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觀作意半月禪

法雲雜誌第二期

止觀作意半月禪

如果想要斷惑證真獲得正見,非修止觀不可。因為若沒有止觀的修習,學者就無法深刻領會離語言文字的佛法真理,沒有辦法成就無漏的般若正智。因此,學院除了教義學習外,對於靜坐的課程,也是非常重視,所以每學期都要安排一次禪七,希望同學們由此而能更深入法義,加強調伏煩惱的力量。

這學期的禪七,南北院同時於十一月十八日起香,南院於十二月一日解七;北院則延長一日,於二日圓滿。除了佛學院的同學,也有外來的居士參加精進禪修。

《阿含經》上記載:佛有一次在祇樹給孤獨園開示比丘們說:「譬如祇洹林中的樹木,有人砍去了,你們不會憂愁煩惱,為什麼呢?因為那些樹木不是『我』,也不是『我所有的』。色受想行識也是一樣,即不是『我』,也不是『我所有的』,應當急速捨離,才能獲得長夜安樂。」(《雜阿含》卷十 269 經,大正 2,70 頁)

這個故事令人印象深刻,假如能遠離對「我」和「我所有」的一切愛執,就能解決無量劫來的生死大苦。

這次的禪修,同學們多數以白骨觀為修止觀的所緣境,也有人以《金剛經》的無我義作觀。禪七圓滿之夜,由同學們的心得報告中,看得出來不管打七或護七,每個人都法喜充滿。

每一次禪七,同學們於密集的止觀訓練當中,對於止觀配合義理的修學,都感覺其必不可缺的重要性,也從這樣的自我鍛鍊中,看到自我提升的信心與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