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知多少

法雲雜誌第四期

嫉妒知多少…

如果深入的思惟探討,人生的每個問題都很深刻——包括嫉妒。

嫉妒不分性別

有人以為嫉妒是婦女的專長,若然, 何來周瑜既懊惱又莫可奈何地慨歎:「既生瑜,何生亮?!」也許,從性格取向上說,婦女多因容貌而相嫉,男子則多以才德名位而見嫉於同儕,但在這男女平等的時代,才子才女眾多,而競爭機會平等,又從「帥哥」、「辣妹」、「女強人」這類稱呼的流行,可以知道:或才或貌或名位的爭相出頭,已無男女之別。

嫉妒不分年齡

另有一種情況:我家三妹甫產第二女,細心呵護小女兒時,大女兒在一旁見了,便握起小拳頭,皺著小鼻子,口齒不清地連聲抗議:「嫉妒,嫉妒!嫉妒,嫉妒!」——此嫉不干才與貌,是感情份量的計較。這可見:嫉妒是人性,是不分性別與年齡的。

嫉妒遍於六道

設若代進唯識教理加以觀察:這是有情在六道輪迴中久經熏染的習氣,遇境逢緣便要生起現行,成為自然流露的心理狀態。這麼說,有嫉妒心的就不止人類了。君不見,主人若偏愛狗兒吉利,來福往往趁主人不注意就要欺負吉利一番,這正是嫉妒吃醋的寫照。不過,吉利、來福看不懂方塊字,也缺乏反省能力,更無法理解轉凡成聖的道理,咱們且不說牠。

嫉妒釋義

或有云:「害賢曰嫉,害色曰妒」,把嫉與妒的定義分開;然而,它們的共同特徵是:「惡其之賢於己者」。再挑出那種心情的特質就是:「憎惡」——一種不耐他榮的憎忌之心——這是以自我為中心而引起的顛倒熱惱,依佛法的分析,它的體性雖然是屬於瞋煩惱的流類;實際上,一個嫉妒現象的生起,已經是一連串心理活動的粗顯結果。

《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形容嫉妒的相貌:「又懷驕慢,恃己凌他,說彼為非,自言我是;聞他勝事,嫉妒心生,不耐他人,中毒令死;見苦難者,無有悲心,喜不自勝,何當早逝?見富貴者,意不欲之,願犯刑名,貶黜貧賤;願他苦惱,自受榮華;願他財寶,日夜銷亡;願我資財,日日增長;願彼憂苦,我恆安樂;彼受憎嫌,我納愛敬;他作怨家,自為親友;彼恆墮落,我得超生;願他貧窮,我唯富有;我得智慧,願彼愚癡。無始生死,日夜思惟,以如是心,自求安樂,利益向己, 苦惱屬他,無一眾生,不被侵害。多聞善事,皆不願他,口許心違,常行如是。種種脅迫,令彼不安,無量無邊,不可備說。」

這或由貪欲,或由不明道理(愚癡)而轉為瞋心一類的粗顯小隨煩惱——嫉妒,中間早已間雜流過:我愛、我慢、我見、散亂、掉舉、無慚、無愧、不信、放逸等心理活動。這些心理行為與嫉妒心促擁而起,一旦嫉妒心生,內心的熱惱狀態已經是尖銳猛利地釘在所憎嫉的對象上,無法轉移了。

燒惱的嫉妒心行

話雖如此,心性善良或觀察力敏銳的人,還是可以察其機先的。強烈的嫉妒在內心翻湧而尚未引發身口行動之前,其燒惱的情況便如《菩薩五法懺悔文》所形容的:「見人得利如箭射心,聞人得樂如釘入眼」;輕微一些的,則當所嫉妒的境界現前,或唯內心憶念時,隨即產生嚥不下、吐不出,如梗在喉的不舒悅感。

一旦有了這種疙疙瘩瘩、酸溜溜的心情出現,願意去理會它的人大多是產生罪惡感,往往卻又如影隨形,揮之不去。而誠實的修行人,會耐心地面對自己,不文飾、不逃避,用正確的思想及修行方法調伏它;否則,它會反過來障礙自己。

嫉妒的過患

說到「嫉妒障礙」,這話意味深長。從字面釋義,通常是指由不耐他榮而設法障礙所嫉妒的對象。然而,深入因果法則的事實,因嫉妒而障礙他人,正是障礙自己。 在《大寶積經》中,佛親對目連尊者說:「我於調達(註:提婆達多之異譯)癡人無有身口意惡,而(彼)於長夜以我為怨,世世障我修集善法,而亦不能障我行善。」

佛陀本行菩薩道時,曾為國王,名為大力。王設大施會,凡有所求皆令滿足,無所悔惜。當時帝釋(即後來的提婆達多)一念惡心生,變化成婆羅門前往破壞王的布施,向國王討索肢節身分,問國王能不能捨?王知其用意,為能圓滿施會,心無變異、悔恨,自割手臂施與婆羅門。由於王的一心布施,能捨一切,其臂還生;帝釋則因此而天福盡,熱惱相現,身墮地獄。

