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緣在法雲

法雲雜誌第六期

結緣在法雲

一、前言

出家以來,最感榮幸的,就是師父要我隨著老同學們一起到美國法雲寺佛學院修學三年。

二、先說前因

話說當初,我要出家。養父母強烈地反對,使我困惑不決。一直追問師父:「我該怎麼辦?」師父回我一句話說:「就看你要不要修行呀!」那時我不懂什麼叫修行。後來出了家,在師公、師伯、師父的愛護下,過了一段天真又快樂的日子。一年後,多了一位師弟;突然地,我的臉變得難看,我的心變得好醜陋,看哪裡都不對勁。師伯慈悲,每晚都會敲敲我寮房的牆壁對我說:「要用心地功夫喔!」然而,我哪裡會明白「心地」上可以施展什麼功夫;只是一味地認為是可惡的外境使我憂傷,使我愁苦。

三、後來到此

後來到此,舉目是連綿的青山圍繞著清新的大地,又有鳥語,又有花香,正是我所喜愛。天天悠遊其中,不受任何的干擾,好像我另一種生命的開始。

開學典禮之後要拍團體照,天空好像要下雨的樣子。我們這一群來自各方、不同「種姓」的修行人,散散漫漫地走了過來,我看得心慌起來。回想自己一路走來所接受的傳統教育,長輩與規矩就是絕對的權威,師長是隨時可以管教我們的。而此時,院長老人家安詳自在的坐在照相的位子上等候我們,不說一句話。頓時,我受到感動。回來後我問老同學:「這裡為什麼和以前的學院不一樣呢?」他答說:「這裡是美國!」是的!是因為身在崇尚民主自由的國家裡。然而我內心裡卻攝進了這樣的一幕,留下了這樣的記憶──以後,不論身在何處,希望我能學習具備不慌不忙的安穩心,以及處處體諒他人的柔軟心。

四、慢慢修學

記得小時候,三哥常對我說:「說你笨,你又不高興。」我同意了。但是現在,我有緣親近善知識、修學佛法,雖然還是一樣的笨,但心上是樂意的。就是有人多說我幾句,我都未必不高興。為什麼呢?這就是修行的可貴處。所以我願能多聞佛法,慢慢修學。

而修學之前,必先要有善知識的教導。在此上第一堂課「四念住」,院長說:「我們佛教徒,尤其是我們出家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調伏煩惱。」這使我愣住了──是因為向來我只知道要為常住盡忠、賣力工作;抑或是自己煩惱粗重,蒙蔽我的心,而使我無知;怎麼竟然忽略了這麼重要的事情呢?我安慰自己:沒關係!再繼續修學就是了。

五、坐了下來

院長說:「靜坐的相貌是身體在那裡盤腿坐,心裡面則要作四念住觀,就是用四念住來調伏內心的煩惱。」而我初開始學習靜坐,五十分鐘一枝香,我卻有五十一分鐘的妄想加上流口水,一點靜的功夫也沒有,更看不到有什麼煩惱被四念處調伏了。但是我還是耐心地坐了下來。

坐了一段時間後,滿是妄想的心才漸漸地能觀察出入息。當聽到院長說:「我們的出入息中,入息後,還沒有出息之前,有一個息。」我驚訝得很,怎麼會這樣呢? 何以我全然不知呢?馬上寫信回台報告師弟,分享這個大消息。在我們即將學習到的《瑜伽師地論》卷二十七上有言:「入息滅已,於其中間,在停息處,暫時相似微細風起,是名中間入息。」原來就是這樣的微妙!相信只要肯努力的修習,心靜下來了,到時候就能夠水到渠成。

六、結語

第一次止觀記錄,院長對我說:「你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瞋心。」我頭立刻低了下來。回到常住,快樂地報告師父,師父卻說:「您院長是說相反的話。」沒有關係,反正我願意學習院長的教導──不要用瞋心同人講話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