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摩詰所說經》〈佛國品〉(二)

法雲雜誌第二期

《維摩詰所說經》〈佛國品〉(二)

──三聚淨戒是淨佛國土因行

前期提示:

〈佛國品〉的正宗分之初,寶積長者子為五百長者向佛請問兩個問題:一、什麼是佛國淨土;二、什麼是菩薩成就淨土的因行。佛先為說菩薩為了調伏、 調化有情,所以願取淨佛國土。而眾生由凡至聖有種種不同,菩薩為因應眾生的根機,所取佛土也就有凡聖同居土(一切凡夫及三乘初發心者,乃至界內愛見若斷未盡的聖者,同居於此土之中);方便有餘土(界內終盡一切聖者往生之處);實報莊嚴土(純是法身菩薩所住之處),以及佛自受用的常寂光淨土(菩薩因極果滿, 道成妙覺居法性土)等四種不同。本期就「正答因」作解說。

第二項正答因
(一)修善起淨土行
I、三心是淨土因

「寶積當知:直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不諂眾生來生其國;深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具足功德眾生來生其國;菩提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大乘眾生來生其國。」

經文易解,語譯略。

前面已說了佛世界清淨莊嚴的情況,是隨順眾生的程度而有分別的;這以下說明菩薩如何成就清淨的佛國土。為什麼佛的世界是清淨的呢?佛的世界所以清淨,一定有清淨的因緣。在說明因行的部分又分為兩段:一是修善起淨土行;一是離惡捨穢土行。此處先說修善起淨土行,這一部分包括了三心、六度、四無量心、四攝,及方便等。此處先明三種清淨的因緣,也就是三種心。

I.1 直心是菩薩淨土

直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不諂眾生來生其國;

從此文義觀之,世界的清淨是以眾生的德行清淨為因緣的。

I.1-1 釋直心

直是誠實、不虛偽的意思。《論語》註1中有一個故事:有一個人來告訴孔子:「我家鄉有一個直心人,他父親偷了別人的羊,人家告到衙門,他去作證說:『是,我的父親偷了人家的羊。』」但是孔老夫子說:「吾黨之直者異於是」,孔夫子不同意這是直心,這是愚直。這人雖是直,但是他糊塗了,沒有智慧。佛法也不同意這種直心。是應該直實,但要直中有智,才貴重、才有意義。

佛教徒常說:「直心是道場」,究竟什麼叫直心呢?證悟法性空寂之理,離一切虛妄分別是名直心。

若我們的心在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色、聲、香、味、觸、法上活動,虛妄分別就是彎曲了。我們學觀諸法實相,今心無所得,寂靜而住,這是相似的直心。

I.1-2 行直心之果

「直心是菩薩淨土」之因;「菩薩成佛時,不諂眾生來生其國」,是由因得果。

為什麼「菩薩成佛時,不諂眾生來生其國」呢?原因略有三:

一、菩薩自己學習直心,功德圓滿成佛,其他學習直心功德的人也就喜歡親近,所以菩薩成佛時,來生其國。

二、菩薩自己修行直心的功德,也教化眾生學習直心,當他成佛的時候,「化緣相及,果報相連」註2,所以來生其國。

三、能夠修行直心的菩薩,他成佛時,他的國土清淨、安樂,有種種功德莊嚴。所以很多眾生也都願意到那個地方去。像清淨莊嚴的阿彌陀佛國,十方世界的眾生、菩薩都願意往生。

I.2 深心是菩薩淨土

深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具足功德眾生來生其國;

I.2-1 深心的相貌

什麼是深心呢?略有二義:一、修學善法時,發起猛力意樂,無慢緩之意。就像國家的領導人從事競選活動的時候,那是全力以赴,不遺餘力的。菩薩行善的勇猛意樂是不會次於世人競選時的幹勁的,故名深心。二、積德之時,心不取相,是名深心。

直心是這位菩薩能修四念處,深觀諸法實相,他的心安住在不可得法性中。

深心則是此菩薩以直心積集六波羅蜜行,饒益眾生。

I.2-2 深心的果

因為具足這樣的深心,所以他成佛時,就有具足功德的有情來生其國。

I.3 菩提心是菩薩淨土

菩提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大乘眾生來生其國。

前面的直心與深心不但是菩薩自己修行的理、事兩種功德,也是與大菩提心相應的。

I.3-1 釋菩提

菩提譯成中文是覺悟的意思。此覺悟不在因地,而是見道以上的聖者的淨慧。

辟支佛、阿羅漢所得無我的淨慧,與佛所得的平等大慧都名為菩提。但此處是說佛的無上菩提。怎麼知道?由「菩薩成佛時,大乘眾生來生其國」可以知道這是大乘的菩提心,也就是無上菩提心。

