玅境法師談法雲寺的展望

法雲雜誌第五期

玅境法師談——法雲寺的展望

前言:走一條永不告別的路

法雲寺要搬家了。

自從一九九七年四月份以來,玅境法師與南北兩院的職事人員,以及熱心居士們馬不停蹄地覓地,今年八月中旬,終於簽約,購妥新墨西哥州道師城的日光山莊作為新的法雲寺佛學院院址。

道師城(Taos)位於新墨西哥州北方,是一處滑雪勝地。日光山莊位於海拔九千兩百五十英呎(約兩千八百二十公尺)高山上,占地五十多英畝。現有:一棟主建物、兩棟客房,以及車房、馬房等十五個建築物。

日光山莊位勢高拔,氣候涼爽,夏季白日平均溫度為華氏78°,夜間65°;冬季白日平均溫度為華氏20°~35°,夜間20°左右。老松環抱,有「如同天使的呼吸」一般的空氣。過去七十四年來,這座山中只住過六戶人家。是一處非常適合修行人修習止觀的處所。

九月二十七日,南院將先行移往新的佛學院,並展開新北院的建設工程,預計明年秋天完成後,北院再遷移新址。

全部的遷建經費預估在美鈔七百萬元左右,由於金額龐大,是以俟北院搬離之後,北院的現址擬出讓以補貼所需。

一九七三年,玅境法師由香港來到了加州,迄今逾四分之一個世紀。於斯進修,於斯利生;對於他個人的修習歷程,以及法緣的開展而言,加州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分離難免令人傷感。但是,再長的路,都有盡頭,這是人生的常態;而人生之令人不滿意,我們都已經看到、也都經歷到。今日我們有緣學習佛法,能夠聽聞出世的佳音,這是人們唯一的希望;而修習四念處止觀法門則是趣向此目標的坦途。唯有踏上這一條路,當我們與法相應,當我們在此相會,永遠再也不需要互相告別!

這一期的《法雲》,我們特地安排了「展望與回顧」這個單元,其中包括了對於玅境法師的訪談,以及多年來親近玅老法師的居士「酸酸的」心聲。在「展望」的部分,讓我們再一次諦聽玅老師父的開示,也細細尋思,如何能夠追隨他老的步伐,一起走上永不需道別的路。

問:請談談您對於搬遷的心情。

答:《大智度論》中提到佛說雪山寒冷之處(今之尼泊爾一帶)是適合坐禪的地方。龍樹菩薩在解釋這段文的時候說出它的理由:天氣特別寒冷的地方,所生產的食品,能夠使身體內的貪瞋癡的力量薄弱,相對的,也就使你對於佛法的信進念定慧力量增強。具足這樣的條件,靜坐容易成就聖道。所以,我搬遷的心情是喜悅的、 是歡喜的。

問:決定向別州覓地,曾碰到什麼困難?在新墨西哥州買下這塊地,它有什麼特別?

答:我們佛學院因為有靜坐的功課,所以找地方的前提就是要安靜的才好。這次因為悟塵法師的介紹,到德州達拉斯的鄉下去看了一些地方,也的確看見一些滿意的地方。但是在我自己的心情上有一點敏感,就恐怕當地的人排外;另外一個困難,德州這個地方太熱,我們將近一百人的住處,冷氣的開支太大;所以就離開了德州,由悟塵法師的朋友介紹,到新墨西哥這個地方來。

我們現在找到的這個地方,在深山裡面,非常寂靜,看不到鄰居,冬天下雪,氣候寒冷,對於靜坐有幫助,這就是它特別的地方。

問:雖然法雲寺佛學院未曾公開招生,但申請者眾,如今遷院,希望能收多少學生?對入學者有何期許?

答:我心裡的限額是女眾一百人,男眾頂多五十人。

我的心情總希望和同學一起努力地靜坐,希望大家都有得成聖道的願望,這就是期許。我在那個地方靜坐了一會,的確感覺到好。

問:新院址的建設內容有那些?預計什麼時候可以完工?

答:建築的內容是男女眾各造一個禪堂、一個講堂,以及宿舍。

男眾人少,比較簡單,我和工程師談過,可能今年冬天可以完工。但是如果大雪來得太早,就得要等到明年了。北院的建築計畫明年才開始,希望在明年的九月、十月間完工。

另外,男眾人少,不需要公聽,女眾人多要舉行公聽,但是,公聽成功的希望很高,因為鄰居少,距離很遠,其中有一個我們已經知道是信佛的,所以公聽不感覺到困難。

問:大約需要多少經費?怎麼解決呢?

答:建築費用,南、北二院約須五百萬美鈔,若包括買地的一百八十五萬,總共約七百萬元。因為新州的建築開支非常大,故遷移後,現在的北院會讓出去。經費上,也還是希望護法居士們能夠繼續發心幫助我們。

問:南灣的居士隨師父學佛一、二十年,如何安頓他們?是否能夠成立或促成加州護法會或視聽中心之類的組織,讓他們能依循師父的教誨繼績共修?

答:是的,我同意這樣做。這件事情再和居士們談一談,看看何處適合。我想我們上課的錄音帶、錄影帶,佛學院的課程,可以提供他們繼續的聽法。

南院課程結束以後,現在旁聽的同學可以到北院去旁聽;另外,南院一個月拜兩次大悲懺,以後由北院接下來舉辦,也還歡迎居士們去隨喜。

我們到了那個地方以後,我還有心在假期中拜梁皇,其他地方的法師或居士都可以一起來拜懺。我想多預備一些男女眾的寮房,以及一些關房,你願意多住幾天也可以。

問:是否請師父對加州的居士們說一些話?

答:在出家人的戒律上我們看到,佛在世的時候,佛也不長期的居住在一個地方,佛也是各處遊行。我感覺這個辦法反倒是好,不要永久的在一個地方住。

我想你們常和我來往的人也應該感覺到,我這個人多少有一點自私——我願意自己多用功。選擇道師城的日光山莊,我內心的想法就是可以自己多用功。

我們南院、北院的同學到了那裡,一方面學習佛法,一方面多靜坐,靜坐就是要改造自己。

不管是出家人或者在家居士,學習佛法這件事,主要還是靠自己的努力;其他的善知識只是增上緣。在增上緣這方面說,最重要的就是講解佛法,所以應該多聽,然後自己努力的學習、努力的用功修行。

我雖然是計畫離開加州,但是我們學習佛法這件事沒有中斷;和各位居士共同的學習佛法的因緣也沒有斷;還可以繼續學習佛法。

我剛才說,那個地方適合用功修行、適合靜坐。我們這麼多的同學到了那個地方,假設沒有其他的障礙因緣,我們在那邊努力的學習佛法、努力的坐禪,若是有很好的成就,這件事大家應該都是歡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