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歸來記(三)-普陀山

法雲雜誌第八期

名山歸來記(三)——普陀山

九八年五月初,藉外子到杭州、黃山兩地開會之便,我與妹妹及幼女隨行旅遊,這次去了普陀山、九華山。由於九華山將在下文再表,故此處先敘述我在普陀山的見聞。

外子在杭州浙大專家樓開會之際,我們由浙籍青年友人趙丹崗、胡守益、張雲橋等人攜眷,陪我們暢遊西湖、憑吊岳武墓,然後到靈隱寺禮佛,最後經我提議到普陀山朝聖。

前人筆下煙雨濛濛、鶯飛草長的富庶江南,名寺古剎真是何其多,可惜為時間所限,這次無法前往,只能一心經寧波趕往白峰港口上船,直赴普陀山。我們搭乘人車雙載的渡輪,自白峰碼頭開往舟山群島的沈家門。大輪船吃水極深,載重量極大,下層停滿客貨車,上面兩層客艙,則有一排排靠椅,供客人休息或看電視,餐期並有熱食供應。

我和朋友們自私家旅行車上下來,正預備到甲板上走走,雲橋突然很興奮地問我:「前邊黑色轎車中有位老和尚,想不想過去拜見一下?到彼岸之先,能與老法師同船共渡,那是何其難得因緣!」我欣然前往老人家座車向他合十問安。車上居士告訴我,老和尚是普陀山慧濟寺的住持悟道法師。八十高齡的老法師,鬢眉已白、膚色紅潤,身體略為高胖,言語舉止皆顯出大師的風範。他雙目慈祥、笑容可掬地向我垂詢美國佛教界現況,我所知有限,僅就知者盡力回答。告別法師後,我心情愉悅地登上甲板,迎海風、聽海濤、觀海景。

望向無際的汪洋大海,眼前一層層渾厚有力的巨浪,像舞動身軀的群龍,朝我們不斷地呼嘯蜂擁而來。我深知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素來較樂山怕水,凝視著這波濤洶湧的海洋,覺得恰如佛家所說的生死苦海,我們若以智慧掌舵,水就能將般若船承送到彼岸,否則隨時都有溺水可能。雖說如此,智慧對我而言,卻常有一種咫尺天涯的感覺,如何拿捏,委實不易。

我們在舟山市定海區上岸,準備把車停在此地,改乘快艇到普陀山。舟山市是中國唯一以群島(1390 個島嶼)組成的城市,普陀山即在其管轄之內。

舟山素有「中國漁都」之稱,東海就是它的魚倉。難怪定海城裡街道兩旁店家,間間均是海產店,連附近住戶也都利用空地風吹日曬地醃製海味。由於綠蔭少見,亮晃晃的陽光在此格外顯得熾烈耀眼;鹹濕的海風,將濃郁的魚蝦腥味陣陣傳入車中。這是個典型靠海吃飯的城市,由於是去普陀山的必經地之一,所以地理位置頓形重要,商業也特別繁榮。換言之,停車,也就一位難求,一切就緒後,我們在沈家門上了十六人份的快艇,飛渡蓮花洋。

普陀山位于浙江東北部,左邊是蓮花洋,右邊是東海。蓮花與佛教的密切關係不言而喻。而東海,也是人們耳熟能詳的水域,它曾經豐富過我童年的許多神話傳說:例如《西遊記》中,孫悟空如何向東海龍王巧取豪奪得到金箍棒等寶物;而「龍女拜觀音」中,觀音菩薩又如何拯救了東海龍王之女等。透過窗口,遠遠望去,聚散縹緲的雲霧,讓若隱若現的無數島嶼倍增仙氣,予人無盡的遐想。眼前海潮激起的翻飛浪花,猶如朵朵綻放的白蓮,正向我們展開笑靨。

我們歇腳的錦屏山莊,已派專車在碼頭等候。進了南天門,離開了凶險的海浪,擺脫了腥臭的魚蝦味,登臨斯地,頗有已上彼岸的快樂幸福感覺。我難掩心中興奮,左顧右看,麗日晴空的島上,海風和暢、塵囂盡去,只有遠遠的潮聲像 Bass 一般為天籟伴和,而綠蔭道上,遊客、香客三三兩兩絡繹不絕,我立即愛上了這裡。

各人在客房略事梳洗以後,因天色不早,決定找個地方先吃晚飯,然後再在附近溜達溜達,夜間則早點就寢,以便次晨齋戒沐浴後前去禮佛。我們憩息的山莊,面對千步沙海灘,左邊有一長條商業街,店家分別是旅遊紀念品專賣店和小飯館,由此再向前去就是法雨禪寺。

