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團生活有感

法雲雜誌第六期

僧團生活有感

第一次到佛學院的現址,是來看一位坐禪的朋友。當時這裏是屬於天主教會,借給南傳的法師用來辦止觀禪修。也許這塊土地與宗教界有緣,兩三年後,佛學院開辦之初,循著住址找來,發現竟是幾年前來過的同一個地方。當年禪修者坐禪修止觀之處,正是往後三年我們的法堂。在這裏,我們栽培了世出世間佛法的善根。

初出家時十分不適應。面對一個嶄新的環境,一個新開始的僧團,來自十方不同背景的僧眾,有著不同的「見」解。每個人都出於好意地把他認為是對的、好的告訴你,只是這個不同的阿賴耶識所顯現出來的「對」和「好」是適應個人的,所以很多時候就會令人無所適從。

但是,在正法日日地熏習下,大家都逐漸地有所改變。隨著《瑜伽師地論》一卷一卷的讀過,大家在佛法中的智慧增長了,思想也就不同,開始重視戒律、欣樂禪定、嚮往解脫,可以明顯地看到同學們的進步和改變。大家在佛法觀念上的分歧也慢慢地減少,而把身心安住在經教的研讀和止觀的修習上。個人身心的轉變會影響大環境,而大環境的力量又回過頭來影響個人,就這樣,整個僧團日趨安定。

在這個不大不小五十來人的僧團中,雖然偶爾會有彼此接觸的機會,但那都是很表面的寒暄及事務上接觸的需要,除非特殊因緣,才能對某人有更深入的了解。但是出家人的本分也應該是深入經藏、修習止觀,在自己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上用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攀緣外境。

由於這樣,每學期換一次的「輪組」就變得很有意義。由抽籤決定你與那幾個人同組,在半年內你就要和這些人共事。在人際關係的互動下,培養團隊精神,於共同完成工作之中,彼此認識,互相學習成長。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可以鍛鍊自己的道力,看看每星期禪一的止觀訓練是否令智慧的力量增長了;在根境識三和合觸時, 般若空慧的正念能否現前。

往往也就是在生活的挫折當中,可以深深地體會到,所有問題的根源都是因為我們在沒有常恆住不變異的身心中,執著有一個真實恆住的「我」的存在,慣於以「我」為中心去處理一切,結果就是自作自受,替自己招感來無邊的苦惱,現在以及未來相續不斷地流轉生死;除非破除去由無常因緣所生的有取識而見滅諦,否則苦的根源是永遠存在的。譬如斬草不除根,看似光潔的草地,春雨一下,又都茂盛地生長起來。因此,努力地修無我觀就顯得十分重要,這也是轉凡成聖的關卡。

不是為點名而去上晚課,而是願往生阿彌陀佛淨土。院長的重視靜坐止觀,對同學是有影響的。因此,也有人不喜歡上晚課的《彌陀經》,但是我卻很歡喜。夕陽西下,隨著陣陣的板聲,三三兩兩著袈裟的出家眾走向大殿,在和諧莊嚴的音聲中,誦著《彌陀經》,每當誦至阿隬陀佛所成就的莊嚴國度中,有諸多見道、斷煩惱的聲聞眾、菩薩眾,及一生補處的大菩薩,都是已見空性,具足智慧慈悲,真正身心清淨的善士,心中總是嚮往著早日往生到那清淨的國度,以便與諸上善人同聚一處,向他們學習。讚佛偈唱到四十八願度眾生時,想到佛無數劫來為眾生成就的種種功德,由悲願力而現起的佛國淨土,似乎可以感受到有一股很大的力量,只要你深信,專誠地祈願,和佛的悲願力相應,即可往生彼處。「願我臨終無障礙,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一心念佛,於一念頃生極樂國,見佛聞法,得無生忍,迴入娑婆度有情。」

無常的世間,無常的身心,一切都在剎那剎那生滅變化著。就在這或大或小的變動中,我們在加州的法雲寺佛學院度過了三個寒暑。緣起相對的世間是不可能一切都圓滿的,但是在不圓滿的相攝相拒中,我們還是於佛法中栽培了善根,在解脫道上又邁進了一步。

佛法說世間的一切是緣起的。眾多因緣的和合才有法的生起、現象的存在。解脫也是這樣。不是一日一年一生的事,要一切的因緣都具足了才能成就的。由外凡的資糧位到內凡的加行位,只能由解脫願力的引導,在可能的條件因緣下,向著目標,不斷地積集各種福德智慧資糧。一旦因緣成熟,自然會水到渠成證入聖境而得離繫樂。這也是院長慈悲成立這個佛學院的主要目的之一吧!要讓我們將來有一日能得成聖道,究竟離苦得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