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摩詰所說經.方便品》(一)

法雲雜誌第八期

《維摩詰所說經》方便品之一

第一、明來意

本經共有十四品;第一佛國品,現在是第二方便品。分三段解釋:第一、說明來意,第二、釋方便名,第三、正釋本文。

第一、明來意者:在前〈佛國品〉中,佛為當時法會大眾宣揚佛國因果的大義,但仍有許多和維摩詰居士有緣之眾生尚未聽聞此法門,故需維摩詰居士發心輔導。而維摩詰居士安住在不思議解脫三昧中,能以種種善巧方便折伏攝受有緣眾生,令能遠離苦集而成就不思議解脫,是為此品成立之因緣。

第二、釋方便名

「方便」者:「方」者,方法,即是佛菩薩化導群生之無量法門;「便」者,善巧義,為佛菩薩淨智巧能的無方大用。統而言之,即指維摩詰居士有清淨微妙之無分別慧,並具種種善巧之能,隨機利物、化益有情。 從第一義諦言之,凡聖本來如如,心佛眾生三無差別;然而眾生無始時來虛妄分別,顛倒迷惑、隨業流轉,無非是苦。所以佛菩薩要藉世俗諦的語言文字等方便,化導眾生覺迷啟悟,回歸第一義諦,故名方便。《瑜伽師地論》詳細解釋了方便之義,屬於菩薩自內修証者有六種,屬於外化眾生者亦有六種,自利利他合之有十二種方便註1

一、「菩薩於諸有情,悲心俱行顧戀不捨」:約眾生讚歎菩薩的悲心。哀愍苦惱眾生恆欲救護,不忍捨之入無餘涅槃。

二、「菩薩於一切行如實遍知」:約諸行讚歎菩薩的般若。「行」者,遷流義;一切有為法皆是動盪不安之相,似河水的流動、如燈焰的變滅,而菩薩能如實觀諸行皆是寂滅相。

三、「菩薩恒於無上正等菩提所有妙智,深心欣樂」:約無上菩提讚歎菩薩的崇高意樂。「深心」者,謂菩薩欣樂無上菩提之心,堅固不可動搖。因為如來的無上菩提至為尊貴,是究竟安樂之歸依處;而菩薩不僅自己願往,更欲引導一切眾生同歸。

四、「菩薩顧戀有情為依止故,不捨生死」:約不捨生死讚歎菩薩的悲心。菩薩愍眾生故不入無餘涅槃,留在眾生的世界中弘揚佛法、度化眾生,為此甘受生死之苦而無有疲厭。

五、「菩薩於一切行,如實遍知為依止故,輪轉生死而心不染」:約不染生死讚歎菩薩的般若。菩薩知諸行不如言說有其自性,畢竟空寂無有少法可得;所以雖然流轉生死,於諸行中心常清淨自在。反之,若菩薩雖有悲心欲利益眾生,但於一切有為法不能如實遍知,則煩惱不能斷,其心即為貪瞋癡所染污。

六、「菩薩欣樂佛智為依止故,熾然精進」:約欣樂佛智讚歎菩薩的精進。菩薩深心愛樂佛陀的無上菩提微妙覺慧,勇猛精進地修行六波羅蜜,廣學佛法以求佛智。以上六種是菩薩自己修行的方便。

七、「菩薩方便善巧,能令有情以少善根,感無量果」:菩薩能教導眾生以微小的善根而得到無量無邊的勝果;為何以少善根能感無量果?此乃迴向之故。論中舉一例說,即使以少分飲食施與鳥獸,若能用心迴向無上菩提,就能得到無邊福果。微小的善法但以一念之迴向,所獲果報已然如此,其他殊勝之功德,更是不可思議。

八、「菩薩方便善巧,能令有情少用功力,引攝廣大無量善根」:菩薩有巧便之智,能令眾生不費大辛苦,就能增長無量無邊的善根。何以故?論中亦舉例說,如人能受持八關齋戒,將來就能得到三乘道果——阿羅漢、辟支弗、無上菩提。前一項所示,尚須以財物有所施與,方能有所獲得;而此處說發心嚴持齋戒,將來便能得到廣大殊勝的果報。

九、「菩薩方便善巧,於佛聖教憎背有情,除其恚惱」:在眾生世界中,對於一類反對佛教,厭憎佛教的有情,菩薩能善巧方便地除去他對佛法的恚惱。

十、「菩薩方便善巧,於佛聖教處中有情,令其趣入」:「處中有情」是指一類雖無信心,但也不反對佛教的眾生。他的態度是屬於中間性,但佛菩薩能善巧引領,化令向佛道,使他對佛法有信心。

