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闍黎說故事-貧窮布施之可貴

法雲雜誌第二期

貧窮布施之可貴

《大智度論》上說了一個小小的故事。在大月氏國的弗迦羅城,有一位畫家名叫千那,這個人到東印度去作畫,經過十二年,賺了三十兩黃金,然後啟程回自己的家鄉。回到了月氏國的弗迦羅城,還沒到家,因為聽到擊鼓的聲音,就靠近去看一看,原來有很多出家人聚集作法會。他一看到出家人,心裡生歡喜,發起了恭敬心, 心想:「有這麼多修行人在這裡真是好。」就向職事人這麼說:「我想明天請您們吃飯,這麼多位僧人,大德,我預備一餐飯需要多少錢呢?」那位職事僧說要三十兩黃金才夠。他歡喜地把三十兩黃金完全拿出來供養,然後就回家去。

回到家,他的太太間他:「你離家十二年了,有什麼成就呢?」

他說:「我賺了三十兩黃金。」

「那三十兩黃金放在什麼地方呢?

他說:「我已經供養大眾僧了。」

這位太太一下子火大了:「你這個人是不是有神經病呢?怎麼對自己的妻兒一點也不照顧,賺來的錢完全送給別人,自己一點也不留下來呢?」並且很憤怒地用繩子把她的丈夫綁起來,送到政府大官那裡去治罰。

到了官府,大官問她:「妳為什麼要將妳丈夫綁起來呢?」

她說:「他離開了妻兒十二年了,一點也沒有盡責任照顧,現在賺了錢,又完全送給別人了,這是不合法的,請大官治罰他。」

這位官就問畫家:「你太太說得也對,你怎麼把賺的錢完全送給別人,而不照顧自己的家人呢?」

畫家說:「我啊,前生沒有栽培布施的善根,所以今生很貧苦,生活很困難。我因為看到大眾僧很有修行,感到福田難遇,所以趕快作布施功德,來生就不苦、不貧窮了。如果我今生再不栽培,來生還是窮,窮而又窮,窮而又窮,我很難解脫窮的苦惱啊。所以,我現在布施,就是要棄捨貧窮的意思啊。」

這麼一說,這位大官就說:「啊!你是善人哪,真是好!」

原來這位大官也是佛教徒,是位優婆塞,因此讚歎他好。好是好,可是現在家裡生活困難,問題還是要解決,怎麼辦呢?這位大官立刻褪下身上配戴的瓔珞,把所騎乘的馬,另外加上一個聚落(以現在的話說,就是很多房地產,或幾百畝、幾千畝地)全部送給了這位畫家。並且讚歎這位畫家說:「你家裡貧苦,僅僅有的三十兩金,都能全部布施出去,你的功德實在太大了。若人有百萬兩金,送出去三十兩金是不在乎的。但是你很了不起,將來你的大果報還在後面。我送你的這些不算什麼!」

這個故事是說,貧窮而又能布施是很難得的,若是財富多的人可能不在乎,但是沒有財富者就不容易了。所以《大智度論》說:「難得之物,盡用布施,其福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