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釋十二緣起的流轉與還滅

法雲雜誌第四期

略釋十二緣起的流轉與還滅

《雜阿含經》卷十二第二九三經有云:

「為彼比丘說賢聖出世空相應緣起隨順法。所謂有是故是事有,是事有故是事起,所謂緣無明行,緣行識,緣識名色,緣名色六入處,緣六入處觸,緣觸受,緣受愛,緣愛取,緣取有,緣有生,緣生老死、憂悲惱苦,如是如是純大苦聚集。乃至如是純大苦聚滅。

「此甚深處,所謂緣起;倍復甚深難見,所謂一切取離、愛盡、無欲、寂滅、涅槃。如此二法,謂有為、無為。有為者,若生、若住、若異、若滅;無為者,不生、 不住、不異、不滅,是名比丘諸行苦、寂滅涅槃。因集故苦集,因滅故苦滅,斷諸逕路,滅於相續,相續滅,是名苦邊。比丘!彼何所滅?謂有餘苦。彼若滅止、清涼、息沒,所謂一切取滅、愛盡、無欲、寂滅、涅槃。」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一切有為法的生起與存在是由於眾多因緣的合會,當因緣崩散了之後,一切法也就壞滅不存在了;故諸法皆是因緣和合的假名法,它的本性是畢竟空寂的。此即所謂「緣起」。緣起法不是佛創造而有的,而是佛觀察有情生命現象覺悟出來的真理。它是法爾如是的,普遍地適用於世出世間一切法:世間因果如是,修行得涅槃亦如是。

法性寂滅原是絕諸戲論、離一切相的,但佛本於大悲心,善巧地施設語言文句,如實地為眾生宣說此正法。眾生若能依之修正行,自能解開十二緣起環環相扣的索鍊,證得涅槃寂靜的無生法。茲依《瑜伽師地論》「生流轉」一節,從欲界人道的層面,略就有情在生死裡流轉與還滅的情形說明於下:

緣起的流轉

「有因有緣集世間,有因有緣世間集」。世間一般的凡夫對於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等粗顯的苦,或不覺察,或縱然明了,也不如實知解三世因果的道理,遂染著五蘊,愛樂眼前的五欲境界,為五欲所迷。因多所追求,逐為貪瞋癡煩惱所繫縛,於緣起甚深義——無常、苦、空、無我——難見難悟。此中縱有能行五戒十善者,也因不通達苦集(世間因果)滅道(出世間因果)四諦的道理,內心有正念時,即作福修梵行;不住正念時,即為非作歹。如是生時起惑造業,臨命終時,瞥爾隨業之牽引,於五趣中感生另一可愛或不可愛的果報,繼續生死的流轉,無有止歇。

下面為順觀雜染緣起的十二支。此中諸支,前前支為後後支生起之增上緣:

無明緣行:凡夫眾生無始劫來即顛倒執著有我、我所,不知內異熟果(正報)及外增上果(依報)皆是因緣所生、業力所招感,是無常、苦、空、無我的。由於對內異熟果迷惑無知,遂對現在及將來生命體的苦惱境界不能如實知。由此無明的強大力量,乃經由身口意造作了種種的福行、非福行和不動行。福行和非福行能於未來感得欲界的愛、非愛果,不動行則能感生色、無色界天的果報。

行緣識:凡夫由於虛妄分別,造了種種業。業雖剎那剎那過去了,但業熏習成的識、名色、六處、觸、受等種子卻攝藏於阿賴耶識(隨業識、因識)中不捨離。待將來因緣具足時,此五法種子即發生作用,引生後有的果報。

識緣名色:當眾生的一期生命業盡終結時,往昔造業熏習於隨業識中的名言種子及業種子,由於愛取之滋潤,即生起感得下一期的生命體。當阿賴耶識(相續識、果識)與父母精血和合依託,一剎那後,名色種子生起現行。彼時意根、身根、諸根大種及扶根塵大種亦和合俱生。此即是新生命「生」的開始。

名色緣六處:六處即六根,是六識生起的俱有依。由依大種力,眼、耳、鼻、舌四根及此四根之扶根塵亦次第生起,這是由於先世熏習於相續果識的六處種子生起了現行。如是於母胎中,名色平等增長廣大,歷經胎藏八位差別達根形圓滿時,心心所法乃依之生起。

