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雲松風緩 禪剎落成急

法雲雜誌第七期

浮雲松風緩禪剎落成急

豔陽、碧空、柔雪、清風,入冬以來第一場較大的雪,輕輕地舖滿了整個山谷。然而,雪已經並不稀奇,雪後晴空之豔麗卻每一次都出乎人意料的奪目;在這裡,雪與陽光的矛盾是這樣感人的融合在一起。

天還未亮,就有縷縷白煙衝向山脊柔緩的剪影──工人的機車已經在山谷裡咆哮;禪堂主體工程就這麼搶著時間,眼看著挺立了起來!應了編輯部的請求,也盡了自己之所能,把禪堂的設計、施工情況作重點式的回顧,以慰所有關心我們工程的人。

一.設計階段

在 Frank Lloyd Wright 建築學校(筆者的)教授 Micheal Johnson 的幫助下,我們極為順利和果斷地選擇了當地一位女建築師 Sharon Porter 作為我們第二期工程的設計師;也正由於 Johnson 教授英雄式的義舉,我們才得以成功地結束了與第一期建築包商的合約,而迅速進入禪堂主體工程的計劃。此時已經是1999年2月底了,我們的目標是今年年底完工!

為了使工作順利的展開,院長確定了由悟塵、智道和智禪三位法師組成的工程小組。建築師高效率地展開了土地調研以後,我們不幸的發現第一期包商所作的禪堂設計竟不合用!要重新設計。而且我們還面臨著一個重大的課題:建築形式是東方式還是……?

Johnson 教授肯定地擺出兩條道路:設計東方傳統的形式不如請華裔設計師;再不然就是以功能為主導的現代氣息的設計。在充分考慮了山區施工、材料都稍昂貴,而且工期也實為緊迫等因素後,院長拍板了:走第二條路!要求是:堅固、美觀、經濟、實用。建築師也很興奮,在以功能為第一優先的情況下,就用現代的方式詮釋東方的精神吧!適合禪坐的功能突出了,但畢竟這是佛學院的中心所在啊!較量著經濟與美觀,再經過多方面的推敲,東方古老優雅的水平線條終於在中西方建築師生的合作中展現出來。我的老師── Wright 學校的周儀先教授(曾住在北院)也在計劃中給予諸多的指點。

禪堂之內要安放一座高達18呎的木雕千手千眼觀音聖像,這使得建築物超過當地建築法規的高度限制,成為公聽會上所要突破的難點之一,而我們成功的爭取到了這項特別許可。

為了禪坐的適悅,禪堂應該具足:空氣新鮮、冷暖適宜、光線柔和、肅靜寬敞的條件。建築師為此作了富有創意的設計:為了光線柔和而不直射在人身上,設計了東西側龕式折射窗,令光線柔和反射至室內。為了冬暖夏涼及節省能源,設計了南向的日光走廊及儲熱牆,而且建築物的背部有三分之一高度座嵌在土山之中(是天然保溫)。為了寂靜,用了雙側實牆作為衛生間的隔音,天棚則用金色螺紋圖案的吸音板。為了跑香不致滑倒或挫傷,院長再三精心選擇了特殊工藝處理的花崗岩。為了展現佛像的光彩,特別設計了燈具、背壁金砂閃爍的牆面,陽光由佛像正面的高窗灑射進來,更增添了寧靜莊嚴的氣氛。

在進入大殿的序列中,由入口低緩的簷下進入,兩重嵌刻有法雲圖案的金色木門徐徐開啟,依次由陽光明媚之日光走廊進入漸次高拔的大殿。雙層單坡屋頂向北方伸展,把人的注意力引向高大的觀音聖像。祂的背側有大型的高窗,搖曳著閃爍的金秋的白楊和墨綠松柏的枝影,一下子把大自然和我們拉得這樣的近!

