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觀明靜-持名念佛與念佛三昧

法雲雜誌第三期

持名念佛與念佛三昧

我出家以來,所住的寺院,沒有不結念佛七的。聽老法師開示念佛法門的殊勝功德,也的確受到了感動,信願念佛,求生淨土。但因學習聖教,未能無間斷地精進念佛,頗以為歉!近三十年來,也時有主持念佛七,為人開示念佛法門。今年四月初,在一處念佛七中,講《佛說阿彌陀經》時,談及持名念佛一心不亂,是否即是念佛三昧的問題,當時直述內心所思而已;今再參考經論,草成此篇。分為四節:

一、持名念佛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佛說阿彌陀經》說: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

大唐三藏法師玄奘譯《稱讚淨土佛攝受經》說:

「若有淨信諸善男子或善女人,得聞如是無量壽佛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功德名號、極樂世界功德莊嚴,聞已思惟,若一日夜、或二、或三、或四、或五、或六、或七, 繫念不亂,是善男子或善女人臨命終時,無量壽佛與其無量聲聞弟子、菩薩眾俱,前後圍繞,來住其前,慈悲加祐,令心不亂。既捨命已,隨佛眾會,生無量壽極樂世界清淨佛土。」(大正12,350上)

文中「一心不亂」之義,天台智者大師《阿彌陀經義記》說:

「若能七日一心不亂,其人命終,阿彌陀佛以宿願力,化佛迎接。心不顛倒,即得往生。何以故?臨終一念,用心懇切,即當得去也。」(大正37,307上)

慈恩寺基法師《阿彌陀經疏》:

「執持名號,誦念無忘也;若一日等者,行所經時也;一心不亂者,專注無散也。」(大正37,325下)

上引二大德所釋一心不亂之義,似均認為未到達三昧的程度。奘譯本,臨命終時,還須要大聖慈悲加祐,令心不亂,始得往生;而什譯亦隱含此意。若是解為:執持名號至於愛見煩惱均已淨盡,名為不亂,自應無論何時正念分明,心不顛倒,不須如來慈悲加祐,才合道理。

《大毘婆沙論》云:

「一切預流,薩迦耶見已斷已遍知……,若有身見已斷已遍知,具五功德……,五者,臨命終時,心神明了」(大正27,652下)

須陀洹果只斷見惑,尚且臨命終時,心神明了,何況愛見二惑均已淨盡之人住最勝捨?!故知臨命終時還須佛陀慈悲加祐,令心不亂,則平時執持名號的一心不亂, 只是專注不散而已,應不出於欲界定、未至定之間,尚未能達到色界初靜慮。何以得知?觀吾人之內心所以顛倒者,為有欲的緣故。初靜慮以上已離欲惡不善法,則平時或臨命終時,何有顛倒之事?若解為已入聖境,未免太過了!故有誠意念佛之人,念到似乎不須作意,其心自然念佛名號,一心不亂,應即是欲界定,或未至定的境界。

二、念佛三昧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正觀品〉: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若諸菩薩摩訶薩欲得成就諸佛所說菩薩念佛三昧者,彼菩薩摩訶薩應當親近修習何法,能得成就思惟三昧耶?」(隋,達磨笈多譯,大正13,856下起,以下黑體字同一出處,不另作注)

此是不空見菩薩請問念佛三昧的修行方法。

「爾時世尊告不空見菩薩摩訶薩言:不空見!若諸菩薩摩訶薩欲得成就諸佛所說念佛三昧,欲得常睹一切諸佛、承事供養彼諸世尊、欲得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

第二節佛答之中,先標行者所願共四句:初句總願成就念佛三昧;次三句別願:一願常遇善友,二承事供養福圓滿,三得大菩提慧圓滿。

「當住正念,遠離邪心,」

此是立願之後,建立信心。劉宋譯本為:

「應當安住決定之心,又應永捨不決定心。」(大正13,815下)。

又,劉宋譯本中說:

「時明相佛告微密比丘:菩薩有二法得此三昧……,何謂二法?菩薩應當信於如來所說經典,此大方等諸佛行處;菩薩具足此二法者,得此三昧,當疾成佛。」(大正13,820中)

在達磨笈多的譯本中亦說:

