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洋大盜阮大海

法雲雜誌第四期

江洋大盜阮大海

明代萬曆年間,流寇阮大海因朝廷掃蕩而逃竄到台灣,占據安平一帶為營;阮大海雖強梁而有道,性狂俠而有義,迅即地便在地方上稱雄,獲得兄弟們的擁戴。神宗十五年,史學上記載為毫無意義(Unmeaning Year)的年代;國家雖然內無大憂,外無大患,實際上,朝廷腐敗,人民疾苦,已埋下衰亡隱患。

年年饑荒,寨內兄弟已無食糧,阮大海得知關仔嶺內山古剎寺產甚豐,深夜摸黑進入廟裡;躍入黃瓦牆,看見「藏經閣」,以為內有寶藏,開門進入,卻見層層的古經佛典,心裡好奇,拿起案上的書本《瑜伽師地論》,也就翻開一探究竟。

「云何死?謂由壽量極故,而便致死。此復三種,謂:壽盡故,福盡故,不避不平等故。當知亦是時、非時死。或由善心,或由不善心,或無記心。……云何善心死?猶如有一,將命終時,自憶先時所習善法;或復由他令彼憶念……。云何不善心死?猶如有一,命將欲終,自憶先時串習惡法;或復由他令彼憶念。彼於爾時, 貪瞋等俱不善法現行於心……。善心死時,安樂而死;……惡心死時,苦惱而死……。」阮大海讀見這些文字,只知其一而不知其所以然,內心暗想:我一生殺人無數,最後是什麼下場?不由心慌。正是寅時板聲響起,阮大海走出,看見香燈明意沙彌,一把抓住他,又回到閣裡。

明意沙彌也不畏懼,合掌作揖:「敢問施主有何緣故,深夜在此?」

阮大海回答:「小和尚,不瞞你說,我來廟裡偷財物,怎知來到藏經閣,一看卻全是書。剛才看到這本書這段文,我心想這一生殺人不眨眼,放火打劫,也不知在臨死時會有什麼報應?」

明意沙彌回答:「想必施主也是有善根福德的人,願意明白佛法善惡因果道理。我十六歲出家,跟隨師父學習佛法。佛法廣大無邊,勸人相信因果,為善施福,解脫煩惱生死大苦。您看的這部書——《瑜伽師地論》是佛法的珍寶,內容有廣有略,我學習之後,才知道世間、出世間真理。您若想要知道在臨命終的情況,我可依據本論來告訴您。」

阮大海摸摸頭,搔搔耳,聽這位小和尚也能說出不平常的話,點點頭,坐下來。明意沙彌翻開第一卷,從死生這一科開講:

「眾生的果報由前多生或今生的業力所招感,由身體、語言及內心的思想發動的力量是善業、惡業、非善非不善業來決定生死流轉的趣向。人的壽命是有時間性的, 時間到了而死,這是時死;若是賴以生存的資具用盡而死亡,是福盡死;『不避不平等死』是因為自己造作不合理的事情而害死自己。其中又有九種不同:飲食沒有限度、飲食不合適、腸胃積脹還又進食、吃了有毒的食物不能排出、毒素堆積體內、有了病不看醫生、吃東西隨便不能注意對自己是利或有害、在不合適的時間過量行淫欲事。因為這些原因而死亡就是非時死。」

現在繼續談造作善業、惡業、無記業的人在臨命終時的內心狀況:

「臨死亡的人,由自己或他人提醒,若是回憶過去曾經做過的善法,如:做過慈善救濟事業,具有五戒十善的功德,有拜懺、念佛、靜坐的資糧。他的內心從明顯的回憶思惟,因為身體逐漸死亡,而憶念逐漸微細,最後住於無記心上。這個人他的內心平靜詳和安樂,沒有極苦的痛逼迫身體;也不會看見黑暗雜亂的境界,這個是名善心死。

「做惡業的人臨命終時,由自己或他人的提醒,回憶過去曾經造作種種不律儀事,如殺人、搶劫、誹謗三寶。他的內心也是從明顯的記憶逐漸微細,最後也住在無記心。做惡事的人死亡之時,他的身體遭受極大的痛苦壓迫;又看到種種恐怖紛亂的景象,致他的內心在苦惱之下死亡。

「沒有做極大善事、惡事的人,在命終時,他人都無法提醒他去回憶過去曾經做過什麼善事惡事,他的內心也不能自憶念。他是在不感覺到有特別的安樂或苦惱的情況下死亡。」

明意沙彌在大略說明臨命終人內心的心境、身體的感受,及將要死亡時可能看到的境界後,又詳細為阮大海解釋臨命終前憶念的問題。

「做善事或惡事的人在命終時,自己或他人提醒憶念的事,這件事就是他曾經做過的、業力最強大的,他才能夠憶念;力量不大的就忘記了。如果並沒有特別強大的業力,那麼就是憶念他最初開始想的事情,其餘的就忘記了。」