自此以後乃至命終,相續果識執受根身(色),生起轉識(名),生命體才得相續活動下去,直至壽盡,此名之為「識緣名色」。

又前五根(色)與意根(名)乃是前六識生起的依止;由此依止,一切識才得相續流轉,直至命終,此名之為「名色緣識」。

識緣名色、名色緣識,二者輾轉相依而得生長,猶如三支蘆葦輾轉相依而得豎立。

六處緣觸:根、境、識和合,先世熏習於相續果識中的觸種子即生起現行。但於胎藏中唯有意觸與身觸,迨出母胎後,因接受不同的境界,餘一切觸始漸次生起,是謂「六觸」。觸是前六識與境剛接觸而尚未了知苦樂差別時的感覺,它是受想思的依止。

觸緣受:由於先世所造業因,或由現前所觸境界,隨著觸果,相續果識中的受種子乃生起現行,產生一種主觀的覺受;如順樂受觸為緣即生樂受,順苦受觸為緣即生苦受,順不苦不樂觸為緣則生不苦不樂受。

受緣愛:凡夫眾生由於不明內異熟果,先已造作諸業引發後有的識乃至受五法種子。又由於不明外增上果亦是唯識所現、非實有的,遂於六識緣六塵時,對於無明觸所生起的諸受不能如實了知,而於可意境生起和合愛,於不可意境生起乖離愛。這些由無明觸所生受為緣而生起的染污愛,皆是貪戀執著。

愛緣取:當愛煩惱增長強烈到採取行動、周遍馳求時,這時的欲貪心名為「取」。由於愛煩惱一現前,即有一希望心生起,當於受用境界廣起追求時,即能引發欲貪煩惱和見煩惱的種子生起現行。如:為事業為利養貪五欲樂者,即發起欲求——欲取;因邪知邪見,以為得四禪四空定即是得涅槃了,乃執其邪見發起邪解脫求——見取;因邪願即執其戒禁發起內身求——戒禁取;因執著有個實我,遂安立執取這個我——我語取。

取緣有:由於愛取的幫助滋潤,令熏習於隨業識中的識乃至受五法的種子,逐漸增長成熟,達到有能力引發後有生命的程度,如是能令未來生死流轉無斷絕。

有緣生:眾生由於內異熟果愚,長時我愛現行,於臨命終時,由此我愛增上力量,於死有一剎那滅後,中有得生。又由於業力使然,於先時所串習的境界生起貪執,中有心生顛倒,投入母胎,於一剎那頃,中有滅,生有續起。生有一剎那後,即是本有。自此相續識中名色、六入、觸、受種子漸次生起現行如前說。

生緣老死:一旦一期新的生命開始了,眾生將歷經胎位、出生位、嬰孩位、童子位、少年位、中年位、老年位及耄熟位。其間相纜果識皆依止五蘊身,與名(受想行識蘊)色(色蘊)共安危,漸次增長殊勝。這一切的生長與增長,即是往昔所造的某一業系種子於今生因緣具足所感得的果報。當這一業系所規定一期身心住結束時,這一生即因業盡而死亡。

緣起的還滅

「有因有緣滅世間,有因有緣世間滅」。一切法非無因而生,然生者必滅,則是不待因緣的。故須對治諸法生起的因緣,才能令諸法滅而不再生,歸於寂滅。在有情眾生中,有因覺察五蘊之過患而心生厭離者,他們既不樂著眼前的五欲境界,也不歡喜人天的世間清淨,而是希求解脫生死苦,得到超越世間的出世間清淨。於是他們在過去世積集了許多聖道的資糧,於現在生中聽聞了佛法,心即能趣入;對於佛所安立的十二緣起教法,其中的因果分位,能依苦集滅道四聖諦如理作意、思惟觀察,修集勝緣。

由此聞思修,與般若相似的智慧——法住智——得以生起,對於「諸行無常、皆唯是苦:苦受是苦苦,樂受是壞苦,不苦不樂受是行苦;諸法無我、本性空寂:既無作者,亦無受者」之甚深緣起法,能決定無疑。又於四聖諦,能悟入信解:苦真是苦,集真是集,滅真是滅,道真是道。如是經煖、頂、忍、世第一四加行位次而終得證見第一義諦,現觀緣起甚深義,滅除了三界的見惑,成就了無漏的般若智慧——涅槃智。

