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持玅老的因緣

法雲雜誌創刊號

護持玅老的因緣

「萬法因緣生」,一個人常修福,便得殊勝的福報。福至心靈,漸漸聞法,就有了分辨邪、正的智慧。當善知識與惡知識出現時,能知道近善遠惡,於是善因善緣和合,善果自然而然產生;所以會把握好的因緣,是成就善果的必然條件。

學佛當擇善知識

《楞嚴經》云:「若有末世欲坐道場,先持比丘清淨禁戒,要當選擇戒清淨者第一沙門以為其師,若其不遇真清淨僧,汝戒律儀必不成就。」足見選擇大善知識的重要性。身為居士者,欲護持聖教,使法輪常轉,正法久住,當應選擇能弘揚正法、能持淨戒之大善知識,方能廣利眾生。

我於民國七十年間初聞佛法,略知上懺下雲老和尚、上廣下欽老和尚、李炳南老居士的崇高德行,內心對之感佩不已。民國七十二年十月起,因常聽聞上淨下空法師講說《彌陀要解》、《無量壽經》、《彌陀疏鈔》等經論,並閱讀台中蓮社印行的多種經論、雜誌,遂對淨土法門及高僧大德的行儀略有瞭解。民國七十四年上福下慧比丘尼往生後,將大興善寺遷往苗栗銅鑼山上,由於念其寺眾生活困頓,乃組織朝山團,一方面帶領初機者念佛拜佛,另一方面改善其寺之經濟狀況。由於同修魏鳳雪及大眾的努力,參加者於八十三、八十四年,每年幾近二十萬人次。

八十三年八月某日,一位照空法師以電話向我介紹上玅下境長老,稱讚玅老正知正見,通達各種經論,善於說法。我在電話中提出許多問題,其中包括:玅老通達止觀教法,是否亦同於智者大師求生極樂淨土?是否教人念佛?或是排斥念佛?我因為受了《印光大師文鈔》之影響,知「習禪(空門)不謗淨土(有門)」,所謂「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所以僅對禪淨不二、解行深厚的行者,才發願護持。經過二年來深入地了解,玅老正是禪淨雙修、歸向淨土、行解相應的大善知識。

初識玅境長老

八十三年十月八日至新竹福嚴佛學院,恭請玅老到寒舍開示及主持三皈。當時的院長上真下華長老讚歎玅老為「佛學院之寶」,因為時下能在佛學院講大經大論的法師已甚希有,若再加上解行深厚,就更為難得了。這句話令我印象深刻。而第一次目睹和藹慈祥、謙光攝人、氣宇非凡、法相莊嚴的玅老,就使我敬佩不已。

承擔護法會務

八十三年十二月下旬,由於籌備「法雲寺護法委員會」事宜,在黃恆俊居士(提供蓮因北部齋戒學會之道場者)的住處,又見到玅老。黃居士讚歎玅老是「大修行人」,值得護持,並將「護法會」之任務交由我與同修魏鳳雪承辦。

初接護法會務甚為惶恐,一則量己能力恐不能勝任;二則玅老不好出名,謙虛少言,知者甚少,護持者必然少之又少,如何才能達成任務?

八十四年三月,福嚴佛學院教務主任上慧下天老法師將我依據資料草擬的 「玅境法師簡介」加以修正後,交予我付印。談及原稿中許多讚歎玅老的文辭都被玅老刪除了,上慧下天老法師並讚歎玅老深入大小乘經論,乃佛教界不可多得的法師,囑咐我要盡心護持。

八十四年四月至六月,恭請玅老舉辦了三次佛學講座及五次開示,期間接觸到許多居士都齊聲讚歎玅老的德行與說法。我自己也聽聞了許多玅老說法的錄音帶,其中尤以《妙法蓮華經》最為殊勝。

護正法、履逆緣

八十四年七月,原創立的朝山團有人要求我們停止護持法雲寺的一切活動,俾以專心護持原護持之道場。為了能同時兼顧雙方,我們在七月中旬成立了「信願共修會」,請玅老為解行導師,並由我帶領每月的四次共修、三次朝山,且於寒暑假舉行學童「國學啟蒙班」。努力耕耘一年餘,現已略具規模。所謂「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原來發心護持正法道場,也要通過層層考驗的。所以《大方便佛報恩經》〈惡友品〉云:「阿難至地獄門外,問牛頭阿傍言:『為我喚提婆達多。』牛頭阿傍言:『汝問何佛提婆達多?過去諸佛皆有提婆達多。』」又云:「我(釋迦如來)以值遇提婆達多故,速得成佛。」護持正法都要修忍辱力,何況修行?所以要感恩誹謗自己的人,沒有逆增上緣,成就也就愈遲。

為什麼要護持玅老?

常有人問我:為何要護持一位旅居美國的法師?我略為思考後答覆如下:

一、發心到美國弘法本來就不容易,當初天竺、西域高僧發心到中國來弘法,如果沒有人護持,中國的佛法是否會興盛?何況佛教沒有國界,我們豈可忘卻四弘誓願中的「眾生無邊誓願度」呢?

二、玅老通宗通教,解行深厚,禪淨雙修,如此大善知識歷來屈指可數,所謂千載難逢,因緣來時怎可不把握?

三、玅老法相莊嚴、辯才無礙、具正知見、真修實證,如此法師舉世寥寥無幾,所謂「經師易得,人師難求」。

四、玅老禪淨雙修五十年、弘揚正法四十年,智慧深廣,於禪定、天台教觀有深厚體會,如此長老怎能不護持?!

五、玅老謙虛寡言,不好名利,德學兼備,今又發心要辦佛學院培養佛教師資,使正法久住,如果不護持,不但辜負玅老的菩薩發心,亦辜負佛恩大矣。

最後還是希望:「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共襄盛舉,為法雲寺佛學院之辦學成功而努力。最後以李炳南老居士的兩首詩來讚歎玅老,並與見聞者共勉:   

警眾太殷勤,曾無閒寸陰,
幾人長夜醒,不負轉輪心。

*    *    *

未改心腸熱,全憐暗路人,
但能光照遠,不惜自焚身。