十一、「菩薩方便善巧,於佛聖教已趣入者,令其成熟」:菩薩又能引導已經信仰佛法的眾生,教他常常聽聞佛法、依而修行,栽培善根令漸成熟。「成熟」者,乃指其戒定慧有了足夠的力量,堪能調伏煩惱,得入聖道。

十二、「菩薩方便善巧,於佛聖教已成熟者,令得解脫」:對於善根已經成熟的眾生,菩薩也能教導他,令之得到解脫。「解脫」者,在大乘中即是無生法忍,在小乘則為須陀洹等。入此位者,能見第一義諦得聖智分,不為虛妄的有為法所誑;依此進一步修行,則能圓滿一切聖道,成就無上菩提。以上六種乃菩薩教化眾生之方便。

上述這十二種方便,可以說在本品中都具足了。因為維摩詰居士所示現的是菩薩的身分而非佛,換言之,他還要繼續修行才能圓滿無上菩提,故有前六種方便;而且,他還有大悲心要廣度眾生,所以也有後六種方便。我們學習本品,就能明白什麼是菩薩的方便。

《華嚴經‧入法界品》中說,文殊菩薩到祗樹給孤獨園禮佛後,南行到了一座大塔廟;許多人來拜見他,聽他開示佛法。善財童子亦在眾中,聽完法後對文殊菩薩說:「我已經發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但不知如何學菩薩道、修菩薩行,希望大士教導我。」文殊菩薩就指示他往南方聖樂國妙峰山去見德圓比丘。善財童子到了妙峰山,在山上找了七天,沒能找到德圓比丘;復過七日,卻在別的山上看到德圓比丘經行於彼處。

清涼國師注解這段文說:「是無所得故!」在第一義諦的境界中,是沒有彼此相對之法相可見,唯有在世俗諦的因緣法中,才有色受想行識,有你我他之相對,有語言文字的表達與溝通。換句話說,就是在方便門中才有這樣的事情。〈方便品〉的方便亦含此義;唯有在世俗諦的方便門中,才有佛法可說、有眾生可度。若依此釋,則不僅〈方便品〉是方便,其他的〈弟子品〉、〈菩薩品〉、〈文殊師利問疾品〉,乃至到〈見阿閦佛品〉都有方便義。此乃約通義說方便。

若依別義說,本品中維摩詰居士無疾而巧現有疾,因疾弘道而為說法,並依此為由緒,有本經以下諸品之生起,廣利人天無量有情,普潤大小令入聖道,正符合方便之原意,故此品獨名為方便也。

第三、正釋本文

壹、正說分

甲一、淨名大士助佛揚化說不可思議解脫佛國因果
乙一、歎德以明形益之方便
丙一、歎德
丁一、標住處人名

以下正式解釋經文。在進入本文之前,我們再簡單說明本經的科判:在本經序、正、流通三大科中,第一〈佛國品〉前半品是序分,其中有通序、有別序;後半品開始,即屬於正說分。

正說分又分三科:一、「大聖對機命宗說佛國因果」,謂釋尊針對當時法會大眾的根機,宣揚佛國因果法門;此即〈佛國品〉後半品所說。二、從〈方便品〉訖〈香積品〉九品,是「大士助佛揚化說不思議解脫佛國因果」。三、從〈菩薩行品〉訖〈見阿閦佛品〉二品,是「淨名居士接諸大眾還菴羅園;如來對大眾復宗明佛國因果」。最後〈法供養品〉及〈囑累品〉二品則屬流通分。

「淨名助佛揚化」九品中分二科:一、〈方便品〉初半品「歎德正明形益方便」,即是讚歎維摩詰居士的聖德,說明他權現種種身教,以之為攝化眾生的方便。二、 從「現身有疾」去至〈香積品〉「正明聲益方便」,乃明淨名託疾興教,為有緣眾生種種說法,以音聲為教導眾生之方便。總為二段:一、從方便品下半起至〈菩薩品〉有二品半,乃室外說法明彈訶折伏,心無垢染;二、從〈問疾品〉去有六品,乃室內說法明引接攝受,眾善莊嚴。以是折伏攝受因緣令正法久住,即是住不可思議解脫也註2。 就室外折伏中又三:一、此半品明折伏界內有為緣集;二、〈弟子品〉即是折伏無為緣集;三、菩薩品即是折伏自體法界緣集。

