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歲月的長廊

法雲雜誌第五期

走過歲月的長廊

經過人事的變遷與時空的變遷
從緣生緣滅談法雲寺的回顧與展望

在玅境長老的眾多弟子當中,出眾有才華的人不少,我只不過是一位極平凡的在家弟子。十餘年來,受長老的教化,聽聞佛法,思惟法義,在這些歲月裡,我記憶中的玅境長老和法雲寺,大致如下:

(一)清修治學階段:

一九七三年,長老到了美國擔任法王寺的住持。法王寺的環境清幽,住眾少,灣區知道的人不多,雖然每兩個禮拜有講經說法和拜大悲懺的活動,但主要以清靜自修為主。師父本身好樂佛法,專心治學,並勤於靜坐,因此奠定他說法超勝和止觀道力的基礎。這正是中國人常說的:「十年寒窗」與「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的寫照。當時的師父給人一種望之清肅,即之也親和的感覺。

(二)法雲寺的成立與海內外弘化時期

大約是在一九八九年,因為人事的變化,師父辭去法王寺住持的職務,當時他有意回香港住茅棚清修;在灣區一群老老少少居士們同心協力誠懇的挽留下,師父也慈悲留下來教導大家學習佛法。當時,大家都是以一顆如獲至寶、雀躍不已的心來禮請師父和籌辦法雲寺事宜。

草創之初,由於經費短絀,從車庫改建成現在的佛堂,從馬廄改造成現在堪用的廚房,還有現在那一棵棵、一行行的杉木與果樹,那長長的水泥路,都是居士們用一份力、一份錢、一塊磚、一塊木,胼手胝足、篳路襤縷,於一片田地上創造出來,才有今日的成果。想起這些前前後後曾經參與的居士們,和經過中的點點滴滴……,寫到此處,使我不禁熱淚盈眶!

此時的師父法緣殊勝,除了在法雲寺講經說法,舉辦佛七、禪七等活動之外,也經常赴海外各地如:新加坡、台灣、加拿大、香港等地說法。由於海外法緣特勝,此後他在國外說法的時間也就愈來愈多了。

每逢法雲寺假日的講經活動,由於當地的居士居住的地方相隔法雲寺都有段距離,開車近者一、二十分鐘(佔少數),車程遠的則開上一、二小時(佔大多數),再加上生活艱辛,工作壓力大(尤其是從事電腦業的人,備受知識日新月異,不進則退,隨時面臨被淘汰與裁員的壓力;但從事此行業的居士佔多數),因此,能在週末假日前來聽經聞法或打坐的人,可算是有善根的了。但是師父滿腹經論,來教導這般無法專修的居士,實在是大材小用了,因此,師父有了更高遠的志願--創立佛學院,造育僧材,使正法久住。

(三)創立佛學院

一九九六年三月,在海內外眾多的出家眾和當地的一些居士們,合計大約有一百人的聚集下,展開了法雲寺佛學院的序幕。在開學典禮的致詞中,師父非常客氣與謙虛的表示:希望大家共同來研究、學習佛法,認真修行,以便教學相長,日後為傳揚正法做一些貢獻。從講「四念處」、《攝大乘論》、到現在正宣講中的《瑜伽師地論》,師父一步步依經典來指引著我們修學佛法的道路,除了教理,教義的闡明之外,他也特別強調靜坐思惟的功夫,就是止觀雙修;這樣才能進入佛法的堂奧, 得到佛法的利益。他一再提醒我們,生死凡夫要超越苦海,必須認真修習「四念處」。

諸法畢竟空,但在緣起法上,從凡夫到聖人,必須腳踏實地不斷地從聞、思、修和戒、定、慧展轉增上中,趨向涅槃道果;這是師父一向秉持的原則和宗旨。

(四)喬遷新墨西哥州

由於近年來加州人口愈來愈多,當初位處清幽郊區的法雲寺,不知不覺中已被新建的社區給包圍了。為了尋找理想的道場,這一,兩年來,師父和一些熱心找地方的居士們,國內、國外、上山(到過Santa Cruz Mountain數次,北至西雅圖),近海(Napa, Sonoma和南加州的洛杉磯)看了無數的地方,尋尋覓覓,終於塵埃落定,在今年八月於新墨西哥州的道師城看中了理想的地方。恭喜師父找到理想辦道場的處所,也祝福他的志業成功,使得佛日增輝,正法久住。

(五)祝福與祈盼

回想過去法雲寺的種種,有太多我們的回憶了;「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在「無常」的變遷下,離別無論如何都會來臨的。只為著曾經認真付出過, 努力過,學習過,便不免要悵惘與低迴。但是,此刻的心情與其是依依不捨,不如說是化作深深的祝福與祈盼,希望將來有更多的人成就聖道,來教化這苦難的世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