I.3-2 菩提願

無上菩提加個心,就是願心,是願得無上菩提的心,名為菩提心或是菩提願。

從字面上說,菩薩自己願得無上菩提,有很堅強的願力。這與眾生有什麼關係呢?與眾生是有關係的。他要願得無上菩提,一定要有大悲心廣度眾生才能成就。所以菩提心裡是含有大悲心的。

前說直心是淨土,是無我慧;深心是淨土,是菩薩由無我慧勇猛地累積功德;上求菩提下化眾生,即是菩提心與大悲心;總名為無上菩提願。

I.3-3 菩提果

具足無上菩提心的菩薩成佛之時,大乘眾生來生其國。

乘是車義,車能運載,從此方運往彼方,能把凡夫從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運往涅樂,運往無上菩提,所以稱為乘。

大有二義:

一、殊勝大:大乘佛法異於小乘但為自利,名為殊;而大乘的思想又能超過小乘,稱為勝。

二、含容大:大乘佛法殊勝於小乘,同時又能包容小乘,亦以此法化人,故名含容大。大乘眾生是接受菩薩教化,發了無上菩提心的眾生,菩薩成佛時,這樣的大乘眾生來生其國。

I.4 小結

直心、深心、大乘心是願,六波羅蜜是行。以下說布施等是菩薩淨土,就是由願而導行--由深心及大乘心故,菩薩要積聚功德,修行六波羅蜜,利益眾生;由直心之故,在積德利生的同時能觀察六波羅蜜都是不可得的,眾生也是不可得的,無上菩提也是不可得的,菩薩自己也是不可得的不住於相;因此他能歷三大阿僧祇劫廣度眾生,而不厭倦。

  1. 《論語》〈子路〉十三說:「葉公語孔子:『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2. 僧肇大師,《注維摩詰經》卷第一,大 38,335 頁中欄。

II 攝善法戒--六度

經文易解,語譯略。

II.1 布施是菩薩淨土

布施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一切能捨眾生來生其國;

施包括財布施、法布施、無畏布施。佛的世界有無量無邊的財富,那個財富怎麼來的呢?是菩薩在因地時常能布施的緣故。「一切能捨」,就是能捨外財、也能捨內財、連自己的生命也是能布施的眾生,來往生他的淨土。

II.2 持戒是菩薩淨土

持戒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行十善道滿願眾生來生其國;

能受持佛所制定的戒律,也是菩薩得淨土的因行。

II.2-1 大乘戒的品類

大乘戒分為三類:--、律儀戒;二、攝善法戒;三、饒益有情戒。又有三種:一、律儀戒;二、定共戒;三、道共戒。

一、律儀戒:就是一條一條的戒律。包括:在家男女居士的戒,有五戒、八關齋戒、十善業戒;出家人的沙彌戒、沙彌尼戒、式叉摩那戒、比丘戒、比丘尼戒。還有菩薩戒是通於前七眾的。

二、定共戒:在家居士或出家的佛弟子,因為學習禪定,得到色界四憚、無色界四空定,得禪定的時候,自然就不犯戒,他所成就的戒律品類稱為定共戒。

定共戒與律儀戒不同的地方在那裡呢?定共戒是由於定的力量能夠折伏犯戒的煩惱種子。我們受了戒以後,有可能會犯戒,犯戒的原因為何呢?就是由貪心犯戒;由瞋心犯戒;或者驕慢及種種的煩惱而犯戒。但是學習禪定的人得了禪定以後,由定的力量能使煩惱種子不發生作用。只要禪定沒有破壞,煩惱的種子就不能動。就好像賊來偷我們的財寶,主人發現了,把他抓住給綁起來,賊就不能活動了。煩惱種子被禪定的力量制伏之後, 貪的種子不能發動貪的活動,瞋的種子也不能瞋怒了;所有的煩惱都停下來,此時稱為定共戒。

三、道共戒:得聖道的聖人,或者由初果到阿羅漢;或者是初地到等覺乃至成佛。得到般若波羅蜜無漏的聖道時,能夠把煩惱種子完全除掉,稱為道共戒,也就是究竟清淨了。所以持戒是菩薩淨土之因。

