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媽念佛往生的故事

法雲雜誌第五期

阿媽念佛往生的故事

前言

我是一個苦無感應的念佛人。自從四年多前開始學佛以至如今,都承蒙了明師的導引,卻只因自己信心薄弱,淨德難成。多方愛助我的諸位前輩之中,特別有自鐸法師,本著慈愍心懷近來曾為我現身說法,講出她早年時勸她的「阿媽」(外祖母)念佛往生的故事,來鼓舞我的信心。我聽了十分感動,記錄下來,懇得她的允可, 把這個增強我許多信心的美麗故事,公諸各位學佛的讀者:

阿媽

我的阿媽叫作鍾六妹,家住台灣屏東縣麟洛鄉麟洛橋旁。我外祖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日本人抓到南洋做軍伕,一去不回。阿媽守寡四十餘年,帶著一子四女,極貧寒地度日。

阿媽雖然不曾讀過經書,她拜佛,吃早素,以佛法為她精神的支柱。她十分仁慈,不許家人殺生,記得我哥哥小時候用彈弓打鳥,她加以禁止。她還教我們,夜晚走黑路害怕時,但念阿彌陀佛。

我從小上學,寒暑假都去屏東看她。因為接近她,我從小知道有阿彌陀佛。我真幸運,小時候有這麼一位阿媽!

阿媽往生的前一年,病重住屏東空軍醫院時,我正值學校期末考,不能去看她。我考完了趕去,她已由醫院被送回家裡。她因為昏迷了幾天,醫生判定她身體年老退化,肺(或肝)臟積水,沒有生望了。

我聽說(大概是聽懺雲長老所說)如果能為病危的人念佛,七日七夜不斷,若不能使他病癒,即可能使他往生西方。因此,我就為她燃香念佛,不得不休息時,便用念佛機相續念佛,使佛號不絕。

第二天夜裡,我在家中庭院裡,三步一拜,為她求佛,至清晨五點鐘去休息。

七點鐘起來,我在廚房看見水桶裡有三條大活魚。舅媽說,這是人家送給阿媽作補品吃的。我求得了牠們,拿去放生,由表哥載我到佛寺,為牠們念了大悲咒,行皈依之後,送到河邊放生。三條魚兒入水而去,卻又都回到岸邊,如同向我們招呼,然後游到深水中去。

這天下午,阿媽醒了,開口說:「餓了!」她想起來坐坐,並且想喝牛奶。喝完牛奶後說:「什麼音樂,真好聽!」原來她聽見念佛機的聲音。

她能下床走幾步路,精神從此漸漸恢復了。

這天下午,我對阿媽說:「您真見好了,這會兒您可得念佛了!」

第四天,阿媽起來坐著。阿姨到她所信奉的神壇通靈求問,知道是佛給阿媽添了壽。果然,一星期內,阿媽好起來了。

我問阿媽:「阿媽,這是佛給您時間來念佛,您希望長生嗎?」

阿媽說:「我不!長生是受老苦。我已經眼耳腿都不靈了,不求長生!」

我再問:「您隨阿彌陀佛去修行好不好?」

她說:「自然好!可是,我不識字!」

我說:「您只要誠心,佛可以教您。」

她說:「好啊!我能給阿彌陀佛掃地、燒水、做飯。」

我送阿媽一串手珠和十塊小石頭,為合起來記數之用(可記到二百多),請她發願念佛,早晨和晚上持誦佛號後,都迴向:長依阿彌陀佛修行,並求佛接引她往生阿彌陀佛國土。

阿媽很歡喜,每天念佛,身體也逐漸健康起來。事過一年,我暑假到北部實習。一天我去見她。她念佛念得很快樂,念珠和石頭都摸得很光亮。她告訴我,幾天前的一個清晨,她夢見阿彌陀佛,佛向她微笑。「佛兩旁有兩位漂亮的姑娘,她們都腳踏著蓮花,都不穿鞋子,天上還有龍在飛。」阿媽說。

我問:「您可問他能帶您回去嗎?」

她說:「我忘了啦!我都看呆了,直看到影像消失。」

阿媽又說,另一個早晨,她夢見一片蓮花池。池邊的地十分清淨,近邊的房子都很好看。有小孩子們在地上拾花,相貌都很美好。「但是那裡的人家竟沒有人養雞鴨!」阿媽說。這一次,她一直看到醒來。