「汝應當知,有二種法菩薩摩訶薩具足學習,即便得此菩薩念佛三昧……,何等為二?一者,信諸如來不生違逆;二者,信佛所說不敢謗毀。作如斯念:是為諸佛廣大境界不可思議。」(大正13,863上)

與上來所引三文對而讀之,可知:信佛信法決定無疑,永捨不決定心,名「住正念」;於佛不生違逆,於法不敢謗毀,名「遠離邪心」。《大集經》中續言:

「斷除我見,思惟無我。」

此下由決定信願,發起念佛三昧的正修,謂修無我觀,此二句是標。

「當觀是身如水聚沫;當觀是色如芭蕉虛;當觀是受如水上泡;當觀是想如熱時焰;當觀是行如空中雲;當觀是識如鏡中像。」

此段正釋無我觀。我執有二:一、即蘊是我;二、離蘊是我。常恆住不變異、有主宰作用的實體,是所執我的體相。今觀如水聚沫的五陰身,無牢無實,無有堅固的常恆住不變異法,故無有我。此破計蘊是我。

《雜阿含經》二六一:

「時尊者阿難告諸比丘:尊者富留那彌多羅尼子,年少初出家時,常說深法。作如是言:『阿難!生法計是我,非不生;阿難!云何於生法計是我,非不生?色生, 生是我,非不生;受想行識生,生是我,非不生。譬如士夫手執明鏡,及淨水鏡,自見面生,生故見,非不生。是故,阿難!色生,生故計是我,非不生;如是受想行識生,生故計是我,非不生。」(大正2,66上)

此文所詮之義,謂計我論者皆是即陰計我,若陰不生,無色受想行識處,即不於中計我,亦即是破彼離陰計我之義。應如是修習五陰無我觀。

《大集經》中續言:

「菩薩若欲入是三昧,當應深生怖畏之想,當念遠離譏嫌免他訶責,當念除去無慚無愧,成就慚愧。」

此是勸修念佛三昧之人應當尊重波羅提木叉,嚴持戒法,以為修無我觀之基礎。

「當應成就奢摩他、毘婆舍那。」

奢摩他是止,毘婆舍那是觀。前文己說五陰無我觀,而未說止,故今具足說之。為什麼要修止?若不修止,觀則無力成就念佛三眛。止是觀的依止,於觀有大助力;故不可不修止。

「當應遠離斷常二邊,」

種種妄想執著,落於二邊。邊鄙而不中正的倒見,名為邊見。此中舉出斷常二邊見,今依《勝鬘經》(大正12,222上)二番釋之:

一、約生死涅槃所起的斷常見說:

「見諸行無常,是斷見,非正見」,行是有生滅法,如五陰。凡夫見有生滅,見生者必歸於無常滅,不了五陰無常相似相續,於是生起斷見,以為不免無常,不免一死,終於什麼都沒有。

有些凡夫外道厭生死而求涅槃,「見涅槃常,是常見,非正見,妄想見故,作如是見」,因為凡夫不能真知涅槃,僅是比對世間無常,而推想離世間的常往,這樣的常見還是不正見。

凡夫於諸行無常起斷見,於涅槃起常見,由於妄想見而作如是的執見。

二、約有為身心所起的斷常見說:

「於身諸根分別思惟,現法見壞,於有相續不見,起於斷見,妄想見故。於心相續愚暗不解;不知剎那間意識境界,起於常見,妄想見故。」於有情身分的諸根:能見的眼、能聞的耳到能觸的身,分別思惟,於現法中見它壞了。現法即現在,現在生中的諸根一旦壞了,不能再起作用,或部分壞了,或完全壞了,如人的死亡。這類凡夫專在物質所集成的諸根著想,於是見諸根壞了,就以為有情不再存在。他對於三有相續的事理不能明見,所以執為什麼都沒有了,起於斷見;由於不契真義, 但憑妄想的執見而如此。

有一類凡夫於心相續的真義愚暗不解,心雖是相續的,但以愚癡暗昧而不能如實了解,不知剎那間生滅的意識境界,所以起於常見。唯心論者執有精神的常住,他們以為眼等諸根壞了,心是真實常住而不斷的,不知道心--意識是剎那剎那生滅的相續,如火焰一樣、流水一樣,是前後相續不斷的,但並不是常住。於心相續所起的常見,也是由於妄想見而生起的。(參考印順老法師《勝鬘經講記》229)