持戒的菩薩成佛時,「行十善道滿願眾生來生其國」。修行十善道就是持戒,是戒的總相,這裡未說戒的別相。持十善戒能滿一切願,這意思是說:由持戒作基礎,三業清淨,再去修造一切功德,功德也清淨,因此所願都能滿足,稱為「滿願」。

II.2-2 譬喻:

持戒能滿遂所願,在《大智度論》註3中有一個譬喻:

有一個貧窮的人,他供奉天神祈求富貴,常常禮拜、祈禱,雖沒有靈驗,可是他的心不停下來。連續禮拜了十二年,天神來了。天神問他:「你禮拜我這麼多年,我看你滿誠懇的,你究竟想怎麼樣呢?」這位貧窮人說:「我想求富貴。」天神答應滿他所願,給了他一個瓶子,叫作「德瓶」,說:「這個瓶子你好好保護,不要破壞它,你想要什麼,就向那個瓶子求,瓶子就會給你。」

窮人聽了心裡很歡喜,凡他向瓶子索求的,無不滿願。他原來是很窮苦的,這一下子什麼都有了,不管是住的房子、穿的衣服,一切衣食住都是大富大貴的境界。

他的親戚朋友覺得奇怪,問他:「你也沒有做生意,皇帝也不是你的朋友,這些高官、大富佬和你也都沒有什麼關係,你怎麼忽然間就發財了呢?」他照實說了。這時大家要求看他的瓶子,他拿出來表演給大家看,果真是有求皆遂。這個乍富的人太歡喜了,不停地手舞足蹈,踩到瓶子上跳舞,忽然間瓶子被踩壞了。這一破壞, 可不得了,所有從瓶子出來的境界完全消失了。

這個故事譬喻持戒能增長種種功德,能滿一切願。因憍逸而破戒,就如瓶破失物一樣,一切功德都失掉了,所以不可以破戒。

能夠持戒的菩薩成佛時,來生其國土的眾生也都是持戒的眾生。

II.3 忍辱是菩薩淨土

忍辱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三十二相莊嚴眾生來生其國;

忍辱也是淨土的一個因緣。有的經上提到,有人問佛,如何能讓相貌醜陋變成端正莊嚴?應修何種功德呢?佛回答說忍辱。這個地方也告訴我們:忍辱能得三十二相的莊嚴。

菩薩自己忍辱,也教化眾生忍辱,菩薩成佛的時候,三十二相莊嚴的眾生來生其國。但是口說忍辱容易,做起來就不是那麼容易。

有一個故事:一位出家比丘托缽,到一位珠寶匠的家乞食。先前國王拿來了一顆寶珠請珠寶匠作成莊嚴具,珠寶匠去拿飯來供養比丘,可是回來一看,寶珠沒有了。怎麼回事呢?

原來這位比丘穿了紅色的袈裟,寶珠靠近紅袈裟就變成了紅色的珠。這時候旁邊有一隻鵝,它看到紅色的珠,不知是寶珠,以為是塊肉,一口就把它吃掉了。

可是這位珠寶匠回來看不到寶珠,心裡想:只有這位比丘在這裡,珠沒有了,當然是這位比丘拿去了。於是問:「是不是你拿去了?」這位比丘不出聲,整理整理衣服。珠寶匠生氣了,說:「我問你,你不答覆,卻整理衣服,想和我鬥是不是?」比丘說:「我不是要和你鬥,我是與我的煩惱作戰!」比丘心裡想:「照實說?不照實說呢?照實說,鵝一定沒命;不說,我可要吃苦頭了!」

這時候這位珠寶匠著急,逼問比丘:「這顆珠子是國王的東西,不見了,還了得嗎?你趕快拿出來。」這位比丘說了句:「我要保護鵝呀,我不能說!」這話裡面有意思的,但不是太明顯,珠寶匠也沒有聽得仔細,就拿棒子打比丘,比丘吃痛躲避,珠寶匠乾脆用繩子綁住,打得比丘血流滿地。鵝看到滿地鮮紅,又來吃血,而珠寶匠正煩惱得厲害,一棒把鵝也給打死了。這時候比丘問他:「你一棒把鵝打死了?」珠寶匠告訴他鵝死了。這位比丘很不歡喜地說:「現在我告訴你,我沒有拿珠,是鵝吃掉了。我要保護鵝,而受這個苦惱,結果你還是把鵝打死了。」珠寶匠一聽,把鵝剖開來,果然拿出了寶珠。他這時候難過得大哭,向這位比丘磕頭懺悔:「你這位比丘真是佛的弟子啊!」

