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函與回應

法雲雜誌第三期

來函與回應

玅境長老慧鑒:

閱《法雲》發刊詞,見長老教學結構:以《攝大乘論》開場,揭櫫為何要由小向大,《攝大乘論》列論十殊勝判大勝小。境殊勝二,行殊勝六,果殊勝二,皆為小乘所望塵莫及。復次,言大小乘之區別,《瑜伽》、《顯揚》諸論復有七大之說,其勝劣固然可分也。業感緣起、賴耶緣起、真如緣起、法界緣起,小乘僅言業感緣起是不夠的。

般若、唯識為佛法兩大中心,故長老以《大般若經》、《瑜伽師地論》示之,再總結到佛法的終點,收圓普度《大般涅槃經》,再落實到實修之《摩訶止觀》上,可謂深獲我心。愧身在異國,不克面承教誨為憾。每期《法雲》務祈海郵擲下一冊為荷。

然有一言者:修大乘法者,絕不向小乘經典尋求養料;因大小乘經論各有其完美俱足修學證果系統。小乘教理大乘包含無遺,各安修學可也。若按大乘戒律,與小乘見者、小乘學者、謗大乘者,絕不共住修學。今見大乘寺院公然擺設贈閱流通小乘法師所寫謗大乘之宣傳書籍,智閱後心痛無已,不知何故他們要自毀根基,可能是無知罷。 虛大師言:「中國佛教雖言多談大乘,行多是小乘。」真可深思反省。

披閱後請擲《法雲》刊載,以為同學討論。此是我習作的初試啼聲。耑此叩請

教安

後學懸智叩上二月一日

編輯室敬覆:

這是一封來自南太平洋紐西蘭的讀者投書,是《法雲》出刊後第一個文字回響。

懸智法師在信中提出了三點反省:

一、大小乘行者各有自己完整的修學體系,故,大乘行者不需向小乘求養料。

二、大乘寺院公然流通謗大乘之書籍。

三、大虛大師所言:「中國佛教雖言多談大乘,行多是小乘」,誠可嘆也。

今日佛教學界對於佛學研究,多採三種分組方式:南傳屬巴利文、梵文組;北傳則分為藏傳佛教組與漢文佛教組。從這樣的分類可以看出,它一則以語文分類,另一方面,也因區域性的不同,而有不同的佛教流行風貌。任何人選擇其一,都是窮畢生之力難以完全通達的。是以,專精其一,是合理的態度。

大乘學者評聲聞乘學者為「小」;南傳佛教則說「大乘非佛說」,這樣的爭議遠遠在一千五百年前就存在了。君不見《攝大乘論》中說十項殊勝殊勝語時,還要說:「故許大乘真佛語」嗎?但是,這樣的爭辯從來不能妨礙大乘佛法的興盛與發展。唯,漢文佛教在唐宋以來,衰微甚矣,確實是我們應該憂心之處。關於此點,在本期玅境法師台灣行履特刊的數篇演講文稿中,有深入的闡明,是以此處不再贅述。

我們願意努力,也希望與懸智法師有同樣見地與發心者,一起研究漢文佛典,修學四念處法門,為中國佛教開展新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