站在一字排開的七家小飯館前,吃驚地看到家家門前的大小水盆裡,魚缸中,都養滿了各種新鮮海產。朋友們選中其中一間,坐定以後,我正擬開口建議,既到佛門聖地,理當茹素,以示誠心......,沒想到菜單上除了一、兩道青菜以外盡是海產,朋友們則見獵心喜,向我商量說:「海鮮是當地特產,乾脆這樣吧!今晚我們再吃葷一次,明早才齋戒沐浴,陪您拜佛,怎麼樣?」我還未及表示什麼,飯店小姐已拔高音量說:「普陀山很少農地,蔬菜很難供應的,菜少價錢又貴!」眾人皆有既來舟山群島,非大快朵頤不可之意。朋友們既非佛門中人,且與我相識未久,短時間內要他們相信殺生的因果報應,實非可能,我只有用腳輕觸妹妹和女兒,暗示她們別吃活魚活蝦,跟著我吃齋。她們雖非三寶弟子,但到底是我可以左右的親人。

女兒在上菜後,為免友人勸食的尷尬,突然借洗手之名溜到店外散步去了。事後為免眾人擔心,她說因為一點也不餓,不想吃東西,所以出去走走。妹妹雖知我意, 但臉皮較薄,不想讓對方下不了台,硬著頭皮吃了。看著諸人盤中逐漸堆高的蝦、貝、海瓜子的空殼及魚骨,我只有慚愧,自己沒有智慧和辯才說服眾人。

以前曾聽說藏人吃肉,是因為西藏及高原地區不利農事,觀音菩薩為憐藏人,以法力將牛羊改變,成為牧民們可食之糧,而不犯殺生之罪。真相如何,我不得而知, 然則就在那一刻,我卻深切盼望,這傳說是真的,就連普陀山內的舟山群島上,所有海產也都像青康藏高原上的牛羊一樣,是經大悲菩薩法力所變現的食物。

從飯館出來,晚霞餘暉已遍照東海海面,及千步沙的沙灘上。大家穿過娛樂中心到海邊去。質地純淨的白沙,已因霞光染上一層薄金。我們索性除去鞋襪,走在軟滑的金沙上。女兒歡愉地追逐著海浪。遼闊的海面上,不見歸帆;萬里長空中,只有海鷗不時低飛掠過;一層層巨浪伴隨著轟雷崩雪的濤聲,拍打著海岸。凝視著攝人心魂的美麗黃昏,言語的確是多餘的了。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有人指向遙遠的右前方,一片樹林的前面,有一座觀音菩薩的立像,在白日逐漸遁去,夜幕和溶溶月光的襯托下,菩薩的側面剪影雖然不大,但十分清晰,她像慈母似地靜靜望向海洋,等待遲返的歸舟。我不經意地回頭時,突然看見小趙太太,不知自何時開始,隻膝跪在沙灘上,無比虔誠地緩緩向菩薩頂禮,這種心靈淨化的氣氛,一時感染了其他諸人,他們竟也不約而同地一一跪下頂禮。我被這神奇的一幕感動莫名,不自覺地和妹妹、女兒相繼跪下頂禮,與六人分享這美妙的一刻。

走回山莊的路上,我有一種失而復得的輕鬆感覺。朋友們到底都具有善根,只是不明佛法而已,所以才會如《孟子》書中提到的偷雞賊一樣,明知行為不當,可是改邪歸正的時間表定的並非當下,卻是來年。此舉雖令人有啼笑皆非的荒謬感,但反觀自己平日行徑,也不乏反其道而行的時候,只是事情不同而已,五十步實在不敢笑百步。

次晨,在山莊餐廳食畢早點,我們精神抖擻地就近向法雨寺進發。普濟寺、法雨寺、慧濟寺是普陀山的三大叢林,前二者又分別稱為前寺或後寺,慧濟寺因建在山頂上,又名佛頂山寺。

法雨禪寺建於明末清初,寺院佔地極廣,殿堂樓閣整齊完美、氣勢宏偉壯觀,是典型的中國古代寺廟建築。殿中佛菩薩造像皆低眉垂目、面容慈藹莊嚴。朋友們與我前後殿上燃香恭敬禮佛,寺院裡悄悄然,只有參天古樹上的蟬鳴鳥唱劃破岑寂,讓闃無人聲的寺院更顯幽靜。這裡除了有五百年以上的龍鳳古柏以外,還有仿北京九龍壁的精雕石刻。