這位比丘受那麼多苦惱,就是忍辱,正是安受苦忍。這不容易,鵝做的事他不發露,由於對鵝的慈愛,寧可自家忍受苦惱,實在不容易,所以也就是功德。因此忍辱是菩薩淨土。

II.4 精進是菩薩淨土

精進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勤修一切功德眾生來生其國;

不懈怠,能勤修一切功德,叫作精進。在家人若是懈怠不動力,就得不到世間的利益;出家人若是懈怠,就得不到出世間的功德。所以精進能成就一切功德,這是菩薩淨土之因,菩薩成佛時,勤修一切功德的眾生來生其國。

II.5 禪定是菩薩淨土

禪定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攝心不亂眾生來生其國;

禪是梵語,華文譯為靜慮。《瑜伽師地論》三十三卷說:「於一所緣,繫念寂靜,正審思慮,故名靜慮。」「寂靜」者,由心住一境,繫念不散,故得安住,名為寂靜。「審思慮」者,審是如實了知的意思,由心住寂靜,能如實了知,故名審思慮。此指色界四禪而言。菩薩或因對治煩惱, 令不現行;或因發起共聲聞的解脫勝處、遍處等功德;不共聲聞的如來十力智等功德;或因利益有情而入住於四靜慮中,是名為禪。

定者,「令心專注不散,依斯便有決擇智生」註4,故名為定。即是靜慮的同義語,可知禪定是譯者華梵並舉之詞。

II.6 智慧是菩薩淨土

智慧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正定眾生來生其國。

智慧是聞思修三慧,通於有漏無漏,由有漏的三慧,進得無漏的三慧,菩薩能學習這三種智慧,也是成就淨土的因緣,當他成佛時,「正定」眾生來生其國。

II.6-1 明三類眾生

無量無邊的眾生可以分成三類:正定聚、邪定聚、不定聚。

一、正定聚:法性名為正。由照見五蘊皆空,而能證悟人無我、法無我,不取我相、法相、非法相。能不取相,成就正智,見法性理,就是聖人了。見法性理以後,這個人就決定不會退轉為凡夫,故名為正定。「聚」是眾的意思,不是少數人,故名為聚。

二、邪定聚:邪定是指不相信佛法,有邪知邪見的一類眾生,他很執著,不容易轉變,稱為邪定聚。

三、不定聚:除掉正定和邪定,其餘一切眾生屬於此類。不定是不決定,這類眾生可能成為邪定,也可能成為正定。

這裡說「正定眾生來生其國」,就是已經成就淨智的聖者。菩薩成佛時來生其國。

  1. 《大智度論》卷第十三,〈釋初品中尸羅波羅蜜義第二十〉,大 25,154 頁上欄。
  2. 《成唯識論》卷第五,大正 31,28 頁中欄。

III 饒益有情戒

經文易解,語譯略。

III.1 四無量心是菩薩淨土

四無量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成就慈、悲、喜、捨眾生來生其國;

前面說六波羅蜜,六波羅蜜是菩薩廣度眾生的種種功德。四無量心則是說菩薩利益眾生時內心的境界。四個無量心就是:無量無邊的慈、悲、喜、捨四心,是禪波羅蜜內的一分別相,也可以說是菩薩的大悲心相。

III.1-1 明四無量心

慈無量心:「愛憐名慈」註5,就是愛護眾生的心,無苦無樂的眾生,菩薩以樂與之。

悲無量心:「惻愴曰悲」,眾生苦惱的時候,菩薩心裡很傷感,為之拔苦。

喜無量心:「慶悅名喜」,當眾生有吉祥事,菩薩也很喜悅,來祝賀他的快樂。

捨無量心:「忘懷稱捨」,菩薩教導上三類眾生遠離貪瞋癡等一切執著,名之為捨。

III.1-2 明四無量心的修學

四無量心是在禪定中修學的。菩薩得到色界四禪時,或者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在禪定裡面修這四種三昧:慈三昧、悲三昧、喜三昧、捨三昧。怎麼修法呢?