禪堂的外觀,雙層坡頂水平地伸展在山谷之中,屋宇下的擔樑橫出,更延長著東方木結構的餘韻。從正面停車場步上中央甬道,迎面的是辦公室、講堂的輔助建築;有它們在兩側的鎮攝及貫通坡頂的敞廊的遮攔,令禪堂主體保持著若隱若現的神秘感。直到穿過敞廊,走上數步台階,迫不及待的踏上中心庭院之時,禪堂的舒展莊嚴一下子呈現在眼前──兩層金頂如薄翼欲飛,因為從高窗望穿過去,看到的是藍天白楊,上一層的金頂就像是浮在半空中一樣。這也許是東方建築所難達到的奇特效果吧!

單坡屋頂還有一項秘密而重要的使命吶!因為冬季的大雪,北向的坡頂往往積雪難化,不易清理。因此建築師只用南向的單坡頂,不僅解決了北面積雪、積水的問題,而且豐富了室內高亢的主旋律!

在入口的屋簷兩側,將吊掛著鐘和鼓;可以想像在白雪的山谷中梵音繚繞的幽遠與沁人心脾的震顫吧!

中心庭院裡並列著兩塊正方形的草坪,環繞著室外經行的道路。在這青松環抱的山谷中緩步,人與天地是這樣的親密融合。

這一切離實現已經不遠了。回想這每一個構想的成就,都是傾注了多少心血才得來的啊;這每一個選擇和決策都灌注了多少院長對於未來僧才的厚望和關懷啊!這是今後每一位在這裡坐禪的人都不應忘記的。

在建築師的充份準備和努力下,我們順利地通過了聽證會。當地的民眾以興奮的心情期待著這一東方神聖寺宇的建成,也以極大的興趣關注著佛教在西方土地上的傳揚。

二.施工階段

在主體設計趨向完善的同時,我們準備選擇 Davis 建築公司做我們的施工單位。由於悟塵法師已經離開,因此正好由陪侍院長回來的義揚法師審閱了施工合同。 在我方顧問及工程小組的共同努力下,順利地簽了合約。由於施工公司的及早介入,更為準確的工程造價也出來了。現在的公司有了完全規範化的作業程序與監察;工程迅速展開。

第一期工程中監工的困苦經驗已成為教訓,留在過去的記憶中。智道法師在此階段付出了艱辛的努力,付帳及查帳,溝通三方意見,監察質量與進度,同時還肩負著南院教務主任的雙重擔子。

在整理基地的過程中,意外地在停車場入口主要道路一側,掘出了一個泉眼,地下水頃刻間瀰滿了這重要的位置。滲水狀況也影響到了辦公建築的地基。地質的測試沒能完全發現這種狀況。須要果斷地加固地基,填入土方!

本來在新墨西哥州到科羅拉多州的區域,是非常缺水的。而我們的基地中卻有三條平行的地下河由西向東橫貫而去。這是悟塵法師的功勞:除了尋找到道場的奔波, 重要的是找到了水源。他請了當地的印地安老人用傳統的方術測試出來的(本州境內有大量的印地安人保留區,印地安文化、藝術的影響隨處可見)。老人緩步吟咒,用楊柳枝形態的變異來乞水找井,居然很靈!老人在當地很出名,卻謹守著傳統的道德,從不肯多收一文錢,這倒是令人增長了見識。有人建議利用泉眼在正前方造個蓮花池,經過認真調查了以後,卻發現在這高山之地,夏天竟也會有青蛙的鼓噪。為了坐禪,只有把夏日蛙鳴歸於風雅而不予附會了。

水的問題解決了,不久又發現大殿柱子的位置有誤,是結構公司的責任。因為混凝土基地已經完成,因此只能盡快作出更正設計。最後加強了柱的設計,為求核實, 經過了獨立的第三者結構公司審檢可行。事實上,我們因錯得福,單柱變雙柱,強度也增加了。因為從設計到施工的時間,只是常規時間的三分之一,設計師們雖然盡了力,但仍難免疏漏。

第二期主體工程為了在10月中雪季來臨前封頂,工人在周六都來趕工,也就是說,我們只有周日可以打一個徹底安靜的禪一。自搬來後,同學們在困難的環境中仍然為團體盡著自己能盡的一份力量。在圖書館完工後,同學們發揮了自己的智慧。智蘊法師動手設計了錄影、錄音帶盒,編排目錄,發動同學們一起美化了圖書館。 圖書館裡,古色古香的木圍廊使室內的空間得以充分利用,同時這裡也是克難時期的禪堂。

隨著第一期七人寮房的建成,過去的馬房煥然一新,七位比丘搬入了單人一間衛浴齊全的僧寮,外面還有增建的太陽廳,是師父在經濟很緊的情況下,應了同學的要求而建的。現在已經擺上了整齊的書架和書桌,十分精神了!

