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以來

法雲雜誌第五期

出家以來

四年以前,我對佛教差不多沒有什麼知識。

在大學第一個學期的時候,上了一門印度歷史課,教授叫我們讀一本南傳佛教的書。這是我第一次認識到一種宗教、一種哲學,它對世界有現實的見解,有正直的看法。依這種教誡,能夠滅除自己的苦惱,利益別人,達到人類最圓滿的程度。

從那時以後,我自己讀佛教的書,越讀越有興趣。我認識很多善知識,他們幫助我提高對佛法的理解力,給我介紹大乘佛法,引導我開始學習靜坐。

我決定要學中文,希望將來能深入中文的佛教經論。

九六年一月,我參加了一個佛七,由朋友的介紹,認識到玅境長老。那一個夏天,我的中文有了進步,於是我到法雲寺住了兩個月。

那一段時間,我的一個主要目標,就是把大學畢業後的計劃弄清楚,尤其是計劃如何學習佛法。

我聽師父的開示,覺得師父講的是真正的佛法,也認為法雲寺對我是一個很合適的道場。所以把大學最後一個學期唸完,就回到法雲寺來。師父慈悲讓我出家,接受我作徒弟。

從剃度日到現在,我一共有半年住法雲寺的經驗。在這一段時間裡,我本身有沒有改變,有什麼改善的地方?心裡理解到什麼呢?下面的文會解釋。

來到這個團體以後,頭兩個月差不多每天做拜佛的功課、懺悔業障、發願,以培養道心的力量。我感覺到這種功課對消除業障有效,使心安樂、穩定,也使我能夠對過去的一些錯誤減輕執著。

在身體方面來說,我靜坐的功夫比半年前有明顯的進步。平常能坐得直,盤著腿也會比較舒服。但是,過一個半小時左右,身體通常開始覺得痛苦;但是,這種情形不像過去嚴重。現在要克服的困難,顯然地是從心裡發出來的,而不是身體上的問題。

最近幾個星期我看得明白一點:日常生活上的各種活動對靜坐有巨大的影響;實際上,每件事情(包括飲食、睡眠、講話、讀書等等)都影響到心安住的能力。我怎麼控制我的思想?有沒有保持正念?有沒有隨煩惱而轉?這一類問題跟心安住在所緣境上的能力有密切的關係。渲種能力的培養,也就是經論裡面所謂四種定資糧:守護根門、飲食知量、修行悎寤瑜伽、正知而住。

因為我是美國人,跟漢人同修一起住,有的時候面對了別人不會遭遇到的困難;有的時候則因為溝通或學習上的障礙,而起挫折感。

我近來甚深地注意到安排時間和利用時間的需要。我所要學習的範圍很廣泛;包含了《瑜伽師地論》、《沙彌律儀》,及四念住的教材;另外還有平常用的中國話等等。由於我吸收得不夠快,所以必須不斷地提醒自己:必得維持耐心;接受自己目前的狀況,不要有過多的預期;更不應懷有短時期內即獲得大成就的願望。

不論是在日常生活中或者打坐的時候,不善思惟起現行時,有幾種很有效力的對付辦法:思惟慈悲能征服瞋恨心;思惟菩提心和自己死亡的必然性能消除怠惰,也栽培道心;注意腹部的起落能幫助驅散挫折感、焦慮等等。當這些障礙除去,善心的因素增強的時候,身心都很自在。

我知道,修行成功的一個最重要條件是非有誠心不可。如果我失去正念,很容易只是維持住一個外表的行為,而顧不及真實地內心修行。我相信,若有誠心、有成道的願望,並且努力學習佛法,就能夠漸漸地、不斷地改造自己,改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