一切眾生略說有三類:第一類是沒有苦惱,也沒有快樂的眾生;第二類是有苦惱的眾生;第三類是快樂的眾生。

慈三昧:菩薩在禪定裡面,對於無苦無樂的眾生,作如是觀:給予他種種的快樂,包括人世間的快樂、禪定的快樂,或者是佛法的快樂。

悲三昧:菩薩在禪定裡面,觀想解除眾生種種苦惱,使他們快樂。

喜三昧:菩薩在禪定裡面看見一切眾生都得到快樂,心裡面歡喜。

捨三昧:菩薩在禪定裡面教化無苦無樂的眾生,叫他們捨掉愚癡的煩惱;對於心裡面憤怒、瞋恨的苦惱眾生,教導他們捨掉瞋煩惱;對於有快樂、愛著快樂境界的眾生,菩薩在禪定裡面教化他們捨掉貪心。菩薩在禪定中,觀想教化眾生捨掉貪瞋癡,所以叫作捨三昧。而菩薩對一切眾生捨去分別心,也是捨。

以上合起來就是四種三昧。或者菩薩在初禪裡面這樣修行,或者在二禪、三禪、四禪,修這四種三昧是菩薩淨土的因。當他成佛的時候,成就慈悲喜捨四種三昧的眾生也來生其國。

III.2 四攝法是菩薩淨土

四攝法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解脫所攝眾生來生其國;

前面說菩薩在禪定裡面修慈悲喜捨四種三昧利益眾生,現在的四攝法是菩薩有這樣的行動利益界生。

四攝是布施攝、愛語攝、利行攝、同事攝。「攝」是接引義,就是引導眾生得到佛法的義利。

一、布施攝:是以世間的財物來引導眾生,或者以佛法來引導眾生,或者是依眾生的需要去幫助他,解決他的困難。因此布施,與眾生建立良好關係,而引導他接觸佛教,建立信心。

二、愛語攝:從表面上說,愛語是令人歡喜的話;另一種意思是可翫味的話。「君子愛人以德」,菩薩所說的話,是令聽者改過遷善的智慧語言。

三、利行攝:這是開導眾生實踐六波羅蜜,破除久蔽。這是有真實利益的行為。

四、同事:菩薩勸導眾生修行善法,而菩薩自己也是這樣修行。不是光叫他做,而自家不做。「事中共同,名為同事;行中同修,名為同行」註6,所以又名為同事、同行或同利。

若從利益攝說,就是眾生能聽聞菩薩的開導,長時期的修行,能與菩薩同得利益,也就是入於第一義諦,得大解脫。是故又名為同利攝。

四攝法是菩薩成就淨土之因,當菩薩成佛時,「解脫所攝眾生來生其國」。

III.3 方便是淨土因

方便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於一切法方便無礙眾生來生其國;

經文易解,語譯略。

III.3-1 釋方便

方便有三義:一、進趣義,亦是引發義:如有菩提願的人,雖在凡位,以有所得心,修習四念處,而能趣證無所得的聖道,故云:「積小德而獲大功」註7是方便義。

二、媒介或憑藉義:謂義不能離文而獨立,須藉種種文句以表示之。所詮之義無量,能詮法句亦無量。如是無量句義,均為菩薩藉以開悟眾生之方便。菩薩於此方便通達無礙之時,能實行之方便則是菩薩淨土。

三、無著義:肇公云:「方便者,巧便慧也」,「謂菩薩處有不乖寂,居無不失化,無為而無所不為,方便無礙也。」本經〈菩薩行品〉云:「出陰界入,荷負眾生」,「出陰界入」者,謂菩薩得如理無分別智,契入寂滅法性,不著於有,即是「居無」之義。「陰界入」是因緣生法,即是「寂滅性」。「荷負眾生」者,謂菩薩有大悲心,不滯於寂滅,常在生死饒益眾生(見本經〈文殊師利問疾品〉)」, 故云「不失化」。荷負眾生是「處有」義、「無所不為」義;「出陰界入」是「不乖寂」義、「無為」義;如是無著義是方便義。

III.3-2 結語

「方便是菩薩淨土」,應具此三義。

此三種方便中,最後一種應到第五極難勝地以上的菩薩,才能具足。由第五地菩薩,真諦智與世間智,同時並起,成就了極難成就的不住流轉,不住寂滅的聖道,與此無著義,正好是一致的。

中間的一種方便,即是四無礙辨,是第九善慧地以上的菩薩具足的功德。初一種方便則通於一切地。菩薩有無量種方便,略說此三種。

(下期待續)

  1. 原文:「愛憐名慈,惻愴曰悲;慶悅名喜,亡懷稱捨;心無存著,故曰亡懷」,見隋淨影寺慧遠大師,《維摩義記》卷第一末,大38,436頁中欄。
  2. 慧遠大師,《維摩義記》卷第一末,大正 38,436 頁下欄。
  3. 原文見僧肇大師,《注維摩詰經》卷第一:「方便者,巧便慧也,積小德而獲大功。功雖就而不證;處有不乖寂;居無不失化,無為而無所不為,方便無礙也。」大正 38,336 頁上至中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