我可能輕微食物中毒,不得不借用女眾寮房的洗手間。在這兒卻讓我發現一個事實:可容納百人的女眾宿舍,洗手間和盥洗台不但沒有絲毫異味,甚至非常乾淨。由當時曬在中庭,一排排井然有序的衣物看來,寮房是客滿的。這麼多人共用的廁所和洗衣檯,能保持如此乾淨,我認為是佛教徒們的光榮,也是中國人的希望,我對這些內外兼修的居士們肅然起敬,也要向她們看齊。

自法雨寺出來,回到山莊,搭乘賓館專車,由服務小姐權充嚮導,帶我們到島上其他地方參訪。由於天雨路滑,專車駕駛員不肯載我們上佛頂山,若自己爬上山去將費時較久,而趙、胡二人的工作伙伴,已來電話頻問歸期,不得已大家只好放棄上佛頂山去慧濟寺的機會。雖然古人云:「不上佛頂山,不算到過普陀山。」但是, 心中所存的遺珠之憾,成就了下回再來的因緣,未必不是好事。

作為全山供奉觀音菩薩主剎的普濟寺,是後梁時所建,規模比法雨寺更大,設備更完備。走筆至此,不由得想起一樁奇事,在此一提。九八年我自普陀山回美不久, 在中國民航任駕駛的楊君來訪,他告訴我他現在也皈依了三寶,並問我在普濟寺有沒有看到寺門上張貼的剪報?我說沒留意。他告訴我一則真實故事:數年前,廣東白雲機場一架下降後在跑道上滑行的客機,不慎撞上另一架正待起飛的客機,引起爆炸後,乘客死傷無數。話說前一架機上有三名出公差的乘客,因時間有餘,登機前,就到佛寺焚香禮佛,每人還各請了一本《金剛經》帶上飛機。空難發生時,除了機上最後一排座位的乘客倖免於難以外,三人前後左右的人皆燒死了。他們在驚魂甫定以後,立即前往普陀山普濟寺叩謝佛恩。這件傳奇上報後,普濟寺特將剪報貼在寺前與眾人分享。

佛法講因緣業果,這三名乘客的經歷在我看來,應與他們過去世的因果,以及出事前曾禮佛、請《金剛經》的善因緣有關。他們原應有的嚴重果報,只因對三寶的恭敬心,將惡果的程度轉為輕受,沒有死難,但飽受驚嚇。玅境師父常言:「各人造的惡因,在得果報時,連佛菩薩都無法讓你免受。」若造惡不得惡果有違佛法所講的因果道理了。至於末排乘客,也必然有他們的特殊因緣,方能免於死難吧!

在千步沙海灘,曾遙拜過的南海觀音像;如今我們就站在她的足下。一遠一近的畫面,頗像攝影機運鏡時焦距操作的效果。左手把法輪,右手施無畏印,寶相巍峨莊嚴,慈眼視眾生的觀音菩薩,靜觀著廣場上熙來攘往,忙著尋找最佳位置與她合影的人群。這尊矗立在觀音跳龍崗南端、亞金銅鑄造的菩薩像,於一九九七年十月竣工,是今世觀音銅像中最大的一尊。除了是海天佛國的象徵,也是我們這個世代末的代表作品。

觀音立像基座分兩層,首層是功德廳,其銅柱上鑄有兩百幅觀音說法圖和妙善大和尚像。前廳兩壁則懸掛「觀音送飯」、「二龜聽法」、「飛沙連海」、「藍公護法」四幅大型木雕壁畫;後廳壁上則鐫刻建造大佛的施主芳名。第二層正中是觀音堂,堂內供奉五百尊各式妙相的紫銅觀音像,其間的銅柱上,也雕刻了觀音菩薩三十二應身像。

坐在「禁止捨身燃指碑」前的礁石上,因見在雲霧蒼茫海中,忽隱忽現的島嶼,讓我不禁想起「山在虛無縹緲間」這首歌來,歌名及詞中「鏡花水月畢竟終成空」的句子,與眼前情景竟然十分契合。

回程時,看著輪船一點一點地駛離普陀山,真有臨別依依之感。這次到大陸,九華山是列在預定行程中的,而普陀山則是臨時加進去的。雖然行色匆匆,但是我到底還是滿了願,內心實在感謝相陪的朋友們,我答應他們朝九華山拜佛時,一定代他們把敬意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