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安那般那念之修習

法雲雜誌第三期

談安那般那念之修習

一、前言

佛法的重心在以解脫法為主之出世法,而解脫的實踐,在於對念處之修習。完整的念處,包括了身、受、心、法四個範圍,如果對於這些範圍內之一切法,能夠洞悉其中真實,便能確切了知諸法無常、苦、空及緣起的本質,從而解開繫縛生死的結,達到解脫的境界。然而對於四念處之修習者言,除了對身、受、心、法的敏銳觀察之外,還要進一步的增長三摩地,以至具有洞悉諸法之能力的地步。本文所要敘述的安那般那念之修習,由於在性質上含括了身、受等法,又兼有可穩定增長三摩地之功用,故十分適合作為四念處修習之依止處。

二、念處住之次第

在正式談到安那般那念之前,先將有關念處之修習作個簡單的介紹。一般人在通常的狀況下,心念是任意起、任意滅的,當我們運用心力將念頭移至身、受、心、法之任一法上時,這時的心念稱為正念,該法即為念處。如果繼續運用心力,而使心念維繫在該法上,這個情況稱為念處住。但是在用了心力,產生正念之後,如果不再立刻審察正念,這個正念往往很快便會失掉,而不易達到念處住之狀況,這個審察正念的心力,我們稱作正知。把以上的關係用一個順序來講,就是有正念,有正知,然後才有念處住。至於三摩地,在意義上就是專注力,或者說是定力,在內容上則包括了持續的正念、正知,以及對念處的依附力,它的產生,是因相續的念處住而得的結果。如果三摩地增長至能夠離沉、離掉,就可以進一步地捨掉心力,完全由串習而成之勢力維繫著正念及正知,這時候的境界稱為無功用三摩地,或是相似奢摩他。至於具身、心堪能性,能今修習者見法、度疑之正奢摩他,則是由相似奢摩他繼續增上,以達俱有心輕安及心輕安所引發之身輕安等二種輕安之境界。由於三摩地之增長,亦即意味著沉、掉勢力的退減,故以沉、掉勢力來辨別三摩地,是個合適的方法。經論中所見之九心住,便主要是依據此理,將心念從初時能住至相似奢摩他地步,區分為九。在安那般那念之修習過程中,如果對於每一階段都能明確了知,便可內心決定,無有猶豫地循序向前。

三、安那般那

接著便來討論安那般那念,也就是通常所稱的出入息之念住修習法。由於息是依於身的,所以它可以是屬於身念處,而當息出或是息入時,由息觸身而有受覺,我們就憑著這個受覺來知道息的特質,而產生正知。須要注意的是,作如此之修習時,我們的目的是要以連續不斷的息來鍛鍊正念以及正知,而不是要用來鍛鍊出入息。 所以息之出入應以完全自然的態度來進行,修習者只要提起注意力即可。另外一個要點是,提起正知的心力是可以有強弱的,在修習的過程中,適度的心力可以使正念、正知處於和諧的狀態。過強的心力其勢必然不能持久,且易造成身心之不調,並非正確之法。故在以正知體察出入息時,應留意所用之心力,勿使其多於所需。

當觀察出入息時,念處是安置於鼻端處,此念處不可隨著息之吸入或者呼出而入出身體,它必須是留在鼻端以作觀察。當入息發生時,我們透過來自鼻端的觸而知道它是入息,當出息發生時,我們也透過來自鼻端的觸而知道它是出息。我們必須真實地知道這兩種息,而不是大概地知道。不僅如此,我們還要知道它們是不同的, 所以入息起時我知道它不是出息,而出息起時我也知道它不是入息。在這樣的修習中,偶爾會有一個較長的出息或入息,當這個情形發生時,我知道我有一個長的出息或入息;同樣地,偶爾會有一個較短的出息或是入息,當這個情形發生時,我亦知道我有一個短的出息或是入息。但這並不意味著我要刻意地作一個長息或是短息,以便來察覺它。長息或是短息對我們的出入息並沒有特別的意義,我們只是藉著這個變化來明白我們有足夠的正知來察覺它。在一段時間修習之後,將會發現念處住的成分增加,這時我們心力有餘,可以作多一些的觀察。當入息起時,我知它是入息之初,接著是入息之中,然後是入息之後,繼之則是入息止而出息末生。當出息起時,我知它是出息之初,接著是出息之中,然後是出息之後,繼之則是出息止而入息未生。如是輾轉繫念處於出入息。從這段的敘述,可以看出我們的正知之中,是有若干知識的成分,也就是對於出入息的認識。除了對於出入息的認識之外,我們對於沉或是掉也要有所認識。從意義上言,沉是指對念處境界的不明朗;掉則是在念處境界中有餘念夾雜。當在出入息修習的過程中,對於息的明朗性不強時,我知道此時有沉;當繫念於息,而於察覺息以外尚有餘念時,我知道此時有掉。 這樣對沉、掉作審察,有兩個作用:一是增加對沉掉的認識;二是養成審察沉掉的習慣。這兩項作用在三摩地中住分增強,卻仍有微細沉掉之時,特別重要,因為在這個階段,如果認識不夠確實,往往易自滿於住分之中,而不肯求進。倘若先前具備審察的習慣及詳細的認識,此時便會起心而斷除之。當我察覺有沉,我應提起有力正知以令境界明朗之;當我察覺有掉,我應使我正知更嚴密以令掉舉不起。初從認識沉、掉,所以能察覺沉掉,因而起心對治,運用適當之法,才有可能斷除沉掉,達到離沉離掉的無過失三摩地。

四、結語

安那般那念之修習,尚有更深入及精微處,木文之所敘述,雖僅止於淺顯,但其中有關正念、正知,以及念處住等,不獨是修習三摩地之根本依據,亦是修習四念處之重要基礎,如果能夠嫻熟如此基礎,便可輕易應用於身、受、心、法之上,實乃能斷結證果之妙法,趣聖離凡之津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