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的黑鳥與香雲

法雲雜誌第三期

吉祥的黑鳥和香雲

洛城的天空

雲集多彩多姿

看呀

西邊被塗得金色雲海細細長長

像自佛國下的絲綢

織成了薄薄的暮簾

 

照最初寫好的劇本那樣

合上最後一瞥的眼神跟著

大地從天空的東邊

開始黑暗起來

 

東邊隨順西邊

也低低的

由深深的藍天

到淺淺的白雲

譜著世間無常幻化的調子

於是

詩人的雙也懇在時空的如幻如化

無可追求

無可實現

 

好像送走故人悲傷的詩歌

悄然消逝在大地每一個曾經溫暖也悲涼的角落

 

或許年青的你

還不太明白天外的天就像

西邊東邊的那一頭

更有東邊西邊

那裡也是人間

雲集多彩多姿

 

仍然有個早已寫好的劇本

昇起原始的創造

 

這樣的生

這樣的死

那樣的死

那樣的生

如環無端

多少世又多少世

錯過如是──不生不滅──大事因緣

 

在我們世界的心靈

攝藏了太多的情志

喜怒哀樂悲恐驚

愛恨妒忌生死別離

這些久遠劫來

在你我心靈深處無形地積蘊成輪迴之泥

 

如何才是究竟解脫

如何才是究竟解脫

 

海洋和陸地的世界

多少個王國

多少個朝代

興盛衰亡永無歇以來

那些淚水和江河般不停地

飄蕩在無際的虛空

 

實在很少很少的人知道

浩瀚不可思議的法界

充滿了自遠古以來

那些音流似暗淡的風哀怨地

浮沈升降在無量無邊生死六道

 

若恍若惚全不可得之際

詩人猛然轉過身影

啊無願無契

無作無起

無入無歸

那久已懸在時空虛妄的眼睛

頓從心地完全閉上──

默然觀自性無性無相

根塵識萬法萬有皆無是處

 

學而無學智而無智

一二等流無有生法

都空都空

無住善惡

無住修持

無住願行

無住福田

無住涅槃

無住般若

亦無住空

 

詩人如是虛空如是草木頑石亦復如是

如是詩人如是如是本來如是

皆如是法爾如是

一切眾生心佛皆如是

 

洛城的天空

飛滿了吉祥的黑鳥和香雲

也飛滿了夢幻泡影

人間虛虛實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