「歎德正明形益方便」中又分二科:第一先「歎德」,讚歎淨名道德高尚。分二科:第一、「標住處及人名」。

爾時毘耶離大城中,有長者名維摩詰。

「爾時」:那個時候,即為佛世當時。「毘耶離大城」是住處,「維摩詰」是這位年高德劭長者的名稱。即佛世當時,有一位維摩詰居士住在毘耶離這個地方,弘揚佛法度化眾生。 以下是第二科,正式讚歎他的功德。

丁二、正歎德
戊一、歎姓貴

已曾供養無量諸佛;深植善本。

「已曾」者,已經這樣成就了。成就什麼事呢?「供養無量諸佛」,就是他從無量劫來值遇了很多的佛,供養恭敬、聽佛說法等。經論中常說到四清淨行——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法隨法行,這是我們佛教徒學習佛法的必要次第,而「供養無量諸佛」正是此處親近善士之意。而維摩詰居士所親近之人非屬泛泛,乃是無量功德圓滿的遍正覺者,是甚深智慧成就的大聖法王,當然這是非常難得的一件事。

從而,在他親近大善知識的過程中,「深植善本」——深深地栽培了很多的善根,這包括了四清淨行中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法隨法行等後三句。「善」就是各式各樣的功德,「本」是根本;在親近諸佛時,所栽培的善根當然很多,但於無量無邊功德中最根本者,正是般若的智慧, 亦即聞思修三慧。

而所謂「深」者,能達到第一義諦才能算深。如《心經》上說:「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即是此意。「植」是栽培的意思。若我們僅是聽聞佛法,那並不夠深;若能再進一步加以思辨抉擇,雖然比聞所成慧好一點,但也還是散亂的境界。如果能成就禪定,在三昧中深入地觀察思惟,才有悟入第一義諦之堪能,故名「深植」。

維摩詰居士既然親近諸佛、聽佛說法,他不但能依佛所開示之深義專精思惟,還能隨順著這樣的法門去修行止觀,逐漸在他的內心栽培了般若的種子,成就了清淨的智慧。進而由這個智慧為前導,廣修無量無邊的善法;如是由解而導行,叫做「深植善本」。

若我們能在三昧中觀諸法實相,即能成就無漏的無分別智而悟入聖道。《法華經》云:「從佛口生、從法化生、得佛法分」。因為聽佛說法,才有聞所成慧,所以叫作「從佛口生」。聽聞佛法後,依之專精思惟、修習止觀,智慧就能逐漸增長,即是「從法化生」。待至香飄果熟,能證悟諸法實相,得入佛之智慧,也就是「得佛法分」了。「分」就是一部分;初得無生法忍之聖者,只是部分地成就了佛的智慧,功德尚未圓滿,須繼續努力方能漸臻寶所。

所引「從佛口生、從法化生、得佛法分」這三句話,中間一句通於思修,後一句很明顯地是指無漏的修慧而言。依此來看,「深植善本」一句就是這三句,亦是四清淨行。

長者維摩詰有十種德行,上來是第一種叫做「姓貴」,他的種姓特別尊貴。有二意:一、他的聖道是由親近供養諸佛而來;二、由觀第一義諦而成。以如是二意故名「姓貴」。

戊二、歎位高

得無生忍。

第二功德是「位高」。古德說,維摩詰居士是金粟如來之化身,是究竟圓滿的佛,而於此土方便現菩薩身。嘉祥大師云此說出於《思惟三昧經》,但此經久已失佚,另外似無經據證明此說。若我們直接依其所現之菩薩身分來看:所謂「得無生忍」者,初歡喜地以上之菩薩,就已得到無生法忍,然是有功用的;至第八不動地以上,無相智慧能無功用任運現前。

而第十法雲地、等覺菩薩、乃至佛,此三者則通稱為寂滅忍;故實際上要到大覺圓滿的佛位,如是智慧才能真正成就,一切煩惱習氣才能無餘永斷、究竟寂滅。從而,維摩詰居士雖然至少是十地以上的菩薩,但謙讓於佛故,不云「得寂滅忍」,而只說是「得無生忍」。

