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印 伏虎行

法雲雜誌第四期

甘露印伏虎行

集甘露法印潤澤於敬心
伏虎勝方便切要在心行

在學習《瑜伽師地論》的過程中,聽到院長很多切要的法語讓我難以忘懷。它們深深地觸動我的心,也給我非常大的受用。願以此獻給一切渴仰修習聖道的人們,作共同增上的因緣。

一、學法是為脩行用的。不是學了反而增長憍慢和用來掩飾過失的。

自省云:自欺是容易的,也非常微細。其結果是我執被保護得好好的,而偏離了佛法的中心。

二、貪瞋癡的煩惱起來了,要知道趕快用四念處去對治。我們先不要說大話,應該注意這件事:讓自已的身口意清淨。

自省云:「清淨自己的身口意」,正是脩行的心要啊!時時不能忘記了,心的功夫只管照顧好這個範圍,而非向外攀緣。有大受用時,身心清涼,與道相應,不待人勸,自生勇猛。為什麼呢?

1.沒功夫看他人的缺點,則心平,煩惱就少很多;知自己無過,則心安,緊張與偽飾少了很多。

2.能正知而住,煩惱稍動即能覺察。趁其勢力微弱之時,易於對治。

3.心得清涼,調柔專一,正順於脩定。

4.調心之法的運用會熟能生巧,而且正念有力。

5.令自他和合,僧團清淨。若欲真正地保護佛法,唯有我們佛教徒自己的身口意清淨、戒定慧莊嚴。

三、光說不要起煩惱是沒有用的。要拿到正確的方法加以對治,這是非要學習才可以的。而且不能馬馬虎虎的。

自省云:重病應先治,法對應見效,進退宜細察。

(A)

1.方法,我切實掌握了沒有?微細處的對治法是不是也能明記於心呢?要用時即能現前嗎?

2.是否切實去做到了呢?有否違越次第呢?

3.效果如何?看病在哪?應如何治?(不能忍而不治,一定要尋求突破;不然仍活在煩惱中,久了信心也會退沒。)

(B)

用不上功怎麼辦?法有多種,但最關鍵的即是:觀察過患,念勝功德。如果不反復思惟生死、散亂的種種過患,就不會發起猛利的信願與決心,勇猛脩斷,如法懺悔積集資糧。能作障礙的,也就是自己的一念心。如果真生起強大的脩行意願,一定會主動尋找善知識及恰當的方法調治,沒有什麼是不能突破的。唯除懈怠、自作聰明。

四、脩止脩觀要配合好,令心不急亦不散,調柔而進易相應。在煩惱輕微的時候,趕快用功!初開始時,脩止的比例占多一些,身心易輕安,對脩善法才有意樂和堪任的能力。

自省云:首先要依止教授,正如《瑜伽論》中詳明的脩信願等前導及定資糧品,正脩方便、境界諸事等,都應認真學習,如其次第地發起正行,才能前後相順,不會枉費功夫。脩中切要:縱任昏沉、散亂而不斷治,是脩三摩地中最大過失。能令一生的脩行誤在微細的沉掉中空過!!

五、《阿含經》、《般若經》、《大智度論》、《瑜伽師地論》都是特別重視脩無我觀的。要在止中脩觀,才有力量斷惑證真。如果不脩無我觀,煩惱的根本還在那裡,那就還是無明緣行的境界。

自省云:《瑜伽論》文:「若無無我,無常、苦觀終不清淨。」脩觀行時,要依佛菩薩的法語,如理思惟法義。不然是會有過失的。脩是脩所學的義,不學習法義, 怎麼知道如何脩才能破除我執?此中切要的:應依止正三摩地(非邪),要由分別抉擇慧,通達無我,方能證入無分別智,於苦集滅道四諦如實現觀。非用不分別的方法能入此智。又有誤以光明、空相等定境判為開悟的,此中微細的境事,唯依法相之教言才能抉擇、照了無疑。何以故?當知法相即是心相。

六、佛法就是要用在起心動念的地方啊!時時注意這一念心,讓它不要搞錯了,看它是不是如理如法,然後再有所作。現在時時令心不要顛倒,臨終的時候才有把握心不顛倒。

自省云:學教不能離開觀心,此是一切教法的真實行處。坐禪的時候,這一念心都不容易把持得住,更何況下座後遊走散心之時。自己的煩惱尚未調伏,欲調伏他, 無有是處。生死事大,真的不可以自欺。審觀偽飾之下的細微深處,常常是一舉心就依止在我見上,方有所作;一舉心就處處執著。應當痛切了知,此是無明緣行、 生死之業。現前就會引生眾多煩惱禍患,將來還有無量輪迴大苦由之而生。當急警覺,令心迴轉,憶念正法。審觀動機,如法而行。忘念是最大的毛病。要常常訓練讓這一念心生起的時候和佛法在一起,和法門不要離開得太遠。養成觀照的習慣。若心不念法,即念貪瞋癡。若雜我執脩,是名有毒脩。所以不可以不下勇猛決心, 如法修斷。

攝頌曰:

浸心於要義,依法熾盛脩;
明察於進退,觀過患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