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教義談拜懺的意義

法雲雜誌第四期

從教義談拜懺的意義

「罪若丘山之積,業如滄海之深……」

自久遠以來,我們的煩惱一直都不斷地在活動著,不斷地在創造一些傷害別人的事情,造了很多很多的罪過。至於造罪的緣由有兩種情形:一種是由於無明煩惱活動生起了種種的惡心去觸惱他人、傷害別人,而造作了種種的罪。另外一種是自己知道不應該以惡心、染污心去傷害別人,但是自己作不了主,還是會造罪的。我們身為佛教徒,學習了佛法,相信有善惡果報之後,應該有恐怖心,並且非要慎重地解決這個問題不可。那就是要誠誠懇懇地求懺悔了。

懺悔有三種方法:一是無生懺。在《觀普賢菩薩行法經》、《般若心經》提到「觀一切法空,不生不滅」、「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這就是所謂的無生懺, 是以觀諸法實相,而完全滅罪。亦即是「重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雖然我們從經論上學習到了可以通達諸法實相的道理,但是當我們在靜坐或在經行的時候,我們真正能作諸法實相觀嗎?

「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罪滅心亡兩俱空」這句話是指我們的執著心。我們向來都是執著有真實的老虎、毒蛇,或執著有蓮花,或夢見佛來了。於是隨著生起恐怖心,生起歡喜心。舉凡所有攀緣動念所見的一切事情,我們都認為是真實有的,其實就只是這一念分別心的虛妄分別而已。我們若能將這分別心滅了,成就不執著一切法是真實有的,一切境界是如幻如化、是畢竟空的智慧,即是「心若滅時罪亦亡」了。但是,唯有聖人才有這樣的智慧與境界。聖人之眼有所見,耳有所聞,但與任何境界相接觸時,是有明相應觸的,就是有般若的智慧,他能照見自己的內根身與外器界都是如幻如化,畢竟空的。所以,要是修諸法實相觀成功了的人,不但是罪滅了,也因他執著的分別心滅了,而得入聖道,得無生法忍了。

二是作法懺。我們從《大智度論》龍樹菩薩及天台智者大師的法語上看,知道作法懺就是作羯磨,包括了對首羯磨、眾僧前羯磨;就是於大眾僧前發露懺悔,名叫作法懺。作法懺不能滅性罪及償命罪,只能滅遮罪及障道罪。

遮罪就是你曾依師立誓隨順佛教,為培養慈悲心,發願持戒,但是後來你違背了諾言,及佛菩薩的教導,而造罪傷害了眾生,所以必須發露懺悔。障道罪就是你犯戒後,又不懺悔以清淨自心,這樣修行就會有困難。若要滅除這兩條罪,就要誠懇禮拜懺悔。

三、取相懺。中國古代大德慈悲,纂輯而成的懺法有多種,如:梁皇寶懺、大悲懺、水懺、千佛懺等。如藉由大眾合會共修的威德力,我們的誠懇心容易發動起來, 專心殷重地念佛名號,或者禮拜,這的的確確是有力量可以滅罪的。假設你能長時期的禮拜,又能長時期的讀誦般若經典及受持般若無相法門,罪是可以滅的;罪清淨後,便能很順利地修諸法實相觀了。

由懺悔滅罪的這一條方便道,為的是要通達到無生法忍的。我們應該用這樣的心情去拜懺,不應該有其他的虛妄分別,而成為自己的障礙。所以我們應該從經論上所開示的教義,去理解拜懺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