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學佛的反省與前瞻

法雲雜誌第六期

出家學佛的反省與前瞻

因緣不可思議!到底是人掌握因緣?或是為因緣所侷限?那就得看個人的福報與智慧了。

我從來沒想過要來美國,而來美國的目的竟是出家!這有點出乎一般人的意料之外。以一個學佛人的心情來看,為了親近善知識、修學佛法而遠渡重洋,也不算什麼稀奇的事,尤其在科技發達的現代,距離似乎也不成問題了。

在這知見混淆、光怪陸離的末法時代,初學佛的人要找到一個正知正見、解行並重的善知識或道場,實在不容易。當時在台灣念佛學院時,對教內的情況已略知一二,自知:道心不堅、智慧淺薄,不可能不受人與環境的影響,所以選擇師父,便成了出家的重要考量之一。遇到師父時,從師父莊嚴的言行舉止中,感受到修行人與法相應的氣質及攝受力;聽師父上課,不但解說鞭辟入裡,而且修行的法味濃厚。感覺師父是一個深入經藏且重視修行的善知識,仔細思量一番後,發心願隨師父出家修學佛法,以此因緣便來到美國。看起來好像順理成章,細細回憶,這又是多少因緣和合才得成就的呀!

出家後,也就成了佛學院的學生。那時四念住、《攝大乘論》已經講過了,正開始要講《瑜伽師地論》,這是唯識學裡的一部大論,師父曾說:「《瑜伽師地論》不只是闡揚唯識的義理,其內容概括了全面的佛法,尤其對修行的內容、方法、次第介紹得無微不至……。初出家的人能有因緣學習此論,實在太有福報、太殊勝了!」這對我們是很大的鼓舞。

師父對靜坐、修四念處也非常重視,曾說:「要靜坐、修四念處才能調伏煩惱,乃至得無生法忍。若靜坐能得欲界定最後的等持,比世間人拿到博士學位還有價值;更何況是得未到地定、色界四禪,乃至得聖道?」這番話也使我對於靜坐生起了好樂之心。

以前讀佛學院時,總感覺解門太廣泛而不專精,行門又有限,解行上有很大的落差。但是,對初學者而言,在一個大僧團裡隨眾熏習,感受、體驗出家人莊嚴脫俗的生活、威儀,對身心有潛移默化的作用。再加上佛法的學習,內心確實也受到感動與震撼,這未嘗不是初學入道的開始。

師父在美國按自己的理念辦一所真修實學的佛學院,對於願意修學聖道的人,這是多麼令人歡喜而嚮往的。男眾佛學院人數較少,流動性也大,因此缺乏僧團攝受的力量,個人必須自我約束、鞭策,自求多福。也許這就是現代男眾福報不夠所致吧!

以前曾聽一位老師說過:修行的路上總是起起伏伏、進進退退,但在起伏中,卻是不斷地向前進步,所以,在低潮時不必灰心,只要能在法上用功,不斷提起道念來調整,這些挫折、失敗也都將是增上道業的因緣。

師父也曾說:凡夫發心開始修行到得無生法忍這段期間,是最艱苦、困難的,多少宿習的煩惱、業力總是與道心、道業相互抗衡而將之牽絆、纏繞,這是多麼掙扎、 矛盾、煎熬呀!所以凡夫修行不能要求太高,要忍耐度過這個階段,不要怕失敗,繼續努力向前,到得無生法忍後,就不再那麼艱辛了!

因師長的開示,所以當心情低落時,亦如是對自己安撫、勸慰。也沒什麼好氣餒、頹喪的,所有的聖人在凡夫的階段都是如此走過這段修行的道路。

出家已經二年多了,深感調心是最不容易的。但若沒境界的考驗,又怎麼知道自己有哪些煩惱?煩惱輕重如何呢?從佛法上說,並不是境界帶給我們煩惱,而是我們自尋煩惱、作繭自縛;我們無始來就在阿賴耶識裡熏習了無數的煩惱種子,境界只不過是發動煩惱現行的所緣緣而已。遇上境界時,若不如理作意就隨境而轉、生起煩惱了。若能當下提起正念而如理作意,這一念心就不與煩惱相應了。然而,如理作意又必須靠平日聞思慧的累積,遇境時才有現起的力量。

自省自己,就是常常被這些虛妄不實的境界所欺誑、愚弄,而生起種種煩惱。有一句話說:「不管是非對錯如何,只要一起煩惱就是錯了!」因為一起煩惱就表示被境界欺騙,當然是錯了。所以平常就應時時觀照當下的那一念心,使之與法相應,往道上會。

這些日子來,對人事比以前體會多了一點,心思也比以前複雜。我倒希望能繼續保持單純的赤子之心,這樣在修行上比較能契入、相應。要訓練自己作到「善能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即明智而不迷於法相的程度,是不容易的,但我願意向此目標努力。

近來上課中提到貪行、瞋行、癡行、慢行、尋思行的相貌,自省各種煩惱都有,但與貪行的相貌似乎相應較多,明顯地看出自己是貪行人。由此應該知道對治的方向,應多修不淨觀、世間不可樂想……。

懈怠亦是自己嚴重的過失。因心力不足,有時常提不起勁來,而時間就悄悄溜過了。人生無常,青春不再,若不能在戒定慧上有所增長,則心有不安。世間的事尚須精勤努力,才有成功的可能,何況修學聖道?為了對治懈怠,常能提起向道心,則應思惟世間過患,以及出世的殊勝功德。若能用功不懈,雖今生不能有所證悟,但所努力的總不會白費,至少也累積了一些資糧,栽培了一些善根,將來一定會有成就的。

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從唯識的道理上說,一切都是自己現前這一念心所造成的,並不是任何人所能給予的。境界或好或壞,是自己過去與現在所造作的,但是順境是無常的,沒有真實體性,不應貪著;逆境是業力招感的,自作自受,不應瞋恚;不逆不順的境界亦是遷流變化的,應保持正念正知。當這一念心有偏差時,應迴心轉念,安住法上。

剖析自己這二年多的種種,實感汗顏,若能從中反省自己的缺失、盲點,加以改進,今日的失敗終將成為來日成功的基石。

感恩佛菩薩的攝受護念,感恩師父的法乳之恩,及信施的資持。深慶能在一有法有食、能安樂住的道場中修學,應珍惜這難得的因緣。深願大家能在此菩提法園中,滋養法身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