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者的飲食觀

法雲雜誌第五期

修行者的飲食觀

一、前言

夫食者,能執持一切有情一期生命之存續也,故《瑜伽師地論》(以下簡稱《瑜伽》)中,說四種食為「依持」或「任持」。尤其是四食中之段食,是維持根身令之不壞的主要條件之一,無論凡聖只要有身,皆不可或缺也。

然聖人雖食而能心不分別,無有染著;凡夫常在顛倒中,隨欲饕餮,則往往因食而造作無量無邊的惡業(《瑜伽.聲聞地》舉六種過患:積集、防護、能壞親愛、無有厭足、不得自在、起諸惡行等)。對於仍在修學聖道的行者來說,即使無法立刻如聖人之無染無著,當然亦不能放逸如凡夫一般隨欲流轉。從而,既然日日皆須受食,對於「食」這件事應該有怎樣的認知,是不能不加以確認的。又,趙州禪師云:「粥飯二齋是雜用心處」。從此亦可看出在這上面用功的不容易處,何況對於一個尚未離欲的行者而言,要完全免除於飲食上起種種貪著,的確是不容易的。從而,該如何對治這樣的煩惱,也是修行上不能忽略之事。

本文寫作的動機,是希望藉著對此問題之探討,而能從修行的角度上建立起自己對飲食應有的正知見;另方面也希望藉著整理種種食觀法之內容,來作為自己用功的下手處,並成為對治煩惱的利器。

二、修行的前方便

適當的飲食,對於修行者——尤其專指發心修行止觀或禪修的人,是一件不可忽視的事。不適當的飲食,不僅是形成疾病的主因之一,對於靜坐中的人而言,更是會造成身心上極大的障礙,不可不慎。

在天台學有關禪法的幾部典籍中,如《摩訶止觀》(以下簡稱《止觀》)、《小止觀》及《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以下簡稱《釋禪》)的禪法體系裡,「調食」屬於二十五前(外)方便之一,並被強調其乃「修定之初」應「深須慎之」之事。《釋禪》云:

夫食之為法,本欲資身進道。食若過飽,則氣急身滿,百脈不適,令心閉塞,坐念不安;若食過少,則身贏心懸,意慮不固;此皆非得定之道。復次,若食穢濁之物,令人心識昏迷;若食不宜身物,則動宿疾,使四大違反……。(《大正)46,489中)

由此可見,飲食之不當,對修定會造成怎樣之妨礙。不僅在份量上要適當,不能過飢或過飽,甚至對於食物的內容、種類等,也不能不有所斟酌。然而,什麼樣的食物是不適當而必須避免的呢?《止觀》卷四云:

增病、增眠、增煩惱等食,則不應食也;安身癒疾之物,是所應食也。(《大正》46,47上)

另外,在《止觀》卷八正觀十境中之「病患境」中,提到了「飲食不節」為起病因緣,其中對於食物與身體(五臟),乃至其與疾病間的關係等,皆有所說明。此間由於採取了中國傳統的醫藥概念,頗具參考價值(參考《大正》46,107上)。

在《瑜伽師地論》中,對於這個問題,則有更為詳細的說明。在〈聲聞地〉中,認為「於食知量」乃為趣向世間及出世間二清淨道的重要資糧之一。如何名為「於食知量」?〈聲聞地〉中標出六個綱要,其中對於飲食的種類,乃至為何受食,應如何食等,一一分別地加以解說(《披尋記》II,815~828頁)。其他如二道資糧中之「正知而住」(《披尋記》II,844頁)及「沙門莊嚴」(《披尋記》II,882頁)等,對於修行者(瑜伽師,尤指出家者)在飲食上應有的威儀軌則也都有所說明。

那麼,到底何為應食?何為不應食呢?〈聲聞地〉中的態度是:除非都無所食,然而生命也會因而中斷了,此則為修行者所不應為。但若有所食,則應該受用「平等食」,而遠離「不平等食」。

何謂「平等食」?在份量上必須不過多也不過少;在種類上則不食不適宜食也。因為若能「不極多食」,在修定當中身無沈重,心不遲鈍,入出息來往無難,心亦不會數為惛沈睡眠之所纏擾。若能「不極少食」,一來能除飢渴,有氣力,心亦不會被希望飲食之尋思所擾動;又,不食「不宜食」、「不消食」等,如此則能遠離疾病因緣,壽命得以存養,身體安樂有力,方足以堪任修斷之大業。

此外,所食者還必須是「非染污食」;換言之,所須之物,必須是以如法之手段所求得的,而且必須要以不染著、不愛味之態度去受用,如此,乃名為「平等食」,是修行者所應有的飲食觀(觀念),也就是每一個修行人對於「飲食」所應該具備的認識與態度。