明意沙彌再按照書上所說,有關眾生無始時來生死流轉的主因,向阮大海解釋道:「一切法本是因緣有、畢竟空,而我們凡夫無始劫來熏習執著,認為是真實有,而造作種種虛妄分別,起惑造業,而受生死流轉之苦。這個虛妄分別的力量強而有力;再加上過去生、今生所造作善業的功德力、惡業的過失力,這個眾生死亡了就去受果報。」

明意沙彌又就眾生臨終時所看見境界的不同,為阮大海分辨所造為善業、惡業的種種差別:「做了罪業的人,以佛法來說,是十不善業:殺生、偷盜、邪淫、妄語、 兩舌、綺語、惡口、貪、瞋、癡。惡業眾生在命終時,就像作夢似的,看見黑暗、恐怖、不如意的景象。重大惡業的人因這些景象而有恐怖流汗、手腳揮動、糞便流出、翻白眼吐白沫,及種種掙扎的動作。若是不重的罪業,那些恐怖的景象或者有,或者沒有,則不決定。造善業的人完全沒有這些,所見是光明吉祥如意的境界。」

明意沙彌接著說明眾生死亡時的相貌種類:「人、餓鬼、畜生在死亡的時候,身體的組織會發生變化。這種生理組織的變化令臨死的眾生痛苦難忍;尤其造重大惡事的人,痛苦更是嚴重。做善事的人所受的痛苦就輕微。天和地獄眾生是化生,生的時候,無而忽有;死的時候是頓死。所以沒有身體組織變化的痛苦。欲界六道眾生死亡的時候,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具足而死;或者因有外力破壞,不具足而死。色界天的眾生都是六根具足而死的。

「再來談凡夫和聖人死亡的相貌差別:凡夫因為有種種煩惱,由這些煩惱發動,造作種種業力,又引發種種苦惱境界。所以死亡時既不清淨,也未解脫,屬於未調善死;聖人內心是清淨的,他們經過努力的修行能斷煩惱的現行以及種子,所以是清淨解脫,死亡時的相貌就是調善死。

「『頂聖眼生天,人心餓鬼腹,畜生膝蓋離,地獄腳板出』,這句話是流行在中國漢地的說法。說是聖人的阿賴耶識在死亡的最後一剎那,從頭頂離去;生上界的天人,阿賴耶識從眼睛離去;投生到人間,阿賴耶識就從心臟離開;生餓鬼道者,從腹部離開;投胎到畜生道,從膝蓋離開;到地獄去的,死亡時阿賴耶識就從腳板離開。

「但是《瑜伽師地論》另外有不同說法。當阿賴耶識不任持身體時,身體就開始冰冷,而成為死屍。造作惡業的人,阿賴耶識從身體的頂部開始離開,最後從心臟捨;造善業的人,阿賴耶識從腳開始向上一點一點棄捨,到達心臟,從心臟棄捨身體。」

講完這一大段話,明意沙彌閤上書本,靜坐沉思;阮大海聽了這大段佛法,內心慚愧又懺悔。原來善惡果報絲毫不爽,不但在今生、下一生、多生受報;連死亡也有報應的不同。回想寨內兄弟的死亡,不是橫死、慘死,就是被重病折磨而死。而自己這一生殺人搶劫,雖然劫富濟貧,也有少許善業,但「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恐怕是難逃到三惡道去受苦了。

阮大海叫起明意沙彌問道:「小和尚,我要如何才能轉變以前的罪業呢?」

明意沙彌合掌:「善哉!善哉!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浪子回頭金不換』,您肯洗手收山,改邪歸正的這一念心就是最大的轉機。我雖是沙彌,沙彌雖小不可輕,我可帶您歸依三寶。您若肯歸敬三寶——佛、法、僧,並受持不殺、不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的五戒,行十善法,在佛菩薩面前發誓,盡此一生不再造作任何罪惡之事。如此懺悔,再學習佛法:受持大乘經典、拜懺念佛、做種種利益人群的功德善事,就能重罪輕報、輕業不報了。」

阮大海即時發懺悔心、發菩提心,歸依三寶,得一法名「清心居士」,歡喜恭敬,作禮而去。

回到寨中,召集眾兄弟:「我今天獲得這一生最寶貴的珍寶,就是聽聞了佛法的善惡因果……,願眾兄弟隨我一同歸依三寶,學習佛法,改邪歸正……。」眾弟兄歡呼讚歎,同歸佛門。

(以上情節虛構而成,謹以眾生的死類差別、死相差別,說明佛法善惡果報.以昭己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