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闍黎說故事-日藏如來與趙州茶

法雲雜誌第四期

日藏如來與趙州茶

梁皇寶懺的懺文中有一位「日藏佛」,日是太陽,是光明的意思。日藏連起來,是大光明藏的意思,大光明藏是佛的境界。

《攝大乘論》中說,我們無始劫來的虛妄熏習,都積聚在阿賴耶識裡面,這就不是光明藏。但是,在初發心修學佛法的人,平常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境界,若能學習用般若的智慧去觀察,則能將一切法轉變成清淨的功德,為什麼?因為般若就是智慧的光明,將般若熏習在阿賴耶識中,就叫作日藏。

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接觸一切境界的時候,前五識一動,第六意識一剎那間也就動了。這個時候要是沒有般若正念,第六意識就隨著貪瞋癡活動,那就是無始劫來的顛倒迷惑習氣了;如果能夠保持自己的正念沒有污染,能與般若在一起活動,也就是「明相應觸」,那就叫作「日藏」。能夠用般若智慧的正念消除一切迷惑顛倒, 保持身清淨、口清淨、意清淨,那也叫「日藏」。而「大光明藏」是果上的境界了。

「趙州公案又重新,睡魔王能退,幾度黃昏陣」,這在趙州語錄上是很出名的一段公案。

有人到趙州禪師這裡來掛單,先去拜見趙州禪師。趙州禪師問他道:「以前來過沒有?」答:「來過。」趙州禪師即道:「喫茶去!」其他的禪師也來親近他,趙州禪師也是如此問道:「以前來過沒有?」「沒有來過。」「喫茶去!」

院主(今稱監院)在旁邊聽到了,就問趙州禪師:「以前來過的喫茶去,新來的怎麼也喫茶去呢?」趙州禪師即說:「院主!喫茶去!」

這樣的對話是什麼意思呢?「南無日藏佛」就是這個道理。不管你是初發心、或久發心學佛,或者為大眾僧服務的僧職事也好,都要「喫茶去」,都要學習「日藏法門」。

飲茶這件事,對佛教徒來說,可以譬喻在修止觀,當你飲一口茶,在口裡品嚐它的味道,這時候你在分別、觀察,這是「觀」;這一口茶嚥下去後,未飲第二口之前有一段距離,這可以比喻為「止」。

按天台智者大師的開示,一剎那的了別心──第六意識生起,這時候我們應該用般若的智慧觀察這一念心不可得;剎那滅後,也不可得;下一念末生起的也是不可得。這樣的思惟觀察,就叫作「飲茶」。

我們凡夫有各式各樣的煩惱,煩惱都是在「有」的境界上生起的,所以修行的時候,我們可以用心作為所緣境;但是,也要用「止」來配合,止而後觀、觀而後止。

這樣念念不斷地修止觀,就造成了一種清淨的力量,就能把所有阿賴耶識中的雜染種子清除出去,完全清除之後,就是大光明藏,所以名之為「日藏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