由於四位比丘的遷出,院長寮才騰了出來。經過同學們精心的佈置,不大的空間,也整齊地擺了院長大部分的藏書,讓院長終於有一方之地可以安心讀書和常住了!師生之間也就是這樣為了聖道的修學,相護相惜地在困難中挺進。

在主體工程進行的同時,第一期未能完成的十人寮房,也由 Davis 公司接下,希望趕在年底前完工。這樣就可以有更多渴望追求聖道的人來安住了!

雪季終於來了!智道法師也歇了口氣,總算在大雪來臨之前封頂了。不知道是他和智定師的祈禱奏效了,還是別有因緣;反正大雪比往年遲來了半個多月,為工程爭取了極寶貴的時間,室外庭院的水泥工程和道路大部份已告完成。我們這裡的天氣向來和預報的不大一樣,山下的 Taos 鎮畢竟與這裡差了二千呎!所以天氣預報的「多雲」,在我們這裡就極可能意味著「下雪」;難怪當同學們看到美麗的雲多起來的時候,總不免多一份緊張。

室內工程也快馬加鞭的進行著。兩層半開放式的辦公室雛形已具。採暖的方式用經濟的地面散熱式水暖系統。牆體用的是新型充塑混凝土,內部是交叉式鋼筋網,除了有高效的節能隔音效果,還有可以在火中維持六小時不倒的功力。要知道從 Taos 最近的消防隊上山來,也要花一個小時呀!因此我們還加建了五萬加侖的大水塔,並有自己的水壓消防系統,臨時供電系統作為後備。雖不能萬無一失,但至少可以高枕「少」憂了。

工程一天天地順利起來,而這順利是多少人共同努力的結果啊!在用著這一切方便的時候,我們不應該忘記曾經為此努力的人們,以及那些為培育僧才而大力捐助的檀越們,更不應該忽略了這一切的推動者──院長和他深切的期望啊!

三.第三期工程……

院長體恤著有的同學在學習止觀過程中的困難,有須要拜懺的可能,就又想著造一個不大的佛堂,可以讓行者出聲念誦、懺悔;另外為將來可能閉關的人造一個般舟三昧堂,而把設置院長寮的計劃拖了再拖……。「節省一點吧,大家都困難啊!而且這麼多學生都需要食住啊!」

不久,北院也將從加州遷來,地點與南院相距約45分鐘車程。建築師 Sharon 為我們選地及談判費了極大的心血。她真誠的表示:非常願意幫助我們解決北院的難題,而且讓院長不再奔波,能夠常住在此弘傳佛法。這一切是非常有意義的。

是啊!看著院長創辦佛學院以來奔忙的疲憊,漸漸地在他的身形中顯現出來,做弟子的那一個不心痛呢!事必躬親,為了培育僧才,為了漢傳佛教正法的延續,教課、工程、化緣、人事,院長不顧一切地投入……,為我們在這裡能靜坐、讀書……;而我們在僧團中究竟起著什麼樣的作用?每個人都應該深刻反省,大家為著一個共同的目標而聚集在一起,為著末世的黑暗中還保有一線的光明──該努力呀!

禪堂的建設是為了心靈的建設。社會道德和佛法正見都在衰落;自救救他,心靈的工程更為緊急!安逸蒙蔽了危機,貪欲吞沒了人心,這一切必是苦的集起,苦難深重的時候,誰來作救拔?青年的學僧啊,要有大志!生命短暫,也要放出光芒。做好準備,成為危難中拯救人心,堅強挺立的砥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