三、正修行的觀想內容

以上所談的還只是修行前的準備,其目的在於令身心具備「堪能性」,得以堪任於修斷(修止觀,斷煩惱)這件長遠而艱辛之大事業而已。對於追求清淨道(包括世間禪定及出世間涅槃)之人而言,一切五欲染著本來就該精勤修行加以斷除。更何況飲食對於維持生命雖是不可乏少,但若對於飲食有所染著,則難免會於美味生貪,於惡味生瞋,於不美不惡味生癡等,而此正是生死煩惱因也。故智者大師在《觀心食法》中云:「夫食者,眾生之外命,若不入觀,即潤生死……,不問分衛與清眾淨食,皆須作觀。」可見,即使是在飲食當下,除了如《瑜伽》說:「若食、若飲、若嚐、若瞰,皆須正知而住」外,還必須進一步去作意觀察才行。另外,若為對治自己煩惱習氣偏重之處,則如何在靜坐中專精思惟地修習就更重要了。以下則依此略分成「正飲食時」與「靜坐中」等,二部份來討論。

(一)正飲食時作觀

在慧思大師的《大乘止觀法門》中,特別提到了食時止觀的問題(《大正》46,663中)。所謂食時用功的方法,仍不外「止」與「觀」二門;而其中「觀門」者,則又分成了「普供觀」與「除貪觀」二種。前者無論是「轉粗作妙觀」或「轉少為多觀」,皆是以「淨妙相」為其所緣,此與大乘行法中特別重視「供養」功德有關(在《法華》、《華嚴》等經中,皆廣為讚歎供養功德;中國佛教特別重視的懺儀中,亦以普請、供養等為其重要行法;華嚴宗並依普賢大願中之第三願「廣修供養」發展出「觀行供養」之行法)。後者則純以不淨相為其所緣,這是為了要對治貪欲之故,此留待下文詳說。另外,如智者大師的《觀心食法》(卍績 99,55頁),則以天台獨特的「一心三觀」作為食時的觀法,亦值得注意(參考《止觀》卷四,《大正》46,42上)。

而關於在食時中修止的方法,在《大乘止觀法門》中所述者,乃是以分別推析所食之味、行食之人、能食之口、別舌之味等皆不可得,至能觀之心亦不可得之後,而止心於不可得空中。這可以說是屬於天台三種止門中之「體真止」的方法。

除此之外,如「繫緣守境止」與「凝心止」之方法等,亦可加以運用。關於「凝心止」與「體真止」二種方法,對於初心行人來說或許較不容易得力。然而若用「繫緣守境止」,所繫之緣境應以何處較為恰當呢?在《止觀》「病患境」中曾談到:「身火在下消生藏,令飲食化溜通變(遍?)一身」,又云:「心若緣下,吹火下溜,飲食鎖(銷?)化,五藏順也」(參考《大正》46,107上~108中)。

如此看來,在飲食當中,所緣處以在下為佳,譬如臍、腹(丹田)或足下等。

其他如《瑜伽》〈聲聞地〉二道資糧之「沙門莊嚴」中,亦提到為斷除飲食貪,要「常行乞食」;為斷除多食貪,要「一座食」(此乃指每一次受食時但坐一座而食,若從座起,即不再重食之謂)與「先止後食」(〈聲聞地〉:「為食故,坐如應坐,乃至未食,先應具受諸所應食,應正了知:我今唯受爾所飲食,當自支持;又正了知:我過於此,定當不食。如是受已,然後方食)。但這裡所談的「止」,事實上只是一種正念正知,在意義上,近於中國叢林中在過堂時所慣用的「食存五觀」,尚非修奢摩他之「止」。

(二)靜坐中之專修

另外,在上述觀門中尚有一「除貪觀」。此即為不淨觀之一種,或稱為「不淨食想」、「厭逆食想」等。這是偏重於對治、降伏行者本身對於飲食所起的美味貪或多食貪而別立的,屬於觀禪中「十想」之一。依《大智度論》中所云:四念處中之身念處(觀身不淨)雖也能起厭逆食想,但功用較少,故佛不說(參考《大正》25,232上)。《釋禪》中則亦談到,即使是修無常、苦、空、無我等智慧相應觀想而入見道位之初果聖人,其欲貪未斷,仍可能對飲食等生染著心,故須進修食不淨想等加以對治(《大正》 46,538下)。故此「除貪觀」或「食不淨想」雖亦可用於正飲食時,但主要還就靜坐中之專修為主。

