法相應、以法為友。若歡喜《般若經》,《般若經》就是你的朋友;歡喜《法華經》、《華嚴經》,這都是你的朋友;歡喜《大智度論》,《大智度論》就是你的朋友。總之,能以法為友,就不會感覺孤獨!

問:該如何對治嫉妒心?

答:「嫉妒」者,經論裡的解釋就是「不耐他榮」;別人有榮譽的事情,我心裡不舒服、不高興,同時也有一點瞋恨的味道。

簡單說,有三個方法可以對治:其一,應如是作意:「我現在用功修行的目的,是想要得聖道、得無生法忍;我所歡喜、所尊重的,是聖者的境界。而現在我所「嫉妒」的那個境界,還是凡夫虛妄不實的境界,有什麼值得嫉妒的呢?」你這樣觀,嫉妒心自然就停下來了。這是一個方法。

其二,修我空觀、法空觀。觀沒有能嫉妒、所嫉妒之人,觀察所嫉妒的境界不可得,這樣就不會有嫉妒心了。

其三,發自內心至誠懺悔。到佛前長跪,先作如是念:「我弟子某某剛才遇見一個因緣,生了嫉妒心;我心裡面很苦惱,希望佛菩薩慈悲幫助我,令我隨喜別人的功德,不要嫉妒。」然後向佛磕頭。你這樣多做幾次,嫉妒心漸漸的會輕微,就不嫉妒了。嫉妒是很可羞恥、很醜陋的行為,的確應該想辦法消滅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