我說:「好極啦,那是西方淨土。下次您再看見阿彌陀佛,可得記著說:『您得帶我去啊!』」她說:「好!」

我回到台北兩、三星期,就夢到阿媽往生:又夢到我問懺公長老:「我阿媽往生西方了嗎?」夢裡懺公回答說:「念佛人都能往生善處。」

醒後,我打電話告訴母親。她聽了說:「不要亂說,阿媽很好呢!」

過了三四天,母親來電話說:「阿媽可真去了!」故去之前,阿媽只是略有不適,晚上早點休息。次日早上七點,有人去探望她時,她已經平安地逝去了。

過後,我母親夢見阿媽要她念佛,說:「在佛前修行真好!」

阿媽往生時,年正八十,我當時整二十歲,我與阿媽同一生肖,而且是同月同日生。

我回屏東為阿媽念佛,邀請鳳山佛教蓮社的蓮友為她助念。其中有林益謙老師(就是後來的慧律法師)用光明砂為她持光明咒。

阿媽入殮時,我母親和姨母的生肖與阿媽的生肖相沖,依習俗,不許她們在旁看阿媽更衣入殮。封棺後,她們心裡都十分難過。大家為阿媽念佛時,她們極誠心地祈求佛。竟然看見阿媽在棺木裡微笑,棺木如同透明一般。

她們叫著:「媽媽!」並伸手去拉阿媽的手。旁人看,她們是伸手去觸摸棺木,都很覺奇怪。

我對表哥說:「只要你虔誠求佛,你也能同樣地看透棺木。」表哥將信將疑,但終於發起願望,誠心念佛。當他注視著棺木,竟能隔棺見到阿媽的半身。

阿媽因為一生待人慈厚,辦喪時,鄉里中大大小小的人都來弔唁。因為阿媽世壽超過八十,依俗,喪禮中白色的用品全改用紅色。阿媽的喪禮雖然能依佛法,全供素食,然而遺體不得火化,得遵俗將棺入土。

送走了阿媽,我十分感傷。想她那衰老之身,六十年前也是同年輕的我一樣!六十年後,我也免不了變成與她一樣的衰老。我寧可早點出家,不願意結婚以後,又演變成一個老祖母。生老病死實在是苦,出家修行,方是究竟解脫之道。

所以阿媽往生之後兩年(民國六十九年)我就出了家。阿媽原來是來度我的!

我出家十六年之後,才回屏東去看舅舅。他是徐雲鯨先生,是家鄉的鄰長。

舅舅很高興地同我吃完素麵,到客廳裡瞻望壁上阿媽的遺像。像框下的掛鉤掛著一串念珠。

舅舅問我:「妳記得它嗎?」我全然記不得了。

他說:「這就是你給阿媽念佛用的那串念珠。她入土之後八年,我依俗開棺為她撿骨入甕。棺木已然朽去,阿媽的身體也全部分解歸為塵土,但是手骨卻握著一團團的東西。拿出來洗刷之後,原來是那串她用的念珠。檀香木一點也沒有朽壞,連繩子都沒有斷。」舅舅說:「這串念珠就成了我們傳家之寶了!」

我知道,阿媽給我們保存下這一串念珠,是要我們都念佛往生淨土!

後記

我常恨自己想像力薄,本著淨土經文,不能把西方的依正莊嚴在念佛時呈現於心目之中。「阿媽」她老人家卻沒有這樣的問題。她念佛時,只是想去侍候阿彌陀佛。但不多久,經中所描述的極樂世界景象自然顯現在她眼前。這使我深深慚愧,也明白了:見佛全憑一顆清淨之心!

當她由醫院被送回家,奄奄一息之際,已被醫生宣判藥石罔效。然而她純孝的年輕外孫女並不放棄,夜以繼日地在佛前懇求,終於能為阿媽延壽,念佛而得往生。

送走阿媽,外孫女痛感無常,不久就出家修行。她相信阿媽此世是來度化她的。

到底是誰度化了誰呢?都像是:彼土中人,回此土來,一同演出一個展轉互相度脫的戲劇,以感化塵蒙。

戲演完了,閉上幕帘。幕帘上猶掛著那串念珠,垂示著無言的敬誨。使觀眾中如我一般受惠之人,眼波隨那顆顆歷劫不壞之珠,滴下點點欣羨感激之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