而所謂「食不淨想」或「食厭想」(《大集經》稱為「食不樂想」;《解脫道論》則稱此為「不耐食想」),其內容為何?《釋禪》中因係引《大智度論》之文故, 二處之內容是相同的。而《瑜伽》中在談到如何「正思擇食於所食」時,亦提及如何以妙慧來觀察我們所愛著的飲食,其於受用上及轉變上的種種過患等。而此內容與《釋禪》等所云雖少有出入,大體上可以說是一致的。

另外,在南傳的《清淨道論》中亦提到「食厭想」之修習,即以「十種行相」(1.以乞行;2.以遍求;3.以受用;4.以分泌;5.以貯藏處;6.以未消化;7.以消化;8.以果;9.以排泄;10.以塗等。)來對於「段食」一事作厭患的觀察,然其內容不出《釋禪》與《瑜伽》所敘述的範圍,故就《瑜伽》及《釋禪》所述「食不淨想」之觀想內容整理如下:(《大正》46,537中)

I. 諦觀所欲之食,色香味觸,見似圓滿精妙,引人食指大動,貪欲猛盛……。

II. 然此食皆為不淨因緣故有;如肉是精血水道中生,為膿蟲住處;而酥、乳、酪等,血所變成,與膿爛無異;飯似白蟲,麨如末骨,餅如人皮,羹如糞汁,漿如血汗,菜茹如髮毛等(參《大集經》「食不樂想」一文)。

III. 又,一切飯食廚人執作,汁垢不淨。

IV. 若食著口中,先曾所有悅意妙相,一切皆捨——牙齒咀嚼、津唾浸爛,涎液纏裹;所謂「味」者,乃由腦中爛涎,二道流下,與唾和合後,然後得成。轉入咽喉,其狀如吐……。

V. 而此飲食既瞰食已,從腹門入,地持水爛,風動火煮,如釜熟糜……。

VI. 至中夜分或後夜分,所食之食一分銷變,於其身中便能生起、養育、增長血肉、筋脈、骨髓、皮等,種種品類不淨之物。

VII. 次後一分變成糞穢,變已趣下,展轉流出……,由是日日數應洗淨。或手、或足、或餘支節誤觸著時,若自、若他皆生厭惡……。

VIII. 身根因緣如是:從新舊肉令生五情根,從此五根則生五識,次第生意識——分別、取相、籌量好醜,然後生我、我所心等,諸煩惱與諸罪業。

IX. 觀食如是本末因緣種種不淨,知內四大與外四大則無有異,但以我見力故,強計為我。

X. 行者如是思惟,知食罪過,深觀所食之食、能觀之人皆因緣所生,空無所有也。

四、總歸於三學

綜上所述,其內容雖多,亦不出戒定慧之範圍:

(一)約戒所攝之範圍:

首先,必須以如法的手段來獲得飲食(即正命也)。若對出家人而言,所謂如法者,或是乞食而得,或由檀越送食供養,乃至於在僧伽藍內結淨地依時而食等,皆屬清淨也。

其次,在受用飲食時必須具威儀而食,如:《瑜伽》卷二十四中云:應次第受用飲食,乃至不應齧斷而食其食等。這在聲聞戒中屬於眾學法之範圍也。

(二)約定所攝之範圍

在受用食物之方式上,必須要「調食」或「平等食」,遠離染著與愛味也。此又可分成二部份來談:

I.前方便:

1.不食不宜之食——遠離疾病因緣。

2.不極少食——為除飢渴,令氣力充足,堪任於修行也。

不極多食——令身不粗重,心不遲鈍,減輕惛沈睡眠之因緣也。

II.正修行:以不淨觀為主一一

1.約所受之食其自性不淨

2.約食時其受用及轉變不淨

3.約能食之人自體亦不淨

(三)約慧所攝之範圍:

I.約食用過程:就食物之銷變觀其無常,而無常即是苦。

II.約能食之人、所食之物,觀其皆如幻化,因緣所成,無有真實,而契入空、無我。

此三學者,若論修學之次第,則前前為後後之方便或增上緣。但若欲趣向解脫道,三學是缺一不可,如鼎之三足分立也;在修學飲食觀時亦不例外。

五、結語

我們出家人受用所須皆依檀越,若不依此來勤修止觀,增長道業,則空消信施,不名食也,亦非飽義;在《涅槃經》〈哀歎品〉中,世尊呵斥弟子:雖行乞食而未得大乘法食(《大正》12,616上~中),則是更深刻的教誡。

最後,舉《維摩詰經》〈弟子品〉中之法語作為結束:

若能於食等者,諸法亦等;諸法等者,於食亦等。(《大正》14,540中)

願一切修學聖道之行者,究竟皆得以法喜禪悅、平等大慧為食。以此法食資養法身,增智慧命,入真解脫,更無所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