得了初果的聖人,雖任運地仍有輕微的貪瞋癡煩惱生起,但因無漏的般若智慧與心相應活動,故能立即正念現前,將煩惱伏滅,故其爾後的三業已不再名為「無明緣行」了。初果聖人若繼續精進修學八正道,得以由有學位循次第進證無學位,成就阿羅漢果,斷除三界一切的見煩惱和愛煩惱;於觸境時,能於一切法不受,得慧解脫和心解脫,於現生中親證涅槃。

下面為順觀清淨緣起的十二支;此中前前支滅了——緣滅了,後後支即不生:

無明滅則行滅:無明是生死流轉的根本,明(般若)則是涅槃還滅的根本。由於無明的永斷無餘,阿羅漢念念與明相應、念念清淨,遂不再造作福行、非福行、不動行等生死流轉業。

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處滅、六入處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由於不再造作生死業,遂於隨業識中不再新熏能感生後有的識乃至受五法種子。

觸滅則受滅:在現生中,因無明滅,無漏的般若智慧與畢竟空相應了。當六識接觸六塵時,將因不再執著境是實有,而無明觸滅、明相應觸出現。有了明觸,則不再有所受的如意或不如意境界可得。境無,則能生起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的心亦不可得。然因有識身尚存,無愛無執的明相應受仍是有的。

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既然作為貪瞋癡因緣的無明相應受不起了,則貪愛執取亦不起。此時縱然先業所感的有識身仍然識緣名色、名色緣識地相續存在,但因無明及愛永滅不起,無我我所之執取,阿羅漢三界一切染污法的種子皆悉永害,餘識已得清淨,不再受貪瞋癡的繫縛了,故於現法中即證得不生不滅的有餘依涅樂。由是說言得「無生法」。

取滅則有滅:由於業種招感苦果須有煩惱為緣,今無明、愛取滅,往昔因造業熏習於隨業識裡的識乃至受五法種子將因得不到愛取的和合滋潤,而達不到引發後有的力量,故有滅。

有滅則生滅:當壽量盡時,識棄捨了所依之身,此時連明相應受亦無了。緣於厭背生死流轉,阿羅漢於證得有餘依涅槃時,其一切三界染污法的種子已盡遭消滅,此時自不能再感得當來的異熟果報,故當轉識及阿賴耶識亦隨之任運地滅了後,識即因永失所依而不復生起;一切無漏的善、無記法種子,亦因失其依附處——阿賴耶識,而招損害永不復生。阿羅漢於是進入究竟寂滅的無餘依涅槃。

生滅則老死滅:後一生命因諸識於前一剎那滅、後一剎那不生,而不復相續永遠地寂滅了。既然沒有生命的生起,自然不再有老病死、憂悲苦惱的出現。

明白了「生者必滅,有者必無,事物的生與有,本身即含藏著趨於滅與無的必然性」,那麼對於我們當前有漏的五蘊身及身處的雜染世間,即不應該再貪執。因為它們是無明的產物,是個大苦果,令我們受無量無邊的苦;更不應該再瞋怨,因為這一切苦果,皆是我們無明發業、愛取潤生,自作自受的。

深深明白了五蘊的過患,乃能生起由三界繫縛中求解脫之心。然而我們無始劫來的我執太重、積習太深,對於因緣的錯綜複雜,既不明白也不順應,更遑論隨順佛教修學戒定慧,以致舊業未消,又造新業。故要了生死得涅槃,必須要斷除發業潤生的因:無明愛取;而要斷除無明愛取煩惱,又唯有從聽聞佛法,深入思惟觀察如實不顛倒的緣起正見,棄捨根深柢固的執著心,無明始克分分破除,漸次遠離愛染,轉雜染的身語意為清淨的三業,直至我愛、我見、我慢的種子皆滌除淨盡,生死得到止息。如此,緣起還滅趨向的涅槃,即是諸法寂滅性,是第一義空。故《雜阿含》第二九三經說緣起是與出離世間、空性相應的世間安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