「常念一心精勤勇猛,除去懈怠,」

應如是修行念佛三昧。

「發廣大心,」

此意有二:一、無上菩提是佛陀的廣大境界,今勸行者建立成就大願。二、所有一切流轉生死苦海中的有情,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具足二意,是名發廣大心。

「常念觀察三解脫門;」

《瑜伽師地論》卷第二十八解釋三解脫門:

「復有三解脫門:一空解脫門,二無願解脫門,三無相解脫門。

「云何建立三解脫門?謂所知境略有二種:有及非有。有,有二種,一者有為;二者無為。於有為中,且說三界所繫五蘊;於無為中,且說涅槃。如是二種有為無為,合說名有。若說於我,或說有情、命者、生者等,是名非有。

「於有為中見過失故,見過患故,無所祈願。無祈願故,依此建立無願解脫門。於有為中無祈願故,便於涅槃深生祈願,見極寂靜,見甚微妙,見永出離。由於中見永出離故,依此建立無相解脫門。於其非有無所有中,非有祈願,非無祈願,如其非有,還則如是知為非有、見為非有,依此建立空解脫門,是名建立三解脫門。」(大正30,436中至下)

前文但說修我空觀,此三解脫門中,又兼修諸法寂滅相--法空觀。

「常念先生三種正智;」

言三種正智者,應是聞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此中前二種智,應在修習止觀之前學習成就,故云「先生」。而止成就時,修毘婆舍那,即名修慧。或行者初學習時,作如是念:由聞思修得念佛三昧,故云「先生」。

「常念斷滅三不善根;」

此是修念佛三昧者時應覺察,不可輕忽之事。

「常念成就諸三昧聚;」

上文奢摩他與觀同說,而觀之內容,已見之於前文。今此中說常念成就諸三昧聚,其意應是已成就未至定,而意猶不足,還想進修四禪、四無量心等,故云「常念」。而「常念」句,亦含有適在進修之意。

修習念佛三昧之人,為什麼要常念成就諸三昧聚?釋尊初在菩提樹下成道之時,是在色界第四靜慮中思惟緣起而得無上菩提,今行者亦應在三昧中得念佛三眛。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云:

「三十七品是趣涅槃道,行是道已,得到涅槃城。涅槃城有三門,所謂空、無相、無作。已說道次,應說到處門,四禪等是助開門法。復次,三十七品是上妙法,欲界心散亂,行者依何地、何方便得?當依色界、無色界諸禪定。」(大正25,206上)

今行者欲得念佛三昧,亦應如是學,故云:「常念成就諸三昧聚」。

又三昧聚者,三昧(四禪等)是功德叢林,諸菩薩摩訶薩依此一一三昧出生無量三昧,聲聞緣覺不達其名,故名三昧聚。

又行者欲成就念佛三昧,同時亦願成就其餘三昧,如百八三昧等,故云:「常念成就諸三昧聚」。

「常念成就一切眾生,常念等為眾生說法。」

此是行者大慈悲心,常念眾生愚癡無知,常念平等的以法光明而啟示之。

「當觀四念處,所謂: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

前文行者雖是不忘眾生苦,而自身道業猶未成就,故還須勤修念佛三昧,亦即是四念處,義無差別。以下經文甚多,恐繁不引。

上來所引經文,修習念佛三昧方法:原是信戒三慧,遠離邊見為先;精進修習止觀,於三昧中斷滅三不善根(我法二執);進而證入三解脫門、諸法寂滅相、定慧力莊嚴,是名念佛三昧。其義蓋為:「如來者,諸法如義」、「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是名念佛三昧。

上來念佛三昧義如是。再對讀《佛說阿彌陀經》所說:執持名號,一心不亂,臨命終時,蒙佛加祐,令心不亂不顛倒之文,會感覺到,《佛說阿彌陀經》未施設法性寂滅之止觀行法,與《大集經》之念佛三昧文義懸殊,極為明顯。

前來所引念佛三昧之文,是此經〈正觀品〉中所說。又此經中〈思惟三昧品〉復略有不同的修行方便(大正13,858中),其文云: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若諸菩薩摩訶薩念欲成就諸佛所說念佛三昧者,云何思惟而得安住?』