當釋迦牟尼佛在此土成就無上正等正覺而行大法施時,提婆達多為貪利養,破和合僧,又障佛陀行大法施。其中事蹟,略舉一二:提婆達多在十力尊者處求得修神通之法,由勤加修習而成就神通,獲得阿闍世王朝暮以五百車乘往其處所恭敬問訊,並且供養五百釜飲食。當他聽說摩竭陀國瓶沙王以七百車乘朝暮問訊世尊,並供養七百釜飲食時,嫉妒心生,便失神通。其後,提婆達多遣人害佛不成,徒眾、利養盡失,便以瞋心自行擲石害佛,出佛身血,自破善根,身墮地獄。

但凡夫嫉恚凡夫,與凡夫嫉恚聖人畢竟不同。凡夫相嫉,結怨相害,於輪迴之中無有了期;而提婆達多嫉恚佛陀墮地獄時,自識墮落因緣,明白不應毀害聖人,又由佛陀威神恩德之力,摧伏其恐怖墮落之心,於是他生起唯以骨肉一心歸命於佛的淨信心,由此因緣,出地獄後得生人中,出家學道,得辟支佛,號曰:「骨髓」。

如何伏斷嫉妒

話雖如此,修道之路仍宜坦直,勿令迂迴,自招其苦。世間有德之人,或淡泊名利遠離嫉恚處;或忍著心痛說:「真誠地祝福你」,這已是行人所難行,自是值得敬重了。然而,以佛法止惡、行善,進而淨心的淨化層次來看,猶嫌不足。唯有學習佛法教理,並輔以戒、定,由淺而深,最後拔煩惱根,才能不再輪迴於「如箭射心,如釘入眼」的痛苦;這便需在引發嫉妒的因上著手;略說有三:

一、觀察因果,深信因果:佛教「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的因果觀,甚深而極難通達,非經一番深刻的學習、觀察,不能明其義。但一般最直接而容易理解的即是:「自作自得,他作他得」。他人或於過去生,或經由現世的努力,修集福德善根,在現在開花結果。嫉妒,並不能使他人的才華、功德、成就變成自己的,若欲障礙他人,則適足以弄巧成拙的反障自己,唯有遣除瞋嫉,用清明的心靈學習、耕耘,早日獲致屬於自己的成就。

二、修習四念住:依《阿含》、《般若》、《瑜伽》等經論,學習四念住法門: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輔以修止,轉換身心,能使人遠離對色聲香味觸法,乃至五蘊身心等無常不真實法的貪染執取。其所得利益是:現在逐漸不再與無常幻化之法斤斤計較,還能依此善根成就世、出世間殊勝的戒定慧功德, 甚至成就聖道。

三、隨喜功德:在《菩薩五法懺悔文》中說:「歷世懷妒嫉,我慢及恚癡,見人得利如箭射心,聞人得樂如釘入眼,坐此諸罪障,墮落三惡道,常不遇諸佛,今日一心悟,發大隨喜心……慧心朗然明,愚癡闇障滅,一念發隨喜,功德滿十方。」可見真誠的隨喜功德是可以破除嫉妒煩惱,並且生諸功德的。

隨喜,原通於善惡,但此指隨順他人功德而歡喜之,則是大乘佛法的殊勝方便之一,它是發菩提心者緣佛菩薩功德而修習的法門。但「如來化導眾生,不棄人、天、 聲聞、緣覺功德,所以,一切功德都是發菩提心者所隨喜的。」(註:引自《華雨集》第二冊「方便之道」156頁)又如〈普賢行願品〉說:「十方一切諸眾生, 二乘有學及無學,一切如來與菩薩,所有功德皆隨喜。」

《大智度論》提及:「帝釋聞上供養般若(經卷)以香華伎樂幡蓋之具,得福甚多,深自慶幸:此供養具唯我等能辦,非出家人所有。」彌勒菩薩為調伏帝釋的「自多之情」,便說:「菩薩但以心隨喜,則勝聲聞、辟支佛、一切眾生布施等,及諸無漏功德。」《智度論》接著解釋:「隨喜福德者,不勞身口業作諸功德,但以心方便見他修福,隨而歡喜。」這是因為:

1.對於福德的因果深生信心,所以「得正見故,隨而歡喜」。

2.行菩薩道者,志願與眾生樂,「而眾生能自行福德」——造福者必得安樂,眾生能自立自強,值得慶悅。

3.「眾生行善,與我相似,是我同伴,是故隨喜」。

《般若經》所行的隨喜與般若相應,無相無著,這樣的隨喜更見深廣,所以功德超勝於「聲聞、緣覺、一切眾生施等,及無漏功德。」

結語

總之,不論是否發無上菩提心,內心因煩惱而有的痛苦不安總要除滅方得安穩;如房子裡有毒蛇,哪能心安呢?而你卻避重就輕地去拍蒼蠅,豈不可笑、可愍?所以,要用佛法調伏嫉妒,不但自己獲得清涼,世間也因此減少鬥爭傷害,又能依此出生世出世間諸多功德;如果發了無上菩提心,隨喜功德即為行菩薩道、成就佛果的資糧,真應該自行、勸他行、隨喜行、讚歎行。但,目標可以指得又高又遠,下手卻要直接了當地指向自己這一念靈明的心,此中有一事極關重要,那就是——你要覺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