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三十五的回顧

法雲雜誌第八期

禪三十五的回顧

二○○○年八月廿八日,在法雲寺禪學院北院新落成的禪堂中,一個為期三十五天的禪七正式開始了!猶如迅疾的秋雨撲滅了夏日的煩囂,這深寂的禪意,也頃刻間充滿了道師城邊這個稱作「影山之谷」的山凹。禪七前收尾工程的忙碌,滾動的車轆聲、漫天揚起的塵埃,以及籌備工作的動盪氣息,皆一掃而空。彷彿一下子,連山裡黑色的大鳥也學會了默然,只在天空中無聲地滑過。凝然的氣氛,令每一位參加禪七的人,都油然生起肅穆之情。

禪三十五,是玅境院長於禪堂建成後主動發起的!為的是在密集的禪修中,增進同學們止觀的力量;一方面也以精進坐禪的方式,回饋建院過程中,每一位出錢出力的施主之恩。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院長對於禪三十五起發之堅定。在當時條件似乎並不具足的困難情況中,引領眾多法師合力突擊,才使禪七得以成就;回想起來,實屬不易!因為要在禪堂講經,禪七的兩個月前才變更了聲學設計,用空運來的吸音材料趕工完成;廣寮活動屋及其水電設備的安裝、天台及道路尚有最後的鋪設、禪堂溫控及消防警報系統的最後調試,乃至到臺灣新製禪墊的接貨;食品的採購、人員的接送,從山下運來補給用水等,這裡邊護七大眾所付出的心血,豈是寥寥數筆而能形容。然而,這一切都深深地融入在禪七的寂靜之中了。

「修行一定要掌握完整的道次第!」這是長老反覆強調的。所以,為了引導禪者深入止觀,依經論中開示的方法作意修習,特別是大乘觀行中的殊勝空慧,院長宣講了《維摩詰所說經》。為期三十五天的開示中,讚歎大乘佛法中的大悲心和無二慧,強調《阿含》是重視毗婆舍那、且是大小乘所應共學的,更進一步剖析了中觀與唯識在超越假名、悟入中道觀行上的差異。講演中時常流露出為法為教的深切關注,是每一位與會者都感受到的。而藉著思惟精闢的法語,令人在經行、宴坐的清明喜悅中,更增添了無央的法味。

三十五天的禪七圓滿了!也許,這時人們才注意到,秋意已經悄然地散漫開來,抹在那層層密密的金黃樹梢上了。五色紛然的山嶺擁著一汪高遠的碧天,確乎已經不是原來的樣子。經過禪七的心靈洗革,真有「根塵兩無滯,身輕如步虛,再看靈山境,廓然已忘言」的感覺。假名似乎成了脫落的附庸,再擋不住清新勇銳的道意, 好像一下子就要直探諸法源底似的。這都要感恩禪三十五,帶給人們聖道的希望!感恩大乘善知識和護持同行的善友們!感恩這普降甘霖的法雲!回首顧盼,這一切都已泯然歸於空寂了,但由此熏習的善根,一定會在未來的正法中強有力的生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