「佛告不空見菩薩言:『不空見!若諸菩薩摩訶薩必欲成就是三昧者,先當正念……,一切三世十方世界中是等一切諸如來、應供、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天降成就、入胎成就、住胎成就、出胎成就、出家成就、諸功德成就、諸根成就、諸相成就、諸好成就、莊嚴成就、戒品成就、三昧成就、智慧成就、解脫成就、解脫知見成就、四無畏慈悲成就、喜捨成就、慚愧成就、威儀成就、諸行成就、奢摩他成就、毘婆舍那成就、明解脫成就、 解脫門成就、四念處成就……無礙利益成就、為他利益無礙成就、一切善法成就、清淨色成就、清淨心成就、清淨智成就,諸入成就,金色百福成就。」

此說修習念佛三昧者,先學習作觀,文為二:初觀後止。觀是觀想佛陀所成就的自利利他無量功德。

「時彼菩薩念諸如來如是相已,復應常念彼諸如來、應供、等正覺,心無動亂,亦當安住無所著心。心無著已,彼復應作如是思惟:是中何等名曰如來?……菩提如是,亦無有心,無有觸對,不可見聞,不可知證。此心如是,云何能得成就菩提!」

此中初句結束前文。次「復應常念」以下,讚佛心無動亂而常念;「亦當安住無所著心」句是向佛學習心無動亂,無著即是無亂,即是修止,故云安住。

其次是學習空觀,文中「心無著已」句,謂行者之心已安住於止中,為時或長或短以後,又於止中起觀,故云「如是思惟」。此中文有二節:初節觀如來不可得,後節觀菩提不可得。

前文觀佛無量功德,如幻而有;此則般若將入畢竟空,入不二法門。

「佛言:『不空見!然彼菩薩常應如是觀察思惟,若能如是觀諸法時,即得安住於正法中,心無遷變,不可移動。

「當知爾時菩薩摩訶薩自然遠離不善思惟,速疾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正覺平等真實法界。」

觀前二段文是地前加行位,此文即十地菩薩證聖及如來圓滿位。文為二:初佛陀勉勵加行位菩薩無間斷修,故云「常應觀察思惟」。「若能如是」以下,先說初地至七地的斷證。初句牒前世第一菩薩止觀「正法」,即是真如。「安住」即是根本無分別智,不緣一切法,圓證真如之相。「心無遷變,不可移動」即是斷除惑染,證不退轉位。

「當知爾時」以下,是由八地至佛地的無功用道,故云「自然」。「遠離不善思惟」是斷惑,約隨眠說;「正覺平等真實法界」是證真。如是由初地,繼續修習妙止妙觀寂滅法性,廣度眾生入不二法門,進趣無上菩提,是名念佛三昧。

此文以佛功德、無上菩提為念佛三昧所緣境,前文以五陰為所緣境,後文亦有令修不淨觀文,境雖有異,無非證入寂滅真如念佛三昧。

《大智度論》卷第一云:

「復次有菩薩修念佛三昧,佛為彼等欲令於此三昧得增益故,說《般若波羅蜜經》。如《般若波羅蜜》初品中說:『佛現神足,放金色光明遍照十方恆河沙等世界, 示現大身清淨光明,種種妙色滿虛空中。佛在眾中端正殊妙,無能及者,譬如須彌山王,處於大海。』諸菩薩見佛神變,於念佛三昧倍復增益,以是事故,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大正25。58上)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第二十三〈三次品〉云:

「菩薩摩訶薩從初以來,以一切種智相應心,信解諸法無所有性,修六念,所謂: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捨、念天。須菩提!云何菩薩摩訶薩修念佛?菩薩摩訶薩念佛,不以色念,不以受想行識念。何以故?是色自性無,受想行識自性無,若法自性無,是為無所有。何以故?無憶故,是為念彿。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念佛,不以三十二相念,亦不念金色身,不念丈光,不念八十隨形好,何以故?是佛身自性無故,若法無性,是為無所有,何以故?無憶故,是為念佛。」(大正 8.385中)

以上二文所說的念佛三昧,一是如幻緣起,一是法性寂滅;觀緣起法即是寂滅,雖是寂滅而緣起宛然。與前文所引《大集經》,文義無異。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四百六十六,第二分〈漸次品〉云:

「云何菩薩摩訶薩修學佛隨念?謂菩薩摩訶薩修學佛隨念時,不應以色思惟如來應正等覺,不應以受想行識思惟如來應正等覺,何以故?色乃至識皆無自性,若法無自性,則不可念,不可思惟,所以者何?若無念、無思惟,是為佛隨念。」(大正7,356上)

此是奘譯,與前文什譯,可以對讀,當有助於理解其所詮之義。

三、何以名為三昧

三昧即三摩地。《阿毘達磨俱舍論》卷四〈分別根品〉云:

「三摩地,謂心一境性。」(大正29.19上)

《阿毘達磨順正理論》卷四:

「令心無亂,取所緣境,不流散因,名三摩地。」(大正29.384中)

由等持的力量,能令其心於一所緣境上相續不散亂,明靜而轉,是名三摩地。若無等持之力,心性掉動,不能安住一境,不名三昧。

龍樹菩薩《大智度論》卷二十又有不同的解釋,茲引其文如下:

「問曰:是三種以智慧觀空、觀無相、觀無作,是智慧,何以故名三昧?」

「答曰:是三種智慧若不住定中,則是狂慧,多墮邪疑,無所能作;若住定中,則能破諸煩惱,得諸法實相。」

「復次,是道異一切世間,與世間相違,諸聖人在定中得實相說,非是狂心語。」

「復次,諸禪定中無此三法,不名為三昧,何以故?還退失墮生死故,……以是故三解脫門,佛說名為三昧。」

「問曰:今何以故名解脫門?答曰:行是法時,得解脫到無餘涅槃,以是故名解脫門。無餘涅槃是真解脫。」(大正25.206下至207上)

此解三種智慧與定相依之義,甚為明顯。若但有三慧而無定力的攝受,則是狂慧,多墮邪疑,無所能作;所以三慧須要禪定的增上。若但有禪定,無淨慧的觀察,禪定會失壞,還流轉於生死中。若定慧相依於一心中,則能斷惑證真,滅除生死大苦,入無餘涅槃,得真解脫。龍樹菩薩如此解釋三昧,即應唯是聖無漏禪,才可以名為三昧;凡夫所得禪,未能斷惑,不得名為三昧。

今念佛三昧所以名為「念佛三昧」者何?上文所引《大集經》念佛三昧文義,與龍樹所解三昧義會而觀之,若以念佛三昧為有漏禪,是大不敬,是大錯誤!今讀《佛說阿彌陀經》所說:「執持名號,一心不亂」是否可以稱之為念佛三昧?思之當知!

四、持名念佛的重要

佛陀大慈大悲教化眾生的本願:解脫有情生死大苦也!吾人本應修習念佛三昧,直悟無生法忍,以滿如來的本願。然而佛法流行諸方國土,輾轉傳至今日,能修念佛三昧者極為尟少。大約六種人不能修習念佛三昧:

1. 未學習教義者,不知如何修習念佛三昧。

2. 學習佛法而中輟者。

上述二種人在我們漢文佛教中,為數幾何?

3. 願修習其他法門,無意願於此法門者。

4. 業障深重者。

5. 無轉凡成聖之志趣者。

6. 懈怠之人。

上列六種人中,除了後四種以外,前二種佛教徒應如何完成其解脫生死,成就聖道之大願?唯有持名念佛法門最為適宜,其理由有:

1. 此法門容易學習,讀淨土三經一論,能通達大義即可。

2. 開始修習之時,若能具足信願行三種資糧就行。

3. 不要求決定斷惑證真,只要平時一心不亂念佛,臨命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彼佛國土。

4. 只要能往生阿彌陀佛國,見佛聞法以起行,或遲或速,終必見寂滅性而得果。

能修念佛三昧之人是利根,吾人不能修念佛三昧是鈍根;然而若能真誠念佛名號,求生彼國成功之時,見佛聞法,得無生忍,與彼利根亦無差別,所以也不必自卑自棄。今日佛教徒,能修念佛三昧之人是極少數;奉行持佛名號法門者是極多數。極多數人由此法門得度生死大患,所以此法門是太重要了,應努力弘揚讚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