這裡讚歎維摩詰居士的身分地位非常崇高,不是一般的菩薩。

戊三、歎大富

辯才無礙,遊戲神通,逮諸總持。

第三種功德是「大富」。世間的長者,身分既高,亦是大富;而維摩詰居士是法身菩薩,是出世間的法身長者,他不僅是世間財富豐饒,更有三業無量莊嚴功德法財,故名大富。

「辯才無礙」:是口業功德;一般多說四無礙辯,即法無礙辯、義無礙辯、辭無礙辯、樂說無礙辯。《摩訶般若波羅蜜經‧ 幻聽品》有七辯註3:捷疾辯、利辯、不盡辯、不可斷辯、隨應辯、義辯、一切世間最上辯。《大智度論》釋云註4:「行般若波羅蜜,於一切法無礙故,得捷疾辯。有人雖能捷疾,鈍根故不能深入;以能深入故利,是利辯。說諸法實相,無邊無盡故,名樂說無盡辯。般若中無諸戲論,故無能問難斷絕者,名不可斷辯。斷法愛故,隨眾生所應而為說法,名隨應辯。說趣涅槃利益之事,故名義辯。說一切世間第一之事:所謂大乘,是名世間最上辯。」

「遊戲神通」:是身業功德。「遊戲」者,自在意;隨意遊歷,不費辛勞,猶如遊戲一般。「神」者,化用難測;「通」者,無所窒礙。這裡意指維摩詰居士已成就不思議解脫三昧,有大自在力,出入無礙,隨其所應,現種種神通教化眾生。

神通原是共凡聖大小的一種功德。凡夫成就禪定,亦能修得五通,但是缺乏無漏的智慧,往往有錯謬過失。阿羅漢的神通淨智相應,其廣大境界遠非凡夫所能及,但是有時亦有障礙。

舉例來說註5:佛在世時,毗舍離國一時久旱不雨,舉國上下皆以為憂。目犍連尊者乃神通第一之大阿羅漢,便有人以是事問之,尊者入定觀察之後,即告之曰:「七日以後下雨﹗」

然而七日期至,仍是萬里無雲,甘霖未降。大眾僧因而指責尊者有妄語之嫌,但尊者否認;正在爭辯之際,佛天耳遙聞而至。世尊問明原委,即問目連:「你當時說七天後下雨,是用什麼心說?」目連答曰:「我在禪定中見七日後能下雨,是以誠實無偽之心說的。」於是佛對大眾僧云:「目犍連沒有犯戒﹗」大眾即問佛言:「既是誠實心,為何七天後沒下雨呢?」佛云:「第七天本來應該下雨的,但是阿修羅王從中搗亂,以手接去置大海中,故未降雨。目犍連入定作觀時,阿修羅尚未動心來破壞,故其不能預見之。」

由此可以看出,即使是三明六通的大阿羅漢,其神通力作用有限。而維摩詰居士的神通自在無礙妙用無方,隨其所應,任運能現;動靜一如,無障無礙,也沒有出入定之差別。這是八地以上大菩薩的功德,當然是超越了阿羅漢的境界。

「逮諸總持」:是意業功德。「逮」者,成就義;「總持」,梵語陀羅尼;念慧為體,能總任持甚多法義,名為總持。有四種總持:

一、法總持:「法」約一切修多羅的文句而言。如《大般若經》六百卷,《瑜伽師地論》一百卷,《華嚴經》八十卷……,如是無量無邊的佛法,菩薩能以增上的念慧力明記不忘,通達無礙。增上是殊勝義;有殊勝的念力故,能總印持一切佛法而不忘失。

二、義總持:文是能詮,義為所詮;如能憶持《法華經》的文句,其中義蘊亦能明白。何為了義易解,何為隱微難明,皆能洞盡無遺、任持不失,即名為義總持。

三、忍總持:此即得無生法忍之意。謂成就淨慧者證悟真如而無退失,亦是任持之義。

四、咒總持:菩薩能說種種明咒,賦予療病等種種力量。有信心者,隨順所教而誦持,則能有驗效。

上述神通、辯才、總持等功德,都必須在禪定中方能修得;而維摩詰居士不僅成就了甚深禪定,更有無漏聖智相應,無量無邊的功德法財皆悉具足,故云「大富」。

戊四、歎威勢

獲無所畏,降魔勞怨。

菩薩自身既成就種種功德,姓貴、大富、位高,從而於外度生時,有大威勢之力用也。若說維摩詰居士是金粟如來化身,當然已得四無所畏。而維摩詰居士也成就了十力的功德,所以能「降魔勞怨」。「魔」有天魔、蘊魔、煩惱魔、死魔;於此四魔,菩薩皆能降伏之。「勞」者擾也;天魔是他化自在天主,能擾亂道人修行,故名勞;他能壞人善根,故名「怨」。

維摩詰居士成就不思議解脫,得四無所畏,故能外用無怯;獲十種智力,故能降魔勞怨。此二句合之,即是讚歎維摩詰居士於外用上有大威勢,這是第四種功德。

戊五、歎智深
己一、正歎
庚一、歎實智

入深法門,善於智度。

這是讚歎維摩詰居士有甚深的實智。「入深法門」:「法」,是語言文字的佛法,能詮顯離文字相的第一義諦,如標月之指,如得魚之筌;以此為門能悟入實際,離之,則無能為也,故名為「門」。其所悟入乃第一義諦,所以是「深」;若但停滯於言句,即名為淺。「入」者,契會也;依此法義之門,經聞思修的努力,一旦相應成就了無分別智,即與第一義諦相契無間,故名為入。

前句乃言初入理時,「善於智度」則顯示實智已到究竟。「智」即般若,「度」即波羅密;到彼岸邊底、成就此智,故名為「善」。

庚二、歎權智

通達方便,大願成就。

「通達方便」:維摩詰居士的方便智慧,或名權智、或如量智。入第一義,是自受用的境界;而菩薩又能通達種種善巧方便教化眾生,應攝受者而攝受之,應折服者而折服之,皆令發心啟行。除了語言文字外,一切色聲香味觸等因緣生法,皆能為其引攝悟入之方便。當然,這是大菩薩的巧便權智,也就是後得智。因為無分別智離名言相,無有少法可得;而度化眾生時不能沒有名言。就算不開口講話,然而豎指、揚眉,那也是名言,也是一種方便。

「大願成就」:維摩詰居士於因地中愍眾生苦,以大悲心建立了無邊弘願,而這些誓願皆已實現,能真實地拔苦與樂,所以叫做「大願成就」。願有總別之異,平時常勸人發四弘誓,這是總願。《無量壽經》說阿彌陀佛有四十八大願;〈普門品〉中觀世音菩薩有十二大願,令免於水、火、羅剎等七難為七,滿足求男求女等願為二,令眾生離貪瞋癡為三,合之為十二大願;《藥師經》說藥師琉璃光如來有十二大願。這些是佛菩薩的別願。

維摩詰居士能通達方便攝化眾生,滿足因地所發悲願,是權智成就的關係。

己二、釋歎
庚一、釋歎實智

明了眾生心之所趣,

這是解釋維摩詰居士的實智。淺一點說,就是菩薩有他心通,對於眾生所求所欲,皆清楚明了。眾生一念明了之心,雖無不願離苦得樂,然為無明煩惱所縛,總是與苦和合,繫閉於三界火宅,不得脫出。但是值遇三寶以後,學習佛法,信世出世間善惡因果,思想改變,行為隨之而變。若能進修聖道,一旦成功,以慧為命,則能永離三塗,不復退轉。佛法聖道的力量,能夠超勝一切世間有漏煩惱,由此得知。

深一點說,即維摩詰居士入佛智分,能通達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的道理。何謂佛性?《大般涅槃經》云:「第一義空,名為佛性。」第一義空,即一切法畢竟空的深義,亦即諸法如也。維摩詰居士成就大智,能深入諸法實相,信解凡有心者,皆得作佛,三乘差別,同歸一如,如一切江河泉源,必歸大海,故云:「明了眾生心之所趣」。

庚二、釋歎權智

又能分別諸根利鈍。

此解釋維摩詰居士的權智。維摩詰居士度生時,知道孰為可教化者及其根性利鈍,能因機施教、隨其所應而化導之。合前所說,即讚歎維摩詰居士不只有廣大的法財功德,還有甚深權實二智也。

戊六、歎年耆

久於佛道,心已純淑,決定大乘。

第六個功德是「年耆」。「純」是精純,不為惑習所雜故。「淑」是清湛,久於佛道清淨無染故。若一個人財多智深,但年紀不大,也可能無法令某種人生恭敬心。現在說維摩詰居士「久於佛道,心已純淑」,就是他成道以來的歲月很長,於無上菩提第一義諦久已清淨,故名年耆。

「決定大乘」者,若依一般解釋,則是對於大乘佛法信心堅固、決定無疑。但天台智者大師釋為註6:「何謂『決定大乘』?《大般涅槃經》云:『師子吼者,名決定說;一切眾生悉有佛性﹗』」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是大乘佛法的深義,和小乘佛法不同,而菩薩對於這件事能認識分明,決定無疑,故名決定大乘。

維摩詰居士早已清淨無上菩提,而於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之理,也久已決定了,故名「年耆」。

戊七、歎行無失

諸有所作,能善思量。

這是第七種功德「行無失」。就是他的行為無有差池、無有過失。為什麼能這樣呢?「諸有所作,能善思量」,就是菩薩若有所行事,皆能先為思惟觀察,謀定而後動,所以「行無失」。這也告訴我們,做任何事,若先不考慮周詳,冒然開始行動,容易做錯事;一旦做錯,則悔之不及。

僧肇大師說:「身口意有所作,智慧恆在前,故所作無失也。」註7維摩詰居士凡有所作皆能以智慧為前導,善於觀察,故身口意三業都沒有過失,故云「行無失」。

戊八、歎禮儀備足

住佛威儀,心大如海。

這是第八種功德「禮儀備足」。世人所云:「倘有光風霽月之道德充塞於內,亦有鑒徹朗越之形儀表發於外」,此但假說爾。維摩詰法身長者惑染皆淨、內外一如, 近於佛智,故能「住佛威儀」——舉動進止,如佛所行,不失其儀。而佛的威儀是怎麼樣的﹖從事相上來說,乃如牛王行,如象王步;依深義而言,則如第三〈弟子品〉舍利弗章云:「不起滅定而現諸威儀」,是佛的威儀。

有些經論說,悟入第一義諦固然為首要之務,但是十地菩薩則必須進具佛之身表,學習佛行住坐臥等威儀。維摩詰居士是十地以上大菩薩,他已經成就這樣的功德,故能「住佛威儀」。

「心大如海」是形容菩薩慈悲智慧廣大無涯,猶如大海涵容一切,「泉流常入而不增;焦沃常煎而不減」。雖度無邊眾生,成就無量功德,而不見有眾生可度,無有毫末相可取,所以不增;雖觀一切法空,無有少法可得,亦不棄捨眾生,而廣行如幻佛事,利濟一切含識,所以不減。

經中還說到大海有五種功德註8,依此可以廣明維摩詰居士的德行:

一、澄淨不受死屍:大海清淨,若海中有死屍,必漂至岸上而不能停宿於中;菩薩內心清淨,無有垢染,亦不納毀戒之屍。

二、多出妙寶:海中富藏珍寶無量;菩薩的清淨心中,能出種種功德莊嚴慧明之寶。

三、大龍注雨,滴如車軸,受而不溢:大雨滂沱而下,大海悉數容受,而無滿溢之患;十方諸佛法雨流注,菩薩之心有堪能性,皆能納受、無所遺失。

四、風日不能竭:雖然烈日曝曬,狂風摧襲,而大海不會因而枯竭;菩薩所成就的智慧功德堅固不可破壞,一切魔邪無以虧損之。

五、淵深難測:大海深廣,難得其底,而菩薩智慧淵深難測,亦復如是。

維摩詰居士內心具備甚深智德,外相成就莊嚴如佛,方可名為「禮儀備足」。

戊九、明上所歎

諸佛咨嗟。

第九「上歎」。維摩詰居士自身成就無量功德,又能以大悲心廣度眾生,所以十方世界諸佛上人,同聲咨嗟、讚歎於彼,故名「上歎」。

戊十、明下歸敬

弟子、釋、梵、世主所敬。

第十「下歸」。「弟子」,是指佛的四眾弟子,包括阿羅漢等。「釋」,是釋提桓因,乃欲界忉利天主。「梵」,是色界初禪天之大梵天王。「世主」,包括世間的國王大臣等王官貴族。

維摩詰居士的道德神通、智慧辯才,皆是超越凡小不可思議的境界;又無量劫來於十方世界行菩薩道,利益有情,眾生無不蒙其恩惠。內德既盈,外堪師範,故若凡若聖、或天或人等一切大眾,對維摩詰居士無不歸仰愛戴,恭敬尊崇。

上來是第一科「歎德」,從「姓貴」到「下歸」共有十項,讚歎維摩詰居士所成就的勝德。

  1. 《瑜伽師地論》卷四十五(T30,540a~b)
  2. 《維摩經文疏》卷十,(續藏28,17a)
  3.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T08,276c﹚
  4. 《大智度論》﹙T25,450c﹚
  5. 《十誦律》卷五十九﹙T23,442b﹚
  6. 《維摩經文疏》卷九﹙續藏28,12a﹚
  7. 《注維摩經疏》卷二﹙T38,339b﹚
  8. 《維摩詰經義疏》卷二﹙T38,93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